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诛神逍遥录 > 第六百三十二章 轮回幻境
    某深山密林之中,隐居着一名铸剑大师.这位铸剑师的唯一爱好,就是铸造各种传世宝剑,基本上除了吃饭睡觉外,他都在不停地铸造着各种宝剑。=

    但是,这位铸剑大师有一习惯,每铸造一剑,必毁一剑,身边只留自己铸造的最好的那把剑。

    某天,这位铸剑大师不知从哪里得到一块天外玄铁,顿时欣喜若狂,自此没日没夜的呆在剑炉之中,想要铸造出一把天下无敌的宝剑。

    “叮,叮,叮......”

    剑炉之中,敲打之声不绝,经过三年多的努力,宝剑终于要在今日成形了。

    “爹,我跟娘来给你送饭了。”一个十五六岁的清秀少年,抱着一只白狐走了进来。

    在少年后面,慢慢走进来一个身穿绿色薄衫大约三四十岁的中年妇人,手中提着一个竹篓,竹篓中盛着专门为铸剑大师准备的酒菜。

    “逍遥,你先停下来吧,把饭先吃了,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今天我特意做了你爱吃的土豆烧鸡、青椒炒肉和酸辣藕丁,还带来了一壶新酿的百花酒。”中年妇人来到剑炉旁边的石桌边,将酒菜摆好后,笑着铸剑大师说道。

    “辛苦娘子了,你们先等等,马上就好了。”铸剑大师头也不回,继续锤打着手中的剑坯。如此一柱香时间过后,铸剑大师这才停了起来,将已经成开的逍遥剑插入火炉之中,来到了石桌边上,与中年妇人和少年一起吃起饭来了。

    “爹,你的逍遥剑还要多久可以炼好啊。”少年一边吃着饭,一边问道。

    “剑已成形,只等三天后祭剑就可以了。”铸剑大师边吃边说着,一脸埋怨地看着少年:“你这小子,身为我的儿子,不跟我学铸剑,却偏偏要跟你娘学着养些小动物,害我现在连个帮手都没有。”

    铸剑大师痴迷铸剑,其娘子除了操持家务外,最大的爱好就是养些小动物。铸剑大帅原本以为他们的儿子会随自己喜爱铸剑的,却不想这个儿子天生对铸剑不感兴趣,倒是对各种小动物喜爱得不得了。铸剑大师郁闷不已,却也没强求,并没有将自己的铸剑手艺传给儿子,只是教给了儿子一些防身剑法。

    “爹,你可不能怨我,我天天要练你教我的剑法,又要帮助娘照顾那些小动物,还要帮娘给爹做饭,我哪有时间再来剑炉帮爹啊。再说了,我对铸剑又不懂,就算来剑炉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要是不小心影响到爹铸剑可就不好了。”少年调皮地说道。

    “好了,你们爷儿俩能不能先把饭吃完再说话啊。”中年妇人见铸剑大帅和儿子吃个饭还不停的拌嘴,一人给夹了一大块鸡肉,堵住了二人的嘴。

    铸剑大师和少年见中年妇人有些不高兴,连忙同时住嘴,老老实实的吃起饭来了。

    “儿子,宝剑已经成形,只需要照看一下就行了,没什么大事。这几天你搬来剑炉跟爹住吧,爹好教你剑法。”吃完饭,铸剑大师对少年说道。

    见儿子有些迟疑不定,妇人劝说道:“你就留下来陪陪你爹吧,正好也可以跟你爹好好学一下剑法,你那半吊子的剑法差你爹太远,不练可不行。”

    “知道了,知道了,这几天我就留下来受虐吧。”少年见推托不了,一脸泄气地答道。

    接下来几天,铸剑大师就与少年在剑炉中练起剑来了。说是练剑,其实是用剑法对战,说得更准确一点,是少年一直被铸剑大师压着打,好不狼狈。

    “爹,我就不懂了,自我懂事以来,天天就看到你铸剑,从来没看到你练剑,为何你的剑法却要高出我这么多。”练完剑后,气喘吁吁的少年一脸不服地说道。

    “哈哈,因为你爹我比你懂剑。怎么样,要不要跟着我学铸剑,学着懂剑?”铸剑大师一脸得意地说道,再次想引诱少年学习铸剑。

    “算了吧,我可不愿意在铸剑上花时间,有那时间,我宁愿多养几只小动物。”少年直接就拒绝了。

    “没出息!”铸剑大师一脸鄙视地笑着。

    “逍遥,你又想骗儿子跟你学铸剑啊。告诉你,没用的,儿子随我,可不随你。”中年妇人提着一个大竹篓,从外面走进剑炉,笑着说道。

    “这可不叫骗,这叫引导。”铸剑大师一脸不服地说道。

    中年妇人也不争辩,慢慢地将饭菜从竹篓中拿出来,摆到石桌上,然后给铸剑大师好酒。铸剑大师和少年知道妇人不喜欢二人在吃饭的时候说话,也不再争辩了,二人均坐到石桌边上,闷声吃起了饭。

