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八百零五章 人心叵测

第八百零五章 人心叵测

第八百零五章 人心叵测 (第1/2页)

张弛循着烟花的硝烟味道找到了根源,烟花应当是从废墟的缝隙中发出的,秦绿竹冲着那缝隙道:“领主,是你吗?”虽然秦君实是她的二舅,可她在幽冥墟已经习惯了对他的称呼。
  
  没有回应,不过张弛听得到地底有微弱的气息,他开始动手搬动堆积的石块,经过一番努力,终于看到被困在下方的那个人。
  
  秦君实满身是血,身体蜷曲得就像是一个大号的虾米,刚才的烟火就是他所释放,他的怀中抱着一块冰,冰块中封冻着一个婴儿。
  
  秦绿竹颤声道:“二舅……”
  
  秦君实睁开眼睛,模糊的视野中浮现出秦绿竹的身影,惨然一笑,因为体内的力量几乎已经全部耗尽,他连话都说不出来,秦绿竹握住他的手,秦君实利用所有的力量将她抓住,用力摇晃着,喉头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禄……山……”眼睛盯着怀中的冰块。
  
  秦绿竹循着他的目光望去,看着那他不惜舍弃生命都要保住的冰块,确切地说是冰块中的男孩。
  
  冰块的表面用鲜血书写了三个字——秦禄山。
  
  秦绿竹忽然明白二舅冒险来到圣城废墟的真正目的,原来他是为了寻找丢失的骨肉,他和古沉鱼的儿子秦禄山。据她所知,秦禄山也就是她的表哥,在秦君实夫妇进入幽冥墟之初就已经失踪,这也是他们夫妻反目的真正原因。
  
  想不到过去了那么多年二舅仍然没有从失去儿子的痛苦中摆脱出来。
  
  秦绿竹含泪道:“二舅,您是让我将他带出去?”
  
  秦君实已经无力点头,只是眨了眨眼睛:“包……包里……”话未说完,脑袋一歪就已经气绝身亡。
  
  “二舅!”秦绿竹泪如雨下,虽然她来到幽冥墟这些年和二舅之间的交流不多,可毕竟他们是亲人,目睹二舅的人生就这样黯然落幕,心中悲伤在所难免。
  
  张弛虽然心里也不好受,可他和秦君实谈不上什么感情,再说了,他这种经历坎坷之人对生死看得本身就比普通人要轻。秦绿竹伤心之时,他寻找秦君实所说的包。
  
  可秦君实的身体周围只有被冰封的秦禄山,并没有看到什么包,张弛将那冰块移开,发现了一根背带,循着这条背带终于找到了秦君实所说的包。
  
  这背包过去是秦君实随身携带,打开背包发现里面装着一些秦君实的随身物品,其中还有一本日记,张弛将这些私人物品递给了秦绿竹。
  
  秦绿竹翻看那本日记的时候,张弛四处寻找何东来的下落,按照古沉鱼所说,秦君实是和何东来一起过来的,可是现场只有秦君实一个人并没有见到何东来的身影。
  
  张弛在废墟中搜索了整整两个小时,基本上已经能够确定何东来并不在这里,秦绿竹已经看完那本日记,利用毛毯将封住秦禄山的冰块包裹起来。按照秦君实的遗愿,她要将表哥秦禄山带回去亲手交到古沉鱼的手中。
  
  秦禄山还将秦氏领主的印玺留给了她,秦禄山在来此之前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日记中留下遗言,如果他遭遇不测,希望能够将儿子送回到古沉鱼的身边,至于光明城他希望由秦绿竹来统领。
  
  张弛将封印秦禄山的冰块主动背在了身上,秦绿竹交代他,千万不要让冰块融化,在张弛看来秦绿竹这个担心有些多余,在幽冥墟的特殊环境下,如果不是刻意用火去烘烤冰块,根本不可能融化,想起冰封中的秦禄山,张弛有些怀疑,是不是古沉鱼有能力让这孩子复生?
  
  秦君实并不是被废墟砸死的,在他死前曾经遭受重击,灵能被人吸空。
  
  比起秦君实的死亡,张弛更担心何东来的下落,眼前的一切表明,秦君实很可能死在了幽冥老祖的手里,何东来呢?如果何东来和他在一起,那么遭遇不测的可能性很大,连向天行都没有把握抗衡的幽冥老祖,何东来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两人整理好行装,准备火化秦君实遗体然后离开这坑洞的时候,却听到外面传来动静,他们慌忙在暗处隐藏起来。
  
  过了没多久,就看到上面有人落下,这些人多数都是贴着洞壁爬行而下,他们的攀爬能力非常出众,沿着陡峭的洞壁爬行,如履平地,简直跟壁虎似的,当然也有人直接利用灵能缓降落到洞底。
  
  秦绿竹并不想多事,利用灵能构筑了一个小型的空静结界,将自己和张弛隐匿其中,两人静静观看到底是什么人进来了。
  
  让两人意外的是,下来的人中他们居然认识,利用灵能缓降率先来到洞底的人是楚江河。
  
  沿着洞壁攀援而下的三个人中,一个是老孙头,一个是小红樱。其实张弛在圣城废墟外发现重目氏人尸体的时候,就联想到了失去联络的楚江河,在曹诚光害死纪昌暴露真正目的之后,张弛不由得想起了楚江河,对他的动机也开始产生了怀疑。
  
  楚江河很快就发现了秦君实的尸体,惊奇地咦了一声。
  
  小红樱走了过来,看到秦君实的尸体,举起灵石灯凑近他的面孔辨认了一下,惊声道:“他不是光明城领主吗?”
  
  老孙头道:“没错,是他!”
  
  小红樱感叹道:“想不到他竟然死在了这里。”
  
  老孙头道:“人都有一死,谁都逃不过。”
  
  楚江河道:“看来我们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从他的话来看,他这次前来也是为了寻找东西,张弛隐约觉得楚江河来圣城废墟的目的也是镇魔珠,一起同来的几个人,曹诚光是知道内情的,楚江河也知道,至于来到幽冥墟之后一直没有下落的白小米,不知她到底知道多少?
  
  想起秦君卿委托自己来幽冥墟炼制坎离丹,好像坎离丹和镇魔珠相比根本不值一提,难不成这娘们用了个障眼法?又或者她和谢忠军沆瀣一气,布下一个大大的局来坑自己?坎离丹只是一个障眼法罢了。
  
  楚江河道:“何东来不知是死是活。”
  
  老孙头道:“刚才紫电狂舞,幽冥频出,乃不祥之兆,果不其然圣城崩塌,将星陨落,幽冥墟的大难就要来了。”
  
  小红樱望着楚江河道:“楚大哥,咱们怎么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三寸人间 拜托杀手认真点 沧元图 大宋猛虎 惹霍成婚 天降我才必有用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剑来 元尊 豪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