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和我喜欢的你 > 第五十章 再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江砺觉得她的反应有点过大,眯起眼睛解释:“隔壁班陈希珂,就盛从嘉高中那会儿天天追在后头跑的那个人,他现在是省人民医院的一名骨科医生。”

    沈星繁很想现在就把这个消息告诉盛从嘉,但拿出手机后又有一些犹豫。

    盛从嘉追了陈希珂三年,一直热脸贴冷屁股,好不容易看到了一点胜利的曙光,却又被狠狠地拒绝。让她知道陈希珂就在燕南,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江砺见她神色变了几变,想起高中时代的事,知道她在纠结什么,不满地提醒她:“你还是先关心一下自己的脚,再考虑盛从嘉和陈希珂那点破事儿吧。”

    她仰起脸:“陈希珂不是说骨头没事儿吗?”

    “他还说了软组织扭伤,你没听到?今晚如果不消肿,明天得去骨科拍片,看看有没有伤到韧带。”

    “哦。”

    “走吧。”江砺又递手给她,把她从沙发上搀起来。

    到停车场后,他替她拉开车门,将她在副驾驶安置好,又亲手帮她系好安全带。坐进驾驶席后,他自作主张地安排道:“今晚去我那儿住,如果明天需要拍片,省得再折腾。”

    “我觉得没那么严重……”

    江砺偏头,眼睛里有警告的意味:“沈星繁,你二十七了,不是今天扭一下脚明天就又能活蹦乱跳的年纪了,如果落下病根,将来有你罪受。”

    沈星繁纠正他:“二十六。”

    她二十七岁生日可还没过呢,女人的年龄问题,不能有丝毫含糊。

    江砺无法理解她在这个问题上的较真,有些好笑地妥协:“行,二十六。”

    她没再说话,别过眼望着车窗外的风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车内一时陷入沉默。

    片刻后,两个人同时开口。

    “沈星繁——”

    “今天——”

    江砺收声,示意她先说。

    “今天,你给我发了很多条微信,说要跟我谈谈。”沈星繁停在这里,一双眼睛直白安静地看着他,像是在等他一句话。

    车窗外偶尔有光掠过,将他线条明晰的侧脸在她眼里映得更深一些。她觉得,江砺身上总是有一种不太真实的完美感。明明很近,却又总像是很遥远。

    “没忘。”前方是一个地下通道,他提前把车速降下来,语气里没什么感情,“我跟张柠说清楚了,她应该也明白我的意思,告诉你一声,免得你瞎想。”隔了片刻,又僵硬地补充,“我现阶段并不考虑谈恋爱,更不考虑办公室恋情,很影响工作。”

    沈星繁的一颗心为他的前一句话陡然提起,又因为后一句恍然放下。

    车进入隧道,黑暗倏地吞没了所有的光,将她的表情也一并藏起来。

    “嗯。明白。”

    她望着隧道口的微光,像是为了给自己的情绪找一个出口,说:“你还是送我回家吧,我明天可以自己去医院。”

    江砺瞥她一眼:“马上到家了,你跟我说这个?”

    已经是第二次在江砺家过夜,上一次她心里紧张和无措交织,这一次又多了几分茫然。

    她洗完澡后一瘸一拐地回到客厅,江砺拿了条冰镇过的毛巾走过来,递给她之后径自进了洗手间。

    脚伤在脚踝内侧,沈星繁在沙发上盘了腿,把冰毛巾放上去敷。江砺刚刚在看一部纪录片,她没有换台,接着往下看。旁白的声音浑厚,语速平缓,配乐也非常催眠,只坚持看了十五分钟,她就开始打瞌睡。

    江砺洗完澡后回到客厅,关掉电视机,把她脚上的毛巾拿开,检查了一下她的脚踝。见那里肿得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了,基本放下心来。

    然后,他走向阳台,将毛巾和浴巾一起丢进洗衣机,重新回到她面前。

    在是否喊醒她这个选择题上犹豫片刻,他最终决定弯下腰来,将她打横抱起来。

    她比他预想中还要轻。

    他垂眸看了怀里的人一眼,却不期然对上她惊醒的眼睛。

    江砺漆黑的眼如一汪潭水,看不出情绪。

    她没有选择在这个尴尬的时刻开口,他也没出声,沉默地抱着她走进客卧,把她放在床上,语气如常:“睡吧,明天上午脚如果还肿,就去医院看看。”

    沈星繁目送他离开房间。那天晚上,她有一点失眠,在被窝里翻来覆去地难以入睡,她决定给盛从嘉打一个电话。

    漫无边际地闲聊片刻,她试探地问盛从嘉:“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又碰到陈希珂,你还会想再争取一下吗?”