    突然,剑炉一阵剧烈的震动,地动山摇般,把饭菜都震翻了。

    火炉之中,那把逍遥剑不停地颤动,表面闪烁着耀眼的红光。火炉之中的烈火,在红光的照耀下,燃烧得更加炽热了。

    “哈哈,祭剑时机到了。”铸剑大师见此,顿时欣喜若狂,连忙丢下碗筷,将事先准备好的数桶兽血不停地泼到逍遥剑上。这还不止,铸剑大师更是用刀割破自己的手掌,以自己的鲜血在剑身上刻画着一道道玄妙的血纹。

    妇人和少年见惯了铸剑大师的祭剑之法,虽见铸剑大师割破自己手掌,却也不吃惊,只是一脸紧张地看着铸剑大师祭剑,心中祈祷着这把剑能够铸造成功。

    但是,就在这时,异变陡起,火炉中的逍遥剑突然凭空飞出,从铸剑大师身上穿透而过,将铸剑大师身上的血液吸走了大半,同时斩向妇人和少年。

    眼看妇人和少年即将被新出炉的逍遥剑杀死,铸剑大师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速度突然大增,一把抓住逍遥剑,将逍遥剑给定了下来。

    逍遥剑之上,原本的红光消失不见,散发出一缕缕黑气,凝成一张恐怖的魔脸,一口咬在铸剑大师脖子上。

    铸剑大师大喝一声,挥动逍遥剑,一下子将逍遥剑插入刚才吃饭的石桌之中,直没剑柄,同时对着少年大喝道:“我被骗了,那块天外玄铁有问题,这是一把魔剑。儿子,你快带你娘走,走得越远越好,不要再回来了。”

    此时,铸剑大师虽然还控制着魔剑,但体内精血却在迅速流失,人也在迅速的干瘪下去。

    少年想要上前救自己的父亲,却被自己的母亲给拦住了。只见妇人手掌一翻,一掌印在少年胸口,少年立刻被一股柔和大力抛飞数十米,来到了剑炉之外。

    “蝶儿,快走,一定要活下去,要找出陷害你爹之人,为我们报仇。”剑炉之中,传来妇人惨烈的声音。

    大地震动越来越剧烈,少年知道,魔剑之威越来越强了,就算自己上去,顶多增加一条命,却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最终,少年泪流满面,少年朝剑炉方向猛地拜了一拜,说道:“爹,娘,我一定会活下去给你们报仇的。”说完,少年头也不回,疯狂地跑开了。

    少年跑后不久,就感觉魔剑已经冲出剑炉,追自己而来了。少年知道自己不是魔剑的对手,连忙找一处草丛躲了起来。

    “小子,快出来让本魔吸干你的血。我已经吸了你爹和你娘的血了,再吸光你的血,本魔就可以完成祭剑,无敌于天下了。”在少年藏之地的不远处,魔剑张狂地说道。

    躲在草丛之中的少年,虽然对父母的死无比伤心,也对魔剑十分痛恨,却并没有出来,而是咬着牙,死死地躲在了草丛之中。

    剑炉之中,一片死静,铸剑大师和他的娘子都被魔剑吸干了血液,变成了干尸静静的躺在地面之上。

    突然,已经变成干尸的铸剑大师睁开眼睛,眼神一阵迷离后迅速恢复清明,干瘪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过来。同时,铸剑大量的样子也在迅速变化,很快变成了任逍遥的模样。

    这个铸剑大师,其实就是处于幻术之中的任逍遥。而铸剑师的娘子,就是同样处于幻术当中的花招蝶。

    任逍遥清醒后,伸手一点花招蝶的尸体,一团黑影立刻就从花招蝶的身体之中飞出,竟是如同睡着般的花招蝶。任逍遥额头上心魔眼一睁开,一道绿光射出,照射在花招蝶的虚影上,从花招蝶的虚影中拉出一缕颜色更淡的灰色细雾。然后,同样的一缕灰色细雾从任逍遥的额头上飞出,与花招蝶的灰色细雾融合在了一起。

    这两缕灰色细雾,正是此番轮回之中,任逍遥和花招蝶所产生的执念。

    任逍遥一甩手,融合在一起的灰色细雾破空飞出,于空中消失不见。下一刻,正躲在草丛之中的任蝶,突然想起与父母生活十几年的点点滴滴,想起父母死前对自己的遗愿与期望,心中活下去的信念变得更加坚定了。

    任逍遥心魔眼上绿光再次照射到花招蝶的魂魄虚影上,花招蝶的魂魄虚影立刻消失不见。同时,远处发现了任蝶踪迹的魔剑,在准备斩杀任蝶时,却突然遭受到已变成鬼魂的花招蝶的阻拦,任蝶所化的少年逃得一命。

    就这样,在今年后的十几年里,任蝶在其鬼魂母亲花招蝶的帮助下,无数次逃脱魔剑的追杀。在一次次的逃亡过程中,任蝶一次次面对生死,一次次在花招蝶的帮助下,坚定了生的信念。

    在逃亡过程中,当任蝶的求生信念达到极致时,一世轮回悄然结束。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