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当皇后是个技术活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教训姐妹花
    眼看着红玉叫喊得越来越大声,在地上打起滚来,青玉咬咬牙,问:“凤姑娘,你就直说吧,究竟要怎么样才能给我姐姐解毒?”

    凤轻狂不紧不慢地整理身上被弄乱的衣物,在桌边坐了下来,这才缓慢地说道:“要解毒也不是不可以,你把这些食物全吃下去,我就把解药给她。”

    “什么?”青玉看了桌面上的馊饭一眼,下意识露出嫌恶的表情,这不可能,她才不要吃这些呢!

    “你真以为你不给解药,我就没办法了吗?”

    话音刚落,青玉眸中冷光一闪,整个人就冲凤轻狂扑了过去。

    凤轻狂却是早有准备,立刻对准青玉扣下了手镯上的机关。

    两根银针如闪电一般飞出,直刺入青玉的胸膛。

    青玉之前就没有弄清楚凤轻狂如何下毒,现在银针突如其来飞出,完全没有防备,待反应过来要躲避之时,已是来不及。

    “啊!”

    跟红玉一样,青玉也倒在地上,只片刻的工夫就浑身乏力,爬都爬不起来。

    “不好意思啊,手抖了。”凤轻狂抚摸着冰凉的玉镯,笑眯眯地说道,“现在你可没有什么招数了吧?”

    “你……你……”青玉还在挣扎,但是全身上下除了嘴巴和眼睛之外,压根没有能动的地方了,只能干瞪着对方。

    “兰溪姐姐要是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真是笑话!”凤轻狂冷嗤一声,“兰溪算什么?充其量也不过是山庄里丫鬟当中的大丫鬟罢了,她还有本事一手遮天不成?”

    “本姑娘再怎么说也是江明澈的客人,轮得到她来管束吗?今天的事情,我要是告诉你们少主,你说会怎么样呢?”

    “你们兰溪姐姐会在少主面前替你们讲话呢,还是把罪责推卸在你们身上呢?”

    青玉面色一滞,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都想不明白?”凤轻狂肆意地发出嘲笑,“脑子是个好东西,只可惜你没有!”

    “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兰溪姐姐对我们俩比亲生姐妹还亲,她当然会维护我们!”青玉瞪眼吼道,颇有点恼羞成怒的意味。

    凤轻狂咧嘴大笑,站了起来,走到青玉身旁,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摇头道:“要不怎么说你没脑子呢?”

    “兰溪要真是把你们当姐妹,会明知我跟你们少主的关系,让你们来对我施以毒手吗?她自己怎么不亲自动手?”

    “这不是摆明了要那你们当枪使吗?万一事情被少主知道,她可以推卸得一干二净,而你们……”

    说到这里,凤轻狂皱了皱眉头:“不好意思,按照你们无忧门的规矩,你们应该受什么责罚?”

    青玉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心狠狠抖了一下,欺凌少主的心上人,哪里还用按照无忧门的规矩从事?依少主的脾气,肯定会立刻将她们处死的。

    看的她的脸色,凤轻狂就知道下场肯定很惨。

    “怎么样?现在你还觉得你的兰溪姐姐对你比亲姐妹还亲么?啧啧,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你们姐妹俩也真是够可悲的了……”

    “你,你闭嘴!”青玉气得青筋暴起,要不是中了毒动不了,她一定会扑上去撕了这个女人的嘴。

    凤轻狂摆出一脸的无辜,摊手道:“闭嘴就闭嘴,一会儿你脸上开始溃烂的时候,可不要向我求饶。”

    脸上溃烂?

    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青玉整个人都不好了,接着她就发现自己被射倒之后的症状跟红玉不一样。

    难道……

    凤轻狂立刻为她心中的迷惑做出解答:“不错,你中的毒跟红玉不一样,她是两个时辰后七窍流血而死,而你……”

    “你幸运一点,你不会毒发身亡,最多不过是毁个容罢了,放心好了。”

    毁容?

    青玉很绝望,毁容还幸运?她倒宁愿死呢。

    “你饶了我吧,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了!”

