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无限之毒龙传 > 序章 杜射
    杜射,幼名十七,二十一岁,无业宅民,网络依赖者。

    这个与学校彻底断绝关系已经四个年头的青年,原本该是意气风发,积极享受自由又精彩的人生的时候。然而,他现在的样子却是像极了夏天的土狗,整天无所事事,四体不勤,大部分时间都在跟电脑面对面,除了听歌打游戏还是听歌打游戏,好像他这一辈子就打算这么荒唐的过了。

    如果时间倒退回三年前,在技校大门口,刚满十八岁,与其他四十多名同学站在一起的杜射,绝不会想到自己如今这副吊样。

    那时的他样子青涩,脸庞白净,眼中充满了对即将前往的大城市的向往与迷茫,不过更多的还是期待已久的兴奋,和某种意欲展翅高飞的坚定。

    初中毕业没有选择读高中的杜射,被动的入了技校这个坑。

    在主流升学列车上,成绩不忍直视,排名靠后的一大批学生,百分之九十九都选择了上技校。

    因为上技校除了能学到实用的技术以外,毕业了之后学校还会给找活分配,凭借这一条,就是所有选择上技校的学生和学生家长所期待的,也是技校招生最有利的手段。

    然而,技校的学习环境实在“非同寻常”,真正能学到东西的人微乎其微。

    杜射从一开始保持初中的学习状态,到彻底抛开课本、老师,跟着周围的人一起拿着父母给的学费和生活费浪荡挥霍,不过短短一个月而已。上课看小说,下课打手机游戏,三年几乎都是这么过来的。

    在同一批技校招生中,杜射原本是一个例外,他并不是差生,他原本的成绩属于上游,是只要努努力上高中并不用多拿钱买分数的那种。

    然而,十五岁的他,在那时做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重大选择:他放弃了上高中的机会。

    原因很简单,九年的义务教育就使那时的他觉得学习太累,太难受,然后就不想再面对压力更大的高中,所以想要摆脱。可是杜射也明白直接辍学对于未成年的他是不可取的,正巧那时技校的人去他学校招生,听了技校所许诺的条件以后,杜射当即就做了那个决定。

    一个普通农民家庭,还不愿吃苦的孩子,就这样踏上了自认为对的人生路。

    三年技校生涯后十八岁的他,与四十多名同学在技校大门口上了大巴车,前往了分配工作的地点,苏市。

    两年后,杜射回家了,从那时起他就宅在了家里,过起了蛆虫般的生活。

    ......

    杜射这个名字是他父亲亲自取的,爹给儿子取名是天经地义,然而每次想起自己名字的由来,他却常常会怀疑人生。姓不用说,自然跟他爹杜未来姓,就是这个“杜射”的“射”字,某一次亲戚聚会据他一个姑说,杜射的母亲何香莲生他那年,他爹杜未来痴迷《射雕英雄传》,于是就把这个电视剧剧名第一个字取作了他的名。

    杜射当时听到了这个答案之后,简直欲哭无泪。

    因为上学时被同学时不时的调侃,杜射心里产生过不少忿怨,但人对自己的名字是很容易习惯的,况且杜射一般不用大名示人,慢慢的身边人也就习惯了叫他杜十七,更多的直接叫十七,是带着儿化音的。

    而七月十七,就是他的生日。

    可是,他从来没在乎过自己的生日,甚至忘却了父母每天喊的他十七,这个数字名的含义。

    此刻,他的眼里只有电脑屏幕上的画面,一款枪战游戏的天梯排名战,并且到了最后关头。

    但是突然,咣的一声,杜射狠狠将鼠标砸在桌面上,他的游戏人物已然变成了一具尸体,随之而来的就是歇斯底里的怒骂与咆哮。

    然而奇怪的是,此刻屋子里却是比任何时候都要安静。

    杜射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人,虽然贬义但如此形容他再合适不过了,他的内心世界与外表天差地别,就好像他的嘴天生长在了心里,而不是外面。

    他,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

    他从小都被父母一辈的亲戚朋友说着“这孩子真腼腆”、“这孩子真老实”、“跟我家那调皮捣蛋的混球不一样,你看他一直安安静静的”等等这些话,殊不知杜射面对这些夸赞他的人,内心早已经把他们看成了牛鬼蛇神,因为他们很聒噪。

