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我的靠山好几座 > 第三百零五章搞定驭兽仙典
    “最初的驭兽神域比现在更为广阔巨大,因为他的那次举动,崩塌掉了许多。当时许多弟子要制止他,于是发生冲突,当时众多弟子联合仙兽跟神兽后裔强行将其镇压。那个时候,我一直在睡觉,也没参与,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是斩道老龟破开封印,屠戮驭兽仙宗的时候。”

    “那一战让最初留下的弟子跟仙兽、神兽后裔陨落大部分,最终许多弟子发动秘法重创斩道老龟,将其驱赶出去。那次之后又过了许久,除我之外,其他那一代弟子跟仙兽、神兽后裔都陆续死去。斩道老龟又率领外界的古妖族杀了过来。”

    “我当时为了抵抗他,舍弃了肉身神魂意念彻底融合了驭兽神典,与神典内我族老祖留下的印记融合,催动了驭兽仙宗最强防御。于是就此僵持下去,每隔一段时间斩道老龟就要攻击驭兽仙宗,我们就进行防御,最后打得驭兽神域十不存一,只剩下后来你们去时候的那残破的一角。”

    “再不断的厮杀之中,被困住的驭兽仙宗弟子繁衍也出了问题,最终逐渐断绝。至于那些仙兽、神兽后裔,因为血脉特殊,繁衍也很困难,最终剩下的越来越少。最后无奈,驭兽仙宗采取了最早的一种强行培养之法,选取了我白猪一族的血脉,强行培育战士。”

    “一来是因为我们的血脉也是上古有资格有机会晋升神兽血脉,却在这种层次中,唯一可以拥有大量繁衍后代能力的种族。二来也是因为我融入了驭兽神典,可以镇压操控它们,后来就在最后一批弟子死前集中了所有资源制造了生命元气液池跟金身液池。”

    “借助这些强行培养的后代,我一直在坚守,最后就是等到驭兽神域容重新回归这方天地时,你们进入的那个时刻了。”

    后边乾城一直都在静静的听着,等白猪老祖很快说到他们进入的话题时,乾城才开口。

    “就这些了?”

    “差不多就是如此,当然,细节还有许多,我只是简略的说了一下……”

    乾城笑了:“你这个简略还真是够简略的,说了半天没有半点有用的东西,那斩道老龟为何一直攻击驭兽仙宗,人都死光了,难道他就是为了报复你一个残魂?”

    “最后那斩道老龟为何没出现?还有,你怎么知道我自封剑侯?这驭兽神典变成了驭兽仙典,现在这是属于我的东西,你不觉得你在这霸占着不好么,你所图为何?”

    “至于神界秘密,天地崩塌毁灭秘密,驭兽仙宗具体秘密,斩道老龟为何能活到现在,你又为何能突破极限活到现在,你说了什么?屁都没说一个,要你有何用。”

    这次乾城没有再度动手,但他的笑却让白猪老祖感到恐惧。

    他知道,那是已经不准备跟他谈,直接毁灭的笑。

    “哎……”白猪老祖再次叹气道:“剑侯之名,我是在驭兽仙典被册封时感应到的,就像是认主的过程。也许一般武器有了器灵也感应不到,但我的情况比较特殊,驭兽仙典毕竟曾经达到过神典的程度,这个还是能感应得到的。”

    “至于神界情况、神界为何崩塌这等秘密,我真不清楚。因为当年我也只是刚出生不久,基本都是在睡觉,睡着睡着就出点事情,睡着睡着斩道老龟就被围攻,睡着睡着就又发生崩塌。”

    “驭兽仙宗肯定也有许多秘密,但我所知有限。至于斩道老龟,我隐约知道一些,好像最初封印他,就跟他的疯狂有关。他为了自己延寿,差点毁掉整个驭兽神域,但最后他显然成功了。原本我也以为斩道老龟想夺的是驭兽仙典,所以在剑侯暗中偷取神性力量跟感应挪移神域核心时,我才帮忙。”

    “当时就是想让剑侯带走神域核心跟驭兽仙典,但最后斩道老龟并没出现,说明他一直一来要的东西并不是驭兽仙典。至于具体他要什么,我还真不太清楚,那老家伙暴躁的很,这次却很奇怪。”

    暴躁?

