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路青云 > 第425章 修罗场里的桃花源
    这女人一个人被关在这里太久太久了,好容易有人进来,就开启了话痨模式,非但痛快的承认了自己戕害亲生骨肉,还用瘆人的得意口吻,详详细细的讲述她的生平。手机端

    讲真,她也是个可怜的,被养父从八岁起性侵,遭受了多少凌辱折磨,在老恶棍醉酒后打死了养父,才发现怀孕了,又因为怀孕生活艰难,生下孩子哪里有半点疼怜,如同养猫狗一样养着,后来跟情夫混在一起后又染上了嗑药,磕了药丧心病狂的把儿子弄了个半死。

    她的讲述颠三倒四混乱不堪,弄坏儿子腿被发现抓进监狱,又被儿子从监狱弄出来,她的儿子冷静的把她塞进绞肉机,搅碎了她的双腿。

    她被搅碎的血肉,被她儿子混合其他化学原料凝聚成型,把她整个镶嵌在里面动也不能动,还把她养父以及情夫的尸骨挖出来砸成碎块,现在就堆砌在她的脚下。

    至于趴在她身上啃噬的头颅爪子,据她的“小羊羔”说,是他小时候欺凌过他的人,现在统统跟他罪恶的母亲混为一体,见证他的逆袭和辉煌。

    这女人之所以不死,是她儿子按时供给她必须的营养素,非但不会死,还保养的维持了原有的体型,并不显得骨肉如柴营养不良。

    说到最后,这女人用神秘的口吻得意的说道“小羊羔现在了不得了,他现在是宙斯,是kg,是这座岛的灵魂!你这个小可怜怎么会落到他手里呢?很快,你就会成为我身边的另一个艺术品了,这可是小羊羔最喜欢做的事情呢!哈哈哈!”

    林衍被动的听完这女人的倾诉,恶心的难以言表,这才知道,合着这女人是宙斯的亲娘!

    这何止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简直是1+1n,恶+恶穷凶极恶。

    这女人被养父蹂躏固然可怜,总有逃出掌控反抗报警的机会吧?

    她偏不,非得逆来顺受的承受着,等老恶棍喝醉弄死他,自己又继承了老恶棍的恶毒,变本加厉的加诸到亲生儿子身上。

    宙斯有幸被人从粉碎机上抱下来,完全可以申请政府救助,正常阳光的长大成人。

    他还是偏不!从宙斯这么对待他母亲,足以说明他对她母亲的恶毒是深恶痛绝的,但其实他骨子里却又继承了这份恶毒,还青出于蓝的无限量放大了这份恶毒基因,在暗黑界无恶不作还不足以抒发,又建立了这么一座惨绝人寰,背弃人伦的恶魔岛,给那些衣冠禽兽们了灭绝人性换取刺激的场所。

    林衍已经对这女人彻底失去了怜悯和同情,她就活该这么半死不活的站在这里,日日夜夜忏悔自己的罪孽,帮她痛快死去?闲的!

    那扇门成了摆设,打开外面是墙壁,可林衍一秒钟都不愿意呆在这丧失人性的女人身边,他徒劳的一次次打开手电观看那堵墙,谁知猛然间一阵光亮,那通道竟然又出现了!

    林衍动作都比脑子快的飞窜出去拉上了门,把那恶心的女人、恶心的形象,以及恶心的气味统统隔绝在门内,不假思索的顺着通道飞跑出去,哪怕那边的地下室里面临生死搏斗,也好过呆在那人间炼狱里。

    通道并不长,很快跑到头了,林衍却懵逼的发现,这里并不是他进来时候那空荡荡的地下室,他置身在一个豪奢无比的闺房里!

    之所以说是闺房,是这房间整体格调呈现标准的公主粉,宽大的落地窗外,是曙光乍现,彩霞漫天的天际,海天交接的地方,被尚未跃出海面的太阳镶嵌了一道金边儿,飘窗上悬垂着精致的贝壳穿起来的风铃,窗户开着,发出悦耳动听的“叮咚”声。

    屋子正中间,有一个庞大的蔚蓝色水床,天花板上安装了围拢整个床的帐幔,粉色的轻纱环绕着水床随风轻舞,侧边有一个庞大的梳妆台,上面摆满了各类化妆品,镜子边上悬挂着一个精致的黄金架子,架子上挂着各种各样的钻石宝石黄金铂金头饰。

    另一面墙全部是衣架,上面悬挂着形形色色的精致衣裙,再旁边是鞋架、包架,都摆放的琳琅满目。

    最最重要的是,这房间里,任何一个角落都没有监视器摄像头一类的东西,仿佛是修罗场里的一片桃花源,连空气,都因为桌上摆放着一盘水蜜桃,而透着让人愉悦的清甜芬芳。

    这个房间如果不是出现在这血腥黑暗的岛屿上,而是出现在正常的地方,毫无疑问,是一个豪门千金的闺房,但是在刚刚经历了鬼蜮一般罪恶的暗室后,骤然出现这种环境,给林衍的并不是安全和放松,而是更加倍的警惕性。

    反常即妖!

