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唐朝公务员 > 终章 千村万寨处处龙门,千岩万壑层层成田
    北国饶乐还是一片天寒地冻的景象,都城长安却只春意萌,一连小半个月晴天大日头的好天气下来,.书友整~理提~供吹面不寒杨柳风,地确是的,不说莆水桥边的杨柳已是新绿初绽,城中满街的老槐上更已长出了半截手指长短的嫩叶。

    风吹槐花满店香,胡姬压酒劝客尝。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见到这样的美景了吧!

    建造于长安城龙原上的宫城南苑内,株株垂柳应和春风的吹拂舞动着婉媚的柳枝在水面上点起一晕晕细密的涟漪,柳枝下的太液池水波微兴,放眼望去恰似一湖流动的碧玉,眼前如斯美景,再赶上这天朗气清的好天气,委实是一个游览禁苑的绝佳日子。

    内单丝罗盘龙常服,外面松闲披着一领火狐皮大氅的天子李旦此时便正在太液池边的小径上悠游漫步,他的手中握着一卷善本《尔雅》,身后跟着五六个年纪最大也不过十岁的孩童。一路走来边赏春景边听着孙儿们玩闹嬉戏,李旦郁闷烦躁了多日的心情终于渐渐的散开来。

    要是依着本心,李旦真想把朝堂里每隔十天才有一日的旬假就此一股脑放下去,放他十天半月,甚至是就此永远蟠放下去,也免得明天一早又要上朝面对永无休止的辩说与论争。

    一想到明夭的早朝,李旦的脑仁就开始条件反射般的隐隐胀,这些日子他都有些羡慕那些朝臣了,至少,他们还能找借口请假,自己却是不管心里有多不愿意也只能挺着,熬着。

    烦恼就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李具摇摇头后依然无法将这突然而起的烦恼心思甩开,索性就停住步子抬手向前边不远的亭阁指了指。

    随行的太监宫女们顿时有条不紊的忙碌起来,洒扫、安置书几、捧炉焚香再到摆放文房四宝及酒食,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轻盈无声却又高效快捷。

    李旦决意不肯让明天烦人的早朝扰了今天难得的好心情,进入辛中在书几前坐下抬眼看看远处的水光柳色,再瞅瞅亭外假山竹林间玩闹的不亦乐乎的孙儿们后,就带着一缕轻松惬意的叹息翻开了手中把玩已久的《尔雅》。

    对于酷爱书法及文字刮诘之学的李旦来说,类似《尔雅》这般的音韵训诘学著作可比一摞摞永无止尽的奏章有意思的太多,这里面每一个词语的释诘都能让他不自觉的沉进全部的心思,并在这一过程中体会到无法言说的乐趣,而不是像那些奏章带给他的永远都是疲累厌倦,永无休止、越来越难以忍受的厌倦。

    左手轻轻的翻动着书页,右手援笔引墨写下自己感兴趣的古词及释义,三四页之后再回过头来考察一番刚刚写下的内容,并从书法的角度就个别文字的结构用笔细心揣摩体味一番,这些不足为外人道的乐趣让李旦深深迷醉其中,刚刚因想及明天早朝而起的烦躁也在这一过程中自然而然的烟消云散。

    李旦正自意兴盎然的沉迷其中时,一声清脆的童音将他的注意力从《尔雅》上吸升开去。

    放下书卷揉了揉了手腕,李旦这才注意到亭阁下面那几个特意叫进的孙儿不知什么时候已停止了在假山竹林间的喧闹,此时正学着他的样子摆弄着太监们为今天禁苑之游准备下的书册。这童音便是其中一个孙,儿摇头晃脑读书时出的。

    再一细听,这个小家伙儿正在读着的是《兰亭集序》:

    永和九年,岁在葵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锲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沼,映带左右,引以为流筋曲水,列坐其次d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馅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这篇王羲之的绝美名作以清澈的童声读出后实是别有一番风味,李旦听了几句后竟听了进去,这小家伙见祖父注目,一时得意之下索性舍了书卷硬生生的背将起来,边背边还尽力将小小的胸脯挺的高高的,不消说这该是他最近学会的功课,现在抓着机会拿到皇爷爷面前卖弄来了。

