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神驴驾到 > 第四卷、所谓的浮躁 第41章、这就是江湖

第四卷、所谓的浮躁 第41章、这就是江湖

第四卷、所谓的浮躁 第41章、这就是江湖 (第1/2页)

田秀不愧是田老蔫的亲生女儿,完全继承了他的衣钵,而且还有所创新。
  
  当初田老蔫打发徐英来找小黑,他不直说小黑与徐英的关系,特意拐了一个大弯,声称徐建结婚了,徐英留在家里不方便。
  
  结果,徐英在启铭镇一场惊魂,多亏她机灵,找个机会逃跑了。
  
  如今,徐英傍上了董兴,又借助董兴的势力,一雪前耻,让旅店老板娘去吃了牢饭,小旅店也被销户了。
  
  田秀听说小黑回家这几个月没闲着,竟然跑到东山去行骗了。
  
  她嘴上替小黑做了辩解,见董兴一口咬定,这起偷盗案就是小黑所为,你猜田秀该作何反应。
  
  有道是心到神知。
  
  她当姐姐的,已经替小黑做了辩解,至于董兴信与不信,能否真像董兴所说的那样,让县刑警队长郭军下发全境通缉令,缉拿小黑归案,这一切都不是她该操心的事了。
  
  田秀的豁达,或者说她打心眼里,不想替小黑操心的冷漠,来自她对董兴权势的畏惧。
  
  眼下她没有任何资本,保全自己能够顺利经营红楼饭店,稍有闪失,被董兴抓住把柄,手起刀落,她就变得一无所有了。
  
  所以,小黑接下来将面临怎样的磨难,都与她无关了。
  
  亲情,在个人利益的诱惑下,大幅度贬值在所难免。
  
  董兴煞费苦心设计的一场阳谋,遭遇了田秀的冷漠,无奈只能土崩瓦解。
  
  正如小黑当初估算的那样,董兴即使吃了熊心,吞了豹子胆,也不敢公然为这笔钱,兴师动众缉拿他。
  
  这笔钱对董兴来说,虽然称不上九牛一毛,但他也不至于,为讨回这笔钱,公然去冒风险。
  
  郭军从事公安工作多年,已经养成了洞察秋毫的职业习惯。
  
  别看他跟董兴是高中同学,时不时地还要从董兴这里求得关照。董兴对这张协查通报的关注,引起了郭军的注意。
  
  再说小黑。
  
  他在红楼饭店,听说徐英和董兴住进一个房间,顿时肝火上亢,他要找徐英问个清楚。
  
  小黑没想到,董兴真敢大张旗鼓地,找值班民兵来抓他。
  
  他也是被田秀的紧张神态所干扰,顾不得多加考虑,出了红楼饭店,一溜烟儿飞跑起来。
  
  他一跑就是几十里地,居然没感到疲劳。
  
  小黑在漆黑的公路上一路拼跑,不知不觉中跑回了启明镇。
  
  他止住脚步在街头漫步,想找个地方歇歇脚,攒足了精神,明天再回红楼饭店。
  
  他要让徐英亲口说明情况,如果董兴像对待他大姐那样,对徐英威逼利诱,造成今天的结果,对董兴来说,明年的今天,肯定就是他的忌日了。
  
  小黑为了徐英私自下凡,刚刚有所收获,就被董兴截胡了。
  
  别说是小黑这种带背景的神人,就连普普通通的凡人,夺妻之恨也是不共戴天的。
  
  故事说到这里,该让读者知道,小黑和徐英的前世姻缘了。
  
  徐英前世本姓爱新觉罗,地道的正黄旗血统。
  
  其父为王爷,风流成性,于烟花柳巷中,与其母相遇,终日厮混,孕育了她。
  
  结果可想而知,她虽为皇室血统,因其母的不洁历史,只能沦落民间。
  
  好在其父旧情难忘,将其赎身,安置在京城民巷之中,常年为其提供充足的生活保障。
  
  其母为了培养她,不惜花费重金,请名师栽培,把她打造成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无所不能的才女。
  
  小黑在这个时候,闪亮登场了。
  
  他身为王子,从出生那天起,就注定要有一个辉煌的人生。
  
  作为家里唯一的阿哥,其父对他寄予厚望,不惜重金打造他。
  
  自古雄才多磨难,纨绔无一成伟男,说的就是小黑的前生。
  
  他从小在王爷府接受私塾教育,对外面的世界充满憧憬。父亲也鼓励他勇敢地走出去,到外面的世界,经风雨见世面。
  
  于是,他走出家门,一路游山玩水,游遍名胜古迹。
  
  他在泰山脚下,巧遇徐英前世,两人一见如故,大有似曾相识,相见恨晚之感慨。
  
  他虽隐姓埋名,却因衣着华丽,挥金如土,被徐英前世的母亲相中,有意撮合二人发展感情。
  
  年轻人的感情,像廊檐下的风铃,稍有风吹草动,便能唱出悦耳的旋律。
  
  两人犹如梁山伯与祝英台再世,游历爱河,流连忘返,并商定回京后,引荐双方父母见面,完成终身相守之约。
  
  王爷虽对爱子私定婚约满心反感,怎奈他爱子心切,只能暂且放弃门户相差悬殊之说,微服出访,去五龙观与亲家会面,从而,引发了一场意外杀戮。
  
  所谓的才女之母,就是王爷的外室,那个从烟花柳巷,赎身从良的小妾。
  
  王爷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一对同父异母的姐弟恋情。
  
  王子满怀希望,盼到父王回府,竟听到父王的大肆抱怨,说对方言而无信,没来赴约。
  
  从此,才女娘儿俩人间蒸发,王子找遍京城,也难寻踪迹。
  
  思念之痛,搅扰着王子。他不思茶饭,日思夜想,期盼才女出现,最后神经错乱。
  
  王爷请人为爱子掐算,最后得出结论,需将王子送庙里修行一年,才能赎回原身。
  
  就这样,王子被送进无量观修行。
  
  王爷不知道,他差人要了却后患,错将母女俩勒死在无量观外,不远处的山坳里。
  
  王子被送到无量观修行,每晚睡梦中,都能与那母女相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闪婚当晚我拉黑了首富老公 女侠且慢 赤心巡天 黄昏分界 仙人消失之后 长生从猎户开始 三寸人间 我的模拟长生路 海盗王权 我每月能刷新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