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绝世无双 > 第338章 喜欢与柴刀
    凌晨4点。

    太阳在地平线的另一端缓缓的升起,金色的朝阳在远处的湖面上延伸了过来。

    在一间别墅里的祝晓萱,此时正穿着睡衣,静静的倚在阳台上,任凭清冷的带着几分晨露味的早风,吹拂着自己的发梢,发梢轻拂着娇嫩的脸颊,有些痒,也有些舒服。

    祝晓萱试着把他想象成某人的手,嘴角不禁露出了几分痴甜的笑容,出神的望着远处初升的旭日……

    忍不住的回想起了白天的那个吻,那种触感,还让她有些脸红。

    祝晓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因为有外人在,她就会保持距离,像是个关系很好的亲密的师徒一样,而没人的时候,就会很大胆,完全越过中间那条线了。

    祝晓萱跟舒月舞不同,她热情奔放,活泼开朗,而且比舒月舞要大胆的多。

    舒月舞会给夏新选择的机会,比如选择看哪张照片,选择要不要陪她去逛街,选择要不要带她住旅馆,结果姑且不论,舒月舞是属于俏皮的小精灵,会弄些陷阱让夏新跳,哪怕心中已经决定要逛街,但还是会给夏新选择的机会,只是选错就完蛋就是了。

    要说唯一没选择的,就是在宿舍铁门那里,舒月舞突然的亲了夏新,可即使如此,在亲之前,也让夏新选择过喜欢什么口味的……

    而祝晓萱不同,她不会给夏新犹豫,选择的机会,因为她清楚的知道夏新是什么类型的人。

    没有选择,就没有拒绝。

    而且她本身就属于大胆奔放,敢爱敢恨的类型,一旦看中,进攻性,侵略性要强的多,所以敢在电话里明明白白的告诉夏新,“我喜欢你”。

    当然,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引子,因为那次雪天商店街门口,她看出夏新跟冷雪瞳的关系不正常,她也给过夏新坦白的机会,不过夏新没说,这让她心中觉得很不公平。

    后来又解释说是为了帮冷雪瞳,这就更让她气不过了,帮忙就可以抱那么紧了吗。

    明明自己忍的那么辛苦,湿乎怎么可以背着小舞,偷偷摸摸的跟冷雪瞳好上(这显然是误会)。

    有一就有二,反正冷雪瞳都掺和了,那自己为什么不能掺和一下。

    非要说的话,那也都是湿乎的错,不是什么忙都能帮的,既然你能帮别人的忙,那就也能帮我的忙,比如……擦点润唇膏什么的。

    这算是一切的引爆点。

    而且,她一直觉得舒月舞跟夏新好不了太久。

    她最了解舒月舞的脾性了,那是一个标准的喜新厌旧的大小姐,不管是再好玩的玩具,还是再好看的布娃娃,又或者是宠物狗,还是男人……也许刚得到的时候,她会把对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不许任何人碰,甚至照顾的无微不至,简直好的不能再好。

    但几天之后,新鲜感一过,她就没感觉了。

    你很快会在她家的垃圾桶里找到脏兮兮的布娃娃,在她家门口找到曾经被宠的没边的,邋遢的被遗弃的小狗。

    是的,不会有丝毫怜悯,与念旧,一旦厌了,马上就扔。

    喜欢就要得到手,厌倦了就要丢弃。

    她知道,过去无数的经验例子证明,小舞一直就是这么任性的。

    她有天赋,有才华,琴棋书画,钢琴跳舞,她感兴趣的时候很快就能上手,然后轻松得奖,得奖过后,在大家都以为她要往这方面发展的时候,她又会因为三分热度过去,觉得这太简单,轻易就能拿奖,而放弃。

    甚至有位世界著名的钢琴大师想收她为徒,说小舞是他见过的最有天赋的女孩,以后绝对能名誉天下,依然被小舞毫不留情的拒绝。

    当然,这理论也完全可以套用在男人身上。

    祝晓萱试着想过,为什么过去的男朋友都是被小舞一礼拜,两礼拜就甩了,唯独夏新支撑了一个学期,小舞还不肯放手。

    她明明一直在等着两人分手,她绝对不会给湿乎犹豫的机会,会马上选择插入的,……当然,也会先暂时瞒着小舞。

    可小舞没有。

    她甚至想过,小舞会不会真的喜欢夏新?

    这个问题困扰了她许久,后来日思夜想之下,她觉得不是的。

    小舞哪怕喜欢,也不是喜欢夏新,她了解自己的姐妹,小舞只是喜欢这种感觉。

    这种……还没玩腻的感觉。

    是的,就像布娃娃,玩腻了才丢,小狗的新鲜感过了才扔,钢琴要得奖了才放弃。

    这类似于一种得到的过程。

    而对于男生,说直白点,那就是征服。

    过去的男生太没用了,一两个礼拜就被小舞彻底征服,完全拜倒在小舞的石榴裙下了。

    小舞虽然享受被人追捧的感觉,但那种完全臣服了的东西,类似于已经得到手了,她就完全失去兴趣了。

    她就是这么任性,享受着中间得到,征服的过程。

    而夏新……她得不到,征服不了,所以她才玩不腻,只要得不到,就不属于她,那就永远都有新鲜感。

    这就类似她学钢琴拿不了奖,永远都处在学习的路上,她就一定会想拿个奖试试。

    她应该很享受这个过程。

    没错,喜欢的是过程,而不是人。

    而湿乎,他是不擅长拒绝别人的,不对,他是不擅长去伤害别人的,……只要对方不先去主动的伤害他。

    他习惯与人相处的方式是,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谁打他一下,他就要反打一下回来,不会主动亲近对方,也不会刻意回避对方。

