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谍海鸳鸳刀 > 453.马不停蹄
    接着,陈洋来到公用电话亭,给柳千叶打电话。

    柳千叶刚坐完月子,听到陈洋的声音,激动低泣。

    她哽咽相告:已经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陈洋让她想法请一家人到汇中饭店六楼的巴洛克玻璃凉亭吃饭,他想去瞧瞧他和柳千叶的儿子。柳千叶机智地说道:“去海军医院吧,我假装带小孩去看病。我想你了。”陈洋随即回到轿车上,在车上更换上鬼子军衣,驾车前往鬼子的海军医院。

    柳千叶佯装让卫兵去大堂挂号的时候,抱着儿子过来陈洋瞧瞧。

    小婴孩胖嘟嘟的,白嫩嫩的,伸着小手指,放在他的小嘴里,吮吸着,滋滋有味。

    陈洋泪水哗哗而下,却不敢去抱小婴孩。柳千叶告诉陈洋,小婴孩已经起名了,叫“板田慧岛”。陈洋顿时心疼如绞,自己的儿子却被安上了鬼子的姓名。

    柳千叶希望陈洋能给小婴孩起一个中文名字。

    陈洋哽咽地说道:“叫秦瀛吧。”此时,卫兵挂好号,走过来。陈洋用倭语大声说道:“夫人,你的小孩真漂亮!”柳千叶呵呵笑道:“像板田仓夫啊!呵呵!”两人随即分开。

    陈洋从医院出来,钻进轿车里,趴在方向盘上,失声而泣,落泪如雨,恨不得马上就把小鬼子全赶跑,自己可以要回儿子小秦瀛。他哭了一会,掏出手帕,抹干泪水,驾车而去,又来到附近的公用电话亭,给林少韵打了一个电话。

    林少韵机灵地说道:“板田君,你到顺峰码头来,把货物清单给我。”

    她说罢,放下电话,驾车前往顺峰码头。陈洋也走出公用电话亭,驾车来到顺峰码头前。

    林少韵驾车而来,陈洋移下车窗口,探头笑笑。

    林少韵便驾车停在码头边缘,推门下车,东张西望,没发现可疑人物,便走到陈洋的轿车旁,拉开车门,钻进副驾驶室里,关上车门,就侧身赞道:“小白脸,很不错,你今年干成了好几年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戴老板前些天路过上海的时候,对你赞叹不绝。”

    她说罢,还向陈洋翘起了拇指。

    陈洋移上车窗,侧身笑道:“戴老板除了称赞我,有没有说别的?”林少韵灿烂地笑道:“呵呵,你不就是找我来打听戴老板有没有怀疑你是延安的吗?有啊!秦义的部队,现在有咱们的人,代号感冒灵。他会拿着秦义的相片,交到赵理军手上,和你对质,如果一旦查实你是延安的,赵理军必定会杀了你。咦,你哭过?怎么啦?”

    她望着陈洋红肿的眼睛,奇怪地又追问了一句。

    陈洋难过地说道:“我回到上海,就想起了少华。唉,若是她在,多好啊!”话是如此,心里却十分震惊:代号感冒灵?妈的,76号以前查我,也是同步查我哥,现在,戴老板查我,也是同步查我哥。

    幸好,林少韵不揭穿我。

    好歹,她妹妹郭菲菲哦林少华曾经跟我在一起。

    唉!惊险啊!

    林少韵心酸酸地说道:“算你有良心。唉,不知什么时候能打跑小鬼子?我真想回山城去。”

    陈洋掏出手帕,为她擦拭泪水,也为自己擦拭泪水,说道:“少韵,辛苦你了。我知道,你姑娘家家的,潜伏在鬼子的心脏里,最不容易了。而且,宝岛又老是向你示爱,你躲也不是,答应也不是,难为你了。哦,对了,有迹象显示,鬼子准备攻进租界来,我给你准备了一套公寓房,在贝当路上31弄1室208房。嘞,这是钥匙。必要的时候,你用得着,比如存放电台。这电台和人,必须分开,不能在一起。”

    林少韵接过钥匙,感动地说道:“陈洋,你很细心,很暖心,难怪那么多姑娘喜欢你。我知道,你是延安的,从你第一次让我帮你购买药品,我就知道了。但是,我也没说,也没有举报你。现在仍然属于联合抗战时期,茂林事件后,虽然两方闹僵了,但是,从表面上看,双方并无撕破脸。只是,现在鬼子主要是对八爷和四爷的区域进行扫荡和清乡,斗争十分惨烈,尤其是鬼子的抢光、杀光、烧光三残政,制造了许多无人区。我心里是支持抗战的,所以,我才把感冒灵的情况告诉你。近日,就会有人去苏南接头。秦义的部队又杀回来了,为了救老百姓,秦义好样的,率部和鬼子、丁士群、税警团撕杀了数场血战,听说减员很大,药衣少药,枪枝弹药也不足,被76号抓了一部分人。好了,我泄密了。不过,我告诉你,我今天可没见过你。”

    她说罢,推门下车,反手关上车门,东张西望,没发现可疑人物,便跑回她的轿车里,驾车而去。陈洋移下两边丁点车窗,点燃一支烟,吐着烟雾,沉思了一会,便驾车去公共租界,来到巡捕房,来到何浩明探长的办公室,佯装报案。

    何浩明让左右退下,关上房门,说道:“你怎么到我这里来?想害死我呀?”

