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陆少的离婚罪妻 > 第二百一十二章痴情人,空余梦(1)
    可是,他还是不甘心啊,他怎么抢,都没真正的赢过,不,或许赢过,在夏今惜还真心喜欢他的十年里,他不都是胜利者么,所以啊,才越发的显得可悲。

    陆司璟啊,呵呵呵!陆靳寒忍不住的想,这个人在夏今惜的心里占了那么重的比例,甚至……会不会超过以前的他?原来他是这么的怕,怕自己即便用了一辈子把夏今惜绑在身边,最后争不过一个死人怎么办?

    “阿璟,陆司璟,我的大哥,为什么连死了,你都要跟我抢呢……”

    可陆靳寒似乎忘记了,当年是他自己求的陆司璟放手,也是他从陆司璟的手里,求来的那四年婚姻,是他求的陆司璟,对当初的那场“算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夏今惜……”陆靳寒缓缓的呢喃,手腕上青筋爆出,“我不想惩罚你的,这一次,就算了,我给你这点时间去缅怀他,反正,你的一辈子都在我手里呢,你有一辈子的时间,都是我的!”

    呵,也是,算了吧。

    一个死人,有什么好争的。

    陆靳寒眼里的戾气被死死压住,似乎一点就燃的寒气不知道过了多久才从表面上退却下去,男人终究将紧紧捏住的手机松开了些,面上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神色,最终嘴角半勾起,整个人阴沉沉的,柔得有些可怕,那种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阴暗的可怕。

    仿佛从地狱里了一遭,可他不愿意被人发现,给自己渡了一层表面的光,许久,他闭上了眼睛又睁开,“惜惜啊,反正,你是斗不过我的,你怎么可能斗得过我呢。”

    男人的手指摩挲着手里的照片,这只是今天被拍到的。他是答应了让她自由的活动,可是,他没有说过,不让人跟着她。

    她是他的。

    夏今惜是陆靳寒的,她的一切事情,见过的所有人,发生过的所有事,他都有知情的权利。

    陆靳寒又打开了手机,看着屏幕里缓缓移动的红点,面上多了一层诡异。

    那一枚戒指,她永远都摘不掉。即便她走到天涯海角,他也能定到位把她追回来的,这才是陆靳寒放任夏今惜自由的真正原因,他怎么可能容许她脱离自己的掌控呢……

    是的,在陆靳寒亲手给夏今惜带上去的那一枚戒指里,装着追踪器,他知道她想跑,所以,他要时时刻刻知道她在哪里,夏今惜不是要行动上的自由吗?行啊,他也给她。

    只是,他不想再找不到她了……否则,他会疼的。

    至今为止,陆靳寒也承认,他对夏今惜那点愧疚其实是最微不足道的,他自私霸道,偏执到疯魔,占有欲极强,他这辈子,也就认定了一个夏今惜了,就单单这份执着,就能将那点愧疚轻而易举的压下去。

    否则,他应该放过她的,明知道她恨他入骨啊,可是她愿意对他轻言软语一点儿,哪怕是装,他也乐得被骗。不过是借着赎罪的幌子,将那个女人永远的囚在自己身边。

    或许有朝一日,他高兴了,爱的没力气了,她要拿起刀来杀了他,他就让她如愿以偿又怎么样?就拿他这条命给她高兴高兴又何妨?

    又或者,夏今惜棋高一着了,他或许真的会死在她手里也不一定呢。

    一开始是怎么想的啊,本来也就是这么打算的,他也说过的,他会给她机会报仇的。夏今惜还以为他在骗她吧?

    不过,也到是真的舍不得啊。

    即便她恨他,厌恶他,他也舍不得她。

    只是当初,怎么就舍得那么伤她的……仿佛被猪油蒙了心一样,还是他自己亲自动的手。明明,他那么喜欢她,是将她放在心尖尖上的,他怎么就信了,她是个自私狠毒到会杀死自己妹妹的人啊,他为什么就怀疑她还认定她就是凶手了呢?

    即便证据确凿,夏今惜那个人是怎么样的……他知道吗?

    他以前,似乎还真不怎么知道啊……就连陆司璟都能一如既往的信任她,他却一点儿都没怀疑的把她送进了监狱。

    可没人知道的是,在他看到那些认定夏今惜是凶手的证据的时候,他差点窒息。

    所以后来,他那么气,那么怒。一半是因为自己,因为自己不争气,他还爱,心还疼,一半是因为夏今惜,气她狠毒,怒她怎么就不是他眼底的那个美好的女子了。

    陆靳寒手又捂在胸口处,明明那里伤口已经愈合,疼痛却始终未曾退却半分,有一半疼也是因为自己,有一半疼还是因为夏今惜……

    何琳达走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陆靳寒毫无生气的样子。毫无生气?何琳达用上这个词的时候,自己都惊了一跳,因为这人是陆靳寒啊,怎么可能会颓废沮丧到这个地步?即便前面她也见过这个男人的孤独和落寞,也不似现在这般的严重。

    该怎么形容呢?就像是无可救药了。

    像沉溺在海里的人,丝毫没有自救的意识。

    只是稍一分神,陆靳寒将手放了下去,恢复了冷漠的模样,“我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

    何琳达才缓过神来,摇了摇头,“她应该也是怕被查到,所以并没有用过任何通讯工具,也没有用过自己的身份证……”

    “所以?”陆靳寒皱眉,声音一如既往的冷。

    “无从查起。”

    “她倒是狡猾,能从我的手里逃了,呵。”陆靳寒低着头,整个人连头发丝都泛着冷意,“继续查,陆瑶和林嫣两个名字一起查,查到之后,死生不论,带到我面前。”

    这是夏今惜要求的事,他自然要做好了,本也是他自己想做的事。

    何琳达点了点头,“是,陆总……”

    “怎么?还有事?”

    何琳达一惊,连忙摇头,“没有,没事了。”

    她本来想说,之前在陆司璟的坟墓前,看到一个带着面具的奇怪的人……但,她为什么会去陆司璟的坟墓前?这个话,她没法圆,一番纠结之下,她还是打算不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