    盛从嘉没太把她的问题当真,语气非常洒脱:“我喜欢陈希珂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他长什么样我都忘了。从高中毕业我俩就没见过了,你算算都多少年了?”

    “十年了吧。”

    盛从嘉一边往脸上糊精华液,一边说:“十年不见,说不定翩翩少年早就变成抽烟喝酒秃顶的中年油腻男了。上次咱们高中同学聚会你没去,咱班那些男同学只有一两个还能看,我估计他们二班也好不到哪里去。”

    沈星繁沉默了一下,为她列举正面案例:“可是江砺就没怎么变。”

    盛从嘉眯了眯眼睛:“你今天不对劲,竟然主动提起江砺。你俩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快点,坦白从宽。”

    她原本没打算能从沈星繁嘴里问出什么,谁知,却得到这样一个回答:“盛从嘉,我想追江砺。”

    盛从嘉大吃一惊。那个从来都是被别人追求的沈星繁,竟然要追男人,而且对象还是江砺?

    关键是,她还用得着追?

    “沈星繁,沈小姐,高中的时候我和顾一鸣都知道江砺喜欢你,你不会不知道吧?”

    “……”

    盛从嘉对她的默认相当无语。

    “当时你年纪小,又一心搞学习,我跟顾一鸣怕把你带进歧途,没敢跟你提这茬。我俩是真没想到,你能迟钝到这种地步。”

    “可……那都是之前的事了,我不知道江砺现在还喜不喜欢我。”

    “你问问他不就行了?直接告诉他你还喜欢他,看他什么反应。”

    “江砺说,他不考虑办公室恋情。”

    “他真这么说?”

    “嗯。”

    盛从嘉沉默了。沈星繁又问:“如果你还有机会见到陈希珂,你敢去见他吗?”

    “那我问你,如果你跟江砺十年没见,再见面时他有可能发福还谢顶,那你是选择见呢,还是将他美好的模样保留在记忆里呢?”

    沈星繁明白了盛从嘉的意思。

    如果她不去见,那么她喜欢的那个人,就永远是青春时代最美好的那个少年。也许他本来没有那么美好,时光却会为他加上一层滤镜。可是,一旦见了,他却有可能已经变成一副面目可憎的样子。

    这道题就像是薛定谔的猫,盛从嘉选择让那只猫永远活在她记忆的匣子里。

    沈星繁在被窝里换一个姿势,跟好友分享自己的心情:“其实,我也以为自己要忘记江砺了。如果他不出现,我可能到了合适的年纪,碰到个差不多的人,也会谈恋爱,结婚,甚至生小孩吧。可是,他出现之后,我突然无法想象那样的日子了。”

    盛从嘉耐心地听着她倾诉,好奇地问:“江砺不是进你们事务所有一段时间了吗,你怎么突然想追他了?”

    “也不是突然想追的,我考虑了很久,才决定试一试。但是你知道,我从来没有追过人,所以有一点不知该怎么开始。”

    盛从嘉觉得这世界太荒谬了。

    沈星繁长成这样,随便勾一勾手就能勾来一堆舔狗,她竟然在一本正经地烦恼该怎么追男人?

    她努力保持心态稳定,说:“关于怎么追男人,三言两语也说不清,回头找个时间姐当面给你授课。今天就早点睡吧,我明天还有个采访,得赶紧睡了。”

    第二天,沈星繁的脚依然肿着,被江砺带去医院拍片。不过,陈希珂临时有一台手术,替她挂了同事的号,所以,她也就无从替盛从嘉判断,他到底有没有发福或者谢顶。

    检查结果是韧带轻度损伤,医生给开了点消炎药和活血化瘀的药膏,让她回去多休息。

    “韧带损伤得注意局部制动,这两天你这只脚能不动就不要再动了,得等炎症水肿消下去。有什么家务活,多差遣一下你男朋友。行了,你找个地方坐会儿,让你男朋友去缴费取药吧。”

    医生先入为主地把她和江砺当成了一对。

    沈星繁略有些不自在地看了一眼江砺。他大概是觉得解释起来太麻烦,一言未发地接过医生撕下来的单据,扶着她去外面的等候椅坐下。

    她把自己的医保卡递给他,客气地说:“麻烦你了。”

    他皱眉看了她一眼,却没说什么,接过她的医保卡就去前面的交费窗口排队。省人民医院的骨科在全国都排的上号,向来人满为患,此时四个缴费窗口前的队列都有十来米长。

    江砺立在最外侧的队列里,他的身材气质都出众,穿一件剪裁讲究又款式简洁的黑色大衣,如同鹤立鸡群,非常引人注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