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其他综合 > 农园医锦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封地
    对于有望成为数百年来,第一位制药宗师的大药师,盛德帝自然不惜一切代价,把人笼络过来……一个州府,外加“护国公主”的称号,并不亏!

    盛德帝见小姑娘不再坚决推辞,知道她已经动心了,又加了一把火:“瞳安州跟京畿交界的凤栖山,也划入你封地的范围。凤栖山上种的牛奶枣,甜脆可口,被列为大内贡品。

    凤栖山风景优美,山脚还有温泉,京中不少权贵都在那置办了庄子。瞳安州距离京城,不过一日的路程,往返方便……”

    盛德帝一条条罗列着接受封地的好处,顾夜听了心里像有二十五只猫儿——百爪挠心。她偷偷转过头,朝着凌绝尘的方向看去,挑挑眉——尘哥哥,这买卖看上去挺划算,没什么猫腻吧?

    察觉到小姑娘询问的目光,凌绝尘嘴角微微勾了勾,缓缓地点点头。小姑娘救了皇家最尊贵的一对父子,又挽救了炎国的一场大灾难,无论多么盛大的赏赐,她都当得起。

    盛德帝之所以如此隆重的封赏,不过是想笼络这位绝世小神医,外加最年轻的大药师的心。无论身份多么贵重,都有生老病死的一天,与一位医药双绝的神医交好,绝对受益无穷。

    那位上奏要求收回护国公主封号的大臣,见皇上以利诱之,又增加了不少砝码,小神医才“勉为其难”地收下封赏。他还能说什么?跟皇上对着干?最后得罪了皇上不说,还给小神医留下一个坏印象……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他脑子坏了才会“死谏”!

    盛德帝见顾夜不再推辞,文武百官也没人再反对,心情大好,笑道:“小神医不是说,静养时要保持好心情吗?朕决定,带着四皇子去凤栖山行宫住些日子,散散心。护国公主,不如你也一同去你的封地视察一番,见见你封地上的官员?”

    顾夜忙了一个多月,也想出去走走,放松放松。可惜,尘哥哥忙于政事,不能陪在她身边。她去了趟慈和庵,一通花言巧语,成功游说了容和公主,两人同乘一辆马车,可以避开皇上的銮驾,轻车上阵去了自己的封地。

    瞳安州的官员们,得到消息,早早就在城门外等候。两位公主大驾光临,一位是监国的宁王之生母,一位是皇上亲封的护国公主,挽救京城的绝世小神医,瞳安州今后的主人……她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那就是宁王的心上人

    哎呦喂,无论哪一重身份拿出来,都值得他们小心地奉承着。要是惹得这位小祖宗的不快,那就是跟宁王不对付。惹了宁王这煞神,还能落得好去?再说了,护国公主有任免封地官员的权利,一个不好,是要丢官的!

    瞳安州是距离京城最近的州府,官员还算清明。不是他们不贪,而是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 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贪啊!除非不要头顶的乌纱帽了!

    现在瞳安州是护国公主的封地了,他们更不敢贪了。宁王双目如炬,明察秋毫,一想到他那张比阎王还要有威慑力的脸孔,瞳安知州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以前贪,掉官职;现在贪,掉得可就是脑袋了……

    知州悄悄地往两位公主身后看了一眼,没发现宁王的踪迹,大大地松了口气。细细一想,又觉得有些笑自己胆小。宁王监国日理万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瞳安州呢?

    给容和长公主和护国公主见过礼后,钱知州上前一步,道:“护国公主府还待选址,不知长公主和护国公主可有下榻之处?”

    容和长公主对顾夜道:“宁王府在凤栖山有座别院,这几日我们就住那儿吧?”

    顾夜点点头,道:“我听长公主的。听说凤栖山下有温泉,咱们的别院中,有温泉吗?”

    容和长公主笑道:“当然有!尘儿置办这个别院的时候,特地挑了有温泉的!说起来,这别院还是尘儿去苍莽山执行任务,回来后置办的呢。买回来后,亲自监督着大肆修葺了一番。其中一个带温泉很别致的小院,名曰‘思夜苑’……”

    顾夜想到了自己跟尘哥哥的第一次相遇——为了一根小小的灵芝,她从高高的山崖上坠落,一位美得令人窒息的花美男,从天而降,拉住了她……原来那时候,尘哥哥就已经认出她了呢!