    果然女子最在意的永远是自己的容貌,用毁容做威胁,没有不成功的,真是屡试不爽。

    凤轻狂暗自偷笑,事实上青玉中的不过是一种能让人暂时浑身麻痹的药而已,红玉体内的毒也不是致命的,只是会受几个时辰苦,过后就没事了。

    她又不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怎么会动不动就要人命?不过在必要之时吓唬吓唬别人罢了。

    “好吧,看在你们俩这么可怜的份上,今天我就暂且饶了你们。”说着,取出两只小瓷瓶来,各倒了一只药丸,分别给红玉和青玉服下。

    药服下去不多时,红玉身上的痛楚就开始缓解,而青玉也逐渐感到有了力气,艰难地站起来后,又转身去搀扶红玉。

    “多谢姑娘赐药,奴婢二人先告退了。”

    “站住!”凤轻狂突然叫道,似笑非笑地看过去,指了指桌上的食物,慢悠悠地说:“方才我说过的,要你们吃了剩下的食物,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她只是不愿意伤人命,但并非不记仇,之前被这两个人强行塞馊馒头的经历她可没忘。

    红玉还没从痛楚中解脱出来,靠在青玉身上根本没有精力回应,但青玉已经没事,因此适才的卑微已经消失不见,又恢复成原来那副嚣张样。

    “我们身上的毒已经解了,凭什么还要听你的话?”

    凤轻狂轻笑道:“谁说我给你们的,是全部解药?”

    闻言,青玉身躯一震,整个人呆住了,手一个没扶稳,差点把红玉摔下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这人有个特点,那就做任何事都喜欢给自己留条退路,方才我猜到你们可能翻脸不认人,因此留了一手,只给你们一半的解药,暂时压制住你们体内的毒药,至于另外一半的解药,就要看我心情,是不是要给你们了。”

    凤轻狂笑得眉眼弯弯,娇俏可爱。

    “不可能,你一定是吓唬我的!”青玉怒道,可惜不怎么有信心。

    “你不信就算了,过些天脸上烂了,可不要后悔哦。”凤轻狂挑眉说罢,转身回到床上躺着,装作要休息的模样。

    青玉把自己这张脸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当然不会任由它烂掉,因此根本不敢赌这一把。

    咬了咬牙,只好认栽。

    于是搀着红玉来到桌边,姐妹俩忍着恶心的冲动,将剩下的馒头和米粥等吃了个干净。

    可恨桌上又没有水可以喝,当真是难受得紧,吃完了还差点吐出来。

    “现在可以把另一半解药交出来了吧?”

    凤轻狂打了个呵欠,悠然道:“我也想,可惜现在我心情不是很好,这解药我放在哪里了,我自己都记不清了,只怕给错药给你们,害得你们雪上加霜呢。”

    青玉登时怒不可遏:“你这分明是耍弄我们!”

    “我就耍弄你们了,那又如何?”凤轻狂的语调骤然冷下来,言语中带着浓浓的威胁意味。

    “我本与你们无冤无仇,安然相处是最好,是你们非要跟我作对,跟兰溪同流合污,既然这样,我就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自保了。”

    “我还就告诉你了,如果你们继续听从兰溪的吩咐,帮她对付我的话,永远也别想从我这里得到解药!”

    “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一是站到我这边,听我的命令行事,要不然就只有任由毒发,看你们怎么选择。”

    红玉与青玉相视一眼,她们很清楚,她们不过是无关轻重的两个下人而已,即便去主子那里告状,有少主撑腰,也没人敢责难凤轻狂,而她们就算毒发身亡,也只有自认倒霉的份。

    现在除了乖乖听话,再没有第二条活路可以选。

    思量再三后,青玉说道:“好,从今往后,我们可以听从姑娘的命令,但不知道姑娘打算什么时候才给我们解药?”

    “这个我还不确定,得看看你们怎么表现了,我要是心情好了,兴许过两天就给,要是心情不好,那就慢慢来吧。”

    “这……”青玉气得嘴角抽搐,真想冲上去强抢,不过立刻就被红玉握住手腕,制止了。

    “姑娘放心,我们以后绝不会再为难您,兰溪姐姐那边若是有什么指示,我们定会第一时间告诉您的,只求您到时候不要食言。”

    闻言,凤轻狂略一挑眉,冲红玉看了过去,只见她满脸诚恳,目光热切,似乎已经完全屈服于她。

    “还是红玉你懂事啊,知道我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你们也放心,只要咱们合作得愉快,我会在少主面前替你们多多说好话的。”

    红玉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欣喜的笑:“那就多谢姑娘了!姑娘您休息吧,奴婢两人明早再来服侍您。”

    “明早过来的时候,别忘了带早点。”凤轻狂叮嘱道,“对了,我比较喜欢肉食,可千万别再拿什么馊馒头过来了,否则我吃不下去的话,就只能又赏给你们了,听明白了吗?”

    “是,奴婢记住了。”

    姐妹俩退出房间,把门关上了后,房里又回归寂静。

    凤轻狂踱步道窗边,望着外面苍凉的夜色,不禁叹了一口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