    “我怎么怎么样,关你们什么事?一个个瞎比比什么?”杜射内心总是这么想。

    杜射小时候性格确实很内向,但如今的他已经二十一了,性子却随着年龄和见识的增长而没有改变,反而更加的沉默寡言,以至他的很多话都只是在心里说给自己听,外表要么冷漠,要么平淡,要么各种随意。

    记忆里,让他这么面对每天生活的,是小时候家里一段艰难的日子,以及在那段艰难日子里不太冷静的家人所造成的。

    而让父母不冷静的原因,大部分也是因为那些亲戚朋友,杜射小时候听多了母亲责怪父亲,说那些人怎么样怎么样,见我们家老实好欺负就把我们不当人看之类的,怪父亲听之任之,不像个顶梁柱般的大男人。

    杜射长大后,已经明白了那些只是农村人的蝇营狗苟,他现在已经不在乎了,并且也不想变成“见面三分笑背后骂热闹”的样子,把放纵当潇洒,把颓废当自由,把逃避责任当做追求自我价值才是他现在的生活。

    生活没有欺骗他,本来也就是这个样子,他对外界漠不关心,真实的一面只存在于自己的内心,外表永远都是伪装和面具。

    此刻,寂静的屋里灯也不开,只有电脑屏幕的光亮,映照着杜射那张冷漠的脸。他恨极了杀死他的那名玩家,也憎恨自己的无能,内心中的那张嘴不断咒骂着恶毒的语言,就连自己也不放过。

    逐渐的,杜射心中涌现出一股冲动,并且在对局结束看到最终得分的那一刻,冲动上升到了最大。

    “负50分!”

    鲜红的失败成绩,代表着这一局的失败,就算接下来用七八场战斗也可能弥补不回来,心中的愤怒无处发泄,致使他难受的有些失去理智。

    “草!充钱!!”

    闷吼一声,杜射迅速回到主页面,点击【充值】按钮,在面额上直接选择【1000元】,点击【确认】,接着拿出手机在弹出的二维码上一扫。

    “叮!恭喜您,充值成功,此次消费订单号为.........”

    “呼~~”

    杜射松了口气,心中的一切负面情绪都随着充值成功而烟消云散,接着就是难以抑制的激动。

    虽然一千块对于这款游戏来说并不算很多,但也足够买两把以前只能看看的英雄级武器,并且还有许多活动的奖励可以领取,想想就让杜射脸庞发热,心跳剧烈上升。

    然而就在此时,杜射突然听到自己房间外有脚步声,好像是朝他的房间来的。想也没想,杜射立刻按下【win+D】,然后不慌不忙的打开网页随意浏览起来。

    果然,随着用了几十年的房门传来“吱呀”一声,一串脚步更加清晰,并且来到了杜射的身边。

    只有一米六五的父亲杜未来站定,默默的看了会儿目不斜视的儿子,微不可察的轻叹一声,但好像又怕儿子听到会心里不舒服,转而就用轻轻的咳嗽掩饰了一下。

    父亲的到来让杜射心里开始烦躁,但是他脸上一点也没表现出来,并且出于对父亲的尊敬,他把耳机拿下来淡淡的看了父亲一眼,意思仿佛是:我知道你来了,想说什么就说,说完就走吧!

    杜未来读不懂儿子的意思,实际上自从儿子主动选择上技校的时候,杜未来就再也难以深入了解他了。

    父子两人就这么一个关注着儿子,一个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脑,安静的氛围持续了两分多钟,杜射表面上平稳淡定,然而内心早已焦躁难耐。

    就在杜射打算主动开口询问父亲的目的时,杜未来却抓着他的胳膊说:“你看看你,瘦成什么样了,大腿没我小腿粗,小腿没我胳膊粗,手跟鸡爪似的。还有这‘鸡胸脯’,全是肋巴骨,你怎么不多吃饭?”