    李旦被他这副小模样惹的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与此同时,心里也油然生出些遗憾来。要说吟诗会文、赏玩书法这样的乐事终究还是要三五个达者凑在一起时才更有兴味。

    要说今天的天气恰是《兰亭集序》中所说的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眼前虽无崇山峻岭、茂林修竹,但太液池边的风景亦足以游目骋怀,极视听之娱,若是在这样的天气与风景中召几个兴致相投的臣子来一番辩说《尔雅》、品评诗酒的文人雅集,该是怎样不让于兰亭集会的快意呀!

    可惜这个具有诱惑力的想法也仅仅只能是想想而已,若要找人把酒共评《尔雅》的话,李旦顺理成章想到的第一个人物就是孔佳,身为当世大儒、孔圣血裔,孔佳对于位列十三经的《尔雅》颇多心得,这样的聚会若是不让他参加实在没什么意思,但真要让他来的话……那还叫文人雅集吗?

    李旦无奈的摇了摇头,朝堂上的政争早就厌烦无比,他可不想再在太液池畔来这么一出,这简直就是糟蹋眼前的好天气和绝美风光。

    世事还真就这么邪性,你越是想什么怕什么它偏就来什么,正在李旦为无法实现的文人雅集遗憾不已的时候,有太监上来报说礼部侍郎孔佳正于承天门外请见。

    李旦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避之唯恐不及的一挥袍袖,“不见”。

    似乎是不甘于自己难得的好心情被就此破坏,李旦话一说完就迫不及待的重新投入了身前的书卷。

    他这举动怎么看都像是在##。

    但有些人实在是没法逃避的,当李旦因眼神疲累抬起头时,先看到的就是贴身太监那张满是愁难之色的脸。

    “什么事?”,这声音既厌烦又无奈。

    太监小心翼翼的凑上来,“自打大家刚才驳了请见之后,孔侍郎就跪在承夭门前,这都有好一会儿了,他前几年遭流放作践过身子骨,年纪也过了甲子,承天门又连着各部寺监立衙的皇城,人多眼杂的万一有个什么不好处,不管是朝廷还是大家脸上都需不好看了“。

    “他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这般卖力为他说话?”。

    这太监自然矢口否认,给出的理由还挺有说服力:就集我想收,孔佳这号的也不能给!

    “让他进来,“李旦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伸手一扫,书几上的文房四宝顿时噼里啪啦摔了一地,“这般逼朕,浑是在长安呆腻了,朕这次再不容你”。

    今天这个天朗气清的好日子终究还是要被毁了!

    眼见李旦怒,那太监一言不的赶紧退出了亭子,甚至为避过随后极有可能的迁怒,他连小太监都没使唤而是亲自到承天门接人以避风头,走在路上他一边在心底抱怨孔佳这老不死的太不识趣,边还琢磨着该怎么把刚才之事传给高力士,也好在太子殿下面前表表功劳。

    要不是有太子的关照在里边,就孔佳这样又臭又硬从没有半点孝敬的老货不给他落井下石都算他烧高香了,还能替他说话?

    当孔佳到达太液池边的亭阁时,亭中已经收拾停当,默默而坐的李旦紧紧绷着满是寒肃的脸。

    唱礼参拜,李旦没开口叫免,孔佳也就做的一丝不芶。

    “旬假之日还这么撵着见朕到底有什么事,说”,看着跪在地上的孔佳华半生,老态尽显的模样,优柔而又重情的李旦愤怒之余又颇为不忍,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叫起,任孔佳继续跪着回话道:“臣此来是促请陛下尽快兵饶乐,臣曾居于龙门数年,深知契丹实非良善,先皇后朝便曾反叛入侵我河北道引得生灵涂炭,此番若使其再得了绕乐,为祸之深则我朝东北自此将永无宁日矣!”。

