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苍厄之瞳 > 白垩土 第两百七十二章血肉之路上的搁藕狗

白垩土 第两百七十二章血肉之路上的搁藕狗

白垩土 第两百七十二章血肉之路上的搁藕狗 (第1/2页)

金元袖手旁观、隔岸观火,今晚的气温她很喜欢。
  
  真想在森林里放一把大火;
  
  女孩笑容优美,拉伸身子的动作矫健干练,长发垂落,她闭上双眼,有个声音在对她说:
  
  “记住,睁开眼后,你见到的身影,就是你此生必杀之人。”
  
  那声音苍老,带着些许的嘲笑,听着极其不舒服,女孩点头,随后笑着睁开了眼,她瞧了瞧云层之后的巨人,又看向巨人之后的无垠之海、高耸在山巅的一座座宝塔,塔中有无数的画像,里面画着无数风华绝代的少年。
  
  “老头,等我来杀你。”
  
  “如此最好。我已经到了【小病我就治,大病我就死】的地步了,也不知道是你的刀剑快,还是时间的渗透更彻底。”
  
  “我便是你的宿命。”金元睁开眼,笑得别无二致,草坪上风吹,蟋蟀们还在争斗,但是大统领已经被耗完了耐心,她轻描淡写地拉开牛皮弓,朝远处放了一箭,瞬息间大火燃起,熊熊不息。
  
  噼啪声在坏女人的耳畔响起,草坪上挣扎的小蛇撑起伞,对着蟋蟀们大喊,“小鱼快游,你的四面八方都是自由!”
  
  火势被大风吹起,纠缠着烧了起来,火势蜿蜒曲折,一直延伸到自己看不见的地方,金元立在悬空的巨石上,球状闪电在她的身边化作一张弧形的网,在半空中拖行,火势在黄昏化作了油画,两位管理者仍旧沉默不语。
  
  “我很快就走,但我不确定能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因此会有多次犹豫,希望眼下的进展能顺利。”
  
  “我等并没有坏心思,您随意就好用。”时间工程师堆笑道,却也被女孩的杀伐果决吓了一跳。
  
  “哦?谢谢。”金元点头,带上了黑色手套,长发收拢,球状闪电挂在身后如披风,她在原地跳了跳热身,不远处的郊外,搁藕狗目光狠戾,暴力在双眸作用于牙齿,他的兽性被彻底激发!
  
  “我宁愿这是一场梦……
  
  “一场不用苏醒的噩梦——可它凭什么这么痛!”
  
  墨镜小狗丢掉了自己的体面和衣冠楚楚,随后,一声咆哮——
  
  那是霸王龙。
  
  金元不清楚当时他们来到擂台规则时的形态寓意,但似乎,远不只是“随机”那么简单。
  
  搁藕狗双足重踏空中,整个身子飞跃而出,巨人的手臂被他撕咬下一大块血肉,真正的战斗顷刻间打响!
  
  足够了——
  
  我颤抖血液和永远在汹涌的愤怒!
  
  “欢迎来到地狱溪组,伟大的龙皇!”
  
  在搁藕狗踏臂登天的时候,所有规则内的参与者,都听到了这句话,甚至于龙神柠檬小狗都陷入了短暂的错愕之中,没有回过神来。
  
  发生了什么?
  
  随后众多的视线或直接或间接得来到了金元的【游戏官方直播间】,在那天际之上,搁藕狗逆上苍穹,他在星空间一路跋涉,速度奇快,纷飞的血肉浓墨重彩,他在这条回忆的断桥中,一跃而下——
  
  【谁都会犯错误,所以人们才会在铅笔的另一头装上橡皮。】
  
  【那我的橡皮呢?被你偷了?】
  
  是呀,沉默的深渊,不会回答任何问题。
  
  搁藕狗抓着手里的风筝,却无法穿过那永恒的屏障,去问一问从前。
  
  这扇门不会再敞开了。
  
  我冷门的像什么?
  
  哪怕过了五年,我的视频周围也没有“作品相关”。
  
  搁藕狗在清冷的夜睁开双眼,永夜的草原上他亲手摸到了一座又一座的墓碑,但每一座都光滑无比,无法勾起任何的回忆,他生了一双最没用的眼,在这样的地方,倔强得像是失去过什么。
  
  悲愤、讥笑,少年站在那儿,已然丢了脸。
  
  我的生命承载了什么?
  
  搁藕狗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自他有记忆以来,就再没有困难,他出生在一条平稳的人生曲线上,不过五年的时间就来到了【虾饺】的位置上,兄长说,他的名字不对,要改……
  
  山海走的那一条,墨镜小狗在千军万马的列阵之前,身后跪倒一片,沉默的气氛中搁藕狗音乐觉得死掉的是自己,再然后,他认识了三位大贤;
  
  或许亏欠在于,我虽知道你是珍宝,是我所不能失去的物件,却到底没有学会应该如何保养你,并不清楚该如何叫你长久。
  
  凛冬暮色,搁藕狗怒极反笑,罐子里的灵魂飘散了出来,不可见的光被以辐射的方式释放了出来,巨人瞪大眼睛,感受到了可耻!
  
  你作弊——!
  
  你他娘的不守规矩!
  
  他胸口憋了一口气,窝囊气!
  
  但是那双足狂奔的霸王龙并没有给他机会,他高高跃起,朝巨人的肩膀撕咬而去!
  
  “下流!”
  
  巨人站起身来,大片大片的光倾泻而出,巨兽抓准时机瞬间用脑袋袭击他的胸腔,庞大巨物之间的战斗是不符合逻辑得,他们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结构在战斗,烈度一下子就上升了好几个等级,而在这种级别的碰撞中,霸王龙节节高升!
  
  “啊啊啊啊啊!”
  
  搁藕狗双足冒火,他的视线里一片空白,墨镜小狗就像是一位田径运动员,不顾一切的冲刺,热浪扩散开,金元走到烧成灰烬的草坪里,抓了一把焦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闪婚当晚我拉黑了首富老公 女侠且慢 赤心巡天 黄昏分界 仙人消失之后 长生从猎户开始 三寸人间 我的模拟长生路 海盗王权 我每月能刷新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