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绝世无双 > 第2255章 周庄
    有时候,事情的发展就是这样。

    本来吧,双方都没想闹大。

    可发展到中途就发现,事情越演越烈,谁都控制不住。

    最后,……就打起来了。

    冷家家规其实还蛮严的。

    而且,冷瀚文又是护国公这一脉,长辈对晚辈也是治理的相当严苛。

    不许晚辈在外边做出,有失身份,给冷家丢脸的事。

    这其实也是当然的。

    不管是夏白冷殷,其实世家大多是没那么张狂,世家的人,从小培养,都比较富有文化底蕴,有着较好的修养,是在真正的大环境下熏陶过的。

    与那些暴富的,或者家里一夜得道的什么富二代,官,二代,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世家的人,也大多传承了这古老家族的谦逊,修身养性之类的,传统“特性”。

    但,脾气再好的人,在做某些“好事”的,正当兴头上,被人打扰,那脾气也是好不了的。

    再加上,冷瀚文也是养尊处优惯了,怎么能容忍自己丢脸。

    同时又担心事情被家里知道,自己又要挨骂……

    于是,事情就一步步发展成了现在这样。

    夏新的不听话,实在令冷瀚文难受。

    愤怒之下,就打算强抢。

    一拳就朝着夏新脸上打了过去。

    夏新甚至都没动一下,轻轻的用手背把冷瀚文的一拳给格开了。

    冷瀚文沉下身形,重心一偏,从侧面又是一拳轰来。

    夏新依旧是一副慢条条的样子,轻轻伸手,挡住了冷瀚文的这一拳。

    冷瀚文也是打小开始习武的,或者说,世家的人,基本都会习武。

    甚至,冷瀚文武艺还不差。

    至少对付绝大部分富家子弟,已经是绰绰有余,但对夏新……就算说是班门弄斧,其实都已经太抬举他了。

    就看到冷瀚文轻喝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犯贱。”

    夏新淡淡的回道,“你也是,勇气可嘉!”

    冷瀚文的动作在夏新眼中,跟蚂蚁爬行没两样。

    但在外人看来,就只会觉得他攻势凶猛,一拳快过一拳,直拳,横扫,下冲,上钩,转眼间就十多招朝着夏新身上打去,疯狂的攻势,看的人眼花缭乱的。

    只是,那疯狂的攻势,却完全没撼动下夏新的一下身位。

    然后又是一记扫腿,朝着夏新胸口重扫而过。

    却是被夏新一手抓住了小腿,止住了他所有的动作。

    夏新淡淡的说道,“你这是在杂耍吗?”

    “什么?”

    在冷瀚文一脸惊讶的视线中,夏新直接抓着他,把他整个提起来,砸在了那法拉利的发动机盖上,发出了“轰”的一声巨响。

    那黄色法拉利整个震动了下。

    同时,旁边的苏暖暖,也发出了一声“啊”的惊恐惨叫。

    冷瀚文直接整个人都萎了。

    不过,他也是硬气,干呕了一声之后,却是强咬牙伸手在引擎盖上一按,整个人高高跃起,于半空中一个旋转。

    叠加体重的凌空180度高压腿,直接自上至下,对着夏新的头顶重重砸下。

    夏新就仿佛吃饭喝水般轻松的,伸出一手,用手背架住了他的脚踝。

    冷瀚文感觉就像被大山撑住了似的,怎么也砸不下去了。

    又伸手在引擎盖上一按,一个凌空后翻,稳稳的落到了地上。

    只是,他才刚刚落稳,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发现刚刚还站在眼前的夏新不见了。

    随即感觉后脑勺一重,被夏新一手抓着他的脑袋,往前压了上去。

    又是“砰”的一声。

    冷瀚文整个脑袋砸到了引擎盖上,把他整个人都砸懵圈了。

    脑子里一瞬间是七荤八素的。

    那苏暖暖被吓坏了,又是一声“啊”的尖叫。

    忆莎也被吓坏了,大喊着,“小新,不要!”

    生怕夏新一个失手,就把冷瀚文给弄死了。

    忆莎都喊了,夏新也就没再动手了。

    就这么看了冷瀚文一眼,冷声说道,“你最好去重新学习下怎么说话,更要学习下尊重别人,不然,你会死的很惨的。”

    “……”

    事实上,不管冷瀚文怎么说夏新,骂夏新,他其实,都不太在意的。

    但你要辱及忆莎,那夏新怎么都要讨回来了。

    他也是男人!

    夏新也懒得理他,直接去坐进了驾驶座。

    那苏暖暖这才小心翼翼的来到冷瀚文身边,小心的扶着他。

    忆莎看了看几人,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严重。

    既然是护国公那一脉的,感觉不应该这么纨绔,仗势欺人啊。

    忆莎感觉挺头痛的,她觉得对方一开始好像也没想发展成这样。

    冷家,家规应该蛮严的吧。

    你说你骂夏新几句也就算了,夏新估计都不太理你,非要说到我身上,对夏新来说,辱及家人是大罪!

