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我真不想做仙尊啊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真人当面不能识
    众人皆是感到有些恍惚,云永年什么时候有伤势了?

    “唉,既然如此,那就顺便告诉你们吧。手机端 ”云永年见瞒不过,便叹息道,“我其实只剩下不到三年了。”

    “什么!”

    “父亲!”

    “二哥!”

    云族众人全都是扼腕叹息,眼眶都红了。

    云族虽说以云老太爷辈分最高,其实谁都知道,老太爷毕竟年事已高,云族真正掌权的是以云永年为首的云族二代。

    如今他若有什么三长两短,云族顷刻之间便像是塌了半边天一般。

    “无关紧要,是个人都会死的。”云永年摇头道,“不过能看到小尘现在这么有能耐,我就是现在就去了,也是笑着走的。”

    “外公,我是说,你的伤势,我可以治。”李尘再次重复道。

    “真的?”云族众人重新燃起希望,然后想到李尘剑王身份,更是忽然生出信心,然后齐齐点头道,“拜托了!”

    李尘微微颌首,看了身边的雨瞳一眼,两人便知道了彼此的心思。

    “给我一些时间。”李尘只丢下一句,便跟雨瞳两人的身形虚化,在众目睽睽之下消散了。

    之前李尘就看过,云永年的病情需要一味真正的灵药才能治,或者是李尘现在就达到了神融境界以上,觉醒更多的大神通。

    不过目前神融境界实在是有些遥远,李尘连心通境的屏障还没看到,在时间上怕是来不及了。

    所以接下来,李尘要做的就是尽快去寻找到一株真正的灵药,正好现在他母亲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所以李尘只想立即动身去寻找灵药。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要去见一个人。

    ……

    南州府,一片烟花喧嚣之地,有一阁楼平地而起。

    阁楼精致华美无比,完全可以称得上琼楼玉宇,即使是南州府杨家的主宅,都是有所不及。

    且这一阁楼几乎是一夜之间出现的,没有人知道它究竟是谁所建,也没有人知道是南州府势力出来宣布这阁楼属于自己。

    所以南州府中人便给这楼取名未名楼,不仅是还未命名之意,也有还未出现名士之意。

    说来奇怪,自这阁楼建成之日起,它的周身便总被一层似有若无的云雾缭绕,人入其中,便有半身没于云海,仿佛仙境。

    而且阁楼高百丈,从中部开始,就足以看到诺大南州府全貌,到了最上边,更是劲风凛冽,俯视脚下大地万物。

    所以未名楼从一开始无人敢近,到成为南州府中最负盛名的地标楼宇,只用了半日。

    没有人关心它究竟从何而来,所有人都只想一品高处不胜寒的苍凉美意。

    连日来,无数南州府名流士绅纷纷到访这未名楼,饮酒赋诗,谈兴论赋,成一时雅兴。

    然而每一个从未名楼回去的人,在谈起这里风光的时候,总会向别人提起两个人。

    那是两个怪人,带着黑色斗笠,有黑色帘布遮住样貌,一直坐在最高层最中间的仙桌之上饮茶,无论来人是什么尊贵身份,真有闲情雅致靠过去攀谈的,对方也是毫不理会,一言不发。

    不过除了沉默饮茶之外,那两人便再没有了任何动作,所以来到这高楼之上的,基本只当这是两个怪人,没怎么放在心上,只当两人是空气罢了。

    不过也从未听人说过,那两人究竟是何时上去的,也从未有人见过那两人从楼上下来,就跟这忽然出现的未名楼一样,这两个怪人似乎也是忽然出现的。

    连楼都没人关心是如何出现的,人更是不必说了,跟这仿若仙境的美景比起来,没人会有心思去想这难解的怪事。

    今日也是天气极好之日,未名楼又迎来了一批观光旅人。

    这是一群少男少女,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年纪,一路嬉笑怒骂而来,且举止谈吐之间虽然真性情流露,却都极有教养,看来起皆是大户人家出身。

    最中间为首的那名少女身着轻纱白衣,面带稚意,眸如红梅,极为美丽动人,走到哪都是众人瞩目的存在。

    此刻少男少女们踏着云雾台阶,来到了最高层。

    “这两个传闻中的怪人,果然还在这里。”见着最中间仍旧是两位披着斗笠之人,身旁的闺蜜便拉着那位少女笑道,“叶晴,我们赶紧四处看看吧,难得跑出来一趟呢。”

    少女也看见了中间仙桌上饮茶的两人,眼中流露出一丝疑惑后便微摇了摇头,然后跟着身边闺蜜往周围眺望欣赏。

    “果然如传闻中的一样,可以看到整个南州府呢。”闺蜜吃吃笑道。

    “是啊,在这地方才能感受天地之辽阔,相较之下,南州府里边的所有事都好像梦一般消散了。”少女深深洗了一口云雾,顿时心旷神怡,明媚一笑,其气质几乎清绝当世,周围不少跟来的少男都看得呆了。

    “良辰美景奈何天啊。”忽有一道声音传来,甚是煞风景,众人皆是微微一征,因为这句话竟然是仙桌上默默饮茶的两位怪人所说。

    一众少男少女暂时从陶醉中惊醒,便有一位少女回身对中间两位怪人笑道:“两位先生听说一直在这最高楼饮茶,想必是闲情雅致的名士,现在又为何说这样煞风景的话?”

