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绝世无双 > 第443章 睡着的时候
    在明白了这几句话的意思之后,夏新的疑惑是,祝晓萱为什么要给自己发这条短信。

    难道是……因为第一次被打断了?

    所以,她要再说一次。

    就是说,她真正的意思是,她想做的事情,哪怕被人阻止了,也一定要做成。

    是在向自己传递这个讯息?

    不不不,一定是自己想多了,自己总是容易胡思乱想。

    夏新连忙甩甩脑袋,抛开自己的杂念,暗示自己别多想,还是看电影吧。

    然后,随着电影渐入高潮,新的问题也来了。

    大家去电影院最关注的是什么?

    电影的内容?

    电影的画面?

    电影的内涵?

    都不是!

    肯定是周围的情侣在干什么啊。

    夏新对这自己跟自己结婚的电影没有丝毫的兴趣,所以不时的会看看周围。

    大厅内虽然很暗,但每当画面转白的时候,还是有点亮度的。

    恩,没错。

    然后,夏新就能清楚的看到,左边角落的一对情侣在忘情的法式深吻,吻的如胶似漆,你侬我侬,不分彼此了,他们可能已经忘了是来这看电影的了,又浪费了两张电影票。

    右边倒数第三排尽头角落的一对情侣,已经直接躺椅子上翻滚了,这里左右椅子手能收起来真是太方便了,太体恤情侣了,人家都把椅子当床用了。

    还有左边前排正数第二排尽头的那对情侣是在干嘛,男女相对而坐,女生分开双腿跨坐在了男生的腿上,互相抚摸着……后面的情景都已经不忍直视了。

    夏新感觉这大厅里充满了浓郁动人的气息,还是不要乱看的好。

    果然,电影院一到深夜就这样了呢。

    就不能有点公德心吗?

    这让自己眼睛往哪看啊。

    夏新只能尽量把视线投注到屏幕上,但这乏味的电影显然不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倒不如舒月舞身上的体香,来的更动人呢。

    因为舒月舞是抱着他的手臂,靠在他肩膀上的,所以夏新能清楚的闻到舒月舞身上的动人香味,他感觉自己有点迷恋,但又有点怕这种香味。

    特别勾人,好像能把人的魂都勾去。

    尤其是舒月舞温软柔软的身子这么靠过来,他往右边移过视线,就能看到舒月舞那妩媚的小脸,粉嫩诱人的樱唇,还有那鼓鼓的胸部,……薄薄的泡泡袖连身裙,好像对自己造不成任何阻力。

    这一切都让他心痒难耐,口干舌燥。

    再联想到周围的环境,更是容易想入非非。

    这是正常男生的反应。

    夏新摇了摇头,驱散旖念,心道,咱能老实的靠在椅子的靠背上吗,人家工人叔叔造个椅子靠背不是为了让你靠我肩上的,你对得起人家工人叔叔吗,能尊重下人家的劳动成果吗?

    当然,这话他也只是在脑子里想想而已。

    总之,夏新对这爱情剧没有丝毫兴趣,中间的过程对他来说只是一种煎熬。

    而舒月舞一直到电影结束散场,来到电影院门口都还在咯咯笑个不停。

    “到底有什么好笑的?”夏新不解。

    舒月舞咯咯笑道,“很好笑嘛,因为,仔细想想,整个电影不就是,一个女生,变性成男生,从未来穿到过去,跟女生的自己结婚,还生下了自己,哈哈,你说人要怎么自己跟自己结婚,再生下自己啊,这不是太好玩了吗?”

    “我不知道。”夏新面无表情的回答,反正他是没看出笑点。

    心道,可能对她来说,没做过的事都可以归咎到好玩那一类吧。

    舒月舞明媚的双眸眨了眨,带着几分玩味的表情笑道,“你刚刚在电影院里想什么坏事吧。”

    夏新当然矢口否认,“我哪有。”

    “哦?我可是看到了呢,你眼睛从头到尾一直在瞟左边角落里的那对情侣吧。”

    夏新顿时大惊,“喂,只是偶尔看一下吧,中途我都盯着电影了好吗?”

    “那就是承认前后都在看咯?”

    “……”夏新发现自己被诈了,只能面无表情道,“你眼神可真好,我看你一直在看电影,还真是眼观六路啊。”

    “谁叫你心跳那么快,我能不观察下吗。”

    两人说话间已经走到繁华的地段,灯红柳绿的街头,霓虹灯在闪烁浪漫的光芒。

    路边车来车往,川流不息,不时可以听到一阵轰鸣的引擎声,伴着喇叭声从旁边穿过。

    夏新回忆了下,有些不确定的辩解道,“胡说,我心跳有那么快吗?再说电影声音那么响,你听的到?”

    舒月舞走在了夏新的前面,回过身,带动连身裙似花朵般绽放开来,双手后剪,美丽的眸子眯成了弯弯的月牙,盈盈笑道,“当然,快的我都要担心自己了,还在想着,你会不会被传染,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

    夏新无语,“……什么叫禽兽不如的事啊?”

    舒月舞俏皮的眨眨眼,“你自己知道,谁叫你当时一直盯着我看的。”

    夏新有点脸红,慌张掩饰道,“你眼睛是金鱼吧,全方位无死角都能看是吧。”

    舒月舞边说边后退着,嘴角勾着得意的笑容,轻盈的身子似蝴蝶般轻轻的转了个圈,说“当然,谁看我,我都知道。”

    “这话我铭记了。”夏新苦笑。

    “不过,有点可惜。”

    “可惜什么?”

