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师父把持住,徒儿这就来 > 第十五章 陆雪之死
    听白曦这样说,我满怀希望,得到的回答却是十分肯定的两个字“死了。”失望之余又觉得云霄上神与陆雪的事怎如此扑朔迷离,心中充满了好奇。

    白曦将故事讲给了我。

    原来当初杀神要用斩首的方式诛杀陆雪,而云霄上神与春风上神认为陆雪冤屈,因事出紧急来不及证明陆雪的清白,只好暗地里联手搭救陆雪。由春风上神故意献策给杀神用绞杀之法。目的就是保住陆雪的“全尸”,瞒过杀神和众兵将的眼睛。云霄上神喂了陆雪一个米糕团子,其实里面包裹了一颗归息丹,吃了会假死,过程也和死了一样痛苦,但是药劲过了就能活过来。

    白曦讲到这,我又不明白了,“既然如此,陆雪是怎么死的?云霄上神失手了?”

    “当然不会!云霄用的是玄晶剑化的白绫,是他送给陆雪的法器,认主。玄晶剑化走一部分力,不会缢死陆雪。”白曦道。

    “哦,做做样子不就好了嘛,干嘛这么认实。”我不理解。

    白曦一敲我的脑袋,“你以为杀神和天兵天将有你这么笨啊!用不用力看不出来啊!要瞒住他们的眼睛一切都要像!”

    “既然这样,陆雪到底怎么死的?”我满心好奇,刨根问底。

    白曦叹了口气,“白泽受云霄所托将陆雪送到巫山崖上,说是让鸟兽啃食殆尽,其实是掩人耳目,到无人之处来个偷梁换柱。不料正逢陆雪渡劫,白泽挡了一道天劫随即昏死过去,剩下两道便将陆雪打得魂飞魄散,灰飞烟灭了。”

    “魂飞魄散……陆雪竟死得这么干净……”我不觉喃喃而语。都说云霄上神等了陆雪四万年,我还以为陆雪只是尸骨全无,仙元还在。若是魂飞魄散,云霄上神所谓等了四万年岂不就是万念俱灰。

    “云霄带着一身伤从战场奔来,眼睁睁看着陆雪魂魄散尽,灰飞烟灭,什么都没了。便自封了神脉从巫山崖一跃而下,若不是被春风上神发现用了九成神力拼死相救,云霄也没了。唉,不易啊……”白曦竟有些悲伤。

    原来事情真相是这样,原来云霄上神不是我想的那般心狠手辣。他那般谋划,那样用情……上神杀妻原来是造化弄人,天灾人祸……

    “杀神怎如此专断决绝!他可是云霄上神的亲叔父啊!”对于杀神的做法,我不能理解。

    “陆雪被别有用心的人藏了通敌信栽赃陷害。信中全部都是杀神交待给云霄的军事机密。且陆雪时常鬼鬼祟祟出入军营。人证物证都指向陆雪是巫灵界的奸细,是魅惑云霄的巫女。战事一触即发不能出一点差错,杀神为了服众便拿她祭旗了。其实她就是在春风的百花岛种梨树的白雁。”白曦摇摇头,叹了口气。

    “谁别有用心?是什么天宫公主吗?”我记得和乌兰他们一同上山的时候听说过。

    “天宫的长公主长扬,就是现在天帝的亲姑姑,是当时军营的女将。她和陆雪是闺阁好友。长扬爱慕云霄,云霄与陆雪定亲,长扬争风吃醋栽赃嫁祸于陆雪。”白曦道。

    这好朋友算是白当了,我心里想。

    “陆雪为什么总是出军营让人怀疑?”我问道。

    “想必她经常跑出去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合适的地方渡劫,怕云霄战场分心才没告诉他。陆雪这个傻子……”白曦痛心地道。

    “那个长扬公主呢?听说受到了惩罚?”我问道。

    “天宫想保长扬公主,想得美!云霄和春风都不会罢休。他二人经过此劫飞升重明神和辰光神。天宫忌惮二神威力,不得不把长扬用捆仙索锁了,永生永世镇压到了巫山下。天宫当时昭告了天界还了陆雪清白。”

