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从塌房偶像到文娱巨星 > 第五十五章:下次一定!(求追读,求别养!)
    “嗝~哈~”

    冰镇啤酒的凉意让丁炙缩了缩脖子。

    尽管此时正值隆冬,但啤酒不喝冰的又有啥意思呢。

    放下酒瓶,他戴着一次性手套,直接在食盒上扒拉了块鸭脖吮了起来,吃得那叫一个香。

    一旁盖着个毯子缩在沙发上的邹雨桐,正歪着头看着大快朵颐的辣个男人,看着那吃得贼香的劲儿,颇有种在看着现场吃播的既视感。

    “喂!你不是刚从杀青宴出来吗?怎么还像个饿死鬼一样,不怕吃撑啊!”

    “嗨,别说了,你也知道那是杀青宴,都光顾着喝酒去了,哪有啥空吃什么啊,随便垫巴下肚子罢了,这会反而刚好。”

    丁炙抬了抬眼,随意回应道。

    邹姑娘鼻端传来鸭货的香味,再搭配丁炙那让人食欲大增的吃相,不由地咕噜一下吞了吞口水。

    她本来就因为生病,晚上就没吃啥东西,这会腹中空空,突然有些食欲大增。

    “给我来一个!再给我喝一口!”

    邹雨桐终于忍不住,在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指,在那里可怜巴巴地晃了晃。

    这姑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病愈后有些虚弱,加上刚才蹦蹦跳跳地冲下楼去开门的激烈跑动导致的疲劳,此时没了平时那仿佛要和炙哥称兄道弟般的架势。

    整个人变得软糯软糯的,有种说不出的娇憨感。

    丁炙眼睛一眯,心脏似乎漏了一拍。

    哎,有点被可爱到了。

    不过话到嘴边……

    “你是不是傻啊?你刚发烧完,吃这个?还想喝酒?”

    邹雨桐突然就有点被丁炙给被气到了。

    “那你还说给我补杀青宴!!”

    “这不给你感受感受杀青宴的氛围嘛!这些玩意儿都是在杀青宴打包过来的,来!感受下!”

    丁炙似乎特喜欢逗她,随口编造了个理由,边说着,还便把装满鸭货的食盒往邹雨桐的方向扇气,那欠欠的模样让人姑娘恨不得扑过来踹这家伙一脚。

    “我不管!我饿!”

    邹姑娘似乎没有发觉,此时自己的语气近乎在撒娇一般了。

    丁炙嘴角一挑,把那沾满辣油的一次性手套摘下,像是变魔术一般在背后一掏,掏出了一个食盒,摆在邹雨桐面前的茶几上。

    “呐!”

    邹雨桐撑起身子,伸手揭开食盒,却发现是一碗小米粥。

    被丁炙那吃相勾引出来的食欲,让她此时闻着热气腾腾的小米粥飘出的清香,也不禁有了些许胃口,娇俏地白了丁炙一眼,低下头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

    “诶!我跟你说啊!今晚杀青宴时,你猜谁喝得最烂醉?”

    “谁啊,不会是文峰导演吧。”

    “不是,你怎么都想不到,是之前吹自己千杯不醉的远哥,你不知道他喝醉后那德性......”

    ......

    ......

    两人边吃边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些琐事,有丁炙毫无负担地讲着老大哥方才的糗事,也有两人一起回忆起前不久拍戏时的趣事。

    说来奇怪,其实两人聊的都是些平平无奇,没啥意思的细小琐事,但偏生两个人都挺有兴致地一直聊着,时不时还会传出一阵欢声笑语。

    渐渐地,可能是刚病愈后的疲累,又或者是暖和的小米粥落肚后的饱腹感引起的困意,邹雨桐的眼皮子开始在打架。

    丁炙也悄然地停了说话声,起身轻手轻脚地把外卖食盒收拾了起来。

    收拾完毕后,他歪着头,静静地注视着似乎在他面前毫不设防地入眠的邹姑娘,半眯着的眼睛里,浮现出莫名的笑意。

    “呜啦~”