    一听到这个,李旦心中不知淤积了多久的烦闷与不耐烦都一起作起来,自打那日急脚将饶乐四部请求内附并请兵驱逐契丹的文书送到之后,朝堂里的兴奋劲儿还没热乎到一炷香的功夫便开始了无穷无尽的争吵。

    既然有了堂皇正大的理由,朝廷出兵自无异议,说到统兵人选时朝堂上也是不约而同的言说现任幽州大都督张守义年老不堪此任,但在提及新的统军人选时,刚刚还和谐无比的局面就顿时瓦解冰消,各为其主的臣子们轮番上阵推出自己人选的同时不惜使出一切手段驳斥对方的人选。

    这一个人选可是关系到十二万精锐边军的控制权,份量之重让近两年在历次朝争中多有退让的东宫一系也退无可退,双方阵营中的文臣武将你方唱罢我登场,争的面红耳赤不可开交,最终使这天的朝会不得不以羽林副使与兵部侍郎当殿大打出手,李旦盛怒之下拂袖而去收场。

    饶是这天的朝会后以“君前失仪“的罪名将羽林副使及那兵部侍郎各杖了三十,也没能阻止第二夭朝会中愈演愈烈的争吵,从孔佳回京后就很少上殿的镇国太平公主亲身上阵与太子李隆基来了一场精彩纷呈的姑侄对辩。

    这是李隆基与太平公主的第一次正面争锋,同时也标志着李旦在二人间实行了两年的调和策略正式失败。至此,以前只是在窃窃私语中的姑侄之争彻底公开化了。

    若是换了本朝太宗,甚至是前朝焰帝在位,这样的争吵也就算不得什么,任你们吵的再厉害我自选一个圣心默定的人就是,人选一定争端也就自然停住了。无奈当今天子李旦却是个天生的优柔迟疑性子,最缺的就是这份乾纲独断的魄力。他本就游移拿不定主意,再一经这样的争吵就没个准主意了。

    由此这本该是迫在眉键的事情就被拖了下来,这一拖不仅把远在饶乐的唐成拖的七伤八痨,就连李旦也被每夭无时无刻不在耳边萦绕的进言与争吵给折腾的想到朝会就油然而生厌畏之心。

    但越是如此,李旦也就愈的拿不定主意。

    见到这般情势,朝臣中颇有些两边不靠的臣子在暗室里嘀咕:难怪当初镇国公主在与太子联手动废韦后的宫变前都不约而同的瞒着当今,直到大局底定之后才告以实情,就按当今这性子要是真提前告诉了他的话,前次的宫变十成十别想成功。

    “又是这说腻了的老话”,李旦烦躁的摆摆手,“朕只问你,统兵人选给谁?“。

    “臣意还是由张守义统军,军情如火,长安又距饶乐数千里之遥,便是即刻就定人选,待其赶赴幽州再整军前往饶乐就需花费多少时候?只此一点,便再无一人比张守义更为合宜。且其坐镇幽州多年,可谓知己知彼,至于说其年老无力统军……”,孔佳言说至此,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后硬挪挪道:“不过是东宫与镇国公主府以私心而害国事的说辞“。

    ……………………

    就在孔佳于承天门前跪请陛见时,长安城正南的麟德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雨般的马蹄声。

    城楼上因着融融春日的天气而有些懒散不振的羽林当值军士先是随意看了一眼,待其看清楚前方来骑额头上系着的红条带之后顿时双眼暴睁,一路向下边的城门急跑而去。

    麟德门城门洞中被分隔成四条的过道很快被清空了一条,与此同时,另一个本是在城门口当值的军士则翻身上了备马跑上朱雀大街。

    这军士手持铜铎边策马奔驰边摇个不停,纷纷攘攘的路人闻声后面露惊奇瓣观的同时概忙不盘的向朱雀大街两汝让去,尤其是带着孩午缪婴堤着紧。

    就此,城门外额缠红带的急骑没有片刻耽搁的直冲过城门洞,迅即不减半点马的沿着已被清出的道路向皇城朱雀门飞奔而去。

    “羽书,真的是羽书!难倒边关上又起了大仗?”,朱雀大街两边的路人对此议论纷纷的时候,那些带着孩子的父母则神色凝重的向一脸好奇的孩子再三交代,若是今后再遇到刚才这样的事情就要立即避让,万不可挡了路中间的道儿,否则被那头缠红条带的汉子撞死可是白撞的口