    乾城当时也没看到那斩道老龟出手,也没跟他真正碰上,所以并不了解。

    但心中还是有些诧异,因为暴躁跟老龟好像有些搭不上边,哪怕说老谋深算、阴险一类的都行,暴躁么……

    当然,对于这白猪老祖的话,乾城也只是听听而已。但不得不说,他说自己睡一觉,就如何如何,乾城觉得真假参半,这家伙肯定知道自己许多不知道的事情,但也应该错过了许多事情。

    “那留你何用?”乾城这话说得很平淡,却像是在对白猪老祖跟驭兽仙典做最后的宣判。

    白猪老祖很想说,他是驭兽仙宗最后的传承,是驭兽一脉的希望,如果驭兽仙典跟他一起毁灭,驭兽一脉将彻底没落消失。

    可这话要是对白铃铛说有用,对驭兽宗的人说有用,对乾城说这话显然没有任何用处。

    白猪老祖倒是也懂得一些上古其他修炼法门,但除了驭兽仙宗核心的一些东西,他绝对也未必能吸引到这位剑侯。

    事实上,他已经感受到了,这位剑侯掌握了某种极为神秘、强大、可怕的力量。竟然能不用驭兽宗秘法就能强行开启驭兽仙典,还能重新凝聚器灵,甚至在这样的时代还能凝聚神位……

    “哎……”

    又是一声叹息,白猪老祖直言道:“我现在的价值的确不大了,剑侯非驭兽宗弟子,就算我不在意驭兽宗规矩,想要传给您这些东西,您也未必在意。”

    “驭兽宗已毁,重宝已无,唯有这驭兽仙典还有些价值,但剑侯也未必看得上。其实我倒是无所谓,只可惜不能留下仙典传承,愧对当年宗门同门托付而已。仙典之内,还有数以百万计生物气息,尚有数以十万计驭兽烙印,以及数千强大存在仙兽、神兽残念。”

    “如果可以,是能培养出一些强大仙兽,达到你们现在所谓超凡入圣的层次,也就是当年仙兽的层次。我看剑侯与如今驭兽宗那位弟子有些关系,可否考虑将驭兽仙宗传承下去,其他的任凭剑侯处置。”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老猪老祖觉得自己没什么可做的,只能说清楚,任由乾城处置。

    跟紫翼为求活,怎样都可以不同,这白猪老祖明显有些生死无所谓的感觉,有遗憾、有想法,但真没办法,也无所谓。

    这一点,从他最后看着白猪王的死说出的话就能看出。

    “包裹住驭兽仙典的那块碎片是什么东西?”他这么一说,乾城暂时也没想好该如何处置他,毕竟这是乾城见到第一个真正从上古活下来的‘猪’。

    可惜这家伙总是睡觉、睡觉。

    “当年神界崩塌,最后时刻驭兽仙典被驭兽仙宗用秘法催动,稳固整个神域时发现的。应该是神界时的至宝,因为用那个包裹驭兽仙典,才没让驭兽仙典最终崩溃。也是用了那样东西,才能镇压住驭兽神域,至于具体是什么,老祖我也不清楚。”

    乾城此刻很想将这家伙拉出来,狠狠将他踹到脚底下,一顿狂踹,如果他有身体的话。

    察觉到问不出什么来,乾城略微沉吟后道:“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自我了断,另外一个就是听本剑侯的命令,从此乖乖的做器灵。但你要清楚,听命令的意思就是任何事情,包括让你提供所有驭兽仙宗功法秘密,贡献出仙典秘密,现在你选吧?”

