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往生忘 > 第七章 药山 第六回
    “千灵,千灵,千灵”一个远远的声音飘进千灵的耳朵。千灵顺着声音,一层一层的拨开迷雾,还是那棵枯树。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千灵斥问着。

    “我就是一个妖,和你一样,不过老了些。”

    “我怎么不知道。而且我自认我的摄魂术是妖界数一数二的,你这个老树妖竟然能随意让我进入你的幻境。”

    “原来这就是妖帝的女儿,哈哈哈哈。”

    千灵收了收心神,仔细对着这枯树老妖,没有外面那些令人发麻的尸体,倒也不怕了。

    “你个老妖树,怎么知道这么多?”

    “知道外面的七十七具尸体吗,他们都是因你而死。”

    “呵,因我而死,我还没杀过生沾过血呐,何谈为我而死,这药山都是我头一次来。”

    “你想知道?那就用你的一滴鲜血来换。”

    “我不想知道。”

    “那你想知道你的未来吗,老夫可为你占卜。”

    “呵,”千灵轻蔑的一笑,“我也不想知道,以后之事皆有以后的造化,我不信这些。”

    “我可以告诉你最想知道的一件事,鬼蛛。”

    “老树妖,你信不信现在我就扒了你的老树皮。”

    “年轻人,稍安勿躁。”突然,老树身上的一根枝干伸展直冲千灵而来,千灵仿佛被施了咒一般动弹躲闪不得,自取了千灵额间一滴血,便又缩了回去。

    “老树妖,不问自取便是偷!”

    “我知道你想知道,明明你就是想去看看这能吃蛇的猛豹,明明法力高超却差点死于猛豹掌下,为何又被鬼蛛咬的失了命?”

    “够了,少说些废话。”

    “那鬼蛛就是药山的那条鬼道下在鬼火里养的,是你的大哥千辰亲自豢养,亲自放在你身边的。”

    千灵内心震惊不安,“老树妖,你在胡说什么?”

    树妖闻了闻那滴血,“蛇灵之花得新生,让老夫再为你卜一罫。”瞬时,千灵的生辰八字便出现一块块悬浮在半空之中的树皮上,“神魂俱灭,轮回再转,已得却失,情不为情,万般造化,皆为空。”

    “什么意思?”

    “让老夫做一回好事,送你们出去吧。哈哈哈,得新生,得新生。”

    千灵猛然醒来,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一看两人都被根蔓拴住动弹不得,好算神智清醒。根蔓也慢慢收了回去,把祁楚和彦清两人放开。

    “你没事吧?”二人同时问道。

    “没事,走吧,可以出去了。”

    彦清还欲再问,祁楚微微摇了摇头,二人便扶起千灵,那层层根蔓褪去,显出路口,千灵走着突然回头看了一眼,那枯死的老树瞬间有了生机,新的枝干生长,老死的树干脱落,生长新的藤蔓,新的叶子,就是一棵焕发生机的参天之树。三人出了那条路,终于出了那洞穴,到了药山的半山。

    千灵只觉自己现在如同心疾再犯,“你们先去取药吧。”

    彦清搭了搭千灵的脉。

    “如何?”

    “你先去取药吧,她只是有些急火攻心。”

    彦清知道千灵是又犯了心疾,只是这时不应该该犯的。只能先打发了祁楚去取药。祁楚虽然假装自己全然不知,但是心里却是一清二楚。千灵知道祁楚知道自己的身体有些病症,但她不知道,祁楚知道自己的病,而且知道这病的来历。

    彦清赶忙拿出千灵身上的凝心丸吃了一粒,又为千灵运气调息,千灵的噬心之痛才慢慢缓解。

    “他回来了吗?”

    “快了吧。”

    “长林仙君他们呢?”

    “没有看见,应该还困在里面,你先睡会儿吧。应该再过半个时辰祁楚也就能回来了。”

    千灵眼皮沉的厉害,“等会叫我。”

    “嗯。”

    祁楚拿了寒须草并没有回来,而是找了一个极其隐蔽的地方。

    “将军,蛇灵确是在那姑娘身上。”一根小小的枝蔓如一个小人形状般在作揖行礼。

    祁楚十分急切,“那可有效?”

    “那姑娘是妖,她的血只对我们妖有效,虽说妖魅本是同宗,可公主是用冰峭匕首了解的,早已去魅为人,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那姑娘愿自毁妖身,入三生净池,炼化邪魅成凡,亦或是,灵蛇一族是上古留下的族,血脉悬奇,自根里是有仙的,只要抽妖骨,化妖血,受九重天雷之刑,历七记鸣血之鞭,修而为仙,那样她的蛇心入公主体内,公主定能复活得仙身,与将军永续前缘。”

    “知道了,你下去吧。”

    “将军,切莫,”

    “知道。”祁楚不等那小藤说完便走了。

    “回来了,寒须草拿到了吗?”

    “嗯,给,千灵怎么样?”

    “让她睡着吧,下山之路好走,我背她下去。”

    “长林仙君如何?”

    “不知道,只有这一个出口,应该还困在里面吧。”

    三人下了山,连药镇都没有停留,寻了附近的一个镇子,找了客栈住下。千灵昏沉沉的睁了睁眼睛,只有床头一盏蜡烛微微闪着。彦清还趴在床边上守着不过也倦着睡了,祁楚还一脚跨坐在窗边,手里拿着壶浊酒。

    千灵搞怪轻轻弹了弹彦清的脑门,彦清随即立马起了。

    “你醒了,好些了没有?”

    千灵甩了甩手,“你的头太重了,把我的右手都压麻了。”

    “看这样子是好了,你再歇一会儿,过不了多久,天就亮了,昨晚上下了一夜的雨。现在还弱下着呢。”

    “不睡了,”彦清又连忙扶着千灵起来,倒茶递过去。

    “你笑什么?你是不是疼傻了?”

    “我的彦清神君,第一次在山河神那里见你,你就在院子里练剑,跟你多说一句话你都害羞磕巴,怎么现在成话痨了。”

    “耳濡目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你是不是欠收拾。”千灵提溜着彦清的就起身闹腾。

    “小千灵,我背了你一路下山,你都不感恩,”

    “哦对了,长林仙君他们呐?”

    “也说着,怎么他们还没下来,这可是离药镇最近的一个镇子。”

    祁楚往窗下瞧了瞧,冷冷的说:“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