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光芒 > 第32章 话剧
    成烁推掉了一整天的工作,一个人在公寓里待了一天,傍晚的时候才起身到厨房给自己煮了一碗面,他坐在餐桌前,看着热气萦绕发呆。

    离开她后,每一年的这一天,他都会煮一碗面,然后看着它发呆,等到面凉透了,才吃掉。

    除了她,再没有人知道,他煮的面有多好吃。

    离开她后,无论是谁要求、无论是什么场合,他推辞不过时宁可做一道难吃的菜,也不肯做自己最拿手的面。

    他固执的认定,这一辈子,他只会为她一个人煮面。

    遇到她之前,他从来不知道来自亲人的伤害可以那么深,他不知道一个人可以在亲情面前卑微至此,更不能理解那么美好,应该受到万千宠爱,理所应当的获得这世间最好的一切的姑娘,在亲情上贫乏之至。

    他认识的她从来温婉恬静,所以当她像只受伤的小兽一样蜷缩在自己怀里隐忍的哭泣时,他那么心疼,他想要把自己拥有的一切都给他,让她别难过了,让她笑一笑,但当时他能做的只是搂的更紧一些,然后暗自发誓,一定要给她一个温暖的家,帮她把缺失的那些爱都找回来,再不让她掉眼泪。

    为了她,他学会了煮最好吃的面,只为每一年的这一天能让她吃上一碗记忆里的长寿面,他还想要学更多能哄她开心的事,可都还没来得及,他们就那么猝不及防的分开了,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他自己。

    分开后,他依然保持着这个习惯,在这一天做一碗面,哪怕她吃不到,他也每年都做,仿佛只有冰凉的面和汤流进胃里才能让自己好受一些,是惩罚吗?他不知道。

    一夜未睡的成烁洗了个澡就回公司了,石宇说要跟他谈一下后面的工作,就算是他相信石宇,但毕竟被背叛过,摔的那么惨,工作上的事情他不可能再疏忽了。

    离开公司的时候,他居然遇到了悦悦。

    嫁做人妇的悦悦成熟了不少,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她站在那里微笑,他满脸惊喜。成烁让小杜先回去,他跟悦悦去吃饭,餐厅还是当年他很喜欢的那家,她都还记得。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初被刘枫算计却无力反击的时候,是悦悦一直在照顾他。那时候的他前途一片黑暗,遭受了人生中第一次挫折,事业尽毁,爷爷的离世更让他倍受打击,而在那之前,他亲手推开了自己深爱的人。

    不肯在人前露出软弱的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是悦悦一直陪在他身边,就连最后在机场,都是她看着他离开。

    他离开后,悦悦安心辞职然后结婚,那场因为他而一直延后的婚礼,他最终还是没能出席。

    在熟悉的餐厅里,两人仿佛不曾分开过一样聊的很开心,嫁做人妇的悦悦在成烁面前又恢复了从前的模样,成烁也放下防备露出了真正的笑容。这次回来,他不止一次的想起她,可是从来没有动过要找她的心思,他知道当年她因为放心不下自己在这个圈子生存而一再的推迟跟青梅竹马的未婚夫的婚礼,他也许下过一定要亲自送她出嫁的诺言。她是他身边唯一见过涴涴的人,也亲眼见证了他有多爱涴涴。

    大起大落之后,他只希望悦悦能幸福,如果已经离开这个圈子,不回来也罢,只要她过的好,不能见面有如何呢?这几年的经历让他看透了很多事情,朋友分很多种,有些注定不能日日相伴,只要知道对方很好也就足够了。

    悦悦这次跟先生回T市是因为帮朋友做一个话剧,她在电视上得知成烁回归的消息就想着要回来见他一面。说来也巧,石宇跟成烁谈的工作里有一项,就是这部话剧。

    两人聊了很久,时间实在不早,成烁把悦悦送回去,留了新的号码,她站在门口说:“回去早点休息,未来一段时间还要一起工作呢。”

    成烁摆摆手,“无比期待。”

    命运就像一条纠缠的曲线,有些人无论在哪里,都会被缠绕在一起。

    顔涴歆和乔琳从公司出来时早已过了吃饭的时间点,乔琳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都这个时间了,吃点东西再回去吧。”顔涴歆应允,她回去,芳姨知道她没吃饭又要开始张罗,她不愿意麻烦,干脆在外面随便吃一点,反正也不饿。