    “楼且无名,在这地方俯瞰天地,也不过是无名之辈所发出的无名之音罢了。”左边的怪人举着茶杯,声音无悲无喜。

    “你们可真是怪人,在这看风景,还要讲究这楼叫什么名字。”又一位少女笑道。

    “你非有缘人,所以不明我意。”怪人说道,“不过今日这里的确来了位有缘人,今日之后,这楼才算是有了名字。”

    众人一下就来了兴趣,谁都知道这阁楼没有主人,是一夜之间平地而起的,你凭什么给这楼起名,难道你是这的主人吗?

    闺蜜拉着为首的那位少女鼓起勇气坐到那两位怪人的仙桌上,扑哧笑道:“你们说的有缘人,可是这位叶晴叶大小姐?”

    “不错,那位有缘人的确是叫做叶晴。”怪人平静回道。

    此言一次,周围少男少女尽皆哄笑。

    “好一个怪人,如果我们告诉你叶晴的名字不是叶晴,而是叶空,你是不是也说叶空就是有缘人?”

    “是啊,我看啊,是这两位怪人被叶大小姐迷上了,所以才会故意说这些话来套近乎。”

    “没错,如果叶大小姐真的这么好骗的话,那早不等你们两位,我们早就做了叶大小姐的有缘人了。”

    闺蜜见众人又拿叶晴开玩笑,有些着急,却被身边的叶晴给压了下来。

    只见叶晴一双美眸若有所思地看着面前遮住样貌的两人,微笑问道:“先生既然说我是有缘人,不知有何说法,还请赐教。”

    不知怎的,叶晴一见这两道身形,便觉得有些熟悉,特别是左边说话的那位,更是让她没由来地想起些什么,所以鬼使神差一般,她便选择相信对方的话,想要知道为何对方说自己是有缘人。

    “叶晴,他两人分明就是骗子,你怎么真的当真了?”身边闺蜜皱眉道,其他少男少女也是纷纷附和,不想看着心爱的叶大小姐就这么被拐骗过去。

    “是不是骗子,你听我说一个故事,之后自然会有分晓。”那怪人笑道,叶晴从里边完全听不出半分假意。

    “请先生赐教。”叶晴认真说道。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一对少男少女从小就定下婚约,并且一起长大到十三岁之后,便不得不分开的故事。”怪人平静道。

    叶晴却是忽然心中一颤,两眼怔怔地望着面前的怪人出神。

    这怪人说的,分明就是她跟自己未婚夫李昂天的故事,四年前两人被迫分离,到如今还不能再见一面。

    “什么嘛,这也叫故事?”身边的闺蜜皱眉道,“那后来呢?”

    “是啊,后来他们又见面了吧?”另一人好奇问道。

    这种少男少女的故事总是最能打动同是少男少女的众人,所以虽然故事简单,他们也想知道结局,看看是不是自己期望的那样。

    “后来,那位女子被另一位追求者纠缠,出入皆有不便,所以她终日虽然以笑脸示人,心中却常伴随着忧愁。”怪人再次说道,“而那男子则是在一个普通门派修剑,希望能早日拥有让两人重逢的实力。”

    叶晴再次恍然,更加确定对方说的就是自己。

    众人也是面色挂上愁绪,连连叹息。

    “再后来呢,那两人可以冲破阻碍,重新在一起了吗?”叶晴怔怔地望着面前怪人,喃喃问道。

    “他们若能重新在一起,今日这阁楼也不会为她而建了。”怪人平静说道。

    说罢,他便和身边的另一位怪人缓缓起身,然后将一块玉放在叶晴手中,平静说道:“这玉足以让你百病不生,替你祛灾辟害,要将它戴在身上,日夜不离。”

    叶晴怔怔地看着手中的玉,再抬头时,便发现面前的两位怪人已经浑身上下都被云雾遮住,活像两位云柱,不由得吃了一惊。

    “从今日起,这楼便名晴天楼,待他日李昂天这个名字威慑天下的时候,故事中的男女自然会再次重逢。”

    面前的云柱只传出这句话,叶晴便是慌忙伸手过去,却发现入手一片云烟,再没有任何人的踪影。

    “小天……你是小天吗?”叶晴眼帘微润,喃喃自语,然而再没有人能回应她。

    等到云雾散尽的时候,众人终于回过神来,才发现两位怪人竟然已经不见了,顿时一阵惊骇。

    “晴天楼,真的叫晴天楼了!”忽然有人看见外边有一道飞剑离去,便往外边楼身看去。

    只见百丈高楼此刻外边已被方才飞剑削出三个满含着苍郁雄浑剑意的大字——晴天楼。

    我真不想做仙尊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