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残王的甜系医妃飒暴了 > 第25章 默许
    此刻楚涵野身穿赭色暗纹锦服,端坐在正堂的紫檀椅上,威严俊朗,与在莫家庄时又是全然不同的气质。

    他见岳青凝坐在下面有些不自在,问道:“怎么?屋子不满意?”

    “还……还行。”岳青凝心不在焉地回答。

    “有什么不满意的就和下人说,他们会替你安排的。”

    “嗯。”岳青凝闷闷的,她总觉得如今和楚涵野相处起来没以前舒服了。

    楚涵野也察觉出她的别扭,不悦皱眉;“你怎么怪怪的?”

    岳青凝抬头看着楚涵野,张了几次嘴都没敢说出来。

    “有什么直说,别磨磨唧唧的。”楚涵野没耐心了。

    “夜……野王,之前是我不懂规矩多有得罪,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人物计较。”

    楚涵野看她笑得比哭还难看,心下了然,想必是和下人们打听过他的身份,怕自己算旧账所以来求饶了。

    他突然生了戏弄她的心思,故意板着脸,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哦?本王现在身上还有你误扎的几个针眼,就这么算了?”

    岳青凝欲哭无泪,早知道自己就小心点了。

    “那……那您想怎么计较?”

    “怎么说也得打上几十个板子吧。”楚涵野装模作样地问身边的秦致,秦致配合地点了点头。

    “几十个板子!打下去我就没命了!”岳青凝惊恐,看来这大腿也不是这么好抱的。

    “哼!”楚涵野冷哼:“是啊,本王若是想要你的命,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

    岳青凝沮丧地埋头,这话她特别信。

    “不过本王不会这么对你,你只管治好本王的眼睛和腿就行,其他的要求我都会尽量满足你。”

    岳青凝以为自己听错了,抬起头时视线撞入楚涵野一双眸子里。

    沉静如水,熠熠生辉。

    “所以你不必怕我,在莫家庄时什么样,现在就什么样。”

    岳青凝松了一口气,楚涵野一向是说到做到的,既然他说不计较,那自己这关就算过了。

    她重又高兴起来:“那咱们什么时候去看看铺子?”

    岳青凝可记得楚涵野答应自己在京城给自己一个铺子挣钱的,这对她来说是头等要紧的大事。

    还真是个财迷。

    楚涵野无奈,“放心,已经安排好了,我现在就带你去看。”

    两人坐着马车,走了大概半个时辰。

    一路上岳青凝撩起帘子,想看看京城繁华的街景。街道两旁商铺林立,人群熙来攘往好不热闹,还有游走其间的商贩艺人,吆喝声一阵盖过一阵。

    虽热闹,却又不杂乱,比从前乡下乡镇里的不知干净上多少。

    马车终于停了,岳青凝迫不及待地下了车。

    看清眼前建筑时,她忍不住惊叹:“这也太大了!”

    面前是一个三层高的铺子,二楼三楼有开放式的阳台,屋檐栏杆上雕刻着统一的喜鹊图案,工艺精致好看。

    陈管家打开铺子的三扇门,整个屋内瞬间亮堂起来。

    一楼大堂宽敞,地砖是上好的青石板砖,正对大门的是一个高高的药品柜子,一左一右有两个台阶,直通二楼。

    “这铺子原是前朝名医梁鹤先生的,梁鹤先生去世后,我看这铺子不错就买了下来,现在给你用倒是正好。”

    楚涵野见岳青凝欢喜的样子,心情也愉快不少。

    秦致在一旁有些担忧,沉声在楚涵野耳边道:“主子,咱们一回来就这么高调,恐怕会引起那边注意。”

    楚涵野微笑渐敛,眸子沉了下来:“不高调那边就不会注意吗?怕是从咱们动身开始,就有人盯着了。”

    铺子外,一辆马车安静地停在十米开外。

    “没想到楚涵野一回来就这么大的排场。”南宫铭修长的手指微微撩起车帘,直勾勾地看着铺子里一行人的身影,嘴角隐隐噙着笑意。

    “或许他压根就没想掩人耳目吧。五年了,这下京城又热闹了。走吧,皇帝老儿估计还不知道这事,我得给他透个信。”

    他放下车帘,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透着兴奋,一脸的兴味盎然。

    凤藻宫内。

    “什么?夜儿回来了?”皇后一脸惊喜地看着给自己打听来消息的刘嬷嬷,握着帕子的手紧了紧。

    太子现在因贪污一案被关在牢里,原本依附的朝臣要么被牵连入狱,要么就是避之不及,根本没有人能帮助太子洗刷冤屈。

    她这儿子素来乖顺单纯,虽文韬武略出众,但太过正义仁慈,绝对不会做贪污之事,但是难防阴险之人的陷害。

    楚涵野去封地前,与太子感情浓厚亲如手足,皇后现在也只能拜托他帮忙了。

    刘嬷嬷却有些担忧:“娘娘,陛下因为太子的事,已经对您有所猜忌了,您这会儿去找野王,恐怕会惹得陛下不高兴。”

    皇后皱了皱眉,现下也没了办法。

    太子入狱那日皇帝指责她教导无方,让她在凤藻宫好好反省,也就是变相的软禁。

    “顾不了这么多了,刘嬷嬷,将本宫中午炖的鹿肉羹拿来,去勤政殿。”

    皇后踏入勤政殿时,南宫铭正在向皇帝禀报楚涵野入京一事。

    “父皇,儿臣今日在京街竟瞧见了野王。”

    皇帝笔头一滞,愣了会后神色如常,笑着道:“想来他离京也已经五年了,不知这五年过得如何?”