    羽书一路通行无阻的送达到兵部尚书手中,这位堂官拆开数重蜡封的羽书看完后便即刻向政事堂跑去,随即便又与当值相公韦安达一起直奔宫城。

    二人身后,本是冷清的皇城内难得的在旬假日里热闹起来,各部寺监值守的中小官吏们串来串去的凑到了一起,相互打问议论不断的都是这羽书里究竟写了啥消息竟至于让当值相公都有些顾不上宰相风仪了。

    遇着重大消息时,当值宰辅有直接进宫面圣之权,是以承天门上也没有像孔佳那样的耽搁。

    一路长驱直入,堪堪就在孔佳说出镇国公主府与东宫以私心害国事的话时,两人也来到了亭下。

    饶是今天当值的韦安达相公素以敢谏而为人称道,现车无意中听到孔佳这话也不免心中一跳,一句话把这两位都给扫进去,且话还说的这么重,满朝堂里怕也就只有眼前这位才做得出了。

    韦安达与孔佳虽然算不上亲近,但对其人还是颇有好感的,此时见李旦脸色不对眼瞅着就要作孔佳,当即手捧羽:“恭贺陛下平定饶乐,拓边千里,建我大唐数十年未有之武功”。

    韦安达突如其来的一句让亭中两人俱是一愣,静默了一会儿后,李旦才一脸疑惑的转身过来道:“韦卿家说什么,饶集平定了?”。

    “正是,“韦安达一脸喜色的走进亭中将手中包含着五个部分的羽书递了过去,“陛下请看,这两份是幽州大都督张守义及饶乐都督府司马唐成分别具名的报捷文书,这两份是饶乐四部族长请来长安朝拜并请朝廷继续留任唐成于饶乐任职的奏章,至于这最后一份则是唐成请调回京的奏章。几下里对照已可确定饶乐平定之事当无讹误”。

    李旦接过后将其它三份奏章直接放到了一边,捡着张守义和唐成具名的报捷文书看了起来。

    两份文书看完,脸色上明显是如释重负的李旦看了看仍在地上跪着的孔佳,“起来吧,“这句说完,他向韦安达两人摆了摆手,轻松的语调叹息声道:“看这两人的报捷文书上俱言此次饶乐解围中幽州边军竟无一伤亡,对此,韦卿以为如何?”d

    “此事当也不假,“韦安达笑了笑,“臣是因将五份文书都看过之后才敢有此言,其实在此次驱逐契丹平定饶乐之战中,幽州边军根本不曾与敌接战,既无接战又何来伤亡”。

    “不战而屈人之兵,“说话的是亭子中唯一没看过那两份报捷文书的孔佳,“契丹人凶悍,岂肯不战而退?”。

    “不是不战,只是与契丹作战的是饶乐奚人罢了”,说到这个,韦安达一脸的唏嘘感叹,“孔大人有所不知,早在契丹人南下之前,任官饶乐都督府司马的唐成便已生凛惕之心,曾呈文鸿胪寺及河北道观察衙门请为禁断新罗对松漠的军器与铁器贸易,釜底抽薪于前。此后俟契丹重军南侵之后,其复又扭结图多、平措、多莫三部结盟抗敌,其间亦曾分兵一万接应回儒索部残军,遂成就了四部联合以抗契丹之势。”

    尽管孔佳早已知道唐成虽然年轻却实为干才,但他对唐成才华的认识更多还是停留在内政的层面,韦安达这番话听的他震动不已,若非说话的人是实不可能妄言的本朝相公,他十有**是不敢相信的,“竟有此事?仆也曾居于龙门数年,对饶乐奚人的性子也知道些,他们素来对唐人抱有提防之心,如今怎肯从唐成之言?”。