    杜射双手离开键盘鼠标,让他没有注意的是,由于长时间打枪战游戏,他左手一旦摸上键盘,食指中指和无名指都会习惯的放在【W、A、D】这三个键位上,大拇指和小拇指一个在空格键,一个在【Shift】,玩过游戏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但是杜射笃定父亲看不出来。

    他淡淡的看了眼自己的胳膊,确实瘦的跟柴火棒一样,然而他并不在意,他对这具废物皮囊早已不抱希望,每天要么吃两顿饭,要么只吃一顿晚饭,睡眠日夜颠倒,有时打完游戏兴奋或者愤怒劲头无处发泄,他会沉迷进H色视频,直到掏空身体后,用一根烟来麻醉一下。

    这些杜射的父母很少知道,他藏的很深,但是他整个人骨瘦如柴,每天无精打采、浑浑噩噩的样子却无法掩藏。

    没有哪个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活得像行尸走肉一样,但也架不住孩子长大了,已经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管教。

    杜未来放开杜射的胳膊,抬起手又呼啦了一下他的头发:“你看看,头发都盖住眼睛了,你还看得见?油哄哄的也不知道洗洗。”

    听着父亲打开了话匣子,杜射看了眼屏幕下方的游戏的图标,内心中的那股急躁因为“不得已”也已经淡了许多。

    杜未来数落完杜射生活方面的事,转而又谈起了杜射的工作。现在杜射只是在网上找些零活干,一个月还赚不到一千块,并且大部分都让他拿来买烟买饮料和充进了游戏,刚刚那一千块几乎就是他卡里所有的资金了,这还是他累死累活在电脑前鼓捣了两个多月才积攒出来的。

    杜未来承继着穷苦人的思想,一生也没什么大志向,早些年还死认种地,那时杜射还没有出生,除了媳妇何香莲外还养着一个女儿,也就是杜射的姐姐。

    只是,杜射对于姐姐从小到大都很陌生,家里人只知道她一直奔波在大城市里,回家的次数很少。

    自从杜射这个男孩出生后,杜未来为了好好培养他,自学了电焊,直到现在十几年了一直在给别人打工,一个月也就三四千块钱,每天早起晚归,与杜射截然相反。

    当初杜射自己选择上技校,杜未来虽然颇有微词,但最终还是支持了儿子,想着学一门技术也好啊,就像他一样,算是能吃一辈子了。虽然结果不尽如人意,但杜未来也从来没有责备过儿子的选择。

    实际上这些年杜未来的思想已经变了,以前总想着把孩子养大,孩子有出息了自己也就跟着享清福了,但是这些年杜未来开始逐渐深陷自责,他像头牛一样的给人打了半辈子的工,到头来却连给孩子娶媳妇的钱都没攒够,他恨自己没用。

    尤其是想到现在还在外漂泊的闺女,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叹了口气,杜未来认了命似的的说道:“咱还是得去打工,待家里一辈子也出息不了啊。”

    杜射还是沉默,他的眉头微微皱起,脑海中想起了在苏市的两年生活,放在桌面上的拳头不自觉的微微攥了起来。

    杜未来说起这事就有些犯愁,因为现在就算打工活也不好找,他也没什么关系,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混的也都不怎么样。

    所以,杜未来再次向杜射提到:“要不你还是回你苏市那个厂子,不管怎么样,你至少熟悉那里。”

    “不。”沉默了许久的杜射终于开口了,但仅仅也就说了一个字。

    言简意赅的表达了自己绝不会再回去那里之后,杜射对于父亲接下来的话都没听到耳朵里去,他脑海中有关苏市的一切记忆犹如潮水一般涌现,眼中的神色逐渐冷漠。

    挺直身体,杜射继而拿起耳机往头上一戴,搜索出云音乐,点开了自己的歌单。

    在动听的音乐中父亲的声音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失神许久的杜射扭头一看,正好看到房门的缝隙轻轻的合上。

    那一刻杜射堕落进深渊的心灵突然有一股想要向上爬的冲动,然而这股冲动很快就被闪进脑子里的游戏画面给盖住了,他僵硬的转过头,好像没有灵魂的死人一样点开了游戏图标。就在他要操作的时候,手机忽然传出一阵铃声加震动,一下子将他惊了个激灵。

    “***号码***【木蚁零花】报,你的木蚁零花5月账单自动还款失败,9940元没还,请登录“花钱宝-木蚁零花”核对并还款,如果已还请忽略此信息。”

    入眼的信息让杜射的心瞬间沉入谷底,天天玩游戏让他几乎都快要忘记了这件事,此刻看着这条内容,杜射呼吸开始急促,内心的惊慌和愤怒一并爆发!

    “踏马的!”

