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唯茉织华 > 第五十六章 天火炮台的真面目
    这回倒是轮到商人有些不敢相信了,质疑道:“那你觉得你自己有这么多钱吗?别说我不会信,就连年纪最小的小朋友都不会信。”流浪者随手指着旁边的一个小朋友,笑嘻嘻地问道:“小朋友,你相不相信叔叔有钱啊?”那个小朋友可爱地指着自己道:“叔叔你是说我吗?”流浪者企图想要通过小朋友打脸,笑嘻嘻地问道:“没错

    。”小朋友不由地开始犹豫道:“叔叔你是不是坏人啊?听说现在有很多坏人想要贩卖人口……”流浪者脸上一黑道:“你这个混蛋小子,胡说什么呢?”小朋友顿时被吓哭了,旁边的大人走过来抱住小朋友安慰道:“没事的,我们不跟这么丑的叔叔玩……”流浪者差点没破口大骂,但是出于忍让,最终还是没有骂出口。商人嘲笑道:“您看就连一个小屁孩都不信,我为什么要信你啊?”流浪者沉默片刻,一咬牙拿出一份契约合同道:“这是老夫的珍藏……你要是嫌不够的话,老夫就没办法了。”商人随意拿了起来,看了上面一眼,本想说很一般。忽然商人的眼睛被一行字吸引,再也忍不住大声说了出来道:“……怎么会?您居然是道祖……”

    商人一百个不信道:“就算这份合约是真的,我也不信啊……道祖啊,哪有这么容易出现的?”流浪者随即展示了一下自己高绝的实力道:“都说道祖可以变化规则,可以管中窥豹试探本源……现在本座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道祖的实力~!”说完流浪者手中像是握着一颗星辰,很快星辰被摊开,接着星辰里面出现了众多规则,众多规则开始闪烁,幻化成一道道光晕。接着众多规则像是被一层看不到的本源包裹着,被层层变化出来,又像是一颗莲子脱掉了原本的外壳,变化出众多可以看到的规则。规则像是有序变化一般,逐渐演化出水之规则、火之规则、风之规则、雷之规则、土之规则、金之规则、木之规则还有不少关于一定偏向的冰之规则跟毒之规则等等包罗万象。商人的容貌也在这一刻变幻出来。流浪者本想彻底得到眼前商人的那一颗菩提猫眼石,但是下一秒流浪者脸色大变道:“你……你不是血雨那个老鬼的传人——姚鬼雄吗?你小子怎么会在这里?”说完姚鬼雄不再遮掩自己原本的气息道:“没错……原本晚辈以为自己始终迈不出那一步,现在我要多谢前辈成全~!”说完姚鬼雄的身体开始逐渐自然跟天与地的沟通跟融合加强,逐渐转变成另外一种形态!流浪者也不再遮掩自己的气息,陡然间升腾起凌厉的杀机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我千机邪黑龙面前渡劫?”姚鬼雄好似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忽然间姚鬼雄的进度加快了无数倍,整个人跟天地无比契合。旁边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道:“好久不见啊?老朋友~!”流浪者不由地大惊失色道:“

    时空屠龙者——薛银山?不好……”说到这里,千机邪黑龙顿时感觉到一阵眩晕的感觉,一个穿着普通的老者静静地握着一颗巨大的龙头,手下是一片漆黑剥离的画面。姚鬼雄有些无奈道:“前辈,你猎龙就猎龙嘛,干嘛要打扰我渡劫?”薛银山下意识将整个龙身收进储物空间,对着姚鬼雄嬉笑道:“不怕不怕,你姚鬼雄是什么人啊……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哪有这么简单会陨落的?”姚鬼雄埋怨道:“可是你也犯不着加快我的进度啊~!”薛银山无奈叹气道:“老啰,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把老人家对你的好意拒收呢?”姚鬼雄看着现在自己的渡劫进度,无奈道:“好吧,你只是害怕那条千机邪黑龙的算计。算我倒霉吧……”

    说完姚鬼雄浑身迸发出一道血色的云朵,笼罩在姚鬼雄的身上,姚鬼雄快速地迸发出自身的实力,一下子就渡过了原本无比艰难的劫难。薛银山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好话道:“恭喜,恭喜啊~!”姚鬼雄苦笑摇头道:“我这个道祖一般是因为前辈您的关系,一般也是我自己努力……虽然不想多说,但还是多谢前辈~!”薛银山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准备转身走人。此时天空忽然变得阴沉跟明朗起来,一个老者笑呵呵地抓住薛银山的手道:“你这个老家伙怎么有空过来这里啊,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薛银山有些无奈道:“我现在身份不一样了,你没资格挽留我~!”血雨无奈拽着薛银山道:“哼,神气什么?不就是个仙帝吗?老子也快了……”薛银山眼中不由地笑意满满道:

    “是啊,快死了,对不对?”薛银山这句话让姚鬼雄有些心疼道:“师尊,要不你先原地踏步吧……现在渡劫飞升,是不是太早了?”薛银山望着老友叹了一口气道:“你这个死性不改的血雨,居然又为了快点跟你那个老太婆团聚,又再次摸进仙帝那一步……何必呢?”