    似乎是沙发不舒服,邹雨桐迷迷糊糊地发出个鼻音,突然翻了个身,半个身子有些悬空,毯子也滑落在地了,这姑娘却恍若未觉似的。

    丁炙皱了皱眉,没犹豫多久,直接果断地上前,伸手轻轻地抱起邹姑娘。

    在戏里他们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但在戏外,却是第一次有这么亲密的接触。

    好轻。

    丁炙第一感觉竟然是这个。

    这姑娘有着一米六七的高个头,平日里也是一副社交牛逼症一般张牙舞爪的模样,此时睡着了却分外的恬静可人,更是轻得像一只美丽的洋娃娃一般。

    他小心翼翼地把邹雨桐抱到卧室里的床上,然后轻轻地帮她掖好被子。

    “呜啊~”

    邹雨桐突然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丁炙,嘴里却不知含含糊糊地说着什么。

    丁炙有些惊讶,靠近了一点终于听清。

    “吃了东西,没刷牙,明天起来,嘴会...嘴会臭臭~”

    丁炙听后,差点笑出声来。

    用他自己事后回想起来,都可能会起鸡皮疙瘩的温柔语气低声哄道。

    “没事,没事,明天起来再刷。”

    “唔~但是会臭臭.....”

    姑娘又是嘀咕一声,翻了个身,终于沉沉睡去。

    丁炙笑着摇了摇头,脚步放轻地走了出去,关了灯,然后悄悄地合上门。

    ......

    ......

    小区下的停车区。

    小胖在打着瞌睡,全然没了之前信誓旦旦要做炙哥最后一道屏障的架势。

    “啪啪啪!”

    车窗突然传来拍打声,打断了他的美梦。

    小胖突然惊醒,正待他要抒发起床气时,看到了来人正是他的炙哥。

    他吓了一跳,赶紧开了车门。

    丁炙一屁股坐了进来。

    小胖看了看天色,又低头看了看时间。

    欲言又止。

    丁炙心情正好,抬眼看了看小胖那模样,笑骂一句。

    “有屁快放!”

    小胖是他的贴身助理,经过快一年的相处,丁炙也相信他的品行。

    某种程度上,他可能比梁琼更了解丁炙,所以丁炙一般的事都不会对他藏着捏着。

    当然,这朝夕相处的,一般也藏不了。

    “炙哥你是不是有点快啊?”

    “什么快......”

    丁炙话音过半,看着小胖那古怪的眼神,突然秒懂。

    他顿时脸色一黑,操起车里的抱枕,对着小胖那满是黄色废料的脑袋砸了过去,家乡话都飙了出来。

    “快你老梅!我顶你个肺!你月底奖金就真快冇了!”

    小胖顿时惨叫连连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被砸得生疼还是因为奖金飞走的心痛......

    .....

    .....

    车这次终于往家里开。

    丁炙靠在车座背,轻松又惬意,浑身上下洋溢着在驾驶座上的小胖看来“完事后”的舒爽感。

    炙哥前世女人倒是睡了不少,但纯粹为了解决生理需求,其实他并没有谈过一次真正意义的恋爱。

    毕竟女人只会影响他拔刀的速度。

    在道上行,刀不够快,那离死也不远了。

    他不知道现在自己对邹姑娘的特殊感觉究竟是戏里的影响,还是真的喜欢。

    但他想了一阵后,并不打算过多地纠结了。

    炙哥单凭直觉活了一辈子,现在他同样也不会太优柔寡断。

    该打直球时,他从不会转弯。

    “哎呀!”

    丁炙突然一拍手,一脸地懊悔。

    把前面开车的小胖吓了一哆嗦。

    有无搞错!

    丁炙这才想起来,他好像又忘了亲自问邹姑娘要联系方式了!

    他其实也发现了邹姑娘似乎是故意没给他留的,所以他不打算通过别人那来间接获取了,打算亲自去跟本人要。

    似乎是种很无聊的小默契。

    但挺好玩的不是吗?

    丁炙暗暗下定决心,这次没要到的话。

    那么,下次一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