    “此事这五份文书中均无说明,仆亦不知”,韦安达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唐成本事大得很哪!侍郎夭人可知这四部联军推出的主帅是谁?不错,就是唐成,亦是他领着饶乐四部残破之军力抗契丹人十八日强攻而军阵不破,终使国朝不伤一人不费一箭而尽得饶乐千里草原,经此一役,至少可保我朝东北边境十年安危无虞。”

    言说至此,韦安达站起身来向李旦恭敬一礼后肃容道:“臣来此之前曾检点过吏部备档,始知当日升调唐成出任饶乐司马乃是出自陛下圣裁,正是陛下慧眼识珠于前,方才有唐成戮力效命建我大唐数十年未有之殊功于后,当此捷报到日,臣请为陛下贺!”。

    孔佳对韦安达这种趁热打铁拍马屁之举很是不以为然,不过随着韦安达同来,至今一句话也没插上嘴的兵部尚书却是不肯放过这么好的凑趣儿机会,见状忙也站起身来跟着行礼称贺道,“唐成乃是陛下去岁御极大宝后的第一科进士,这等出身正是不折不扣的天子门生,陛下先是神目如炬将其拔擢于江湖草泽之中,进而慧眼如珠调任饶乐司马终成今日之功。臣来时路上亦曾细思此事,唐成虽有文武之才,但纵观史籍,有才而白蹉跎者可谓史不绝书,是以唐成能有今日之功,陛下识才用才之明实是居功至伟。有如此明君在朝,我大唐极盛当指日可待,臣请为陛下贺,为大唐贺,为夭下贺!”口

    一直到兵部尚书这话快要说完的时候,李旦才隐隐约约想起唐成调任饶乐司马的始末,不过这时节他自然不会将此事内幕挑破,是以也就面带浅笑的受了这两记马屁,此前因孔佳而坏掉的心情鹅冉然而然的好了起来。翊四

    可惜他这好心情没能保持多久,随后说及战事的后续,亦即唐成与张守义的赏功安排时,李旦复又头大如斗起来,张守义在报捷文书中已明确流露出请调回京之意,似他这般老臣又是刚立过功勋,朝廷断无拒绝的道理。但一旦他调任回京,那接任者……

    除此之外,李旦也是在刚刚的高兴过后才猛然醒悟过来,这个被他“慧眼如珠”调到饶乐任上的唐成其实是三儿子李隆基的心腹,据说他这个“无缺”的字都是由三子帮着取下的。这个唐成不声不响的在饶乐立下国朝数十年未有之大功,东宫必定是要使尽全身力气为其请功的,不准说不过去,准吧,妹妹太平公主那里只怕又要不停的啰嗦聒噪了……

    这些都是事啊,而且只要一天还在皇帝位上像这样的烦心事儿就会源源不断,自己永远也不会有安安静静读《尔雅》的机会,更别说像王右军那样组织文人雅集诗酒风流的生活了口

    李旦生来简淡,本就是没有什么野心雄心对权力亦不留恋的性子,经过这两年的皇帝生涯,尤其是近一段时间不停歇的朝争之后,他更是对现在的生活厌倦厌烦到了极点。所以就连韦安达带来的这个拓边千里的好消息也没能让他兴奋多久,反倒是臣子们在议论此事的后续时,他的心里却在想着王羲之无拘无束洒脱快意的人生。

    思绪就此延伸,李旦自然而然的想到了王羲之“坦腹东床”的逸事,亦想及其数度拒绝东晋朝廷征召之事,若非其坚拒了吏部郎这一显官的征召,日日案牍劳形之下,何尝能有兰亭雅集的快意?

    一念至此,那个在李旦深心中实已酝酿酵已久的想法如灵光乍现般突然冒了出来:

    王右军做得,朕为再就做不得?

    既然眼下一切的烦恼根源都在皇位上,那朕便将之含了,循着高祖的旧例做一个尽享尊荣却无需劳心视事的太上皇又如何?

