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超能继承者 > 第34章 师父之死
    “它它它,死了?”

    仅仅一拳,云雪眼睁睁地看着只用了一拳,就把一星老虎给打飞到墙上去。

    曹炜耸耸肩,双手摊开,一副不太清楚的样子。

    “你的武道能量值还没到100点吧?”云雪好奇地问道。

    “对啊,距离真正的武道初阶一级,还差了点火候。”

    “就这种程度能秒杀一星老虎?天呐。”

    这下云雪要在心中重新定义一下影游破山密卷的品级了,以不到武道初阶一级的实力,秒杀了初阶二级都不一定能打赢的一星老虎,只有灵品以上才会有这种能耐。

    “算了,不管这个,我们先下山吧,不知道山上还有没别的妖兽,多呆一刻就多一刻的危险。”曹炜连连说道。

    两人按照山上的路线,原路返回。

    下山显然没有那么轻松了,与上山的时候不同,一路上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妖兽,飞禽走兽都见到了。

    虽然它们没有星级,但是战斗力具备,就跟林虎那种普通人差不多,也是族群里的佼佼者。

    “这特么的没完没了了。”曹炜又一次将飞奔过来的一只老鹰击飞出去,看着飞出去的方向,破口大骂道。

    “实在是太奇怪了,我们上山的时候根本没有这种情况啊。”云雪也是一阵阵惊呼。

    好在曹炜已经脱胎换骨了,要不然的话两个人说不定已经成为了妖兽们的盘中餐了。

    下山的速度比之前快了许多,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就看到了山脚的入口,同时也是下山的出口。

    离开了不周山的范围,即便妖兽们再愤怒再疯狂,都不会跑出来。

    “它们明知道这里就是下山的地方,为什么不追过来的?”曹炜看着成群结队退回去的妖兽们,不禁心生疑惑。

    “不周山有天然的结界,人类无法看到的,若是妖兽们跑了出去,就会失去不周山的灵气,这是妖兽们存活的必需品。再者,它们就算顶着生命危险,想要出来一小会,都会被不周山的守门者给驱逐回去。”

    “你说的守门者就是那黑猩猩?”

    “嗯。”

    不说还好,一说黑猩猩,云雪就立刻满脑子的幻想着打斗场面。

    云雪是知道黑猩猩是身为二星的妖兽,就连初阶三级巅峰的异能者都未必能将它怎么样,可结果却被曹炜给打死成那副四分五裂的模样。

    但是想到曹炜是个身怀绝技的元素使,立马就释然了,这种天赋就算去到一些异能者世族,都是天之骄子般的存在,必定被全族人拥戴。

    “那估计它们是不知道黑猩猩已经被我给打死了,不然保准叫上整座山的妖兽们围攻我们。”曹炜一脸庆幸地笑着。

    刚刚修炼出武道能量,体内残存得并不多,到最后还是依靠了重力系才得意脱身。

    “走吧,出来这么久,不知道师父正在做什么。”

    这个点是正午,常年与之生活的云雪当然知道师父的习性,只是这话是因为有些思念了才说出来的。

    第一次离开家这么久,云雪也担心师父会不会生气,又或者过于担心,独身上山。

    走在平地上,离家越近,步伐则越快。

    终于,花了几分钟的时间,两人就来到了云雪居住的地方。

    一整座院子外开满了桃花,简直就像是一个桃花园。风起,花落,尤有一种心暖的感觉。

    云雪早已经迫不及待地往屋子里冲去,一推开门,看着里面的一切,云雪的双眼睁大,胸口上下起伏的样子已经表现出了她心中的恐惧。

    正在观赏桃花园景色的曹炜忽然被从屋子里吹来的寒气给吸引了过去,看着站地直直的背影,还以为是师徒多日不见,在互相眼神传递着温情。

    可是没多久,从空气中渐渐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看着依旧呆在原地的云雪,曹炜心中一股不祥预感逐渐升起。

    将手中的花瓣洒开,大步地走向屋子内,顿时心底的怒火猛然喷发出来。

    “曹炜,我该怎么办?”

    曹炜看着说了好几遍同一句话的云雪,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手臂被云雪紧紧握着,从她的手的抖动不难看出,此时此刻云雪究竟有多么的害怕。

    曹炜生气地环顾着四周,以木搭建成的露天小院子被血迹给沾染成黑红色,不仅一处,这种景观就像是有人刻意为之,将大量的血液往墙上喷洒。

    而这大量的血液,很明显,是来自小院子里正中间,倒在早已凝固的血泊之中的师父。

    从血迹的凝固程度来看,师父已经死亡好几天了。

    而且其肚子上,有一道成年男子手掌长度的伤口,估计是重型冷兵器所致。

    “云雪,云雪?”

    曹炜看着发呆了半天的云雪,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毕竟在他眼中,死亡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叫了半天,云雪也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是睁大着双眼,嘴里似乎一直在念叨着什么,但是曹炜根本听不见。

    到了夜晚,好不容易才将云雪劝回屋子里,外面下着大雨,肆意地冲刷着血迹。

    已经被曹炜抬到房间里,用白布将其盖了起来。

    而云雪依旧是一声不吭,抱着自己的膝盖在师父身旁静静地坐着。

    要不是能够从她的眼角中看到时而流出来的泪水,曹炜都差点以为是悲伤过度昏死过去了。

    家中的厨房是那种老式的生火厨房,但是这显然难不倒曹炜。只是他对于室内的菜有些疑惑,深居山中,却有都市的包装菜品。

    打算事后再询问云雪,所以此刻已经将之抛在脑后,三下五除二的速度,一碗冒着热气的斋面从曹炜手中递到了云雪眼前。

    “吃点?”

    云雪并没有回应,整个人就像是石化了一样。

    曹炜将面放在一边,自己也坐了下来,轻轻叹了一口气后,自顾自地掀起了白布。

    “你知道师父她有什么仇家吗?”

    听了曹炜的问话,云雪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曹炜也没多想,估计就算有仇家,师父也未必会将事情告诉云雪。

    将师父身上的衣服褪去,浑身上下,全是疤痕,两只手指都数不上来。其中最显眼最深的,莫过于肚子上方的伤口了,看到画面,都能让曹炜这种见惯生死的人都倒吸一口气。

    脑中不禁开始幻想着这里最后的打斗场景,手无缚鸡之力的师父,在一个高手面前,被其手中武器任意挥砍,每一下,都让体内的血成箭般飞出,射在墙上。

    而凶手估计是有夺宝之类的目的,一次次的折磨都没能让师父开口,最后愤怒之下将其击杀,最后再屋里一通翻箱倒柜,没有发现任何宝物之后,愤然离去。

    而凶手使用的武器,根据伤口长度和宽度,加上异能者的因素,很大可能是云雪曾经介绍过的五大兵器的老三——斧头。

    出现这种事情,曹炜哪里好直接离开,在这里守了好几天,就怕凶手原路返回。

    在这几天里,曹炜一部分时间用来修习影游破山密卷,其余的时间则是用来安慰云雪。

    虽然这件事情对云雪来说打击很大,但是身为异能者,早就已经做好了面对死亡的心理准备,只是对于师父二人相依为命的过往,云雪一时难以释怀。

    估测了第七天,云雪在曹炜各种安排下,将师父好生安葬了起来。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看着眼前的墓碑,寒风突起,一股悲壮之意袭来。

    “还没想好。”

    “你不想报仇?”

    说来也奇怪,曹炜完全没能在云雪眼中看出仇恨的色彩。

    “冤冤相报何时了,况且我只是一个治疗师,一介女子,复仇之路艰难险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