    不对啊!她这一世的样貌,跟前世没有一丢丢的相似,尘哥哥是如何把她认出来的?眼神?举止?还是语速语调?看来,尘哥哥前世对她用情至深,把她每一个细节都深深地印在脑中呢……

    钱知州不敢打扰两位公主的对话,在一旁静立着。见护国公主陷入沉思,他见缝插针地道:“凤栖山距离瞳安还要两个时辰的路程,长公主和公主远道而来,天色渐晚,不如在瞳安城暂作休息,明日再前往王府别院……不知长公主、护国公主意下如何?”

    容和长公主对顾夜道:“赶了一天的路,你一定累了吧?不如就在这瞳安城休息一晚,怎么样?”

    “我都挺长公主的!”顾夜乖巧地道。长公主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伸手轻轻抚了抚她柔顺的头发。

    钱知州见了,心中暗暗称奇:听说护国公主是东灵小国之人,身世有些坎坷,自由流落乡野。按理来说,这样的闺秀是不被看中家世人品的贵妇所接受的。没想到护国公主,竟然能哄得容和长公主另眼相待,这心机这手段,可见一斑啊……

    钱知州领着两位公主,来到城中一座设计精巧,景致独特的院子中。钱知州怕两位公主误会,忙不迭地解释着:

    “这座安然园,是瞳安城最好的园子。是前朝一位王爷的别院,后来被京中首富申万金偶然购得。护国公主对申万金有救命之恩,一听公主要来瞳安,早早就空出了园子,用作接待长公主和护国公主之地……”

    京城首富?顾夜对他是有印象的,当初为了解决国库空虚的问题,她施展了一点小计谋,收了这位财大气粗的首富五万两银子,拉开了赈灾捐款的帷幕。

    没想到这位土豪,在瞳安有这么一座雅致的园子。这申万金的消息还挺灵通的嘛,她也是临时起意要来封地逛逛,顺便散散心。做决定到成行不过两日时间,这家伙就得到了消息,收拾了园子,虚园以待……

    “如果不打扰的话……”能有个舒适的环境休息,顾夜当然不会拒绝。再说,这个小园子清静幽雅,坐落在瞳安城中,颇有些闹中取静的妙处。如果园子的主人愿意割爱的话,她都想把园子买下来了!

    “不打扰,不打扰!这园子草民也是偶尔来一趟,平日里都是闲置的。护国公主愿意屈尊入住,草民觉得三生有幸、蓬荜生辉……”申万金从十几位官员后面挤进来,满脸堆笑地奉承道。

    一个月不见,申万金瘦了不少,气色倒好了许多,顾夜知道他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便点头笑道:“申老爷,降血压的药有没有坚持吃啊!一定要忌口,管住嘴、迈开腿……“

    “多谢护国公主惦记……公主的金玉良言,草民都铭记在向你,不敢有丝毫违背。“申万金笑得眼睛都看不到了,衬着他那张胖脸,活像一尊弥勒佛,”只是……公主卖……咳咳,赐给草民的药,快要吃完了。您看……“

    顾夜的手在袖子里掏了掏,摸出一个药瓶,朝着申万金的方向抛过去,道:“看在你这座园子的份上,再赏你一瓶。只要你不再胡吃海喝,健康饮食勤运动。两瓶药之后,血压就该降下来了。“

    申万金手忙脚乱地接过药瓶,逢迎地道:“公主果然不愧是一代神医,草民吃了您的药,这头也晕了,脑子也不胀了,手脚也有力了,就好像获得了新生一样。您这手制药的功底,比那些大药师都厉害得多,堪称一代药神哪!不愧是药圣弟子,名师出高徒啊……“

    “停!停!我不爱听这些虚头巴脑的,你歇会儿吧!“顾夜抬手阻止了他一通接一通的彩虹屁。

    钱知州对申万金抢风头的做法,有些不悦,他瞪了申胖子一眼,对顾夜道:“长公主、护国公主,请进园子休息,臣等明日再来聆听示下。“

    顾夜对钱知州的识趣,给他一个赞赏的眼神,微微点头,看着钱知州带着瞳安州的大小官员们离开了。顾夜带的丫鬟婆子,打开行李,给主子们布置房间。

    申万金考虑得很周到,一应物品很齐全,都是全新的,不过床上用品和一些随身物品,还是要换上自己带过来的。颜婶把自己的行李往房间里一放,就开始进入小厨房,张罗晚上的餐点。

    小厨房的厨娘们,被挤到了一旁,根本插不上手。被申万金高薪请来的厨娘,本来对颜婶还不服气。可当一桌丰盛浓香的饭菜做好后,她心中所有的不服气都飘散了,剩下的只是“佩服“二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