    让出皇权这对别人来说固然是不可想象,但对于性格如此并且已经有过两次出让皇位经验的李旦来说却是轻松的多了。

    这个念头一开,顿时就如黄河溃堤般一不可收拾,几乎是在瞬时之间李旦就已看到了这一决定将带来的无穷无尽的好处,他的尊荣将不会减少半点,但眼前所有的一切烦恼都将随风而去……”

    恰在此时,亭阁下不远处乱翻书的几个小皇孙中不知谁翻到了《诗经》,随后便捡着自己学过的篇目读了起来,微醺的春风将稚嫩的童子诵经声轻轻送至:

    式微,式微!

    狠不归?

    微君之故,

    胡为乎中露!

    式微,式微!

    胡不山

    微君之躬,

    胡为乎泥中!

    李旦本自纷扰的思绪随着这诵诗声率静下来,“是啊,式微,式微!胡不归?”。

    心底喃喃将这句诗复诵了一遍后,彻底拿定了主意的李旦站起身来,此刻他的脸上浮现出挣脱樊笼后自内心的快意。

    正自议论着的韦安达三人见状忙也跟着起身,不解的看着李旦。

    “三位卿家且先退下,朕,“……要前往太庙告祭先祖”。

    “臣等疏忽了,如此大捷确需告庙“口

    对于韦安达等人的误解,李旦淡淡一笑却未解释,拾级下了亭阁后亲手携了方才诵诗的小皇孙逸步而去。

    这一刻夭朗气清,惠风和畅,李旦眼中太液池的水光柳色实是清丽绝美到了极蜘……

    ……………………

    “什么,饶乐平定了?”,东宫北书房中,从微微气喘的高力士嘴里听到这样的消息后,本自雍容而坐的李隆基惊问道,“张守义?”。

    “这却要给殿下贺喜了,张守义虽然出了兵,但幽州军跟契丹人一仗都没打,按鱼承庆传来的话儿,此次立下大功的正是殿下心腹唐无缺,“笑着向李隆基拱手为贺后,高力士便将鱼承庆经由小太监传来的消息一字不漏说了个清楚。

    鱼承庆乃是父皇身边最得信任的贴身太监,这消息既然是从他那儿来的,真实性就无需怀疑,放下这一层担心之后,随着高力士的陈说,李隆基越听心中越是激荡,待高力士说完后他竟是不克自制的再难安坐。

    高力士照旧是报完信就走,李隆基将其送走转身回来后负手绕室快的踱步起来口

    “这个张守义终究还是买了自己的面子,“想到唐成时,此时心情激荡的李隆基除了“好个唐成”之外一时竞想不出还能说些什么。

    他竟然真的做到了!引奚人内附,拓边千里,将大唐边防由长城一举前移至落雁川,更为朝廷确保了稳定的战马来源……“此事的意义与好处实不胜赘言,这可是国朝数十年未有之大功啊,当自己还在为他的安危但有时,他竟然立下了如此夺目的功勋!

    因此事而起的短暂兴奋过后,李隆基迅即想到了此事的后续,唐成立下这般泼夭也似的大功之后必将带动东宫一系的声势大涨,更大的好处是有了这样的大功打底,即便太平再想从中刁难,也挡不住唐成回京的步伐了。

    想到唐成即将还京,李隆基兴奋之余莫名的又增添了许多安心,天授唐成予自己,这是天意!有这样的臣子在身边辅助,太平又有何惧?君臣际会,不仅要了结了太平,更将在未来打造出一个不下于曾祖贞观的大唐极盛之世……想到这美好的前景,不知不觉停下脚步的李隆基一时竟是痴了……

