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在诸天有角色 > 第二十一章 余帘的试探,移山的宁缺

第二十一章 余帘的试探,移山的宁缺

第二十一章 余帘的试探,移山的宁缺 (第1/2页)

宁缺脸上有着克制的笑意,果然得到了夸奖,这个年轻教习嘴巴虽然刻薄尖钻了一些,但是眼力还是有的。
  
  “你一个大男人,写的这么一手派漂亮的簪花小楷,是不是兔爷相公?”
  
  宁缺还是高兴的太早了,赵无昊嘴里再次吐出了恶毒的话语,让宁缺额头青筋凸起,跳动不已,他要收回刚刚对这位教习的评价,这就是个欠揍的货,嘴里果然吐不出一句好话来。
  
  赵无昊点评完了所有学生的书法,这才回到了讲台之上,注视着台下的诸位学生,每一个都是咬牙切齿,怒火中烧的瞪着他,他一点都不放在心上,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伸出手指,指着众人,猖狂无比的说道。
  
  “我就喜欢你们这副样子,桀骜不驯,却又憋屈无比,恨我恨得牙痒痒,却又干不掉我,真是让人舒畅!”
  
  赵无昊的这句话极具嘲讽色彩,吸引的一手好仇恨,让这些学生牙齿都快咬碎了。
  
  “当!”
  
  钟声响起,这堂课结束了,赵无昊收敛了几分笑容,再次开口道。
  
  “每个人课后写十副大字作品,下次上课交给我,如果没有进步,我的课你们也就不用上了!”
  
  说到这里,赵无昊目光看向了坐在最后面的宁缺,特意点了一下他的名字,给他单独布置了作业。
  
  “你不能写簪花小楷,一个大男人,书法居然如此秀气,一点男人的气概都没有,你写十副草书!”
  
  宁缺苦着脸点头,在边境厮混的他早就知道了一个道理,对于自己惹不起的人,最好顺从,不然吃亏还是自己。
  
  “我知道了,先生!”
  
  赵无昊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用一种鄙夷的目光扫了众人一圈,昂首挺胸的走出了书舍。
  
  直到的他身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书舍瞬间沸腾了,无数学生的咒骂声响起,火爆的气氛险些将屋顶掀翻。
  
  “可恶,这家伙实在是太嚣张了,我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他嘴巴太毒了,我真想将他的嘴巴缝上,让他永远都说不出话来!”
  
  “他知道我是谁吗,居然敢如此说我,难道不怕我报复吗?”
  
  “怎么报复,他是书院的教习,即使是皇帝陛下都会对他敬重三分,绝对不会允许大家用权势报复书院的教习!”
  
  “离了权势家世,他是一位洞玄境界的修行者,一百个你,也不是他的对手,就不要自取其辱了!”
  
  宁缺见到义愤填膺的众人,心中暗暗感叹,这位教习真是拉得一手好仇恨,只是一节课的时间,就成功的让所有人都恨上了他,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也算是惹人厌的天才!
  
  不同于气愤难平的学生,赵无昊却是心情舒畅,食欲大开,中午甚至多吃了一碗饭,无比快活,果然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甚至他人的痛苦都是建立在自己的欢快之上的。
  
  “感觉不错,看来以后,我要多多教诲这些可爱的学生,敦促他们有所进益!”
  
  赵无昊心中美美的吃完了午餐,中午小憩了一番,就来到旧书楼的二楼,靠着窗户的位置,一道曼妙秀丽的身影静静的坐在那里,低头描着小楷,专注而又虔诚,身上穿着书院宽大的制式春衫,依旧掩盖不住美妙的曲线,凹凸有致,高峰耸立,一缕秀发搭下,给人一种静美之感,如同画卷上仕女。
  
  赵无昊并未打扰这位三先生,随意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书,席地而坐,不拘礼节,沉浸在了书海之中,细细体悟作者的智慧灵感,一点点的推动着自己在修炼之路上前进。
  
  明媚的阳光似乎格外的耀眼,扰乱了余帘的心绪,秀眉微蹙,星眸流光一转,转头看向了坐在地上的赵无昊,心中杂念难以平息。
  
  “老师说,他是不世出的天才,修为高深莫测,最近更是击退了悬空寺的讲经首座,是天下数得着的绝顶高手!”
  