    “哎……”白猪老祖再次叹息道:“如果不想活,没有那个念头,幽幽数万在又何必坚持到如今,只求剑侯寻找合适之人,将驭兽仙宗之功法传承下去。”

    “很好,现在你就将驭兽仙宗功法由九品超凡,踏入超凡入圣的东西记录下一份,然后你该睡觉就睡觉,等本剑侯有问题的时候再问你。”虽然没能达到乾城预期,但乾城也从中知道了许多东西。

    虽然只是只言片语、比较零碎的一些。尤其跟残破布卷碎片有关的事情,乾城至少确定了一点,残破布卷跟神界毁灭有关,而且跟驭兽神域能独成一方小界有关。

    这一点白猪老祖都不确定,也不知道,但乾城却很清楚,绝对是如此。

    随着越来越多残破布卷碎片被他融合,自己意识海中的残破布卷正在显现出某些特性。

    给白猪老祖下了命令后,乾城不等他再说话,已经退出他的神核世界。当然,乾城还是又输送了一部分神性力量,只不过这量乾城控制的很好。

    不至于让白猪老祖的神核特别强大,依旧维持不崩溃的程度就行。

    如此一来,乾城以后要将其毁掉也会容易许多。

    搞定了驭兽仙典,虽然收获不算特别满意,但也聊胜于无。

    毕竟当初自己在意的也不是驭兽仙典,这玩意儿就是附赠产品,那残破布卷碎片才是他想要的。

    等白猪老祖记录下一部分功法,自己用这个就可以跟驭兽宗交易,至于这真正的驭兽仙典,乾城绝对不会让其脱离自己掌控,至少目前这阶段是不行的。

    将之前陨落神域之行留下的一些问题解决之后,乾城也开始修炼。

    踏入九品超凡之后,他还没静下修炼过。

    现在他暂时都不需要吸收什么力量,之前疯狂吸收的生命元气液、三转金身液还有许多积蓄在体内未曾完全消化。

    这种时候,彻底消化掌控,比继续疯狂吸收更重要。

    乾坤剑则让其吸收地母息壤慢慢提升,乾城则开始静静体悟九品超凡带来的改变。

    这一次不比之前,细细体悟,消化沉淀,感悟神通,几天时间转眼而过。

    这段时间,最大的事情莫过于陨落神域出现后的余波。大量的古妖族冲击万妖森林、人族边境。

    换成一般小国遭受这种冲击,足以造成灭国之灾难。

    但当时镇北大将军已经带人在那边,加上陨落神域崩塌之时,雷鸣、太虚道人出手杀了一批,边境虽然乱了一段,但还好没出大问题。

    至于万妖森林方面,对这个倒没那么在意,一来这边不过是万妖森林边缘,这边的事情对于核心区域没什么影响。

    二来万妖森林太过庞大,自己有纠错能力,大量古妖族四散开之后,不同区域都有妖王、大妖王,他们自然会为了各自地盘上的稳定围剿。

    虽然会因此死伤许多妖王、大妖王,但这种事情在万妖森林也不算什么事。

    这或许就是妖族跟人类的处事方式的不同。

    荒芜之地,不只是秦晓雪带着徐晋杀了过去,还有其他一些人进入,所以如今的荒芜之地也很混乱。

    跟外界相比,秦国内部还是非常稳定。这也是秦国建国三千年来的骄傲,不管外部战斗如何,内部的稳定都维持的很好。

    最初敌方势力、神门这样的邪教也没少折腾,但在一次次严厉打击之下,他们的生存空间越来越有限。

    而且他们所谓的极端手段,对秦国也根本不好使。事实上,不只是秦国如此,天下两大强国都是如此。

    京城,齐家,齐浩宇知道了欧阳俊杰从神剑门回京城,立刻让人将其请来。

    “虽然当时的情况我知道了一些,但具体还不了解,文渊到底是怎么被杀的?”此事也让齐浩宇头疼了好一阵,虽然文渊与他老爹不和,但人家毕竟是父子。

    如今文彬、文渊接连被杀,文尚书的情绪很不稳定。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文渊本身是御剑宗弟子,而且还是这一代中最杰出的弟子之一,算是御剑宗的门面人物。