    良久,李隆基渐渐平复了心情后召进心腹下人好一番吩咐口待下人领命而去,他的脸上显出一片笑容。

    就是要将此次捷报的内容以及这国朝数十年未有之大功宣扬出去,宣扬的越开越好,等整鄂猿安市井中都开始热议盛赞唐成时,天论在其回京还是授官型哭平都很难再大肆反对了。

    此后不久,来自饶乐的羽书捷报就成了长安城中上至皇城下至青楼酒肆中最热门的话题,沙场、异族、奇功、进士出身、俊逸风流、文武全才等等等等,有这些要素在,不管是热血的男人还是多情的女子总能从其中找到自己热衷的话题,一时之间,唐成之名就随着饶乐一起被口口传诵,最终流出长安轰传天下……

    ……………………

    近两月之后,当长安已进入花红柳绿的仲春时节时,饶乐草原上也终于迎来了萌萌新绿。

    此时满脸欢笑的唐成就趴伏在野草地上做出一个马的形状,而他背上驮着的正是宝贝女儿猫蛋儿。

    刚刚一岁多的猫蛋儿还坐不稳,等她爬好后,唐成嘴里“驾”的一声后,便手脚齐动的向前爬去,边爬口中还不停的学着马儿的嘶鸣之声,轻轻的颠簸里,爬在他背上的猫蛋儿不断出脆甜脆甜银铃般的清澈笑声,小家伙一边笑一边划动着胖嘟嘟的小手极力的试图挣脱母亲扶着她身子的手。

    李英纨无奈的看着眼前这父女俩,手中边仔细的扶着女儿,边还不时探头起来向四下要张望一番,生怕这样的场景被什么生人给看见了。

    不过无奈是无奈,但李英纨眉眼间的幸福欢喜却是想藏都藏不住的。

    还好今天是唐成临时起意要带着女儿到人乒些的草原深处看看,随行的护卫也被他赶去打猎准备什么“野炊”了,这周遭一眼望去除了夭际盘旋的那只飞鹰之外连一个活物都没有。

    “行了,夫君你也起来吧”,在笑疯了的猫蛋儿背心处轻轻拍了一会儿,李英纨开口道:“还好今个儿爹娘没跟着一起来,要不可就了不得了“。

    唐成爬了一阵儿后也有些累了,遂就依言站了起来,也不顾身上沾着的草汁草屑,伸手便将猫蛋儿从李英纨怀里接了过来,口中笑着道:“英纨你还真说对了,我今个儿到这儿来就是为躲着爹娘的,什么亲孙、不亲子?这老黄历的育儿经实在是没道理的很,见着自家女儿都不能亲热个尽兴,我这当爹的还有什么意思?”。

    听着唐成抱怨的话,李英纨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自打战事平定之后他们也就从怀戎城中到了饶乐草原。

    这下子可好,唐成对这个数月不见的女儿一抱进怀里就稀罕的再不肯撒手,不仅晚上如此,就连大白天他也同样是抱着女儿在皮帐里见人说公务,如此以来,公公那里可就看不过眼了,于是这父子之间就爆了一场针对猫蛋儿的争夺战。但公公毕竟是长辈,这事情上又有婆婆支持着,所以夫君每每就在争夺战中落败,以至于不得不想出眼下这样的招数来。

    想到这些,李英纨会心一笑的同时也想起了婆婆最近跟他提点了好几次的话题,夫君这么馋孩子,好歹得加把劲儿多生几率才成啊。

    是啊,多生几个,到那个时候一堆丫头小子围在自己与夫君面前爹呀娘呀的叫着,该是多快活的事情,正当李英纨憧憬着羞人的幸福时,前方远处出现了数骑人马。

    不等这几骑人马走近,远远的就听到张相文“大哥大哥“的叫声毯风传来,这叫声也化解了唐成刚起的一点担心。

    张相文、郑凌意、嗯,另外一骑上的竟然是早就被张守义以“不遵军令”之名解了兵权拘管在幽州大都督府的贾子兴。

    等他们到了近前,唐成向马上英姿飒爽的郑凌意一笑之后先走到了贾子兴面前,“老哥出来了,可喜可贺呀!”。

    被解职后又关了一个多月,贾子兴明显的瘦了一圈儿,不过他现在的精气神儿却委实不错,偏腿从马上下来后哈哈笑道:“托陛下洪福,张守义虽然恼我率先出兵抢了他卖好的心思,终究还是没要我的脑袋,不过他也不好生想想,我天成军正是距离饶乐最近的,他既已决定兵却又为何故意不征调我部!还不是知道我跟老弟关系走的近,不愿让我抢了他的风头口哼,以前幽州军将都说张督气量大,经过这事才知道竟全是假的”。