    血雨的话让两人有些无奈道:“我还不是因为你这老头子进展太快,现在巴不得就可以半只脚踏进棺材~!”薛银山看着冥顽不灵的血雨,有些感慨道:“一转眼,你的那个倔强的徒弟都这么大了……我们这一代也这么老了,这么快要面对凡人的苦恼……哎~!”姚鬼雄有些着急师父的情况,面对昔日的恩师,姚鬼雄总算是绷不住了。姚鬼雄直接央求起薛银山道:“前辈可对我师父有什么办法,只要是能让他多活一宿,我怎么付出都愿意~!”薛银山看着昔日的翩翩少年,有些恍惚道:“其实只要退一步,那你师父不仅可以永久活下去,还可以像我一样有一天有机会晋升上界。”血雨哀叹一声,摇摇头道:“不行啊,我家的老婆子性子太急,走得又早……我要是没有鬼门关的令牌只怕是永远见不到她人一面了……这可如何是好啊?”薛银山无奈责怪起血雨道:“你啊你,要是昔日你不跟她在一起,那你又哪里会落得如此下场?”血雨不由地哼哼一声道:“那又怎么样?年轻人敢爱敢恨,只要在一起了,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薛银山呵呵直笑道:“你要不是跟那老太婆一样急,现在不是一样可以长生不死吗?”

    姚鬼雄看看薛银山,又看看师父,有些迷惘了。姚鬼雄看着薛银山,问道:“那以后的修行路,要是走得像我师父这么急,会不会?”薛银山打消了姚鬼雄的顾虑道:“你放心,你那个慢性子的媳妇,绝对不会让你重蹈你师父的覆辙~!”姚鬼雄拍拍胸口道:“说的也是。师父,要不我帮你收集一些可以续命的药材吧?”薛银山不由地摇摇头道:“没用的,你别看你师父现在龙精虎猛的,这大概过了这一世……估计也就灰飞烟灭了~!”姚鬼雄有些关心所谓的世代境,问起薛银山道:“这道祖之后就是世代境了,可对?”姚鬼雄这么一问,顿时让血雨揪心起来道:“快说啊,我徒儿是不是有绝对的把握渡过这世代境?”薛银山平静地看着姚鬼雄道:“这么说吧,你渡过世代境只是时间问题,其他的也不跟你师父一样,只要你用时间水磨,那是迟早的事~!”姚鬼雄闻言略微放心道:“那就好,多谢前辈关心。”

    姚鬼雄忽然抬起头来看着天上的众人,有些惊喜道:“我的徒儿怎么这时候来了?”王士柏见到师尊和师祖,赶紧下来请安道:“师尊,师祖,你们怎么在这里?”古鹫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熟悉的人,开口道:“您不是那位给我剑王的薛银山前辈吗?”薛银山很是平静地道:“没错,你这小子进步倒是很明显,一下子提高到这个地步了……啧啧,还真是了不得啊~!不愧是那个老不死的孙子……”说到这里薛银山忽然拉着王士柏道:“你……你身上居然有禁忌之火?那可是能杀死千机邪黑龙的好东西啊……不过怎么好像没有觉醒似的?”王士柏其实已经是第二次听说这种火焰,不由地忙问道:“前辈可有办法觉醒这种火焰?”薛银山忽然瞪了王士柏一眼道:“原来你是天火炮台的弟子啊?怪不得你身上有这老家伙的痕迹……看来你们两家福缘不浅啊~!”王士柏好奇地问起姚鬼雄,姚鬼雄有些尴尬道:“你师祖跟天火炮台祖上有些许关系……大概是联姻的关系,后来不知怎么的闹翻了~!”王士柏闻言不由地无奈苦笑道:“还真是福缘不浅啊……”

    薛银山不由地仿佛看到昔日那个火气十足的炮舰大师,忽然薛银山下意识说了一句道:“不可能啊……你师父怎么会这么容易死掉呢?他可是仙帝底下第一人呢~!等一下,我知道了……哈哈,我终于知道这老家伙在想什么了~!”说完薛银山忽然指着天上道:“这老家伙八成是已经晋升上界了……而且有意思的是这老家伙居然为了你这个肉体凡胎,下界过来做的你师父,只怕是所谋甚大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