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路青云 > 第623章 复制替代
    林衍跟毒蜂打过交道,知道这女人虽然阴狠毒辣,却极其惜命,否则也不会被他用麻痹针限制行动,骗她那是剧毒,不解必死之后,她马上认怂了,这种人草菅人命却又贪生怕死,特别是对于无法确定的危机,最能吓住她。

    看毒蜂气势十足的质问之下,实则已经色厉内荏,林衍从苏醒就紧绷的心神,终于是松懈了一些,再紧绷下去,他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统统濒临崩溃。

    “这样不好吗?”林衍淡漠说道:“你既然那么想得到我,跟你一起死,岂不如了你的愿。”

    这男人这么光棍儿,毒蜂几乎要气死,谁他妈要真跟你一起死,老娘只是想把你丫玩死,自己切没活够呢!

    正在这时,林衍笑了,脸颊还处在麻痹状态下,他的笑就很神奇的达到了肉笑皮不笑的效果:“毒妇,现在到底咱俩谁怕了?求我呀,你求求我,我说不定会好心告诉你,我那个毒囊里藏得什么毒,这种毒会让你怎么样生不如死哦。”

    毒蜂带着没动,讲道理,她的身材真心不错,真正的萨罗丽虽然丰腴美满,却还是没有毒蜂这么丰硕结实,她假扮萨罗丽也不过是易了容,加上林衍仅仅透过视频见过萨罗丽,终究没有真实感触,印点女子带着浓郁异域风情,很容易先入为主,才被骗到,毒蜂哪里有那么大能耐,连人皮都换一整张过来。

    她的身躯完美野性,要不然也不会勾的林衍堂堂陛下自撸消火了,不着寸缕呆站在床边,眼神恶毒不甘,飞速变幻着,在权衡该如何跟这可恶狡诈的死男人较量。

    林衍依旧木然开口,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算了,不用你求了,我大人大量告诉你吧,毒囊里装的是噬心散,顾名思义,就是能够侵蚀掉你的心脏,不会疼,不会痒,悄无声息的把你整颗心脏包裹住。

    到时候你的心脏就像是被包裹上一层水泥,沉重的再也跳不起来了,那时候你就会不太好受了,就如同……我想想看怎么说更贴切,嗯……对了,就像是一条鱼被扔在太阳底下,窒息,沉重,眼睁睁感受着生命里一点,一点,从你身体里剥离,到最后,你清晰明白,就是失去了对身体的操控能力,我想,那一定是非常稀有的感受。”

    毒蜂听的浑身哆嗦起来,恐惧铺天盖地,她忽然发狂了,厮打着林衍吼叫道:“你这个阴险毒辣的混蛋,都这样了还暗算老娘,说的那么吓人,还不是得跟我一起承受!

    你他妈识相的话赶紧把解药拿出来,否则,老娘就算是死,也趁现在还能动,一片片把你割成肉片!”

    林衍的声音完全没有抑扬顿挫:“我就是给你解药,你不还是要把我割成一片片,你的尿性我还能不知道吗,落在你手里,无非是我自己死或者是咱俩一起死,反正是死,拉一个垫背,把仇报了也省的我做怨鬼冤魂。”

    林衍越是波澜不惊,毒蜂越是猜测这男人必有后手,他是不会死的!

    这个猜测让毒蜂几欲疯癫,把林衍浑身抓的一条条血道子,却终究不敢真弄死他,困兽一般粗重的喘息着,围着解剖床团团转。

    “你抓了我的时候,是不是还抓了一个地狱天使帮的人?”林衍在毒蜂赤红双眼发神经的时候,突然问道:“就是去我度假的地方把我叫出来,带去那家酒店的女人。”

    毒蜂满脑子都是如何逼问出解药,林衍冷不丁问出这个问题,她冲口而出:“老娘抓的是你,得罪地狱天使帮做什么,那女人绑出来就扔到皮特地界儿里了,给他们狼帮找点事儿做……你他妈的扯那个做什么!”

    林衍心里一松,小猫被毒蜂扔到皮特地盘嫁祸,想来应该不会有危险,如果她脱险了,基地必然会倾巢而出营救,蜂巢是全球最高等级的杀手组织,必然会进入主控宙斯的搜索视野,只要朝着她的线索追,必然是能追到的。

    为什么林衍大力诠释子虚乌有的“噬心散”的作用,把毒蜂吓得心神不定,都是因为林衍对于涅盘乌的使用跟效果并不太明确,那一只针对已死亡标本使用的病毒,已经跟随李文俊出任务时,用在那死去的证人身上了。

    另一只可以侵袭活人大脑,复职并延续替代的病毒团,则是在他生死危机的千钧一发之际,被他福至心灵的放进嘴里,刚刚已经强忍恶心,诱使毒蜂跟他舌吻的时候,顺利标记了毒蜂,也成功侵入了她的大脑。

    事实证明林衍这个做法是多么正确,其实他藏秘银囊的那一刻,有想过塞进他从小就被小盆友笑话比其他人深的肚脐眼里的,却因为手臂距离嘴巴更近,蛇毒蔓延之下他已经没有更多力气可用了,所以才塞进嘴里。

    或许林衍真的是挺有运数的,怎么也想不到,毒蜂会那么刁钻,把他全身上下都阻滞住了,恰恰剩下舌头可以活动,以便满足她的恶趣味,让他求饶增加爽感,才给了他反击的天赐良机,如果真塞进了肚脐,那才真是望囊兴叹!

