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再无人间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换我们拦你!
    本章配上音乐,效果更佳!

    音乐名:天空之城(吉他版)——陈焕明

    “你说什么?……”

    听到上官霜的吼叫,李一凡猛然停住脚步,缓缓转过头对上官霜问道。

    上官霜迟疑片刻,重复道:“我说……孩子……最值得你珍惜的,当是眼前人啊……别再执迷不……”

    “眼前人?”

    上官霜的话没有说完却被李一凡打断了。

    “老头儿……”李一凡呆呆的看着上官霜,冷笑道:“你叫我珍惜眼前人?我的眼前人在何处?嗯?……”

    李一凡质问着,而上官霜此刻却已然说不出话来。

    李一凡笑着,对上官霜缓缓说道:“我父亲被你所杀,母亲因你而死……姐姐被被墨霖杀害……我最爱的人也死在你们所谓‘正道’之手!”

    此刻,李一凡的声音已经逐渐上升:“老头儿,你叫我珍惜我的眼前人?可我的眼前人又在哪?啊?!”

    李一凡一边说着,一边看向白珊秋以及其身后的楚心瀛,还有那边城之上的众人。

    对上官霜冷冷的问道:“你有你的女儿,他们有他们的朋友,亲人……可我有什么!?……我的眼前人在哪?!现在呢……现在我已经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家伙,而你一个杀父仇人,一个害我失去了父母的混蛋!却突然跑过来,信誓旦旦的说着那些让我放弃的话,用着那些什么让我珍惜眼前人的词?还说那是为了我好?……不可笑吗?”

    是啊。何其可笑呢?

    上官霜听了这些,心中却不免也发出了同样的疑问。

    何其可笑啊!

    自己本就是那个所有罪恶的始作俑者。可是此刻竟然还有颜面,恬不知耻的来告诉那个受害者,告诉他让他放弃他一直执意的一切,让他放弃那个支撑他苟活至此的唯一活下去的念头。

    何其可笑!

    千亦被几位门主搀扶着扶到一边,靠在战车之上。那手却一直死死按在心脏的位置,那心中突入起来的痛苦让她难以忍受……

    从前在神域之中,千亦不知道自己这怪病究竟因何而来。直到李一凡进入神域,直到她发现在李一凡性命垂危之际自己也同样陷入了生死的危机,她才突然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么一个跟自己苦痛相连的人存在。

    曾几何时,千亦对李一凡只有痛恨。是李一凡让她多次无缘无故的痛苦,让她频频无端陷入了性命的危机。可是凭什么呢?凭什么自己的命要跟一个毫不相关却又常涉险境,命不当命的自私之人连在一起呢?

    可是现在,听到了李一凡因何而痛苦,听到了那些自己想都不敢想,编都编不出,宛如谎言的事实的时候。千亦却早已没了曾经的那种痛恨。或许那从前的痛恨,早在自己知道李一凡因何而痛苦的时候便已经消除,此刻千亦心痛无比,那跟着李一凡一同滴血的心,却反而多了几分心痛。

    千亦感同身受。如果那从前支撑你苟活下去的念头,突然有一天被一个人以亲身经历的口吻全盘否定,你又会怎么样呢?

    千亦仔细看着那不远处的李一凡,他不知道那个青年是怎样还有勇气在这般的心痛之中还能屹立于此,还能执迷下去,还能欺骗自己……

    李一凡见上官霜不再说话。只是一步一步再次走向上官霜:“说不出来了?……呵……呵呵呵呵……”

    那笑声再度响起,癫狂,可怕……却又让人不知道到底是痛苦还是悲伤,或者是什么其他的感觉……

    边城之上的墨铭哲等众人,看着李一凡。脸上的表情都形容不出个含义。

    楚心瀛站在李一凡对面,却是使劲咬了咬牙。

    听到上官霜所说的这些话,又听了李一凡所说的那些话。楚心瀛突然发现,自己比起李一凡似乎……似乎什么也不懂。

    她从前不知道李一凡因何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就像是今日她听了这些,亦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痛苦才可以支撑一个早已绝望的人走到现在……

    那笑声逐渐停止,李一凡再度看向上官霜。

    “母亲说过。不准后人与你上官霜寻仇。现在……我把你之前告诉我的话,还给你……”李一凡看着上官霜,一字一句:“回去吧……”

