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拾恩录 > 第五章:神出天际
    “师叔别来无恙。”黑衣青年弯身对着老头作揖道。这老头自然就是黑衣青年的师叔续南山了。

    “哼,别以为跟我客客气气地,就可以不赔我的藤椅了,这可是陪了我十多年的椅子啊,现在被你踢成一堆柴火了,你得赔。”续南山没有一点师叔的模样,反倒像无赖一样对青年嚷着,不过他转念又笑着说:“你今天倒是能破招让我起了身,长进了不少,师叔很开心,椅子的事就放你一马,回头你再给我做几个好菜,我既往不咎了。”他倒是把自己说的宽宏大量,好像青年脸上和身上的脚印不是他踢的一样。

    黑衣青年一改彬彬有礼的模样道:“要吃好菜可以,把里面人先治好了。”听他这么一说,续南山仰起鼻子嗅了嗅空气道:“嗯,是个女子,长得也漂亮,我治。”黑衣青年满脸无语,你说闻着点香味说是女子情有可原,那样貌岂是能闻出来的,不过师叔既然答应了,就懒得跟他计较,只是催他赶紧去瞧瞧。他自己却不进去,只是站在峭壁边,望着眼前的山谷,一动不动的。

    辰时的阳光正逐渐褪去,晨曦的温柔和清澈开始变得灼烫,树阴间虫蚁往来,鸟雀争相攀上枝头,寻找最好的鸣唱舞台,一阵阵远道而来又将远去的风戏耍着将散未散的山烟,白云已从山顶出发,准备开始一天的旅程。

    但是,还差点什么。

    差什么呢?

    黑衣青年闭上眼睛,那种还差点什么东西的念头一直缠绕心神,那种不完整的感觉就就像失了一道魂,像被刀子剐着心头肉一般难受,直到心智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身体和脑海一点点空荡、空白、空虚。

    “当”不知从何地传来一声钟响,听不太真切,像是来自九霄之外,又像来自刹海之底。“当”又是一记钟声,这次清晰可闻了许多,好像就是山那边传来的,除了钟声之外,还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如初燃的野草堆,火苗闪动,逐渐熊熊升起。“当”这一次声音就在这谷中,就在身前,声波带着呼啸的狂风翻转,火借风势变得更大,可是随着钟声余音消散,火势逐渐回缩地越来越快,等钟声完全散尽时,原本浩荡的火光已经缩成芝麻大,还在颤抖地白点。“当”,钟声又响,振聋发聩,仿佛大钟就在耳边,整个脑海像是倒了一幢万丈高楼,细碎轰乱。化成白点的火苗颤抖的越加厉害,如积压了万年的洪涛,瞬间决堤炸裂,火焰四射,火光冲天,大有焚天毁地之势。

    “砰”,一个人影倒飞了去,砸得木屋的墙壁都摇摇欲坠,细看之下,此人竟是隐医续南山,他哎哟两声,又吞下一颗丹药,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拍着地大声说:“好,好,好!”连说三个“好”字,在他前面的黑衣青年终于睁开双眼,看着坐在地上的师叔,以及碎落在地上的茶几、茶具,颇为不解地问道:“师叔,这是怎么回事,您怎么坐在地上呢?还有这一地狼藉是怎么回事?”

    续南山一咕噜爬起来,围着黑衣青年转了三圈道:“你还问我,这可都是你的杰作,不过没关系,你师叔我不在乎,你就跟我说说刚刚是怎么回事儿?”

    黑衣青年一脸懵懂道:“我?我就好好站在这,一动也没动啊,不过呢,我倒是很奇怪,师叔这里怎么能听到钟声的?以前从没听到过,是不是这附近盖了个和尚庙啊?”

    续南山道:“钟声?和尚庙?你开玩笑呢吧?”

    黑衣青年忙解释道:“真的,我本来是打算好好欣赏一下师叔这里的美景的,可是我越看,就越觉得少了点什么,越觉得少点什么吧,就越觉得心神都像沉入泥沼,越陷越深,不能自已,直到后面,听到了钟声,又看到了滔天焰火,然后就看到师叔你坐在地上。”

    续南山听黑衣青年说着些无厘头的话,竟十分相信,又说:“好,非常好,看来时机真的已经到了。”

    黑衣青年自己都不相信师叔竟然如此轻易就相信了他,不过时机到了是什么意思?正待他再问,师叔已经把话岔开了:“你小子可是鬼的很啊,头回下山就抱个美人归,就这一点,我和你师父都得拜你为师了。”

    青年听得此话,脖子一红,摇着手掌争辩道:“没这回事啊,我就是在路上碰到她被山贼抢劫,要是不伸手相救的话她就没命了。”他还想继续说下去,但是看到师叔那种你越解释就是越掩饰的表情,都快急火攻心了。

    续南山取笑了一会儿非常开心,刚刚摔那一跤也忘得一干二净,终于带了一分正经,询问青年此次出行的情况。

    当青年把从进牧府到半途救下女子的所有经过都一一相告后,续南山也纳闷儿地说:“你师父虽然是靠杀人吃饭,但他是有原则的,早在十八年前就定下规矩,非大奸恶之人不杀,不过你知道为什么你师父定的这规矩吗?”

    青年摇摇头,续南山接着说:“你当然不知道了,这个规矩是从你师父捡到你开始立的,他这一辈子杀人太多,这惩恶的规矩就是想给自己积点阴德,免得报应遭到你身上,这规矩可断了你师父不少财路。”

    青年不由得一愣,不免对师父心怀感激和愧疚,随后一想道:“若是这样的话就更不应该了,姓牧的那人是个普通人,而且还资助乡里,扶建护船队,抵御海盗,保护渔民,是个善人,难道是我搞错了?”

    续南山不可置否道:“有错没错找你师父当面问清楚就是了。”

    青年点点头,觉得有道理,便拔腿就跑,续南山在后面喊:“招呼都不打一个,急什么啊?先给我弄两下酒菜啊。”可是青年没有搭理他,径自离去了。

    续南山带着欣慰和热切的目光送青年离去,正欲回屋休息,忽然回转头,望向山谷对面的峰顶,眼神犀利异常,不过这股犀利瞬间就消散了,随后如平常一样。

    喝茶、打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