    可惜我出生时离这件事太久远,不知道天宫昭告天界,只能从旁人口听得只言片语。之前总觉得云霄上神有点贪慕权力,心狠手毒。如此看来,是错怪他老人家了。

    “云霄上神也算为自己的爱人报仇了。”我道。

    “三个冤家一个魂飞魄散,一个永被镇压,一个单身四万年。”白曦叹了口气。

    “那杀神呢?不觉得愧疚吗?滥杀无辜。”我问道。

    “人证物证一应俱全,陆雪自己也招认了,杀神也是无奈之举。战场上从来都是以大义为重。战后三十三天出现大裂隙,杀神将自己化身玄晶补了损毁的天缺,应劫寂灭了。”白曦语气沉重。

    一场争风吃醋竟引出了这么大的悲剧,我不禁叹了口气。转念又觉得不对,怎得白曦知道这么多旁人不知的细节?而且一向乖张的他讲得如此一本正经,似是亲身经历过一样,不像是杜撰的。

    “云霄上神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我突然问他道。

    “当然了,他可是本君的二……”白曦顺口说到这顿了一下,紧接着清了清嗓子,“是本君的二姨父啊!”

    “二姨父?云霄上神四万年不娶。你二姨是陆雪?”我觉得不可思议。

    “啊?嗯……啊!是啊!”白曦点头道。

    “白皓也是了?”

    “啊……是啊!”

    “你莫要诓骗我!”

    “本君和白皓在昆仑虚来去自如,不是玉清境的人能做到吗,笨蛋小乌鸦!”

    我回想了一下,确实白皓与白曦的法力非同一般,在昆仑虚似是不受控制。

    怪不得白皓不是自杀,怪不得他能住在医馆那么清幽的地方,怪不得一百金叶他轻松视如身外之物,怪不得他说能随时入玉清境。他竟与云霄上神有这层关系,他本就是云霄上神的亲眷,怎还用得着拜师!

    天哪,我在追仙崖上难道是饿晕了,会认为白皓是跳崖自杀的仙徒,他对昆仑虚这样熟悉,我竟没有想到他是云霄上神的“关系户”!

    “四万年,太多的女仙爱慕本君的……二姨夫……他全部拒绝。所以呢本君一定要解决他的婚姻大事,单身了这么久,也可以了。”白曦悠悠地道。

    原来白曦真的是给他二姨夫来说媒来的。

    “小宝贝儿,跟你商量点事呗?”白曦一副讨好的模样凑了过来。

    果然,就知道他说了这么多都是铺垫,又要来坑我什么。

    “有什么直说,别叫我小宝贝儿,怪恶心的。我跟你又不熟。”我不客气地道。

    “本君跟你熟就行啊。玄晶剑有这么多故事。你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带着也不合适,不如给本君呗。”白曦嬉皮笑脸不正经的模样又回来。

    说来说去还是要他们家的玄晶剑。

    “不给!”

    “本君新炼的香露跟你换!”

    “更不给了!太难闻!”

    白曦脸色一沉,威胁我道:“本君要是弄死你这只小乌鸦轻而易举,但是有失本君的风度。云霄将它封印在碎玉泉里,你不过是走了狗屎运捡了它,不如交给本君锦上添花。”

    “不给!我捡了它,解封了它,说不定带上几天它便认了我做新主,我得珍惜。”我故意气他道。

    白曦一瞪眼,“它不是你的懂不懂。山上危险,白皓就是可怜你,临时借给你的。笨蛋!”

    我得意地一笑,“随你怎么说。你想要可以直接抢走,干嘛要征得我的同意。”

    “少废话,本君好言相劝,别不识好歹。赶紧还给本君。”白曦迫不及待地道。

    “要还我也得还给白皓或者云霄上神,为什么给你。”我反驳他。

    “行!给本君好好看!”白曦抬手唤出了一面铜镜放在了我的腿上,对着镜子按了按我的头,手轻轻一挥,镜中出现了画面。

    白茫茫的漫天飞雪,浩荡荡白衣仙众列队行进在云端。白色的灵禽盘旋飞舞,萦绕在队伍中悲鸣啼泣。若干素衣仙女凌空而舞,扬撒着白色的仙花。

    队伍中一人白冠白簪白袍白靴,骑在白色的天马上,英姿不凡,却看不大清容貌,只有模糊的轮廓。他身后八匹白麒麟兽拉着一乘白宝銮驾,銮驾上挂着白色团花锦帐。后面跟随着一众白衣仙人列队整齐,手托仙梨等贡品。