    “他要向我卖什么好?那都是冲着东宫去的”。

    闻言,旁边站着的张相文嘻嘻一笑,凑上来道:“大哥你这说的都是老黄历了,就在半月之前,太上皇已禅位当今,昔日的东宫太子如今可已是我大唐的国君了“。

    这消息来的太大也太突然,让唐成听的有些愣,“真的?”。

    “自然是真的”,张相文的脸都快要笑烂了,“若不是吏部兵部联合行文到幽州大都督府要调贾都尉入京叙职另有重用,张守义岂会如此轻易就将贾老哥给放出来?就是大哥你在这饶乐也已呆不得了,调你回京陛见的公文已经送达皮帐,咱们这就回去吧”。

    当贾子兴与张相文分两个方向去寻那些打猎的护卫们时,马车旁边一时就只剩了唐成夫妻及小猫蛋儿四人。

    郑凌意也没避讳李英纨的走到唐成身边轻轻的倚在了夫君的肩上,带着深深的遗憾轻声耳语道:“这就要走了嘛,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可真舍不得龙门,舍不得那些成田哪!”。

    左手挽住郑凌意纤细的腰肢后伸出右手将李英纨并猫蛋儿也一并揽了过来,唐成怀中搂着妻女放眼远眺,任目光顺着一望无际的青青草原直达天地尽头“,你既然舍不得龙门,舍不得成田,那待为夫到了长安后,便使这天下千村万寨处处龙门,千岩万壑层层成田如何?”。

    《终卷全书完》

    后记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次此刻难为情!

    历经中宗李显及睿宗李旦两朝,大唐终于进入了玄宗时代,盛世的大幕已经拉开,唐成也积累下了足够的经验与功勋使之可以站在这个盛世舞台的最中央,到这个时候,以讲述成长为主的《大唐公务员》也走到了功德圆满的尽头,天下本无不散的筵席,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当初与起点签这本书的合同时约定的便是一百五十万字,情节亦是由穿越之初到李隆基继位,不管好坏,我只是尽力去说一个穿越者在唐代成长的故事。

    从穿越之初的饭都吃不饱到完成家庭的小康及豪富;随后再将对生活的追求由物质的生存层面延伸到精神的理想追求层面,我在这本书中努力想说的其实就是成长。

    所以,当唐成成长到已足够成熟的时候,故事也就到了结束的终点。虽然其间因结婚及家母患病的缘故耽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更新,但我庆幸亍自己最终还是按预定目标完成了《唐朝公务员》的全部内容。

    对于诸位亲爱的书友来说,或许难免遗憾一栅好你个死水叶子怎么在这儿结束了,接着写呀!是的,按照故事的展脉络来说本书至少还可以再写他个四五百万字,写唐成怎么参与盛世的创造,写唐成怎么避免玄宗晚年的昏庸,然后一直写到唐成死的那一天,但这不是我最初的预想,也不是我原本计划了要写的东西。当《唐朝公务员》纯然到了朝廷斗争的时候,它还是《唐朝公务员》吗?列位达官爷们还有看的兴趣吗?

    关于这一点就不再多言了,最后我要诚挚的感谢所有对本书给予过关注及支持的书友,没有你们,就不会有《唐朝公务员》的结束,更不会有眼前这段话!

    再次感谢诸君对本书的支持,并请大家能一如既往的支持水叶子下一部古典仙侠类作品,这本仙侠新书什么时候能出来我也不知道,我没有新书的书名,故事现在也没想好,就更不用说存稿了,我只是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冲动,想再写一本古典仙侠的冲动,仅此而已!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次此刻难为情!

    改日再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