    而文渊也早他们一步跨入九品超凡,据说在最后更是在那有压制的地方爆发出半步入圣力量,结果,依旧被杀。

    这比神门那个赵庆被杀还让人震撼,那种状态下的文渊,就算元破天想杀他都不容易吧。

    因为当时文渊明显是跟欧阳俊杰联手,欧阳俊杰身份也比较特殊,所以等欧阳俊杰回来,齐浩宇第一时间找他来问个明白。

    经过了多天恢复,欧阳俊杰脸上已经看不出刚出陨落神域的颓废,但提起此事,他神情也无比沉重,眼中一缕黯然神情难以掩饰。

    “当时四方势力在争夺神域核心,我们并无能力插手那边事情。文渊就想到了要趁此机会杀了乾城,这应该是临时起意,但我们的准备还是很充分的。尤其是联系了白虎皇子,那位被乾城斩断虎须,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杀乾城。”

    “当时由我困住乾城,白虎皇子果然不惜一切与其正面厮杀,文渊爆发一次性攻击力量进行击杀。当时因为考虑到陨落神域的压制效果,对方也很可能借助一次性入圣级法宝对抗时逃走,所以文渊选择了半步入圣级一次性攻击法宝。”

    “文渊当时为了保证攻击效果,并没有单纯依靠半步入圣级一次性攻击法宝简单攻击,而是将其融合,这样他就可以短时间内拥有半步入圣级战力。如此一来,就算乾城有其他手段,我跟白虎皇子都会不惜一切代价拦阻,而文渊则必然可以击杀乾城。”

    欧阳俊杰其实不太想说那次莫名失败的围杀,因为回到宗门他已经说了几次,经历过几次调查跟询问。

    但他也清楚,齐浩宇此刻代表着齐家也代表着文家,必须要他一个完整的叙述。虽然欧阳家也不惧什么,可他也不想因此给欧阳家惹上麻烦。

    说到此,欧阳俊杰微微顿了一下,他也是在回想当日的一幕幕。事实上,这几天他也一直在想那天的一切,不知回想多少遍了。

    “事实上文渊距离成功,也只差一步。那种时候,我困住了乾城跟他那只小黄鼠狼,白虎皇子不惜一切压制住了他,文渊在他身后以半步入圣之力出手,本来成功就在眼前。”

    “却没想突发意外,有另外一位半步入圣出现,突然出手击杀了文渊。文渊太过专注,眼中除杀乾城之外别无其他,否则就算那位是刚刚晋升的半步入圣级存在,也不可能轻易杀了他。事后我回宗门也将当时详情叙说,事实上当时旁观之人还有人记录下一些影像……”

    这一点各大势力都有人在做,留影玉在某些人手中也不算特别珍贵。

    “事后我宗门长辈分析,从那位突然出手的人身上,看到了神门的痕迹。而随后那神域核心出现在那边,很可能是对方早有所准备以秘法挪移神域核心过去。当时文渊爆发正好挡了他的路,同时文渊爆发出半步入圣级战力,他应该也觉得会威胁到自身,又怕文渊影响他抢夺神域核心,所以才下杀手。”

    大部分事情齐浩宇都知道,当时一些影像齐浩宇也看过,此刻他需要的只是更多人第一手消息,来印证一些事情。

    齐浩宇看向欧阳俊杰:“这么说,文渊被杀是意外,那个抢走神域核心的家伙并非乾城一伙的?”

