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致我们奋斗的时代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越长大越孤单
    林筱筱看到了街边的他们,她披带着白布,红肿的眼睛一看就是哭泣所致,她可能也是一宿没睡吧,这几个人当中最伤心难过的应该是他才对,毕竟一直以来她一直是阿姨最宠,最爱的人。

    她走到宁静面前,表情没有一丝善意,恶狠狠的对她说:“这里不欢迎你,阿姨生前就不喜欢你,现在她走了,请你不要来打扰她,虽然她走了,我和韩晨依然会订婚,这是她的心愿。”

    以前只以为她蛮横无理,娇生惯养,却从没发现,原来她真的得肤浅,都这个时候了还一心想着的只是她自己。

    “林筱筱你别太过分了。”夏青特别为宁静打抱不平,争吵的声音惊动了不少人群,当然也惊动了韩晨。

    他很快的走了过来,看着狼狈不堪的宁静,再看看盛气凌人的林筱筱,还有家里正在办丧礼的人群,为了平息这场不必要的战争,也为了保护宁静不会太难看,他毫不犹豫的选择站在林筱筱的一边。

    “你回去吧!我妈妈她可能不想见到你,我和筱筱就这样已经算是订婚了,等我们毕业回来就结婚,筱筱她不喜欢你,以后我们也用来往了。”韩晨的话像一把锐利的尖刀深深的刺痛着她的心。

    她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简单的说了两个字“保重!”

    “韩晨你还是不是人?”

    “韩晨,你太让人失望了?”

    “你知不知道她是从桐梓走回来的,走了一天一夜,一天一夜,没有好好吃饭,没有睡觉,她为了什么?”

    “夏青!”正在说话的夏青被她的这一叫给阻止了。

    “不必解释这么多,我做什么是我自己愿意的,和他没有关系,现在的这里,我本来就是一个多余的人,我要坐车回来了,你们要和我去吗?”她的话一说完,林佳佳和夏青毫不犹豫的就跟了她的步伐。

    “等一下!”韩晨突然叫到。

    她停在了脚步,回头一笑,很开心的样子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你……”韩晨突然又停顿了。

    “静静”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了耳朵,她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原来是爸爸,她突然才领悟,昨晚就发生的事,她爸爸肯定知道了,和他爸爸这么好的同学,她早就应该猜到爸爸会来这儿才对。

    看着爸爸的走来,她像一个委屈的孩子,紧紧的躺在爸爸怀里,原来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是爸爸的怀里,最值得依靠的肩膀,是爸爸的肩膀。

    她只是轻声的对爸爸说:“我想回家”

    从小看着她长大的爸爸怎么会不明白她的心里呢,此刻最能体会她心情的可能就是爸爸了。

    爸爸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叫了村里的长安车,就坐上了回家的车上。

    夏青和林佳佳也跟着她走了,留下韩斌一个人傻愣愣的站在大街上,因为他知道,也只有他明白,韩晨是为了保护她,这一定不是他的本意,其实他在说那些话的时候,他的心一定在滴血。

    看着车子消失在远远的街头,韩斌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虽然什么话也没说,但是他知道他懂他。

    “可以有东西给我吃吗?我好像很久没吃油一样的难受,全身无力着呢”韩斌对他说道。

    “走吧!进屋去吃。”韩晨捏下他肩上的背包。

    韩斌朝着屋子里的灵位走去,认真的叩了三拜,有人递给他一块丧礼的白布,他拿着系在了肩膀上,在他起来的那一刻,深深的长叹了一口气。

    小镇上死人是不会火化的,尸体在家停放三天,就会选一个日子去下葬。

    韩斌向棺材的地方走去,他像看看死去的阿姨,原来他的模样还是没有变,和生前一个样子,脸上一副安然的样子,此刻,他想,也许她没有任何遗憾的走了吧,毕竟韩晨已经随了她的心愿,选择了和林筱筱。

    吃了两碗饭的韩斌已经是吃饱喝足,林筱筱已经去忙碌去了,现在只剩下他和韩晨。

    看着消瘦的他,仿佛就剩下了一堆骨头,脸上没有一点肉,黑青黑青的样子,原来的青春早已给予了这远去的岁月,突然感叹要是人生若只如初见,该是何等的美好。

    “你别介意夏青的话,她其实就是有点...”他还没有说完,就被韩晨打断了话。

    “我知道,她为宁静打抱不平,有她们在她身边,我更放心,要是她一个人我还不放心呢!”韩晨漫不经心的说道。

    “加油!挺住了,冬天既然来了,春天也不会远的。”韩斌说道。

    “你知道吗?这几个月里,我想了无数种再见她的画面,也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对她说,可是今天,我叫她那么狼狈,那么疲惫不堪,我呢,都对她说了一些什么?”说话的韩晨好像也在气氛自己,无奈又无助,把自己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的僵持着。

    其实刚刚的一幕,他有无比的冲动想要抱着她诉说,想告诉她这几个月里对她的思念和想念,想温暖她冻僵的手,想为她擦去眼角处那颗忍着未落下的眼泪。

    他依然想对她说,她依然是那个可以与他共同分担辛酸,站在最高处共享荣华的人,那个知道他一有什么事情就风风火火赶来的人,那个他所有的心事都想要同她分享的人。

    想着想着,他哭了,泪到嘴角才发觉自己哭了,只身边那个递纸巾的人不是她。

    曾经在他哭泣的时候,她会给他递纸巾,使劲揉着他的头发,轻轻地安慰,再做个搞笑的鬼脸,并且嘲笑的口吻对他说:“男子汉呢,这样你哭了,将来怎么保护我啊?”

    人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就变得越复杂,现在我们可以轻而易举的伤害到一个人,也可以轻易而举的骗到一个人,却再也无法用一根棒棒糖的代价赢得一个人的心。

    这也许就是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变化,让我们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不得不变化,不得不复杂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