    皇后假装惊讶:“哦?陛下,是您召野王回来的吗?”

    “当然不是,从封地到京城路途遥远,他行动不便,朕怎么舍得让他辛苦颠簸。”那副字皇帝也没心情写下去,挥了挥手让一旁的赵公公把纸撤走。

    皇后顺势盛了碗鹿肉羹放在皇帝面前,趁皇帝品尝的功夫道:“正好明日便是立秋小宴,陛下不如将野王召入宫来,咱们也瞧瞧他这几年过得如何?”

    皇帝抬头,别有深意地看了皇后一眼,不置可否。

    皇后尴尬,一时也摸不透皇帝此刻的心思。

    “皇额娘说得有理,想必此时野王回京的消息已经传开,要是不闻不问的,落到别人眼里,还以为咱们冷落了他。”

    南宫铭倒是很积极,他可是很想当面“问候问候”这位野王。

    皇帝直到写完手上那副字,才放下笔,微微笑道:“皇儿说得有理,那就叫来吧。”

    楚涵野领着岳青凝看完了铺子,又带她品尝了京中有名的点心、听了京曲儿、看了杂耍,直到岳青凝累的精疲力尽,天彻底黑了,这才打道回府。

    “哎呀,今天真是累死了,不过玩得真开心!”岳青凝摸着自己吃得圆滚滚的小肚子,疲累地瘫软在椅子上,下一秒就要睡着了似的。

    碧环领着丫鬟们过来,看见地上摆放着各个点心铺子的食盒。

    “给你们姑娘拿回去,明日热给她吃。”

    她没想到传闻中手段狠辣的野王,居然陪一女子逛了一下午的街,还如此温柔体贴,瞧他刚刚说那话时的眼神里竟有宠溺。

    心中诧异,手上的活却丝毫不怠慢,拎着东西就下去了。

    秦致眉宇间隐隐透着担忧,在楚涵野身边沉声道:“主子,咱们下午大张旗鼓地几乎逛遍了半个京城,如此会不会……”

    楚涵野不紧不慢,端起茶杯轻啜一口,神色淡然。

    “我若动静不大,宫里那几位便会假装不知我回京,暗地里动些手脚。可现在满京城恐怕都知道了,他们就不能再装聋作哑。”

    话音刚落,陈管家手里捏着个信封走进来,行礼后道:“王爷,宫里内监递了邀帖来,说皇上皇后听闻您回京,很是高兴,明日正巧要办立秋小宴,请您进宫一趟。”

    楚涵野嘴角微勾,眼里却蒙上一层冷意:“这不来了?”

    岳青凝一听见“进宫”两个字,一个机灵坐了起来,来了精神。

    “野王,你要进宫?”

    “怎么?你有兴趣?”楚涵野挑眉。

    “当然!宫里是不是特别气派?我还从来没见过宫里长什么样呢!”她看上去很兴奋。

    “区区”一个野王府就已经这么气派了,那全世界权利和财富的汇聚之地得多豪华啊!

    楚涵野忍不住轻笑,还真认真想了想:“宫里自然气派,你若想去,明日就随我去吧。”

    岳青凝还没来得及高兴呢,一旁的秦致先急了:“主子,这么能让她去呢,她什么规矩都不懂,况且里面危险……”

    楚涵野看了秦致一眼,秦致止住了话头,眼中却有不甘。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正因如此我才要随身带着她。她懂医术又擅长药理,若是我着了什么道,她也好及时救治。”

    楚涵野说的有道理,秦致默许。

    岳青凝一脸懵地看着两个人:“你俩这气氛不对劲呀?听上去不像是进宫,倒像是赴鸿门宴去了?”

    “鸿门宴?这么说倒是恰当。”

    岳青凝看不出楚涵野此刻的心情,但是隐隐能感觉到,这次进宫一定不简单。

    第二日,岳青凝早早就被碧环叫醒。

    昨天运动量大累着了,今天又没能睡饱,岳青凝看上去有些精神不振。

    碧环和几个小丫鬟手里拎着件衣服替岳青凝换上,能她稍稍清醒后看着铜镜里的自己,竟然是和碧环一样的桃色短襟上衣并鹅黄绣花百褶裙。

    “我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

    看着自己的头发也被金雀梳成了两个圆圆的小啾啾,和哪吒似的,岳青凝有些失望。

    她以为难得进一趟宫,自己能穿漂亮点的衣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