    这样的阵仗竟不知是办丧事还是办喜事。

    “这是做什么?”我问道。

    “云烟镜记录的云霄的婚礼。”白曦道。

    “云霄上神真的与陆雪办了冥婚?”我惊道。

    “当然真的,他答应的事从不食言。”白曦道。

    “怎么看不清你二姨夫?你擦一擦镜子。要不你给我解了定身术,模模糊糊的看得我眼睛酸疼,我想揉一揉。”白曦的镜子实在模糊,我灵机一动想借机摆脱他的定身术,天知道他一直这样定着我到底想怎样。

    白曦嘿嘿一笑,“笨得连最简单的定身术都不会解!凑合看吧!上神哪那么容易让你看清。”

    “是你这云烟镜太落后了。”我嘲讽他。

    “呸!那是本君不想让你看清!”

    我继续看着,队伍浩浩荡荡于空中行进到了昆仑虚,云霄上神飞身下了天马,来到銮驾旁,缓缓登上銮驾,掀开纱帐……片刻托着一件衣衫走了下来,用白色的纱帛盖了上,在飞天仙和司礼仙的引领下走向大殿……他一步步地走着,每一步似踏在心上,踩在泪中……白色的衣袍随风飘摆,摆得让人觉得心也似那轻飞的衣袂一般不知安放在何处。

    看着看着,似是觉得云霄上神身旁有一个身穿白色仙裙的陆雪,身形婀娜,步履轻盈。二人携手并肩一同进了大殿,拜天地、拜父母、拜众生、对拜……

    凄清的洞房中,白纱袅袅,白烛闪烁。云霄上神独自一人坐在床边抱着陆雪的衣衫,一颗颗晶莹的泪珠落了下来,滴在了陆雪的衣衫上……

    一颗颗晶莹的泪珠落了下来,滴在了镜上,本就模糊不清的镜什么都看不到了……

    “啊呀!小乌鸦!感动归感动,你别哭啊!镜子该坏了!”白曦一把抓走镜子。

    我默默掉着眼泪,眼睛酸痛,喉咙发堵,心里更不是滋味,云霄上神的事怎这样让人伤心……

    “怎么哭起来没完了……眼泪怎么这么浅……”白曦看着我掉了眼泪有点不知所措。

    “你要这玄晶剑锦上添花,如何添?”我问他。

    镜子递了过来,镜中一个极美的女仙在梨园中小憩。

    “这个与陆雪六分像,再看。”白曦手一挥。

    又出现一个仙女,与方才的女仙样貌相像,却更美,体态更轻盈曼妙。

    白曦一口气展示了十来个美丽的女仙。

    “这些虽然相像,美貌却不及陆雪八分,想与云霄说媒,欠缺个关键的宝贝锦上添花。”白曦道。

    “这个玄晶剑。”我道。

    “对。你只要给本君,随便你提条件。”白曦道。

    难得不正经的白曦如此一本正经地与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云霄上神的冥婚看得我心里酸楚,成人之美的事我愿意做。玄晶剑这样重要,我虽捡了它,解封了它,纵然脸皮再厚也没有理由霸占它。更何况云霄上神若知道白皓将玄晶剑给了我,恐怕要怪罪他。

    “不需要条件。我给你,我不要它。但它是白皓交到我手里的,我要告知他我给了你。”我道。

    “你跟他说带着浑身疼,头晕脑胀,上吐下泻。”白曦出主意。

    “嗯。”我应了白曦。

    “本君拿走了,你可不许反悔哦。”白曦警告我。

    “我也从不食言。”我道。

    白曦一把撸走了我手腕上的玄晶镯。

    “本君不会让你吃亏。本君保你拜师成功,做云霄的徒儿。这笔交易咱们双赢怎么样?”白曦收起玄晶镯,兴冲冲地道。

    “不要!”我断然拒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