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不二妃 > 265 黄桃
    酷暑天,葵榴发,喷鼻香十里荷花。

    “姑娘,好几日不下雨了,怕是又要旱一段时间。”柳眉抹着汗道。

    人来人往的街道,几乎是所有人都频频擦汗,卖扇子的小伙忙得顾不过来。

    马车里,万朝云一面用团山扇热,一面琢磨见到陈谦时该说些什么。

    正想得入神,车夫的声音传来,“姑娘,到了。”

    蔷薇撩开车帘出去,给万朝云放好脚踏,又打了把油纸伞遮阳,“姑娘,可以下来了。”

    万朝云从马车里探出去,身体暴露在阳光之下,犹如从一个蒸笼到另一个蒸笼,灼人的光线从一碧如洗的天空直接投下来,将街上的青石板烤的发烫。

    万朝云下了马车,放眼望去,只见几十人围着陈府正门,这些人都是从地方上过来的百姓、官员,甚至还有外国人。

    “姑娘,奴婢去叩门?”柳眉问。

    天实在太热了,还没有风,炙热的空气,仿佛凝固了般,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姑娘,你们认识陈大人?”突然有人上前询问,眼里满是希冀,他摸了摸身上的包裹,“姑娘,我是从西疆来,求见陈大人,有要事禀告,姑娘,还请您行个方便。”

    万朝云身上没有行礼,穿着又是京城时新的花样,很容易便能看出不是远道而来。

    “陈大人有专门的幕僚收你们的举报信或者陈情书,不好意思,我不能帮你。”万朝云赶紧避开,往侧门去。

    柳眉很有眼力见的立刻去叩门,不多会门房探出头来,见是万朝云立刻便放了进去,“万姑娘,我家大人还在宫里,您怕是还要等等。”

    “没关系,我去给老夫人请安。”万朝云心中焦急,但面上没有表现出来。

    门房闻言,瞄了眼柳眉和蔷薇,见两人两手空空,不由得暗暗嘀咕,这个万姑娘,上门给老夫人请安不带礼物?虽然他们南陈府不缺她那点礼物,但上门作客空手来,好不知礼……

    万朝云不知自己在门房心中已经划伤了不知礼数的等号,也不是她故意这般失礼,实在是她是来找陈谦办事的,若送礼,会被人诟病。

    循着记忆一路往老夫人的院子去。

    天太热,老夫人也没能睡着,正在水榭处自己与自己下棋,听说万朝云来了,忙笑呵呵的吩咐人上茶。

    此处水榭万朝云第一次来,若不是知晓这是西陈府,她还以为此处是荒郊野地呢,只见水榭周围长满了各种野花野草,没有丝毫人工雕琢的痕迹。

    这种天然去雕琢,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给老夫人请安,老夫人金安。”万朝云福身恭敬道。

    “别那么多虚礼,来来来,我正好无聊,你来了正好陪我说说话。”老夫人招招手,笑容满面的样子和蔼极了。

    万朝云想起自己亲祖母,祖母没有老夫人睿智,一叶障目多年,但她是万家为数不多的明智之人,若当年温家没有被降罪,她可能也会这般和蔼慈祥的对自己笑。

    依言坐下,看了眼棋局,波云诡谲,难以捉摸,正是以前看过的残局,“老夫人在研究此局?”

    “你也看过?”老夫人当即便来了兴致。

    “看是看过,但不知该如何解,老夫人可看出什么门道了?”她虚心询问。

    “老身哪能看出什么门道?还不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老说什么多动脑能延年益寿,非要给我。”老夫人满脸的嫌弃,然而眼中开怀和骄傲是藏不住的。

    万朝云咋舌,若她能有陈谦这般出众的儿子,做梦都笑醒……不过真有这般出众的儿子,她也会对外人说‘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怎么怎么样!’

    “来吃桃,这是黄桃。”老夫人把边上的果篮推过来,“就是有些硬,老身这牙口不好,你年轻,多吃些。”

    “老夫人,其实黄桃腌制一下更好吃。”她说的是黄桃罐头,但怕老夫人不知罐头是何物,她又得解释半天,便用腌制二字代替。

    老夫人明显不打算跟万朝云这半大孩子讨论棋艺,顿时便问:“如何做?”