    上官霜心中自知,自己作为一个万般罪恶的始作俑者,此刻便是说出了千种道理,唱出了天籁之音,在那一直以来的受害者,在那个如今早已没了任何可以支撑其活下去理由的受害者的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

    无奈之中,上官霜缓缓站直身体,可那眼神中的无奈还是逼迫着他再度说道:“孩子,我真的没骗……”

    “我说了我不信你!”李一凡再度打断上官霜。

    这样一声打断,仿佛是在打消着李一凡自己心中的怀疑一般!他不想让上官霜的话再回来自己心中唯一的希望……无论如何,如今,也当执意到底!万劫不复?那是李一凡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的结局!无所谓。

    “老头儿,你给我听好了。”李一凡缓缓说着:“生死人肉白骨之法是存在的!是存在的!”

    李一凡怒吼着,那被一直压抑的,痛苦的精神力量,再度不受控制的从暗瞳之中以实体化的形式释放而出!

    一瞬间,一股极度压抑的感觉遍布了整个亚天边城,又是数十人直接被那力量压到了吐血。

    甚至,大憨和肆野等人都被那突然实体化的力量直接镇压到心中压抑,浑身颤抖的程度。

    连那无意间外放的力量都已经强大至此,他们不知道李一凡此刻承受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痛苦……

    李一凡停顿片刻,继续说道:“我根本不相信你所说的那些从前的亲身经历。就算那是真的,也是你自己实力低微,做不到,你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别人也做不到……滚。”

    听着眼前故人之子的话,上官霜的身体再次开始了颤抖。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大概是一个孩子跟父母索要糖果,父母却多次不给的感觉。多次的恳求无果,心中知道事已至此,已然定格,早已没了挽回的余地,可是那颗心却始终存有不甘,不愿面对……

    “我说了。”李一凡似乎已经看出了上官霜的不甘,再度说道。

    此刻的他,已经不愿意再听上官霜说出任何一句话。因为眼前这曾经亲身经历过的老者,此刻所说的每一句劝阻的话,都可能是攻陷李一凡心中执念堡垒的炮弹。李一凡心里清楚,自己绝不能被他动摇。

    “母亲不许后人对你寻仇。你现在离开便是。如若再多说一句,就别怪我忘了母亲遗愿……”李一凡缓缓说道:“人命于我,早已如草芥一般……我不在乎身上再多填什么所谓的罪孽,你若再说一句,动摇我心……我便杀你……”

    李一凡一边说着,一边抬起手指了指上官霜一边的全权和白珊秋:“杀他也杀她……”

    上官霜听着李一凡的话,心中再度一阵震颤。他没有骗人,自从钟离沁和李邪死后,他早已如死人一般没了任何活下去的念头。如若是杀了自己,上官霜宁愿在那死的最后一刻都依旧阻拦,这样也算是对得起那从前的故友……可是如若是杀了白珊秋……

    如若是杀了白珊秋。那自己九泉之下又当如何面对那早已没了性命的钟离沁呢?

    “上官霜……因你而死的人已经不少。你的罪孽不及我却亦是万死不赎的深重……如你所说,我已身陷执念,那既然如此同样曾经身陷执念的你又何必要苦苦相劝?为了这样你自己都知道不可能的事情而搭上了他们的性命……你忍心吗?……”

    李一凡这一句话显然是直接集中了上官霜的要害。

    上官霜一阵沉默。从前那个迟迟未到的秋天,那个迟迟不走的夏天,他陷入抉择,一个已死的爱人和一个未死的朋友。失去理智的自己选择了前者。

    如今,那个选择却再度来临。像是一种嘲讽。

    今日的选择,他必定要面临着从今往后,那两个已故之人自己将再无颜面对其中之一。

    故人已死,可生者尚存。无论是自私也好,衡量也罢。上官霜还是选择了那曾经的前者……

    那容颜似乎再度苍老了好多。上官霜缓缓转过头,看向白珊秋和全权。

    声音无力,虚弱。

    “姗秋……我们走吧……”上官霜低着头,那六十有余的老者,此刻在那正值青年的孩子面前却仿佛是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

    “爸……”

    白珊秋的声音响起,不知道那是一种阻拦,还是一种担心……

    “走吧……”

    上官霜没说什么,只是又一次重复,提着那短刀,又看向楚心瀛的方向:“别败了……”说罢,便是转头跃上那巨龙,离开了……

    楚心瀛见上官霜离去,心中的震颤却似乎还未终止。

    朝着李一凡的方向缓缓踏出一步:“现在……换我们拦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