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无限之毒龙传 > 第8章 活死人
    转眼之间,杜射的灵魂犹如一片枯叶,被万界门内的时空风暴吹出,然后飘飘荡荡落在了地上。

    迷迷糊糊,杜射站起身,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出发的地方。

    “喂~那个谁,我回来了。”杜射不轻不重的呼唤了一声。

    这时,前方的台案上,一缕白色火焰袅袅绕绕的升起,然后呼的一下变得旺盛,形成了一张老人的形象。

    白火人像:“不错。可有收获?”

    杜射即答:“当然。”

    白火人像:“好好好,随我来~~~”

    他的声音一下子变的悠长,杜射感觉自己恍恍惚惚。

    回过神时,杜射已然发现自己来到了另一处环境,这里有一种灵秀之气,让人极为舒服。

    眼前一处行廊,左右不知通向何方,但行廊两侧都是白玉色的雕栏,雕栏外貌似一泊湖,杜射看它波澜不惊,宛若青镜,立于此地好像时间都静止了。

    直到,一粒种子漂浮在了杜射的眼前。

    杜射猛然仰头后退,苍梧树的种子射进眼窝的疼痛仍旧让他记忆深刻。

    白火人像在一处栏柱上出现,说道:“这是一颗莲子,你将之种下。”

    杜射眨了眨眼,小心接过莲子,疑问道:“这东西有什么用?”

    白火人像摇曳了一瞬,声音似乎带着感叹道:“此乃二十四品气运彩莲,本来是与混沌青莲相伴生,因混沌青莲受不住开天压力而损毁,这气运彩莲也随之破碎。它花开二十四瓣,每一瓣都蕴含着无穷的气运,破碎后气运散溢洪荒,不可捉摸。但是,它的十二颗种子却留了下来,这就是其中一颗。”

    杜射完全呆滞了:“这....这这这是传说中的混沌至宝?你不是在骗我吧?”

    白火人像:“二十四品气运彩莲天不养,地不育,非气运所不生,要想永远保留住气运,非它不可。”

    杜射下意识的问:“我该怎么做?”

    白火人像:“将气运洒于湖面,种下莲子,莲子自然能将气运锁住,并吸收生长,待它开花结果,你我自能收获。”

    杜射一边照做,一边又问:“据我了解,这种宝物生长发育动辄千年万年,我猴年马月能见它长成啊?”

    虽然白火人像说的神乎其神,但杜射反应过来后却是有些不信了。

    还混沌青莲?那不是人编出来的神话传说么,他可不认为这天地真是盘古劈出来的。

    不料白火人像呵呵一笑,继而示意:“你且看。”

    此时,从杜射神庭之上飞出一颗彩珠,那彩珠碰到湖面后,瞬间散成了一层白雾,之后杜射又将莲子丢下,莲子遇到气运,陡然发出七色神光,那神光闪耀刺眼,周围的气运徐徐汇聚,继而形成了一道旋涡。

    此等神迹仙景,看的杜射双目圆瞪,龇牙咧嘴。

    “卧槽!难道真是至宝??”

    见大势已成,白火人像遂提醒杜射:“你可先行回归,气运彩莲生长虽不需千年万年,但也需要时间,十天后你再来罢!”

    说完,白火人像一下子就熄灭消失了。

    杜射回过神,看到身边的场景开始褪去,这时他的身后打开了一扇门,出了那扇门他就可以回到现实,回到他的身体内了。

    本来,杜射还有很多疑惑要询问白火人像,但白火人像似乎不给他机会,这使得杜射临走都带着些许不如意。

    财宝没带回来,回到现实世界还有一堆麻烦。

    “草!”

    随着一道发泄骂出,杜射踏出了门。

    ......

    现实。

    医院重症病房。

    安静的病房内,医疗器械的电子声音有规律的响着,病床上躺着一个青年,浑身被纱布和固定器械绑成了木乃伊,紧闭着双眼,几乎看不出来他还有活着的气息。

    不过,他确实还活着。

    这时,一道黄鹂鸟儿般的声音响起:“天啊,四秒跳一下,这人生命力还真是顽强。”

    听到如此感慨,一旁一直在安安静静写报告的楚寒琇抬起头,如水般的美眸瞥了一眼监护仪。

    昨晚做完手术还是三秒一下,现在是越来越慢,他已经撑不下去了吗?

    “唉~看着还这么年轻,生命却所剩无几。”清脆的声音顿时又变的悲天悯人,好像她在扮演两个不同的人。

    楚寒琇闻声,直接用笔敲在了某人脑袋上,同时嗔道:“谢小小!”

    谢小小脑袋一缩,顿时乖巧道:“嘿嘿,寒琇姐,我学你像不像?”

    楚寒琇没有搭理她,继续动笔完成报告。

    突然,病房门轻轻打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走了进来。

    “哟~两位美女,都在呀。”

    谢小小闻声转头看了一眼,却很快又转回来了,装作不认识,说:“某人怎么来了?”

    男人脚步一顿,抽着嘴角反驳道:“又来。谢小小你要让我说多少遍,我叫明仁,不叫某人。”

    谢小小恍然:“哦!原来是‘明人不说暗话’的明大老总,不知光临病房有何贵干啊?”

    或许明仁跟楚寒琇一样,都知道谢小小性格如此,所以懒得再跟她斗嘴,反而来到楚寒琇身边,轻轻问道:“病人怎么样?”

    楚寒琇淡淡一句:“还那样。”

    谢小小:“反正没死就对了。不像某人,病人还没进抢救室,直接就给人下了死刑。现在怎么样,被寒琇姐给救活了吧。”

    明仁也不生气,说:“我那不叫给人下死刑,而是习惯性临场诊断。”

    他看着病床上的青年,似乎凭一双眼睛就已经洞察到了青年的所有情况,不管在别的地方如何,在对病人诊断这个领域内,他有些令外人看来迷一样的自信。

    实际上,最近他确实令人很迷,一眼看去,病人情况了然于胸,从未出错。

    此刻,明仁摇了摇头:“当时我就发现,他存活很难,看现在的情况应该是过不了今晚了。”

    谢小小顿时噘着嘴反驳:“为什么过不了今晚,他明明那么顽强,已经撑到现在了啊!”

    楚寒琇停下写报告的手,抬起头看了病床一眼,内心也是一叹。她知道明仁说的对,这个年轻人很难撑下来了,她只不过是当时看他太年轻,想要试试先吊住他的命,现在看来已经于事无补了。

    明仁给两人解释:“这应该是一种罕见的假象,他的生命其实已经没了,但他的器官以及身体系统还在惯性运转,越来越弱,直到最终停止。”

    谢小小不敢相信:“怎么还有这种情况?”

    明仁:“用玄学的说法来解释的话,可能就是灵魂已死,身体再怎么动也无疑是个死人。”

    “你别吓我,那不成僵尸了吗?”谢小小悄悄远离了病床。

    明仁淡淡的笑了笑,而后又有些疑惑。

    以他来看,这人确实已经与死人无异,但生物系统仍然在运转,心脏那种幅度的跳动已经起不到泵血的作用了啊,可它就是在动。

    “不过再动也动不了多长时间了。”明仁看了眼监护仪,就算自己也感觉奇怪,但经过“它”的诊断,是绝不会出错的。

    转过身,明仁微笑着问:“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去吃饭?”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监护仪突然发出了刺耳的警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