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和我喜欢的你 > 第五十二章 你就是欺负我
    “重塑”建筑事务所的设计部门没有固定的团队,都是在确定项目负责人后,再根据项目情况临时组建团队。

    “山居民宿”这个项目由一个五人的团队组成,沈星繁担任主持设计师,李潇文担任第二设计师,剩下的成员还包括一名建筑师,一名室内设计师,和一名助理建筑师。

    王怡人本来是没有资格成为主创团队的一员的。

    有的人虽然能力出众,却永远缺一点运气。她就是那个永远缺一点运气的人。

    去年她的升职考核已经达标,只差拿到二级注册建筑师的资格,可是因为家里的一些糟心事,她错过了一门必过的考试,与此同时,也失去了这个成为建筑师的机会。

    她因为有一个糟糕的家庭,非常需要机会,却也因为这个糟糕的家庭,接连失去机会,听上去很像一个悖论。

    这一次,是沈星繁顶着压力把她拉进这个项目组的。

    王怡人感激的同时,也面临巨大的压力。她生怕自己有哪项工作没做好,给人留下话柄,辜负了这一份信任。

    所以,项目正式启动后,她比平时都要卖力。上周沈星繁的脚扭伤了,她又主动替她承担了一部分外勤工作。

    大概是脚伤影响了工作,又大概是客户太刁难,她总觉得,沈星繁这一整周的状态都不是很好。

    周一早上,她刚踏进写字楼的电梯,沈星繁后脚就跟了进来。

    看到她今天的模样,王怡人不由得瞪大眼睛,脱口而出:“星繁,你今天是什么情况?”

    长款的束腰毛呢大衣,衬得女人腰、身纤细,身材高挑。不但妆画得比平时认真许多,她还把头发给烫了,并且染了个很适合冬天的颜色。

    她的头发不长,在耳后随意地扎了个短短的马尾,脸颊两侧的几绺乱发下,不经意露出白皙耳垂上小小的银质耳饰。

    今天的她,整个人都有一种慵懒的精致。

    “我的新发型好看吗?”

    沈星繁语调开朗地问她,上周环绕在周围的阴霾,似乎已经一扫而空。看见身后还有人朝电梯快步走来,她按住电梯的开门键,等他们进来。

    江砺在她松手之前,也提着公文包走进电梯。站定后,他的目光不禁在她身上多凝了片刻。

    她今天很不一样。

    她看到他之后,神色如常地跟他打招呼:“总监早。”

    王怡人也跟着打了声招呼。等电梯门关上后,她盯着身边的女人看了又看,悄悄问:“你出什么事儿了,怎么突然想起来换发型了?”

    沈星繁给出了一个没什么新意的回答:“想换个心情。”

    上周她其实用了很多种方式调整状态,但都没什么用。最终,她决定去一趟美发店,找最贵的托尼老师,给自己做了一个贵得吓人的发型。

    这种最简单粗暴的方式,确实让她有了点不一样的心情。

    她觉得这个钱花得挺值。

    只是做个发型的时间,她就把一周没想明白的事情给想清楚了。

    她喜欢江砺,想追求江砺,不能因为受到一点挫折就轻易放弃。连一些糟心的工作,她都愿意为了钱去坚持,为了她喜欢的人受一点委屈又怎么了?

    哪怕最后没有结果,她试过了,便对得起自己。

    江砺的目光却只在她脸上停留几秒,就不动声色地移开了。

    她打扮得这么漂亮,是想给谁看?

    到工位后,王怡人不禁又看了身边的女人一眼。

    她已经脱掉大衣,底下是一件乳白色的V领衬衫,锁骨若隐若现,挂着工牌的胸前也凹凸有致。

    该瘦的地方瘦,该有的肉一点也不少,女娲捏人的时候,也太不公平了。

    不过,美女也有美女的烦恼。比如悦樟的那位王主管,只接触过几次,王怡人就看透了他的险恶用心——他绝对是想潜沈星繁。

    任何行业,别说是沈星繁这样的美女,但凡是有一些姿色的女人,都或多或少地遇到过这种客户。

    昨天王波还找过王怡人,想通过她把沈星繁约去一个夜总会。

    她当场拒绝:“王主管,我们事务所有规定,建筑师不可以私下陪客户去不正当场所,一旦被发现了是要受处分的。”

    王怡人越想越生气,本来不想把这件事说出来让沈星繁跟着糟心,但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姓王的还想让我找个理由把你骗过去,说是少不了我的好处,我是那种一点小好处就能收买的人吗?”

    沈星繁还有心思跟她开玩笑:“那你可亏大了。这个王波是个富二代,家里也是做酒店的,非常有钱,连国外名校毕业的学历都是用钱堆出来的。盛律前段时间帮我调查过他,他舅舅好像还是悦樟集团的董事。”

    王怡人不解:“他家这么有钱,为什么要安排他进悦樟,干嘛不让他去祸祸自家公司?”

