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和我喜欢的你 > 第七十八章 没有试过
    沈星繁其实并没有生气,她只是突然想起江砺上次为她打架的事了。那一天是她第一次见到江砺的爸爸。

    十年后,江砺没有爸爸了。

    在热意涌上眼睛之前,她突然收到一条好友申请,点开一看,竟然是王晶晶。今天他们班长拉了一个群,王晶晶是通过群聊加她的。

    通过验证之后,王晶晶发来一封很长的道歉信,为了今天的事,也为了高中时代造谣她的事。

    女生之间的关系挺奇怪的,高中那会儿,王晶晶其实挺喜欢沈星繁,甚至因为她跟盛从嘉更要好暗暗地吃过醋。

    可是,她又控制不住地讨厌沈星繁。讨厌她漂亮,讨厌她总是有很多人喜欢,也讨厌自己喜欢的人总是在她身边。

    王晶晶道完歉之后,又傲娇地说:【向你道歉,不是想挽回这段友谊,我现在也不缺你这一个朋友,你接不接受都无所谓。】

    沈星繁:【明白,还有别的事吗?】

    王晶晶:【上次在酒吧,顾一鸣说你是“老板娘”,其实是你们合伙骗我的吧?我就知道他到现在还不待见我。不过,你让他放心,他早就不是我男神了。我上次去酒吧,只是想去看看他有没有变丑。】

    沈星繁莞尔,说:【我会转告他的。】

    王晶晶:【还有刘庆杰的事,我也代他向你道个歉。他就是个大傻逼,你别跟他一般见识,我已经把他甩了。】

    沈星繁:【嗯。】

    王晶晶:【不过,江砺今天真的吓到我了,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他还这么喜欢你。】

    沈星繁有一些恍神。江砺,还喜欢她吗?

    她整理好情绪,问王晶晶:【刘庆杰今天到底说我什么了,怎么会把江砺气成那样?】

    王晶晶:【类似于荡妇羞辱吧,没想到正好被江砺听到了。他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高中那会儿他给你写过情书,托我转交给你,我当时觉得他配不上你,都给你扔垃圾桶了。】

    沈星繁:【……谢谢。】

    旁边突然传来江砺的声音:“在跟谁聊天?”

    她结束和王晶晶的对话,说:“王晶晶。”

    “你跟她还有什么好聊的?她当年造谣你的事你忘了?”

    “没忘……她刚刚已经跟我道歉了。江砺……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他懒懒地应了一声:“你问。”

    “你还喜欢我吗?”

    听到这个突兀的问题,江砺不禁看她一眼,然后决定找一个地方停车。把车停稳后,问她:“这个问题现在还重要吗?”

    沈星繁点了点头:“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都没有想得很清楚,你到底为什么会选择我。虽然你给过我理由,可是,你想要的那些条件并不一定只有我才满足。比如……叶小姐也符合你的要求,而且她显然比我更合适。”

    江砺习惯性地往兜里摸了一下,想起自己的烟被她没收了,又把手拿出来搭在方向盘上,语调依旧懒散得听不出情绪:“为什么叶诗雅更合适?”

    “你从景阳回来的那天,我听见你妈妈给你发的微信了,阿姨好像不太喜欢我……起码叶小姐不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车内空气有片刻的凝滞。江砺抬起手,把车窗降下一半。

    那天,周瑛的话果然被她听到了。

    “我十二岁那年,周瑛和我爸离婚,从此以后,她就很少参与我的人生。迄今为止我所有的重大决定,她的意见都只占极少的一成。婚姻也一样。所以,你的结论不成立。”

    “可她毕竟是你妈妈。”

    江砺笑了一下,反问她:“你妈也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她的话你听吗?”

    她有点惊讶:“你怎么知道我妈不同意?”

    江砺轻描淡写地说:“那天在医院碰到她了。”又说,“周瑛有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没功夫干涉我们,哪怕她干涉了,我也会处理好。以后有话就像今天这样直接问我,不要一个人瞎琢磨。”

    “嗯……”沈星繁应了一声,“可是,你还是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就这么想知道答案?”

    她点了点头。

    江砺却眯了眯眼:“上午刚参加完恩师的追悼会,下午又经历了派出所半日游,你觉得我现在有心思回答你这个问题吗?”