    就是说,小舞说做他女朋友,他就会试着去做好男朋友的工作,会试着去喜欢小舞,这就是他的处事方式。

    不主动跟人亲近,也不主动跟人疏远。

    这应该是跟他家庭环境有关,毕竟听说湿乎从小父母就死了,就剩他一个人带着妹妹长大。

    每次想到这,祝晓萱就很心痛,从小爸爸妈妈就不在身边,肯定经历了不少苦头吧,每年过年这都要怎么撑下来啊……

    反正,祝晓萱觉得这就是那两人相处的秘密,一个暂时还不到放手的时候,另一个,则是绝对不会主动放手去伤害对方。

    她觉得那才不是喜欢。

    喜欢是什么?

    祝晓萱倚着栏杆,双手托着下巴,没羞没臊的想了下。

    喜欢就是,自己以前一直喜欢帅哥,不过见了湿乎,就觉得他比所有帅哥都要帅,谁要说湿乎不帅,她就拿个拖鞋拍对方脸上去。

    喜欢就是,别说湿乎拿一卡车零食,还是一个戒指,哪怕拿根棒棒糖,单膝下跪,自己就什么都答应他了。

    喜欢就是,哪怕湿乎不跪,自己也愿意单膝下跪,……不过她觉得那没有用,湿乎这人就不能给他选择的机会,有选择就有拒绝,必须直接给他一把推进教堂,他就拒绝不了了。

    祝晓萱越想越觉得脸红,脸上一阵火烧,觉得自己真是太不要脸了,这都敢想,没有半点女孩子的矜持,不过转念一想,人要是都跑了,还要矜持什么用,大不了脸皮不要了呗……

    心想着若真到了那时候,夏新一定是一脸发懵的表情,那一定很好玩,想着想着,忍不住的就笑出声了。

    人生中总有些人,在你想到的时候,嘴角会泛起会心的笑容,那说明这人,已经走进你的心里了。

    祝晓萱喜欢夏新总是一脸平静的样子,很酷,喜欢他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老实的会去帮助别人的样子,喜欢他一脸嫌弃,却还是跟自己双排时的样子,喜欢他专注时眼睛闪闪发亮的样子,喜欢他自信时候的样子,喜欢他总是很温柔的样子,也喜欢他偶尔会欺负自己时的样子……

    “晓萱,晓萱,晓萱……”

    由远到近的呼唤把祝晓萱从深沉的思念中拉了出来。

    祝晓萱一抬头,发现了哥哥祝晓松的脸。

    两人的房间是连着的,阳台自然也是连着的,中间隔了不到半米。

    “哥,你起来了,这么早。”

    “是你才早,4点就起来了,还穿这么少,不怕着凉啊。”

    “哥,你忘啦,我从小身体就好的很,从没感冒过。”

    “额,你这么说倒也是,人家都说笨蛋是不会感冒的。”

    “呀——哥,你想死啊,说谁笨蛋呢。”

    祝晓萱气呼呼的扬了扬小拳头示威。

    祝晓松温和的笑笑,“想什么呢,盯着太阳笑的那么开心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关你什么事,不跟你说。”

    “不会……是有喜欢的人了吧。”

    祝晓萱顿时大羞,“呀,你胡说什么啊,谁有喜欢的人了。”

    祝晓松故意起哄道,“脸红了,脸红了,来,跟哥说说,以前咱不是约好,有喜欢的人都要让对方把把关的吗,我都告诉你了,你不告诉我就太不公平了,是个什么样的人。”

    “什么样的人啊,”祝晓萱想了想,忍不住露出了甜蜜的笑容,“是个,很温柔的人呢,现在还不行,以后再告诉你。”

    祝晓松愣了下,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没能说出口,因为面对妹妹这样的笑容,他真的什么也说不出口。

    那是温暖而甜蜜,仿佛似那初升的朝阳,要把冰雪融化般的美好笑容,祝晓松真的不想破坏这笑容。

    只能僵硬着脸色,微笑着说了句,“那行,你什么时候想告诉我了,就跟我说,我会一直在这听你说的。”

    “嗯嗯……”祝晓萱迎着清晨的虹光,灿烂笑着点了点头。

    ……

    ……

    而另一边的夏新,躺在床上,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中阳光明媚,他跟祝晓萱在学校的后山微笑着聊着天。

    然后,舒月舞出现了。

    舒月舞巧笑嫣然的走过来,嘴角绽放比六月桃花更娇艳鲜美的笑容。

    那美眸中秋波流转,顾盼生辉的绝美风情,美的像幅画,让夏新一下看痴了。

    突然就画风一转。

    天空暗了下来。

    舒月舞亮出了背后闪烁着尖锐锋芒的柴刀,高高举起,一下挥了下来……

    诡异的音乐开始响起,恐怖的声音在耳边绽放。

    接下来的画面实在过于残忍了,鲜血很快染红了整个梦境,覆盖了夏新的视线,已经分不清支离破碎的到底是梦还是身体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