    “不如,借厨房一用?”

    “用,万姑娘随便用。”她说罢要起身,万朝云忙上前去扶。

    边上的嬷嬷无比欣慰,在京城老夫人向来不敢跟其他闺秀走这般近,生怕她们钻空子,但万姑娘是特别的,不过今日的万姑娘可比当初的老夫人要容易得多。

    想当年,老夫人没有贵人,没有做买卖的本事,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苦日子。

    一老一少慢慢来到厨房,柳眉机灵的把那筐黄桃也带上。

    此时,厨房里已有厨子在淘米做饭了,见万朝云扶着老夫人过去,忙前来行礼,“见过老夫人,老夫人可是有吩咐?”

    “你忙你的。”老夫人和气摆摆手,说罢向万朝云道,“以前啊,我也爱下厨做些吃食,现在老咯,只能看着你们做,万姑娘可莫要嫌弃老身只吃不做。”

    “老夫人哪里话,能给老夫人做吃食,是我福气。”把老夫人扶到石桌前坐定,万朝云便挽袖进了厨房。

    厨房依旧朴素,跟万府比,乍一看,简直一个天一个地,不过仔细打量,却发现处处透着精致。

    “柳眉,烧火。”她吩咐。

    厨房里有好几个灶眼,倒也不妨碍厨子们给陈谦做饭。

    柳眉动作麻利的开始生火,这一点蔷薇自叹不如,便自觉的去刷锅,而万朝云则清洗黄桃,洗好后把桃核取出来,桃肉切块,“可有冰糖?”她问陈府厨子。

    “有。”厨子忙把冰糖拿过来。

    正好锅也刷好了,火很旺,架锅,放水,又放了把冰糖。

    老夫人坐不住,来到窗前伸头望去,见万朝云在白水煮冰糖,不由得好奇,不过她没问。

    万朝云寻了一圈,没看到瓶子之类的东西,只有一些陶瓷罐,不过都不符合她的需求。

    不多会,冰糖化了,她忙放入黄桃。

    煮了差不多一刻钟的样子,起锅,把黄桃以及水到入洗净的两耳簋中,盖上盖子,“有冰吗?”她问陈府厨子。

    “没有。”厨子摇摇头,南陈府可不比西陈府奢侈,府上从来不备冰。

    “那水井在何处?”她又问。

    “就在院里。”厨子指了指窗外。

    万朝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院里有口深井,井口还放了打水的桶。

    “柳眉,你去。”她道。

    柳眉秒懂,以前在万家村,家里没有冰,夏天做消暑的吃食时,便会把做好的吃食放入井里凉一凉,这种事,她熟悉得很。

    似乎陈府的厨子也这般干过,倒也不阻止,只好奇的等着。

    老夫人也同样好奇,如同孩童般,愣是等到傍晚时分也没打算走。

    两耳簋取出来时,已是日薄西山。盖子打开,黄灿灿的黄桃罐头呈现在眼前,万朝云用勺子小心的挖了一勺递给老夫人,老夫人吃了口,立刻眼睛便眯了起来,“好吃,软,甜,可真有你的,一个桃子也能吃出花来。”

    “老夫人喜欢便好,不过不能多食。”万朝云叮嘱。

    “可学到了?”老夫人开心的问陈府厨子。

    厨子忙点头,“老夫人放心,小的学到了,以后常给您煮。”

    正说着话,处理完今日政务的陈谦过来,扬声问道:“学到了什么?说给我听听。”

    “我牙口不好,万姑娘便想了个法子,把黄桃煮了给我吃,这煮过的黄桃,又软又甜,你来尝尝。”老夫人见儿子回来,立刻招手让他来尝尝。

    万朝云亦是面带笑容的行礼,“见过大人。”

    “不必多礼。”陈谦的注意力在黄桃上,远远的,便闻到香气了,一股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

    也不知是不是幻觉,万朝云觉得陈谦对自己的态度与以前不同了,有些可以的疏离。

    不过她脸上依旧表着良好修养的微笑,亲自给陈谦新盛了两勺递过去,“大人尝尝。”

    “好。”陈谦接过尝了一口,尝完点点头,“不错。”