    他话是如此,却盛水烧水,给了陈洋泡茶。

    陈洋落坐,低声说道:“戴老板现在我哥的部队上,安插了一枚棋子,代号感冒灵。此人必定会偷拍我哥的相片,然后托人拿着相片来上海,并把相片,交给戴老板下属上海区区长赵理军。现在,你这些天得替我盯着赵理军的住宅。嘞,这是赵理军的住址,发现有可疑人员找赵理军,就给抓起来,搜出我哥的相片。既然是我哥,那自然长得和我很像。”

    何浩明给他倒一杯茶,坐下来,低声笑道:“你小子,我早知道你是延安的,怎么猜,也能猜到,一身正气。虽然你装着很花,但是,毕竟是装。不过,你很大气,很大方,花钱如流水,几乎所有人都喜欢你。”

    “哈哈哈哈……”

    陈洋被逗得大笑起来,又低声笑道:“你尽快把小琴委托你的车、枪枝弹药买回来,买齐来。我哥的部队为了救老百姓,和清乡打鬼子、特务、税警团打的很惨烈,现在缺衣少药,也急需要枪枝弹药补充。小子,你想得到小琴的爱,就得给我办好这些事。另外,我也给你准备后路,介绍到你警察局当差去,给你弄一个科长、队长的干干。”

    何浩明急急起身,抱拳拱手,一辑到地,说道:“谢谢哥!我能娶到小琴姑娘,三生有幸啊!我爱死她这个神枪手了。哥,你放心,我垫钱也会把这些事情办好。现在,已经买好四辆轿车、六把MP38、三把MP40、五把盒子炮、三挺歪把子,三箱子弹,三箱手榴弹了。”

    他说罢,起身转身,跑到办公桌后的保险柜前,打开保险柜,从里面取出三盒子弹,来到陈洋面前,低声:“这是勃朗宁HP35的子弹,一共三百发。喂,你那些中储劵不顶用,现在黑市上,一百元的中储劵只相对于三十元法币。人家还不想要中储劵,流通区域范围太小。”

    陈洋接过三盒子弹,喝了一杯茶,低声笑道:“你不是说你会垫钱采购我们所需要的东西吗?”说罢,转身而去。何浩明伸手拍拍后脑勺,叹了口气,说道:“唉,洋哥,你要的彩礼也太大了。”陈洋拉开房门,低声说道:“我以前给你的钱也不少啊!你小子拿我的钱娶我妹妹,你赚大了。”他说罢,顺手带上房门,转身而去。

    “哈哈哈哈……”

    何浩明自嘲地大笑起来。

    陈洋驾车而去,找到小琴,让小琴马上去发报,让黄土地清查“感冒灵”,一定要揪出这个内鬼,不然,江南支队会被鬼子蚕食。因为戴老板暗中有与丁士群合作的,可能还会情报共享。

    这天早上6点多,陈洋带着郑品、郭静、宋冰、小琴前来暗杀李佛。

    轿车停在亚尔培路、马斯南路转角处。

    赵理军自己坐在轿车上观战督战。

    陈洋、郑品、郭静、宋冰等四人分散等候在李宅附近,小琴则是提着狙击枪潜伏到附近的一株大树斗上。早上八时左右,李佛出门办事,其子李晓、保镖头子史达带着几名保镖侍候李佛登车。然后,史达驾车,另一名保镖也驾着另一辆轿车,两辆轿车一前一后的驶出李宅。

    “叭叭……”

    “嘎唧!嘎唧!”

    不远处的小琴托枪打爆了两辆轿车的轮胎。

    两辆轿车骤停。

    “叭叭叭叭叭叭叭……”

    “啊啊啊啊啊啊……”

    陈洋、郑品、郭静、宋冰冲向上前去,握枪同时朝着车内射击,李佛当场死亡。两辆轿车的璃玻窗全碎了。陈洋又靠前过去,伸手探探六具尸体的脖子气脉,发现李佛等人真死了,便挥挥手,众人乘车而去。陈洋钻进赵理军的轿车里。

    赵理军向陈洋翘指称赞:小子,好样的!等杀了唐绍,老子带你去北方,当随军督战组的组长。陈洋愕然反问:“什么?咱们要撤?”赵理军笑道:“不是撤!是换人!咱们长期在上海,到北方去,就是生面孔。你知道,校长和山西的土皇帝老阎不和,校长为了控制老阎,下令戴老板封锁晋南到河南洛阳的通道,监视控制人员往来。戴老板为防止进步人士和青年学生渡黄河到晋南转进延安,所以,保举赵某为第一战区少将编练专员兼洛阳专区行政督察专员,严密控制从洛阳到山西的黄河渡口。”

    顶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