    去的是一家乔琳常去的餐厅,时间的缘故没几个人,还没走到服务生安排的位子就遇到了熟人。

    齐哥,《轨迹》的副导演,赵晋的老搭档。

    拍《轨迹》的时候顔涴歆是边学边拍,诸多工作人员当中就属齐哥对她最为照顾,后来她去客串赵晋的戏也是他做副导演,认识多年也算是很熟了。

    大家平日里都忙,工作之外很难有机会见面,好不容易碰了面就坐下来聊一聊,这才知道齐哥正在忙的是阿靖的一个本子,原本要做《轨迹》的姊妹篇,但是因为各种原因一直都没有拍成,现在有一个机会可以做话剧,阿靖决定试试,赵晋帮忙牵了线,齐哥也过来帮忙。

    “当初赵导一眼就看中的咱们涴涴来演小夏,说不会有别人比涴涴更合适了,结果怎么样,咱们涴涴活脱脱的就是小夏呀!”

    “那也是赵导慧眼识珠又悉心教导,不然哪有涴涴,说起阿靖,她的本子都不错呀,怎么会没谈拢呢?”

    “这本子我看过,真的不错,靖姐的水平大家都了解,只是投资方那边的问题太多,靖姐的脾气你们也知道,这不正好有个机会她就同意了。话剧虽说更考验本子和编剧的能力,但是要论影响力可真是不比电视这个平台,不过既然要做了,大家就尽量往好的地方走。我这几天正接洽演员呢,这次不准备用专业的话剧演员,要的就是清新自然范儿!这刚定下来的俩都是正当红的偶像明星,一会儿我这还继续谈,时间紧呐。”

    “好本子可不怕磨,有这个机会还能另辟一片地儿呢。”

    “其实靖姐本子里有个角色真适合涴涴,姊妹篇嘛,估计靖姐就留了个小夏的影子。我知道涴涴忙,不过这一看啊,涴涴跟今天刚定下来的成烁还真的挺适合做搭档的,越看越合适。”

    “齐哥就是照顾我们涴涴,有好角色总想到她,回头有机会咱们一定得再合作!”

    “一定一定,涴涴忙没时间接话剧也是正常的,不过《轨迹》真的很愉快,以后有机会,咱们再合作!”

    始终没说话的顔涴歆忽然开口:“乔姐帮我留个时间吧,我一直都很喜欢靖姐的风格,都说话剧最能学东西,要是靖姐看得起,我倒是乐意去试一试,只不过我原本就不是科班出身,话剧又最是考验演技,靖姐不嫌我笨才好。”

    齐哥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激动的说:“怎么会!涴涴你要是能来那真是太好了,靖姐肯定高兴!乔姐,涴涴的档期没问题吧?”

    乔琳喝了口茶,笑道:“涴涴的新戏还在谈,其他的工作我可以帮她安排,涴涴想去的话,我把档期留出来,但是,时间不会太长。”

    “那真是太好了,我这就跟靖姐说,后面的事情咱们再商量,都好说!一定先紧着咱们涴涴来,放心!”

    吃个工作餐的功夫白捡一个实力派演员,齐哥似是怕颜涴歆和乔琳反悔似的,敲定了下次见面的时间就赶紧走了。

    回去的路上,顔涴歆看着专心开车不说话的乔琳,“对不起。”

    乔琳目视前方,“生活上你怎么自作主张怎么任性我都不管,只要你开心就好,可是工作上,这还是第一次,你从来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为什么非要接呢?就算公司不强迫你一定要拍什么不能拍什么,但是你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去演话剧。”

    “我知道,但是我真的想去,我想,确认一件事。”顔涴歆的声音低了下去,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己想见他吗?换做三年前,她真的很想要当面问清楚那些事,可是现在,她有足够的资本的时候,反而有些胆怯。

    乔琳没再说话,两个人一路无语。

    她把顔涴歆送到住处,自己开车回家。涴涴出道四年,从来没有这么任性的不跟自己打声招呼的要做一件事,她知道,这背后一定是有原因的,只是她不愿意说,自己也不好再问。

    回到家里,她洗完澡倒了杯红酒,思索该如何跟公司交代。

    在公司的角度看,以颜涴歆现在的影响力和发展,应该趁热打铁多出现在观众的视线中才能保持现在的影响力,她现在的工作量和曝光率已经让公司的某些高层不满。话剧表演对演员的要求太高,连一些资深的前辈都不敢轻易尝试,即便这是成为表演艺术家的一份重要认可,但公司更需要涴涴成为一个明星,一个可以为公司带来影响力和巨大收益的明星。更何况,话剧费时费力却不比影视剧作品更有广泛的传播度,她不担心涴涴的接受学习能力,但她要如何做,才能平衡这之间的利害关系呢?