    舒适的环境并没有让林衍神经松懈,他第一反应就是赶紧离开,一扭头就发出一声咒骂“卧槽!”刚刚把他送过来的那条通道尼玛又不见了!

    这一次,林衍连探究这个闺房,寻找有利的装备补充都不敢,第一反应就是扑向那开启的落地窗,准备直接跳出去,赶紧离开这无比诡异的地方。

    林衍还没扑到窗户边,唯一没有摆放家具的那面墙突兀的出现了一道门,门外面,又是一条跟林衍进来时一摸一样铺着地毯的通道,从里面走出来一个林衍瞠目结舌的大美人!

    林衍可不是没见识的乡巴佬,他经历的美人都是品级非常高的,能让他都惊艳的,必然是极美的。

    这美女挺高,最起码175,一头金发及腰,雪白的皮肤牛奶般细嫩,西方人独特的深眼窝里,是一双比清澈的海水还要碧蓝的眼眸,长长地睫毛微卷,挺直的鼻梁,略薄的嘴唇涂着正红色的唇膏,盛开的花朵般明艳。

    美女身穿一条绿色的长袖连衣裙,胸房高挺,腰肢纤细,系着一条皮质腰带,裙摆很大,却并不长,到膝盖上两寸的位置,穿着一双到膝盖的裸色长筒皮靴,跟这岛上的闷热温度略有点违和,但一点也不影响她整体的美感。

    看到林衍,美女一点也不惊讶,神情呆萌慵懒,如一只高贵的金丝猫,柔美悦耳的声音响起“你是谁?为什么在我房间里?”

    林衍对这座岛上的任何活物都保持着天然的戒备,他可不会天真到觉得虎狼窝里能跑出纯美的小白兔,纵然是如此千娇百媚的美人,他还是把手插进衣兜里攥住手枪,另一只手按在皮带上按住弩,冷厉的开口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双手抱头,去那边蹲在墙角边上。”

    美女猫一般的大眼泛滥出妩媚的笑意,根本没按林衍说的做,反倒是缓慢的走到梳妆台边上,把一个老式过时的游戏手把放在桌上,抓起一只眉笔,对着镜子一边画眉,一边悠然说道“我知道你是谁了,你就是那个神奇的东方猎物对吧?在这岛上能逃出来已经不可思议了,你还能反过来猎杀贵客,你挺了不起的。

    我友情提醒你一下,从我这里走出去,院子里最起码有三百个卫兵,就算你真能飞天遁地,走出去也是死,不如留下来,跟我谈一笔交易如何?”

    林衍一直死死盯着这个诡异出现的女人,她的一身装扮,包括她刚刚从门口走到梳妆台这几步路,还有她说话的声音,都没有丝毫的疏忽,顿时发现了好几处跟她大热天穿长筒靴一样的违和感。

    首先,她走路的姿态略微生硬,膝盖打弯的时候很不自然,说话的声音固然是柔美细嫩,货真价实的女人声线,但却像是用搞怪软件改变过的声音,再看到她脖子里戴着的黑色丝绒穿珍珠的装饰,能发现那并不仅仅只是装饰品,一则能遮挡原本就不算明显的喉结,二则就是改变声音的作用了。

    最最违和的,就是被女人随意丢在桌上的游戏手把了。

    女人根本没把剑拔弩张的林衍当成威胁,自顾自细致的描着眉,跟任何一个爱惜容貌的女人并无区别。

    林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盯着镜子里的那张脸,特别是那双蓝色的眼眸,也不说答应合作也不说不答应,更没有直接无视她走出那扇门,就静静地呆着。

    她仿佛挺奇怪的样子,丢下眉笔转过脸,对着林衍一笑说道“怎么样?”

    这句话问的,很显然是林衍是否同意合作,但林衍淡定的说道“左边略直,没有右边的眉尾弧度自然。”

    这答非所问的答案却很明显的取悦了女人,她幽蓝的眼神里泛起兴味的光芒,赶紧转过身去照镜子,然后就眉花眼笑的说道“哎呀你的眼光真好,果然是有点歪,我就是总画不好左眉,要不然你过来帮我画怎么样?”

    林衍心里已经有了八九成的猜测,这他妈根本就不是真的女人,那双碧蓝的眼,他已经在监控里看到过无数次了,就算贴上眼睫毛画上妩媚的眼线,再伪装出清纯澄澈的眼神,也掩盖不住潜藏在眼底的那一抹癫狂,还有那双长筒靴,宙斯膝盖以下是假肢,只能穿这种才能掩盖。

    这要不是宙斯假扮的才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