    “万姑娘玲珑心思,普普通通的桃子,便能做得这般可口,难怪能做出蛋糕那种讨喜的吃食。”他吃罢赞扬道。

    万朝云敏锐的发现他并不是很喜欢吃,不过他既开口赞扬,她便当做他也喜欢,“大人过誉了。”

    “五味居庶务繁多,万姑娘到府上来,想必是有事,是何事?”他吃光两勺黄桃,便直截了当问。

    万朝云看了眼老夫人和厨子,陈谦意会,道:“书房说,母亲,儿子待会再来陪您说话。”

    “去吧去吧,老身今日也累了,想歇歇。”老夫人摆摆手,心情依旧极好,陈谦像不太吃蛋糕般不太喜欢吃煮过的黄桃,但她喜欢。

    从厨房到书房,有很长一段距离,万朝云走在陈谦身后,踌蹴了片刻道:“大人,五味居出事了。”

    “本官知道。”他不光知道五味居出事了,还知道是谁干的,只可惜没有证据,而且之前放出去的舆论,也被平息了,郕王毫发无损,这招棋算是废了。

    不过他也不是怪万朝云,只怪自己不够冷静。

    “我想了个法子。”万朝云又道。

    “说来听听。”陈谦负手而行,且放慢了脚步,让万朝云能跟上他,又不至于太累。

    “我想改个五味居,招募更多人才,大人,我需要您的帮助。”万朝云快步走到陈谦面前,拦住他的去路,仰头期待的望着他。

    陈谦低头,俯视眼前软甜可爱的少女,她满脸期盼,眼中还有丝丝对他的依赖。

    “你希望本官如何帮你。”他不知不觉便心软了。

    “大人,这是我写的合同,还请您过目。”万朝云从蔷薇手里拿过合同,这份合同内容很多,几十页纸。

    陈谦接过合同,扫了几眼,少女的字娟秀有力,是一手漂亮的楷书,从字里行间可看出她成熟的智慧和冷静的思维,不由得心中震荡。

    “书房说。”他沉声道。

    “是。”万朝云心中突然雀跃,方才感觉到的疏离好像不见了。

    一路来到书房,此处无婢女伺候,夏智观亲自奉茶,烹茶的技艺很是粗糙,不过万朝云也不是来饮茶的。

    陈谦看得入迷,看过后又反复琢磨,心里有数时,已过去半个时辰,“万姑娘,此事非同小可,我需要与皇上商议,你得等等。”

    “大人,等多久?”她急切问。

    “你很着急?”

    “五味居着急,若不尽快解决,五味居将损失惨重。”一天能损失数万两银子,无数人的心血啊。

    陈谦沉凝片刻,“按理来说,本官得把你这份合同上报内阁,内阁商议后,再与陛下商议,然后颁发律法,通晓全国,你既如此着急,这样,本官带你去见陛下,你把你的想法全部阐述给陛下听,若陛下同意,相关政策自然便很快能下来。”

    “现在?”万朝云惊喜问。

    陈谦:“……”

    本想摇头,但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现在。”

    “多谢大人!”她雀跃的笑起来,整个人都焕发着光芒。

    陈谦看她笑得如此开心,轻叹了声,罢了,累便累些吧,想必陛下现在还未歇下,不过得抓紧时间,“去备车。”他吩咐夏智观。

    夏智观张张嘴想说您还没吃饭……

    但接触到陈谦坚定的目光,他闭嘴了,大人永远这般为民着想。

    马车很快准备好,原本万朝云是要坐自己的马车,但陈谦道:“刺杀本官的刺客,一般都在夜间活动,你还是坐本官的马车吧。”

    万朝云看了眼蔷薇和柳眉,坐陈谦的马车,便不能带这两人,“蔷薇,柳眉,你两先回府,然后让揽茝和余善到宫门口接我。”

    “是。”蔷薇也知晓自己保护不了万朝云,忙应下。

    陈谦耐心的等万朝云吩咐侍女,待万朝云上马车时,夏智观熟练的把包子和卷饼递给已在车上的陈谦,并递给万朝云一份。

    万朝云:“……”

    “这卷饼还不错,里边有牛肉,若渴了,本官这里还有茶。”他晃了晃手里的竹筒,一派坦然。

    万朝云突然便有些负疚感,他忙碌了一天刚从宫里出来,饭还没吃上一口……

    妙书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