    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乔琳就算睡得很晚,第二天依旧可以很早就醒来,她没有回公司,而是先跟齐哥联系,她需要了解这次话剧所有的情况。

    她打开电脑,剧本已经发到了她的邮箱里,下面还附有阿靖写给她的一封简短的邮件。

    阿靖在编剧界小有名气,她的本子自然是好的,乔琳大概浏了一下内容简介,的确是个好故事,如果做成电视剧,不会比《轨迹》差多少。

    乔琳回忆着前一天跟齐哥见面的点滴细节,想要从中发现自己究竟遗漏了什么。

    相处四年,涴涴昨天的表现的确反常,究竟因为什么,让她这样坚持,忽然间,乔琳想起了什么,略一思索,她不知道自己猜测的对不对,心里有了打算。

    乔琳拿起手机打了几个电话,事情基本确定后,才登陆邮箱把剧本存到附件里发送,然后起身换了衣服开车去公司。

    顔涴歆不是一个非常善于隐藏自己心思的人,尤其是面对自己熟悉和信任的人。她很难放下防备完全相信一个人,但是这份信任给出去,便不会再有任何隐瞒。

    聪明心细如乔琳,很快就在顔涴歆的种种反应和举动中找到了蛛丝马迹却不露声色。她已经同时周旋在公司、话剧、涴涴三方,她要的,只是帮涴涴做成这件事,不管自己猜的对不对,她都要尽力一试。

    最先定下来的还是话剧那边,挂了齐哥的电话,乔琳露出了一丝笑容,后面的事情都好办了,她打电话给露露,说自己晚上要过去吃饭,然后回公司把之前准备好的文件夹拿上,又去蛋糕坊买了蛋糕才出发去顔涴歆的住处。

    乔琳到的时间比较早,芳姨出去买菜了,露露给她开了门,接过蛋糕告诉她顔涴歆在楼上看剧本。

    她点点头,换了鞋子脱了外套,上楼去了。

    二楼的小厅里,顔涴歆缩在沙发上看剧本,旁边的桌子上还放着几本厚厚的剧本,都是之前送过来还没看完的。

    她听到动静抬起头,乔琳笑了笑在她对面坐下,把文件袋放到她面前的桌子上,开门见山的告诉她,话剧的事情已经定下来了,角色、排练时间和地点、还有演出计划。

    顔涴歆探了探身子去拿文件袋,掏出里面的文件翻看着,乔琳给自己倒了杯水,看着她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伸手拿起桌子上的笔在一张纸上划了两下,然后把它递给乔琳,说:“乔姐,帮我去跟齐哥说一下吧,公演我只去这两个地方,麻烦他安排一下。”

    乔琳扫了一眼,点了点头,这样一来更好办了,原本这话剧就是一个角色有不同的演员分场次来演,涴涴只选择这两个地方,完全可以当做是帮阿靖的忙,凭她的本事,完全可以把这次的话剧演变成三方得利的结果。

    不过,让她稍有意外的是,顔涴歆竟然对角色的问题没有提出任何意义,这也在某个方面确定了她心底的那份疑惑。

    她正这么想着,顔涴歆忽然说:“乔姐,这次是我任性,提前没有跟你商量,谢谢你这么帮我。”她顿了一下,接着说:“谢谢你这几年来为我做的一切,谢谢你包容我的不懂事——”

    “涴涴”乔琳打断了她的话,“别跟我说谢谢,你给我的信任就值得我做的一切,别忘了,我们是最异类的搭档。”她微笑着看着涴涴,“我们在一起四年了,我看的出,你心底有事情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不过没关系,等到你愿意说的那一天,我一定还在你身边,在那之前,无论是什么样的路,我都会陪你一起走。”

    两人相视而笑,再不需要多说什么。

    乔琳看着顔涴歆发自内心的笑意,心里不禁叹一句:涴涴,你任性的样子,像极了当年的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