    “不像……”欧阳俊杰摇头:“这一点我想齐家应该也分析我,我们神剑门的长老也分析过。就算三大宗门,不是特定时期,也很难说随意派遣九品巅峰进去,就能保证在短时间内突破到半步入圣之境。有这种底蕴的,也只有大元、秦国、万妖森林跟神门。”

    “即便是这几方大势力,也不是随时有这种人物存在。再加上发现那人身上有神门的一些痕迹,就更不可能跟乾城是一伙的。如果真发现他跟神门勾结,那不用我们去杀他了,镇神司都不会饶了他。”

    “嗯……”齐浩宇微微点头:“这一点我们齐家也是如此认为的,文尚书那边我们也会这么跟他沟通,毕竟文尚书接连死去两个儿子,还都是跟乾城有所牵连……”

    说到此,齐浩宇一副颇为同情的摇了摇头,随后则目光凝重的看向欧阳俊杰。

    “那乾城如今跟雨晴并驾齐驱,算是成了我们秦国年青一代中的领军人物,尤其这次他斩白虎皇子虎须之事,如今也传遍天下。想想当初,如今才过去了多久,连一年时间都不到,再看他现在……”

    齐浩宇无比郑重道:“以前我们还是太轻视他了,估计文渊也是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才想要不惜一切将其击杀,只可惜……”

    “算了,不提文渊了。咱们之前定的计划得有些改动,但无论如何,都要在这次试炼神域中杀了乾城,否则真等离开试炼神域,再想杀他就太难了。”

    “不杀了乾城,以后咱们的日子都别想好过。那家伙越强大,成就越高,咱们的日子就会越难过,除非我们以后永远想活在他的阴影下。”

    欧阳俊杰冷声道:“这个无需你说,这次我师门也给了我支持,试炼神域就是最好的机会,只有那个时候他跟那个大妖王才会分开。”

    齐浩宇道:“但我觉得咱们之前制定的计划也要进行一些调整。虽然试炼神域会将乾城跟那个小黄鼠狼分开,但除了最后时刻,中间我们要遇到他的时候,也很可能不在一起。”

    “那家伙自身的实力增长速度也超出想象,虽然之前有一些小办法能让咱们有机会汇合,但具体情况也许会有变。这次你说他将妖族得罪的很厉害,这也是个可以利用的机会。另外就是大元皇朝那些人,他们本就跟我们不对付,尤其是那个元破天,强大且自信,让大元皇朝的人跟元破天都针对乾城,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到时候咱们再联合一些人,才可保万无一失。”

    欧阳俊杰看向齐浩宇:“妖族那边还好说,至少虎族那一脉肯定会全力对付乾城,其他方面也可以煽动一下,但大元皇朝的人跟元破天那边?”

    齐浩宇自信的笑道:“既然那乾城现在已经成势,那我们就推他一把,把他推得更高,咱们秦国第一天才,最有机会入圣,入圣之后也不是普通超凡入圣的存在,大元皇朝的人能放过?那元破天的性格,能不想跟乾城一战。只要稍微有冲突,以元破天追杀雨晴、杀赵庆,怼万妖森林那股霸道劲,能轻饶了那乾城。”

    “还有,你神剑门那边,御剑宗那边,甚至古佛寺那边也都可以联系一下。三大宗门你比较熟悉,神剑门那边不用我说了,御剑宗就用文渊之死,蔡京燕的事情说事,也绝对能拉拢到人。至于古佛寺那边,你想想办法。”

    “大元皇朝、元破天那边我来操作。不但要让他们有所行动,就算神门那边也要让他们行动。神门在外边或许动弹不了乾城,但他们也希望打击秦国天骄。当我们将乾城推到一定高度,外边各种悬赏增加,神门内部也会有所悬赏,想杀乾城的人就会越来越多。”

    “进入试炼神域的时间不多,咱们正好可以趁此机会,营造一个所有人都要杀乾城的局。”

    所有人都要杀乾城的局……

    听到这话,欧阳俊杰就感觉神清气爽,心中念头通达,双目放光,身上的气势都变得不同起来。

    而且听齐浩宇这么一说,真的有很大操作空间。

    “要不要联系那梅玉郎,咱们一起运作此事。”欧阳俊杰也不再像刚刚那般,也来了精神。

    “那家伙本质上就是一个纨绔弟子,真让他完全参与有可能坏了咱们的大事。当然,咱们定好计划之后,用到他的地方,可以通知他让他去做,毕竟大家目的相同,但具体其他事情就得咱们去操作了。”齐浩宇对梅玉郎显然很有看法,并没将他作为同层次的人对待。