    闷吼一声,杜射抬起头,他的眼神已然变得狰狞,并从几乎要咬碎的齿缝中挤出一个名字;“侯臣威!!”

    这笔欠款,是杜射被骗产生的。

    他想起那天的场景,那个人的笑脸,自己茫然无知的给他转钱,然后两人分开......

    “啊!啊!!啊......”

    捂住嘴的嘶吼经久不息。

    ————————

    之后,发泄完的杜射整个人呆滞起来,直到他再次被手机震动惊醒。

    已经有些敏感的他拿起手机,发现只是一条球球消息,在消息那一栏只有一个游戏群存在,群里显示有一条新消息,内容是几张照片加一条推送链接,看起来好像是一场拍卖会,一件价值几百万的古董落入了某某手中,照片上看着那古董就是一巴掌大的青铜器,像个小房子,挺精致挺有年代感。

    一般网上很少看到有关拍卖会的消息,那都是有钱人玩的地方,并且发这则消息的群成员也是富贵人,游戏里是【金色V8】玩家,英雄级全套、四把传说级也是一件不落,冒险模式本服战斗力前十,就这些东西充值低于一百万RMB是绝对搞不到的,所以人家能在拍卖会里玩耍根本就不奇怪。

    杜射随意浏览了一遍就退了,一点其他的念想都升不起来,他现在还欠着债呢。

    想到这事,杜射悬在返回键上的手指突然停住了,他沉吟片刻,随后就在联系人里寻找起来,很快就看到一个熟悉的头像。

    “还在线。”

    杜射松了口气,然后又有些忐忑,但最终还是给对方发去了一个沙雕问候:“在吗?”

    搬砖:“卧槽!十七儿诈尸了,好久都没你消息了。”

    杜射苦笑:“诈尸是有原因的。”

    搬砖:“是棺材盖被人掀了,还是坟被人迁了?”

    杜射犹豫片刻,直接道:“吴阳,手头有没有万把块钱,我想借。”

    手机静默了许久,杜射几乎是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现在脑子里很复杂。

    滴滴滴~~

    搬砖(吴阳):“你这是要干嘛啊?”

    杜射眼皮一动,而后轻轻的幽叹一声,这貌似是拒绝的前奏。

    吴阳是杜射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但如果杜射要借钱,吴阳绝对是唯一一个杜射能借到并且想要去借的人。

    杜射讨厌借钱,也非常讨厌别人借自己的钱,可他又是个不会拒绝别人的人,所以他会被骗;同时他又是个内向到不怎么会说话的人,所以他的人脉和寻求帮助的途径更少。

    他知道别人一直找自己借钱是什么样的感觉,所以他觉得他能感受到吴阳纠结的心情,这不是第一次找他借钱了啊,杜射感觉自己在消费友情,并且这份友情就快要透支了。

    可是他没有办法,他不能告诉父母,也没有其他办法,他只有吴阳能求了。

    就在杜射准备发送带有请求语气的消息时,吴阳先一步回来了消息:

    “老铁,你去年就说来京城找我,这都考虑了一年了,考虑好了没?”

    杜射感觉眼皮发酸,快速回道:“我去不了。”

    吴阳:“我一个人贼几把无聊啊!我说你就别一个人憋家里了,来找我,咱俩出去闯闯吧!”

    感觉好久没找人倾述过的杜射,跟吴阳聊这几句就觉得眼眶中有什么东西在晃动,原来他已经孤独了这么久了,原来他并不是能一直孤独下去的人啊!

    可杜射再次回道:“我真去不了啊,不然能跟你借钱?”

    吴阳语气貌似很洒脱的说:“你到京城两百多就能搞定车票,我这有睡觉的地方,吃喝也暂时不愁,来吧,来陪我。”末了还发了个坏笑的表情。

    杜射并未笑出来,而是仔细考虑了考虑,他在家里憋着,一年也赚不回一万块,要不要出去走一遭?

    这时吴阳发来消息:“老铁,一万块我不能随意支配,家里看的紧。不过嘛,你要是过来,咱俩要出去闯这不就有了理由了嘛!你来找我吧,有啥困难跟我商量,一万块钱也不是太大的事,大不了搬砖俩月也就赚回来啦!”

    看着吴阳发来的消息,杜射终于下定了决心。

    “好,你等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