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承恩妃 > 第67章 抉择
    虞昭心里清楚,自己留下百害无一利,源帝断不会赞成。只当他又说胡话来诓骗,冷声道:“陛下不会同你这般不讲规矩。”

    楚子凯将头埋入她脖颈处,闷闷道:“你怎知道?父皇当年比我还不讲规矩呢。”

    并无心思去探究源帝当年干过什么事,虞昭挣着身子想离开楚子凯的怀抱。“出去,从来都是我不愿与你周旋,无关陛下同意否!”

    二人都心知肚明,虞昭在行宫所看到的那一幕,才是与楚子凯产生隔阂的关键,楚子凯道:“你被蒙骗,现在不信我没关系,我会向你证明的。”

    眼见为实,虞昭实在不能否认自己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东西,此刻又想起来,越发难受,咬着牙用力想将楚子凯推下去。

    她这点力道对于楚子凯来说根本不足为虑,推不开,又倔强地一直推,楚子凯丝毫不动,笑道:“你这样跟小猫踩奶似的。”

    闻言虞昭越发觉得窘迫,腿往上一踢,这一下力气不小,真的踢疼了。楚子凯顺势一逮,把她那只腿制住,往腰上一缠,虞昭就不敢动了,这姿势过于亲密,再挣扎不知还会被眼前这无赖如何轻薄。虞昭只能恶狠狠的威胁:“殿下若再这般厚颜无耻,别怪我不顾君臣之分!”

    “你也太会给我安罪名了,厚颜无耻,我最多只做到前两字,我忍得这样辛苦都没对你做什么,平白就冤枉我无耻……呃”

    猝不及防被掐上了脖子,楚子凯气息一滞,却不敢动,担心虞昭挣扎动作太大,会让才好些的伤口撕裂,反抗的力气都不敢用。

    虞昭自然不会下死手,可楚子凯是个爱作妖的,渐渐身子软下装作晕了过去。虞昭趁机挣脱,心中料定他是装的,冷声道:“你若不自己出去,我拜托卓姚让陛下来接你!”

    楚子凯沉得住气,依然不动,虞昭语气带了丝慌乱:“不若叫人将你从朝晖宫送回去扔到刘晚柔房里!”

    哪壶不开提哪壶,楚子凯越发下定心思整她,屏息,将内力集于心间,脸看起来苍白了些。虞昭试探着推了推他:“殿下?”

    那手无力的垂了下去,配着苍白的面容,再加上胸膛无气息起伏,像真的死了一样。虞昭彻底慌了,唤了好几声唤不醒他,也不顾身上伤痛,直起身子就要出去喊人。楚子凯一惊,连忙收了装扮将她制住,急切问道:“扯着伤处没有啊,你现在这样不能如此!”

    忽然住了口,见虞昭愣住的眼中波光粼粼的,定是方才急出来,又见她脸色瞬间暗了下去,心知好似玩过头了,楚子凯决定先认错再说。“昭昭,我错了。”

    又急忙搂住道:“你看,你说自己不在意我,自己可信?”

    “是!我在意。”方才虞昭被吓得狠了,现在怒气涌上,不由对他发泄不满:“所以你就拿我的在意寻开心?每每肆无忌惮的跑来我这为难我,不说你我之间不可能有结果,我现在未婚配,你却三番五次在深夜闯进我的房中,旁人不知,卓姚姑姑如何看我?”

    “这不是寻开心,”楚子凯察觉她泪水已经落到自己肩背上,心疼哄道:“你每每对我冷漠得跟生人一般,我心慌啊,你真不明白吗?你对子宜、展笑、还有耶格岐!都是和颜悦色的,唯独我,你看都不带看的,每晚偷偷来,还担着被你打的风险。不就是为了看你流露出一二在意,好能撑下去。”

    越说越觉得憋屈,可怜兮兮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个天朝储君。虞昭觉得自己真的是贱,分明他原先都说出为江山可弃自己,心还是忍不住偏向他,此番被激起来的火气瞬间被浇没了。心累得慌,被他搂着,再无力挣扎了,又听他道:“父皇都松口了,以后我们再也不用忌惮着什么了。”

    听他再三告知源帝松口了,且语气认真,应该不会有假。可虞昭并不自信源帝会让楚子凯冒着风险保全自己,警惕不敢轻易放下,楚子凯还在耳边喋喋不休:“天灯一事,恐与虞瑶有关,我已经派人去看住了。她害了你,父皇的意思也是交由你处置,你若嫌烦,要怎样你就告诉我,不必劳累。”

    得知与虞瑶有关,虞昭一点都不惊讶,为了利益想害自己的人多了去了,但虞瑶是实打实的恨自己,难为她敢在那样大的场面做计划,可不得不提防有沈妃一行人参与,问道:“可与阜国公府有关?”

    楚子凯答道:“与陈家有干系,阜国公府我也会留意着,如若有参与,这次定然不会放过他们。”

    虞昭的寝衣宽松,楚子凯边答透过缝隙打量着她背上的伤,那药好用,已经好了许多,方才也没导致才结好的血痂裂开,放心了些。

    “嗯,你回去吧。”谈完正事,虞昭又开始赶人,楚子凯答道:“不回,你在我心里闹,回去睡不好。”

    这是实话,为了调查这事,昨晚一夜没睡,前些日子一闭眼便想虞昭,相思之苦缠绕,也睡不好,眼下乌青明显,让一双眼睛更加深邃了,虞昭自然察觉得到。

    且他说要留,虞昭何时挣得过?不在乎了,躺下背对离他远远的,闭眼当他不存在。

    可楚子凯就是来找存在感的,紧贴着就凑过去将她搂住了,跟个孩子一样粘人。

    面上抗拒,其实虞昭打心底觉得他的怀抱当真好暖,在这严严寒冬舒服得让人舍不得推开。以前的虞昭是不怕冷的,自从被楚子凯暖过就开始怕了。现在抗拒,是因为不敢奢望能永生拥有此温暖,害怕习惯过后,便离不开了。害怕到时候又入寒冬,再无人递上一件带着余温的披风,会被淹没在风雪中,无力自救。

    带着暖意的气息打在虞昭颈后,逐渐变得平和有规律,楚子凯大约是睡着了。虞昭半天合不了眼,想偷偷瞧瞧他,踌躇许久,轻轻转过身子,楚子凯以为她要挣脱,立刻醒了,将她搂紧。见虞昭身子侧过来大半个了,显然不是要逃的意思,清明片刻与虞昭微惊的大眼睛对视。奈何这些日子确实没休息好,困得很了,将她身子正过搂紧,闭上眼迷迷糊糊哄了两句,又睡了过去。

    见此,虞昭松了一口气,得了机会仔细打量着他的脸。满脸疲惫顶着眼圈,胡子拉碴,此刻睡得这样熟,手还环着不敢放松。虞昭不解他到底将自己放于何地位,这样怕失去,先前行宫又做了那样绝情的决定。复杂心思又起,虞昭暗想,许是他是喜欢自己的吧,但他也不得不担起为储君的责任,护住天下又要护住自己,确实太难了些。

    罢了,虞昭咬牙做了决定,只要楚子凯不再做出更出格的举动,由着他去,自己不做回应便是。待到了做抉择之时,自会知何路才是明智之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