    不只是齐浩宇如此,别看之前梅玉郎在的时候,文渊跟欧阳俊杰的态度还算不错,但心中也都是不以为然。

    此刻听齐浩宇如此说,欧阳俊杰也赞同的点头。

    随后跟齐浩宇商量起具体的一些事情。

    就在乾城带着众人闭关,沉淀的这些天,随着齐浩宇跟欧阳俊杰见面后,不到半天,一股风悄然刮起。

    这是舆论的风暴,乾城最近的战绩不断被提起,京城带着二师兄毁掉自己大门,赌场、盐场大胜,收拾纨绔那都是小事了,妖山试炼被大书特书。

    随后圣宴幻空镜试炼,那更是力压秦国年青一代,就连原本一直被说成跟乾城起名的雨晴,也被压了下去。

    毕竟在圣宴试炼之中,乾城力压雨晴。

    随后荒芜之地的一些事情也被拿出来说是,这些本不该是一般人知道的消息,在九成真,一成假的情况下,迅速被爆出无数料出去。

    当然,重点还在于乾城力压万妖森林,连白虎妖皇的皇子都被他斩断虎须,不敢吭声,三大皇族联手想针对他,最后都没能成功。

    至于陨落神域中的事情,更是添油加醋说出。

    力压同代所有年轻一辈天骄,什么三大皇子,神门邪教,大元皇朝元破天,那算个屁啊,在乾城乾大少面前,那都是各屁。

    至于三大宗门,秦国京城年青一代,更是连个屁都不如。

    本来乾城的战绩就的确非同一般,最近成长的速度也够快,有些真实事件也有许多人可以佐证,不能佐证的一些消息再掺杂其中,效果超乎想象。

    入圣之下第一人的称号都被喊了出来。

    不只是年轻一辈,就连老一辈算上,乾城也都无所畏惧。

    这个消息如同炸开了一般在京城传开,随后不到一天时间传遍秦国三十六郡,随后在有心人安排下,一天之后开始迅速进入万妖森林、大元皇朝、三十六国、神门地盘。

    至于一些零散的区域,很快也会有消息传出。

    这消息九真一假,信的人也多。关键在有心人操作之下,不同人情绪都被撩拨起来。在秦国年轻一辈甚至老一辈看来,秦国出现了一位凝力压天下的年轻天骄,别管他以前名声如何,现在都是天大的喜事。

    甚至有人为此庆祝,开怀不已。

    尤其是一些交界的地方,用乾城镇压当代的话语刺激其他国家、其他势力的人都成了常态。其他国家人自然不服气,也不信这一切,因此产生了许多冲突跟矛盾。

    这种事情发生了不是一起两起,尤其是与大元皇朝、万妖森林妖族之间发生的冲突最为激烈。

    “哈哈,林总不要送了,以后咱们要常合作。乾大少有你这位师姐相助,果然是厉害,以后乾家绝对会在乾大少手上更上一层楼。”诚誉总部,三师姐刚刚送走一位比较重要的客户,这位在数郡拥有大影响力,这次主动上来找诚誉合作。

    当然,之前也有过联系,只不过对方在某些条件上一直要求很高,下边的人一直没达成协议。这两天说来京城办事,结果这位亲自过来,老板谈判各自退让一下,迅速就谈成了。

    而听对方的话语,很显然这也跟乾城最近名满天下,成为入圣之下第一人有很大关系。

    只不过三师姐的脸上却并没有喜悦,最近这样的话语她听了许多,也探查了这些消息的来源,她已经知道事情不简单,可目前为止还没查到背后掀起风浪之人。

    可恨的是,小师弟最近又在闭关修炼。

    送走了对方,三师姐心思很重的往回走。

    “哇,乾大少太厉害了,你们听说没有,我现在才知道,咱们乾大少这么厉害……”

    “天下入圣之下第一人,年轻一辈第一人,太强了……”

    “上次我还见到过呢……”

    ……

    着笔中文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