    忆莎就很头痛!

    想了想,她还是看着冷瀚文笑了笑道,“我有一个好消息跟坏消息,好消息是,这车里根本没装行车记录仪,所以,你也不用太担心,坏消息是,这事最好就此揭过,别再来惹我们,因为,你惹不起!”

    说完,踩着高跟鞋,摇曳着迷人的背影,快步走到兰博的副驾驶座坐下了。

    随着兰博的引擎启动,就这么在两人面前扬长而去。

    自然,等到交警过来的时候,这里就剩冷瀚文了。

    一行人紧张着,连忙要把冷瀚文送去医院。

    不过,冷瀚文却是摇了摇头,示意几人没事了,但他额头还流着血呢,说的这话自然很没说服力。

    可他确实要先回周庄,至于车祸的事,都懒得跟几个交警说。

    剩下的,他要自己处理!

    ……

    ……

    此时已经是5点多,在这山林间显得格外的昏暗。

    都已经到了要打路灯的程度了。

    忆莎在副驾驶座缩了缩身子,然后抓了条毯子给自己盖上了。

    轻声感慨道,“麻烦了啊。”

    夏新不解,“怎么了?”

    “废话,还不是因为你出手打了人家。”

    忆莎说着轻叹了口气,“打就打吧,留下外伤,被人发现了,总要追究的。”

    虽然最后留了点场面话,但忆莎感觉对方还不至于这么被吓到。

    毕竟四大家族已经是顶尖势力,还能被谁吓到?

    只是,夏新都已经打了,她也不能弱了夏新的势头。

    她觉得,所谓红颜祸水,大概就是这样吧,男人只要一到漂亮女人面前,总是容易干架。

    夏新一边开车一边问道,“话说,那护国公是什么?”

    “是冷家里的脉络,嗯……”

    忆莎想了想道,“大概,有点类似,殷家底下的诸子百家吧,冷家也是分各种脉络的,就像我这种属于旁枝末节,雪瞳就属于她奶奶直系直传脉络。”

    “那冷冰悦应该也算家主这一脉吧,只是有雪瞳在,她就继承不了,她们这一代,都属于冷菲华直传,而护国公这一脉,算是冷家第二强的脉络吧,仅次于家主系。”

    “因为当初建国时候,他爷爷代替冷家出征,护国有功,是开国元老,被圣上赐封护国公,你可以把他理解成是一个边疆大吏,算是冷家很有名的一个脉络。”

    “虽然冷家是女人当权,但也只是在家主的位置上,那护国公在冷家功勋显著,地位应该仅次于家主。”

    “是这样!”

    “与夏家这种长老会机制的不同,冷家从政较多,家族脉络多半是以地位,功勋排的。”

    甚至,不仅仅地位。

    就连在周庄的住址也是……

    “顺便再提醒你一下,周庄像个小城市,外围分七环,我奶奶住周庄最外围的七环,雪瞳住的是周庄中心,那才是真正的周庄,而护国公一脉是住一环的,你还是尽量绕开一环吧。”

    夏新苦笑,“我倒是想绕,我停在路边没动人家都怪我撞他车,我还能怎么办。”

    用网上的话说就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夏新感觉就自己这运气,该来的是躲不了的。

    “话说,还有多久啊。”

    “应该就到私人领域了吧。”

    忆莎说着剥开了旁边备用的牛肉干袋子,“我饿死了,午饭都没吃,好想吃饭啊。”

    她撕了小份牛肉干,塞进嘴里,小口小口的咀嚼着。

    然后又撕了一大片,直接递进了夏新嘴里。

    “别咬我手指头,都是口水。”

    “你别伸进来啊。”

    “话说,一到这,我就想起我奶奶做的菜了,她做菜可好吃了,我小时候最喜欢吃她做的菜了,有时候,我能一次吃三碗。”

    忆莎说道这,回忆起往昔,小脸还带着几分兴奋的红晕。

    夏新淡淡回答,“……是吗?那为什么你就没遗传你奶奶的一点优点?”

    “她负责做,我负责吃,我们这叫分工明确。”

    忆莎说到这还忍不住笑出了声,“说出来你肯定不信,我被养的,五年级的时候,足有180斤!”

    “……咦,现在难道不是吗。”

    忆莎就眼神一冷,一咬牙,狠狠拧了夏新一下道,“信不信我一牛肉干噎死你!”

    说话间,车也终于开到了周庄外围,被一道围墙给拦住了。

    几个士兵整齐的走过来,检查了下车子道,“请出示通行证!”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