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绝世好人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我来晚了
    “谁说我不敢的,我只是……”

    “别找借口,找借口就是人品不行。”

    “好,贫僧今天陪伴到底。”

    “好,如果你能坚持一夜不破戒,我就认输。”

    一旁夏晓晓看得一愣一愣的,人家一个嫉恶如仇的大和尚,只因为脑袋不灵光,已经连破酒戒和荤戒,这还要让人家破色戒,这样真的好吗?

    十分钟后,苏浩然在烈焰红唇会所的吧台处,拍出两沓红票子,然后朝三戒的包房指了指。

    会所经理瞬间会意,满脸陪笑收了钱,然后组织十名佳丽进了包房。

    晚上十一点左右,数辆警车包围了会所。

    十一点十分,七八名衣不掩体的男女,被警员铐了出来,在这其中,就有腰间只围了一条浴巾的三戒。

    “d!老子扫黄这么多年,第一次扫出来一个和尚来,真让人大开眼界。”

    为首的一个老警员,骂骂咧咧的往外走,骂到来气时,还抬起右手在三戒的秃头上抽了一巴掌。

    “阿弥陀佛,别动手,我是在跟昆仑战神比定力,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三戒虽然实力深不可测,但这货脑子太轴,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被耍了。

    “去尼玛德,还敢玷污战神的名头!”

    “扫黄被抓了,还敢提战神压我们,这种垃圾人品就是欠收拾。”

    “这和尚,长得就不像好人,揍他!”

    就从烈焰红唇会所到警车停的位置,不过六七米远,三戒至少挨了十五六拳。

    当然,三戒的身体别说挨这些普通人的拳脚炮,就是让他们架刀砍都不会受伤,只是伤害不大,侮辱性太强。

    上车前,三戒还梗着脖子吼道“你们敢打我?我实话告诉我们,我师父是神王恶僧释如来,是龙组组长。别打我了,刚才我已经给我师父发了信息。”

    啪!

    远在京都,古刹大觉寺内,一个身高足有两米,脸上堆满皱纹的大和尚拍案而起。

    他看着手机上传来的信息,一股滔天的凶威从大和尚的身上释放而出。

    啪!

    烈焰红唇对面的酒店套房内,坐在窗边的苏浩然,笑着打了个响指,道“走了,被警车拉走了,终于把这个轴和尚甩掉了。”

    “你真坏!”

    站在苏浩然身后的夏晓晓,捂着小嘴笑道“这种损主意,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不是想出来的,人才都是被逼出来的,这和尚……”

    苏浩然正说话时,他突然面色一凝,抬手捂住胸口,同时呼吸变得极为急促。

    “苏浩然,你怎么了?”夏晓晓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我,我中毒了。”

    苏浩然抬起右手,发现自己的掌心处竟然泛起一道触目惊心的黑线。

    他想起来了,自己用右手挡过安娜的匕首,想必就是从那个时候中的毒。

    他又吃力的解开胸前的扣子,看了下胸口,原本胸前中刀的位置上,竟然也出现了一道黑线。

    苏浩然是下午受的伤,半夜毒性才发作,证明这种毒极为特殊,安娜为了杀他,也算是费尽了心思。

    夏晓晓伸手扶住苏浩然,急切的说道“我送你去医院。”

    苏浩然虚弱的说道“去医院没用,这种毒,除了我自己别人解不了。”

    说完这句话后,苏浩然捻出几枚金针,快速封住了自己的心脉,以免毒气攻心。

    为自己下完针后,苏浩然闭上双眼,以转九转金身功法逼毒。

    可是!

    苏浩然还是低估了这种毒素的可怕,九转金身第一转体基境大成的功力,根本无法将剧毒逼出来,哪怕配合龙门十三针,依然不行。

    噗!

    二十分钟后,苏浩然胸口发闷,猛的咳出一口黑血,眼神开始变得涣散。

    “喂,苏浩然,你你……”

    夏晓晓吓得脸色苍白,抬手探了一下他的鼻息,无比惊慌道“呼吸变得这么弱,在得不到有效救治,恐怕就要死了。你不能死啊,你可是昆仑战神,是国家栋梁。”

    做为避世妖王的女儿,皇家的公主,夏晓晓急得好似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噗!

    几分钟后,苏浩然再次咳血,随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苏浩然!”

    夏晓晓再次探了一下苏浩然的鼻息,而后轻咬嘴唇,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轻跺小脚道“只能用皇室秘法大阴阳祭了,苏浩然,算我上辈子欠你的。”

    说完这番话后,夏晓晓不知在哪弄出三柱青香,点燃后直接插于床头。

    她将苏浩然抱于床上,抬手关掉了室内的所有灯光。

    随后,安静的房间内,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宽衣解带声。

    一抹照亮黑夜的雪白悄悄钻入被窝,同时两行清泪从夏晓晓的眼角划落,“你明明不同意娶我,我却只因为看你一眼就沉沦了,我真贱!”

    渐渐,房间内传出阵阵水潮拍岸,又优美羞人的唱诗。

    为夜深藏神女梦,

    爱上襄王铁石心。

    鼓奏战曲三更色,

    掌上明珠落花红。

    嘭!