    “据说是她妈觉得他太不成器,想把他扔到‘底层’历练历练。在自家公司所有人都把他当成太子爷供着,当然没有历练的意义。”

    王怡人不禁冷哼:“一个部门的主管对他们而言却是‘底层’,也太讽刺了。这种人让他哪凉快哪待着去,有点臭钱就觉得全世界都要给他跪,老娘的膝盖可金贵着呢……不过,你得小心一点儿,我觉得这个王波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她们聊这些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立在身后不远处的江砺。

    他并不是故意偷听,只是凑巧路过,没想到会听到这样一席话。

    他没有惊动她们,转身回办公室,打电话给行政部,让他们调一份王波的资料给他。

    行政部那里自然有客户的基本资料,很快就把王波的信息发了过来,他顺手转发给周途,微信问他:【这个是不是当年骚扰沈星繁那男的?】

    他记性很好,依稀记得当初周途提到过王波这个名字。当时他也问周途要过他的具体信息,周途却以不合规矩为由没有提供。

    周途看到他的信息后,直接打电话给他,语气里都是警告:“江砺,不管你是通过什么途径找到他的,我劝你最好别冲动,犯法的事儿你可不能干。”

    周途的反应直接为他排除了重名的可能性。

    江砺冷笑:“那你倒是告诉我,还有什么合法的途径,可以让这个人渣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

    “……”周途沉默片刻,问他,“他是不是又去骚扰沈星繁了?你要不带她来局里找我一趟,我先了解了解情况,到时候咱们再看看怎么解决,总之一句话,冲动解决不了问题。为了一个人渣毁了自己的前途,犯不着。”

    江砺哼笑:“你当我跟你一样吗?放心吧,我还不至于干出‘路见不平把跟踪狂揍进医院’这样的事来。你当初写了多少字检讨来着?三千?五千?”

    周途:“……能不提我年少轻狂时候的丢人往事吗?”又建议他,“你还是抽空带沈星繁来我这儿一趟,我应付这种情况经验总归比你要丰富。”

    “这事儿你别操心了,我有需要再联系你。”

    江砺挂断电话后,看了眼腕表,起身去会议室开例会。

    今天的例会上,沈星繁是最后一个做汇报的,她逻辑清晰地介绍完自己的初步设计后,又简单阐述了一下项目中遇到的问题。她虽然提到了来自悦樟的阻力,却对王波的骚扰只字不提。汇报完成后,她看向江砺,等待他的反馈和评价。

    江砺没有立刻开口,目光仍然在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上面是沈星繁的初步设计图。

    就在沈星繁以为他要开始挑她设计图的毛病时,他突然开口:“挺好。继续按照这个思路推进,只是进度太拖了,需要加快。”

    她悬着的一颗心因为他难得的肯定,总算放下来:“好的。”

    接下来的时间,江砺开始安排本周的工作,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要散会时,他突然又说:“有一个人的工作我需要做下调整。”

    大家都停下整理物品的动作,齐刷刷地看向他,等着他宣布。

    江砺的目光落到李潇文身上:“李潇文从这周开始调去竞赛组,以后主要负责设计竞赛和概念设计。”

    李潇文有些意外地愣在那里。

    去年他就向当时的设计总监方永明表达过想调去竞赛组的意愿,但是方永明不太重视设计竞赛,一直没有批准他的申请。江砺上任后,他也找他表达过这个想法,可当时江砺只是淡淡地回复说会考虑,后来就一直没再提这茬。

    李潇文本来以为,自己跟江砺一直不对付,他肯定不会让自己轻易如愿,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

    他原本吊儿郎当地坐在那里,听到江砺的话以后,不禁坐正了一些,却假模假式地说:“总监,可我现在还在沈老师的组里做第二设计师,你让我现在就去竞赛组,我肯定忙不过来啊。”

    江砺却理所当然地开口:“那就退出沈星繁的小组。”

    沈星繁立刻难以置信地看向他。

    他刚刚还说她这个项目的进度有些拖,转脸却把李潇文调走,有他这样欺负她的吗?

    李潇文也不禁看了沈星繁一眼:“这不合适吧?”

    “这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散会。”

    江砺不给他继续抗、议的机会。

    其他同事鱼贯走出会议室,离开前都忍不住同情地看了一眼沈星繁。

    她的脸色阴沉沉的,看起来挺不开心。

    李潇文难得情商上线,在她肩头拍一拍,说:“沈老师放心,你将来要是忙不过来,来竞赛组找我,我心情好的话,可以酌情帮你一把。”

    “……我谢谢你。”

    李潇文走后,沈星繁也抱起笔记本站起来,打算找个地方消化一下现在的情绪,江砺却面无表情地喊住她:“沈星繁,你留一下。”

    她只好停在那里,等到会议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江砺才走到她面前,问:“有情绪了?”

    她沉默不语。

    江砺垂眸看着她。

    她今天很漂亮,睫毛纤长浓密,双眼皮很深,哪怕在生气,眼睛里也蕴着一丝光。

    她的下巴绷得紧紧的,总算抬起头来,决定不再隐忍:“是,我是有情绪了。江砺,我是第一次担任项目负责人,走一步就碰一次壁,毕竟我没什么经验嘛,我认。受过的委屈我自己消化,遇到恶心的客户我也自己应付。可是,现在项目好不容易要步入正轨,你却突然把我的第二设计师给调走,你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就是看我好欺负,所以故意欺负我。”

    他也不生气,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说完了吗?”

    “说完了。”

    “说完了那换我说。”江砺挑眉,“我是把李潇文调走了,但我说过不给你安排其他人手吗?”

    沈星繁的神色僵了一下,气势比刚才弱了一些,却仍然倔强地看着他:“你没说。”

    “那我现在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给你做第二设计师。你的设计初稿做完以后,我来给你做正式方案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