    现在病毒侵袭成功,那么,在感染复职的过程中,是否会被立刻发现,林衍是完全没把握的,他最怕的就是,被病毒侵袭的时候,毒蜂在被替代前下杀手,先把他给弄死。

    诚然林衍是想要把毒蜂变成傀儡,把这个恶毒的女人人道毁灭却又不引发蜂巢剩余杀手蜂的疯狂报复,但前提是保证他自身的安全,如果结局是同归于尽,对于林衍来讲,弄死毒蜂的胜利毫无意义。

    所以,林衍才一直危言耸听的恐吓毒蜂,让她心神大乱,无法敏锐感知大脑里的变化,却又留一丝希望,让她觉得他有解药,等到成功被替代,她也就不会临死反扑弄死他。

    如果宙斯活着,会对他毕生唯一的爱人嗤之以鼻,宙斯出品,必是精品,哪里会让人察觉,当初宙斯测试涅盘乌效果的时候,他老妈之所以能旁观自己的大脑被侵占,那是她宝贝儿子特意送给她的大礼,在标记之前,先用药物固化了她的大脑,才形成这样的效果的。

    宙斯死后,幽灵基地研制的涅盘乌技术更加成熟,毒蜂的神经又没有被固化,自然是悄无声息的被病毒侵袭,现在还处在复职感染过程,她的意识还能操控大脑,哪里能发现不对劲。

    看林衍问完那个地狱天使帮的女人,就闭上眼,摆出一副悉听尊便,要杀要剐要切片请随意的姿态,毒蜂嘶吼一声,从地上抓起一柄宽柄大刀高高举起来,目露凶光叫道:“林衍,识相的拿出解药,老娘放你离开,要不然,老娘先把你剁成肉泥再死!”

    林衍眼都不睁,淡漠的说道:“随意。不过友情提醒你一句,你还有3个小时时间可以用来解毒,否则就算能解,也晚了。”

    毒蜂崩溃的扔掉大刀狂叫:“你他妈的把解药拿出来!”

    “我浑身上下都被你摸了多少遍了,什么地方能藏解药你没点逼数吗?至于说解药,当然是被猫女带着了,可惜她却被你嫁祸沙漠狼佣兵团,给扔过去了。”

    “猫女?就是那个地狱天使帮的女人?别胡扯了,解药那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会交给她带着!”

    林衍带着怜悯的口吻说道:毒蜂,你好歹也是一个组织的头目,理解能力这么差,怪不得一次两次的栽在我手里。我刚刚问你几个问题,你竟然没有抓住重点,这智商……啧!”

    毒蜂一呆,回想起来林衍曾经说过一句话:“你以为我只是天纵的女婿?”她猛地瞪大眼说道:“难道,你……”

    林衍暗暗叹息,这女人何止不蠢,简直精过头了,他一个问题,她已经悟到了问题所在。

    果然,毒蜂一脸震撼的叫道:“外界传闻竟是真的,宙斯真的爱上了你,你都把他坑死了,他还把地狱天使帮留给了你?你……你并不是挖所罗门的墙角,地狱天使帮那女的,是你的手下?”

    “恭喜你,十分。”

    听到林衍承认了,毒蜂一阵头晕目眩,她这是做了什么孽了啊!

    雇佣毒蜂杀林衍的委托人告诉她,所罗门的女儿怀了孕,所罗门罢免了女婿的继承权,要自己亲自培养接班人,这个林衍成了弃子让她消除一切顾虑只管下手。

    毒蜂虽然草菅人命,但极其惜命小心,惹不起的人物她从来不接,也是知道林衍已经成为弃子,才接了这一单的,如果知道这男人如此好命,失去了天纵,却又拥有了更牛逼的地狱天使帮,借她三个胆子,她也不敢跟变态组织斗啊!

    恐惧跟懊悔,跟对委托人的痛恨,重重负面情绪在她的大脑里盘旋升温,妥妥的营造出最利于病毒蔓延的土壤,如果有透视仪,可以清晰的看到,此刻毒蜂的大脑已经彻底被一层浅蓝色笼罩,各类习惯思维数据被病毒复职,她自身的思维越来越模糊,但替代是没有丝毫间隙的,紧密到毒蜂没有半点察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