    “……”

    江砺注意到了她眸中一闪而过的失落,却硬下心肠,假装没有看到。

    他不是不想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喜欢”这两个字太轻浮,他早就过了说这两个字的年纪。他不愿意拿这样轻浮的字眼哄她,而太坦诚的回答又势必会伤害她。

    从她答应和他在一起的那一刻,他就做好了和她一辈子的准备,可是如果不能一辈子,他也要保证自己可以随时抽身。

    给她优渥的生活,对她保持忠贞,履行身为男友或丈夫应尽的义务,是他能承诺的一切。他觉得,这些已经足够支撑他们过完这辈子。

    他把车窗升上去,开车前又看了身边的女人一眼。那一刻,他莫名想起一句话——女人在伤心的时候最动人。

    他把车熄火,解下安全带,对她说:“下车走走吧。”

    附近有一个公园,江砺缓步走进去,沈星繁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这时节,白天不再像之前那么短,虽然空气里尚有一丝凉意,但不像前一阵子那样料峭。公园里的梅花开得热闹,早樱也开始暗搓搓地争艳。

    沈星繁却没有心思享受这明媚的春光。

    江砺刚刚的态度已经很清楚了。他仍然愿意为了她跟别人打架,却不愿意再像以前那样喜欢她。

    她心猿意马,连自己的手何时到了江砺手中都没有察觉。

    江砺拉着她的手走了一会儿,眉头轻轻蹙了起来。那只手安分地躺在他的掌心,并没有如往常那样回握他。

    他暗叹一声,停下脚步。

    沈星繁这才回神,问他:“怎么不走了?”

    江砺垂眸,突然坦白:“你刚刚问我还喜不喜欢你,我没办法给你答案,因为对于现阶段的我来说,这件事没有那么重要。”

    沈星繁克制住心口蔓延的苦涩,轻轻地嗯了一声。

    “沈星繁,如果那天我没有在‘暮色’遇到你,你也不会是我今天的选择,我相信这件事对于你来说也一样。可是,你恰好在这个时间出现,而我正好单身,又需要安定下来。”

    江砺的口吻过分冷静,却是客观事实。沈星繁不得不承认,如果那天没有遇到他,她可能会乖乖地听从宋知夏的安排去相亲。

    “嗯,知道了,我们继续往前走走吧。”

    江砺却没有动:“这是客观原因,你不问问我主观原因?”

    她的情绪有一点低:“那主观原因是什么?”

    江砺注视着她,目光很深:“因为我无法控制自己,被你吸引。”

    一周后,某汗蒸会所。

    盛从嘉脸上敷着面膜,靠在浴池边上,悠悠地问身边的女人:“江砺这是什么意思?承认你对他有吸引力,却不愿承认喜欢你?”

    沈星繁在蒸腾的水汽中叹息一声:“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以前过周末,她跟盛从嘉还经常约爬山或者去体育馆打羽毛球之类的,现在年纪大了,最常约的地方变成了汗蒸馆。舒舒服服地泡个澡,可以在里面躺一整天。

    盛从嘉的目光落到身畔女人的香肩上,提供了一个思路:“他是不是馋你的身子?”

    沈星繁放松地趴在池边,头发为了泡澡方便在头顶扎了起来,更显得颈项修长。

    她小时候被宋念秋逼着练了好几年芭蕾舞,虽然后来在沈国华的掩护下翘了舞蹈课,但因为从小有舞蹈底子,至今依然坐有坐姿,站有站姿,虽然从事久坐的工作,后背依然纤薄漂亮。

    “应该也不是。”她盯着盛从嘉的胸前,突然有一点羡慕地说,“我要是有你这样的身材就好了。”

    盛从嘉属于那种美艳挂的,胸大腰细,看上去香香软软的,哪怕沈星繁这个女人都很想上手摸一摸。

    她挑眉玩笑:“瞧你这欲求不满的样子,怎么着,江砺满足不了你啊?”说着,看了沈星繁的胸一眼,虽然一只手就能掌控,但高耸匀称,不知道有什么好自卑的。

    沈星繁耳根发烫,也不知道是泡澡泡的,还是被盛从嘉直白的话臊的。她默了默,小声说:“我也没试过。”

    盛从嘉惊得面膜都掉了:“啥叫没试过?”

    沈星繁的声音裹着水汽,听起来更加软糯:“我俩一直分房睡,平时工作又都很忙,好不容易有个周末,他又出差去了……”

    虽然有两次险些擦枪走火,但后来江砺都非常克制,哪怕偶尔亲热一下,也都点到即止。

    她觉得,反倒是她比较馋江砺的身子。

    听了她的话,盛从嘉情绪很复杂:“谈恋爱不就图个快活吗?没有甜言蜜语无所谓,性|生活都没有就不能忍了。我建议你还是找个机会试试,不行的话就赶紧换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