  “上次他一眼就识破了我的底细,看出了我修行的是二十三年蝉,之后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真让人不爽!”
  
  余帘作为魔宗宗主,性格绝对不像她秀丽静美的外貌那般无害,杀伐果断,果敢勇毅,不让须眉男儿,有些试探一下这位让她看不透的年轻教习。
  
  一道蝉鸣响起,无形的波动和天地元气涌动激荡,悄无声息的向着赵无昊蔓延而去,这种精妙无比的操控元气手段,足以让知命境界的高手都自愧不如,果然不愧是魔宗宗主。
  
  赵无昊似乎并未察觉到余帘的试探,依旧专心致志的看着手中的书册,手指微动,翻动书页,那隐秘至极的波动和元气刚刚靠近他的身周,就像是陷入了沼泽之中,慢慢的被吞噬进了他的体内,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
  
  余帘秀眉皱得更紧了,星眸闪动,星辉闪耀,璀璨而又梦幻,整个人都被窗外明亮而又温暖的笼罩,周身的蝉鸣更加急切响亮,引得旧书楼不少人纷纷侧耳,露出疑惑的神色,如今不过春季,哪里来的蝉鸣?
  
  好在蝉鸣一闪即逝,众人以为出现了幻听,也就不放在心上。
  
  旧书楼的二楼,书架之间的过道,掀起了一道道微风,这些微风十分玄妙,对书架上的书籍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好似不存在一般,但是却吹的赵无昊身上的衣衫猎猎作响,刮得他手中的书籍不停翻动,终于引起这位年轻教习的注意。
  
  赵无昊颇为无辜的抬起头,转身看向脸三先生余帘身后的明窗,脸上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比那窗外的阳光更加明媚温暖,嘴巴微张,缓缓说道。
  
  “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
  
  这话带着深意,表面上是说清风吹动了他手中的书籍,打扰了他看书,深层次却是讥讽余帘不懂礼数,在旧书楼动手试探,扰乱了这学习知识的神圣地方,着实不该。
  
  随着这道话音一落,清风散去,空气中一片平静,好似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觉,赵无昊深深看了一眼余帘,再次低头看向了手中的书籍,沉入了知识的海洋。
  
  余帘脸上闪过一丝羞恼,赵无昊居然嘲讽她不识字,刚要发火,却见无缘无故的消散了,不由一愣,星眸之中闪过一丝惊色,樱唇轻启,吐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
  
  “自成一世界,言出法随!”
  
  “你果然无愧于老师的评价,居然已经臻至了不朽境界!”
  
  传说中,在诸境之上更有妙境,便是最古老的典籍上也没有记载,只在一寺,一观,一门,二层楼里口口相传,那便是魔宗之不朽,佛门之涅槃,道门之羽化,书院之超凡。
  
  不朽是魔宗最高的境界,自成一世界。言出法随是佛门的境界,对应的是涅槃之境,两者只是称呼不同,同为一个境界,是仅次于无矩境界的无上妙境,当今天下,也只有寥寥几人成就了这个境界,绝对不超出五指之数,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仅次于夫子的存在。
  
  “放眼天下,你也只是逊色于老师罢了!”
  
  “即使是知守观观主也不一定可以胜过你!”
  
  余帘站了起来,这位曼妙秀美的魔宗宗主,身姿挺拔,曲线凹凸,身高不逊于男子,但是却不会给人一种太高的感觉,真正的是黄金比例身材,无比的和谐美丽,展现出了她炼体有成的修为。
  
  魔宗因为将人体视为一方小天地,被昊天道门视为歪魔邪道,受到天下的排斥,魔宗功法善于炼体,吞噬天地间的元气纳入自身小天地,和道门,佛门的修行道路不同,自成一道。
  
  魔宗至高功法二十三年蝉需要不断蜕变,脱掉肉身壳蜕,将肉身臻至不漏不坏,完美无瑕的境界,自成一天地,独立而又玄妙。
  
  赵无昊闻言,再次抬头,眉头一挑,眼中带着几分锋芒,笑声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闪婚当晚我拉黑了首富老公 女侠且慢 赤心巡天 黄昏分界 仙人消失之后 长生从猎户开始 三寸人间 我的模拟长生路 海盗王权 我每月能刷新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