    舒月舞红唇轻启,带着女妖般诱惑的美妙声音传来,“其实我刚还在想着,你要是做点什么禽兽不如的事出来,我是应该拒绝呢,……还是该接受?一直在心中犹豫不决呢。”

    “……所以都说,不会做了。”

    “顺带一提,接受的概率是百分之八十。”

    这话让夏新心中一跳,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问道,“真的?”

    舒月舞又轻巧的后退两步,抿着嘴唇露出小恶魔般的坏笑,一副你果然在想坏事的表情,扬了扬眉毛说,“当然是骗人的啊,笨蛋,哼,你果然想过吧,我不是一直抱着你手吗,就是怕你的坏手学着他们乱摸。”

    夏新明白了,一脸面无表情回道,“原来一直抱着我的手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嗯哼,当然……不是,这一句其实也是骗人的。”

    “……我说,你嘴里还有真话吗。”

    夏新已经分不清舒月舞口中,到底哪些话是真,哪些话是假了。

    “想听真话?可以啊。”

    舒月舞美丽的眼眸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吧。”

    舒月舞说着伸出了白嫩的小手,“剪刀石头布,赢的人可以问问题,不管什么事,都必须说真话。”

    夏新立马回绝,“不要。”

    “你确定。”

    “很确定。”

    他刚做过心虚的事,哪里敢玩这种游戏。

    “而且,反正你又会耍赖的吧。”

    上次玩剪刀石头布,夏新就记得清楚,舒月舞的剪刀是出三根手指的,拇指,食指,中指,她的是超级剪刀,不仅能把夏新的布给剪了,还能把夏新的剪刀也剪了,因为是超级剪刀。

    事实上,这夏新也就忍了,没想到她甚至能连自己的石头也给一起剪了。

    那还玩毛啊……

    舒月舞自知过去劣迹斑斑,保证说,“这次绝对不耍赖,我保证,要是耍赖,我就是小狗,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不用,我才不玩。”

    夏新说着,快走两步上前,一伸手把舒月舞给拉了过来,因为舒月舞身后已经是电灯柱了,她再后退,就要一脑袋撞上去了。

    舒月舞由于一时没反应过来,一下扑进了夏新的怀里,抱住了夏新。

    不过马上就一把推开了夏新,警惕的连连后退着,“你想干什么,真心话大冒险你还没赢呢,就想……啊呜。”

    话没说完,已经“砰”的一下,一脑袋砸在了电线杆上,痛苦的捂着脑袋就蹲下去了。

    夏新表示无辜,“我拉你了,你自己还硬是不服气的要去撞一下的。”

    舒月舞抬起泪眼模糊的双眼,撅着嘴唇不忿道,“都是你的错,你不会抱紧点啊,我一推就推开了,呜~~痛死我了。”

    “额……抱太紧的话,指不定你以为我禽兽不如,想当街施暴呢,到时候大喊救命,再蹦出几个行侠仗义之士把我给一顿收拾,我多冤枉,。”

    舒月舞被逗笑了,咬着嘴唇,一副想笑又想哭,只能努力忍着瞪着夏新的滑稽表情。

    最后银牙一咬,发狠道,“你不许说话,反正就是你的错。”

    “好好。”

    “又说话,扣10分。”

    舒月舞想板起脸来,不过马上又被脑袋后面的疼痛给吸引了注意力,脸色很是僵硬。

    夏新来到舒月舞身边,这次是比较强硬的抱起了蹲着的舒月舞,把她抱在了怀里,柔声道,“你可以扣一百分,但不许乱动。”

    说着,用轻柔的力道把舒月舞的小脑袋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一手摸了摸她的后脑勺说,“我看看。”

    这恰到好处的温柔力道,让本来想反抗的舒月舞并没有马上反抗,皱眉眉头说,“肯定肿了,痛死了。”

    夏新轻轻拨开舒月舞黑亮如瀑的秀发,仔细检查了下,说,“放心,没什么大碍,还是那颗聪明伶俐的小脑袋。”

    “你骗人。”

    “好吧,我承认,确实骗人了,其实是那颗超级聪明伶俐的小脑袋。”

    “……你再逗我笑,我打你哦,疼死了。”舒月舞握紧小拳头,用力锤了下夏新的胸口。

    夏新说了句,“别乱动,”右手轻轻的在舒月舞脑后来回的抚摸着,用着一股温柔,且令人舒适的力道,轻轻的揉着。

    这种事他在夏夜身上很有经验。

    舒月舞的秀发柔顺的就像没有半点摩擦力一般,在夏新的手心中流淌着。

    令夏新忍不住感叹,光这一头漂亮的头发,就该羡慕死多少女孩了,可能月舞就是上帝精心的杰作吧。

    舒月舞感觉随着夏新的动作,很神奇的,后脑勺的热量渐渐的被驱散了,也没那么疼痛了。

    而且,她感觉有点喜欢夏新这样的抚摸了,很温柔,很温暖,也很令人安心,让她浑身的戒备都松懈下来了。

    舒服的让人不想动弹。

    “好了吗?”夏新轻声问道。

    舒月舞有些贪恋这种感觉,把小脑袋轻轻枕在夏新的肩头,双手紧紧抓住了夏新后背的衣服,撒娇道,“你再揉揉,好像,还是有点痛。”

    “好。”夏新柔声答应。

    两人就这么站在繁华的街头轻轻相拥着没再说话了……

    等到夏新再一次发问的时候,发现舒月舞小巧的鼻翼中,已经发出平稳的呼吸声了,可能是因为玩累了,居然就这样靠在自己身上睡着了。

    这让夏新苦笑不已。

    望了眼天空,漫天的繁星在眨着眼睛,异常的美丽动人。

    然后,看向舒月舞的柔媚侧脸,轻轻的舒了口气,喃喃道,“你还是睡着的时候最乖了……”

    问题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