    半小时后,苏浩然体内的十七级搏阳术功法自动运转,而后曲骨穴内亮了,曲河秘藏开启。

    第二十一秘藏开启,爆发出了极为恐怖的力量,近乎浇矿锻铁般野蛮的淬炼着苏浩然的四肢百骸,更将他体内的毒素快速朝体外逼迫。

    如果不是苏浩然昏了过去,光是这种淬体的力量,他都无法承受。

    啊!

    两个小时后,床头上的三柱青香同时熄灭,夏晓晓近乎脱力的尖叫一声,而后瘫倒在了苏浩然的身旁。

    次日。

    昏昏沉沉的苏浩然,被一次次响个不停的手机铃声吵醒。

    “谁呀?”苏浩然慵懒的按下接听键,半眯着双眼问道。

    “浩然同学,我是何天船啊!”

    电话另一端,传来了非常急迫的声音,“京都军官学院的武道社已经到了,我哥何天帆亲自带队,跟我们的交流步步紧逼,我都快挺不住了,你怎么还没来啊?”

    哦!

    苏浩然睡意全消,猛然坐了起来。

    何天船继续说道“现在还没开始武比,可光是文斗和武技表演,我们就已经被压得抬不起头了,你现在到底在哪?”

    “半个小时后,我一定赶回去。”

    苏浩然挂断电话,掀被起床。

    然而!

    当苏浩然站起身后,脑子瞬间嗡了一声,整个人也僵在了原地。

    因为,此时的他竟然没穿衣服,床边的地面上,还有他昨天咳血后留下的黑红色印记。

    再回头看一下床单,雪白床单中间,明显被人剪走了一块,可床单上的其他地方,还有些许鲜红的血迹。

    “该死的夏晓晓,简直不知廉耻

    !”

    缓过神的苏浩然,恨恨的握紧双拳道“竟然趁我中毒昏迷之时,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皇室的公主真是一个比一个不要脸。”

    说完这句话后,苏浩然快速冲进浴室。

    半小时后。

    盛州军工学院的武道社内,两方社员相对而坐,可双方的气势却极然不同。

    军工学院的社员,个个脸色难看,甚至有几个社员耷拉着脑袋,连头都抬不起来。反观另一边穿着军官学院制服的人,个个脸上挂着得意之色。

    其中一个身材中等,相貌与何天船极为相似的青年,自信的说道“刚才我聊了铁砂掌的精髓,现在再说说绵砂掌。武技练到至刚不易,而至柔则更难,柔中带刚又能刚柔并济就更是难上加难……”

    他就是何天帆,何天船的亲哥,也是天榜前十的存在。

    说话间,何天帆,从身边的同学手中接过一张a4纸,右手在纸面上轻轻一按。

    当他抬起手时,a4纸上竟然被他的掌力按出一个透亮的掌印。

    “好厉害的绵砂掌,我们社长的实力,比百分之七十的老一辈高手都强。”

    “天榜前十可不是说说的,这一招绵砂掌,恐怕军工学院又没人能练得出来吧?”

    “都不用我们社长出手,刚刚我们表演的武技,他们不照样没人练得好吗?他们军工学院武道社,跟我们军官学院武道社,简直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嘛。”

    在何天帆出手表演时,他身边的同学们立刻开始吹捧,甚至完全不把主场作战的军工学院放在眼里。

    做为主场武道社社长的何天船,站起身道“哥,绵砂掌是我们何家家传绝技,我也会。绵砂掌真正的精髓是隔空洞棉,你按穿一张a4纸,我也能。”

    说到这里,何天船也拿起一起a4纸。

    可是,何天帆却笑了,“天船,你还是太嫩了,你是什么水平,我会不知道?你觉得,我会用你也能表演出的武技,在人前显摆吗?”

    唰!

    何天帆右手一抿,a4纸掉落在地,可是在a4纸后面,竟然还有一张柔软的面巾纸。

    绵砂掌讲究的是软打的透劲,a4纸的纸质比较硬,打穿真不见得多厉害,可是在打穿a4纸的同时还打穿了一张面巾纸,这就有点恐怖了。

    “哥!”

    何天船看得面色发红,有些恼羞成怒道“我们两大院校的武道社是交流活动,你处处踩着我,一点面子不给我留,你还拿我当亲弟弟吗?”

    何天帆耸了耸肩膀道“天船,别把你的面子看得太重,哥早就说过,我要踩翻大夏四大军事院校的所有武道社团。你是我亲弟弟,也不能例外。”

    当何天帆说出这番话时,武道社内的气氛一下子充满了火药味。

    何天帆继续说道“看在你是我亲弟弟的情份上,我也不太让你们难堪。文斗和武技表演就到这吧,接下来武比,你们自己认个输,我们可以不打,怎么样?”

    这一句问话,有如大山一样,问得何天船无言以对,军工学院的一众社员,更无人敢发声。

    “又或者!”

    何天帆一抖手上透亮的面巾纸,道“你也能把绵砂掌练到这个境界,我可以按照原计划,把武比放到明天,明天你再认……”

    “我来晚了!”

    就在何天帆嚣张得意之时,左手端着一杯豆花,右手拿着两根油条的苏浩然跑进了武道社。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