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诛神逍遥录 > 第二百五十六章 若兮,我回来了
“是,掌门!”阿标单膝跪地,大声回应。

    “老大,是不是只要练好这石板上面的功法,就可以进入修仙界了?”阿标刚跪下严肃了一会儿,又嬉皮笑脸地问道。

    “若成功练出石板上的功法,实力相当于我如今的境界,但并不算真正踏入了修仙界,只能算是半只脚踏入了修仙界。而且,我得提醒你,修炼此功法,九死一生。你等若成功练完石板上的功法,可以入修仙界来寻我,我会传授你们进一步的功法。至于寻找我的方法,我会留在此地,也只有成功修炼了此功法的人,才可以得到。”任逍遥极其慎重地说道。

    “那好吧,我回去交待一下身后事,再来此地。如今我虽然不怎么管逍遥派内的事,但是若不交待一声,恐怕会影响逍遥派的正常运转。其他的一些逍遥派门人,我也趁此机会通知一下他们,至于他们如何选择,就算他们的了。”阿标沉声说完,头也不回了离开了此地。

    趁此时间,任逍遥在周围布了几个法阵,布下一个聚灵阵浓缩了此地的灵气密度后,同时又满足了任逍遥之前所得到的禁地的要求。以任逍遥现在的筑基修士的实力,加上自己身上原本就有较多的法阵,布下这么一个禁地自然不是很难的事。

    不久后,禁地的消息在逍遥谷内传开了,等逍遥派门人想来此一探究竟时,此地已被一片浓雾所笼罩,显得神秘无比。

    进入修仙界,那是逍遥谷内每个人都向往的,可是这条件太苛刻了,几乎就是将余生赌在了这九死一生的可能性上。

    一时间,众人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进此禁地。

    第二天下午,阿标在交待清楚了身后事后,毅然进入了禁地之中。

    之后的三天内,又有十几人陆续进入了此禁地之中。以后的数年甚至是几十年中,偶尔会有个把逍遥派门人,在下了必死的决心后,也进入到了此禁地。但是,自从阿标第一个进入此禁地后的二十几年里,没有一个人出来过。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此时,任逍遥早已离开了逍遥谷,按照阿标所指示的方位,去寻找若兮和他女儿去了。

    至于展玉,任逍遥给他留下了几本适合炼气期修士修炼的火属性法术和几把不俗的灵剑,同时也留下了一些下品灵石,就让他在逍遥谷内寻一安静地闭关修炼了。

    云依风和炎月公主在大婚后,一起来到了逍遥谷,从展玉那里得到了任逍遥留给他们的一些功法和灵器后,也随展玉一起,在逍遥谷内闭关修炼了。

    任逍遥这边,御空急速而行,不过半日功夫,就找到了若兮所居住的地方。

    这是一个偏僻之地,周围少有人烟,只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孤零零的立在那里。

    院子周围,栽种着数百种种类不同的花草,虽不是什么名贵品种,但彼此之间颜色搭配恰当,倒显出一种淡雅宁静之感。

    任逍遥隐去身形,立于空中,静静地看着此院子中间,眼泪直流。

    院子中间,一个身穿淡绿色素装的女子,正在那里慢慢的给院子中一朵朵的花草浇水。此女子,一头白发,满脸皱纹,一脸安详,浑身散发出一股空灵之感。

    虽之前听阿标说过,可如今亲眼所见,任逍遥依然觉得异常心酸。

    若兮,竟苍老至此。

    按照阿标之前的介绍,任逍遥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此院子四周十二个方位上的约十里远之地,均有另外一户人家。这十二户人家,均是阿标派来保护若兮的。

    任逍遥查探了一下若兮所住的院子,此院子周围布有数重极厉害的法阵。这些法阵在任逍遥看来不值一提,但是在凡人眼中,要想突破此法阵,难如登天。

    看样子,这个神秘的子厄一直都在守护着若兮。

    任逍遥只看到了若兮,没看到子厄,也没看到任碧儿,想必任碧儿跟着子厄出去了。

    任逍遥非常想立刻就去见若兮,可一看自己如今才二十出头的样子,一下子显得极为犹豫。以如今这般样子去见若兮,恐怕会打击到若兮,这是任逍遥万万不忍的。

    最后,任逍遥眼神一动,静静的退去,原路返回。

    一个时辰后,一个身穿普通青色布衣,披着黑色袍子且须发皆白的老头出现在若兮在院子外面,慢慢地走到若兮面前。

    若兮感觉到身后有人,转过身来,看到化妆成老头模样的任逍遥,直接愣在那里,一脸难以置信,久久不语,努力忍住不让自己哭。

    “若兮,我回来了!”

    任满脸歉意地笑着说道,张开了自己的左臂。

    此时,任逍遥心中虽有千方万语,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想抱着若兮,静静地抱着。

    “逍遥哥哥,你终于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看若兮的。”

    若兮在说此话的时候,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流了下来,她想直接扑到任逍遥怀里,大哭一场。可是,此时的若兮已极为年迈,连走路都不太稳当,更谈何扑到任逍遥怀里。

    任逍遥见此,一个闪身上前,出现在若兮面前,扶着若兮,进而抱着若兮,动情地说道:“让你久等了!”

    “不要紧的,若兮等再久也愿意。此生只要能够再见逍遥哥哥一眼,若兮就再无遗憾了。”

    若兮靠在任逍遥肩膀上,呼吸着任逍遥散发出的气息,流着眼泪,一脸幸福地说道。

    任逍遥心中愧疚,还想再说一些歉意的话,可若兮根本就不给任逍遥再多说的机会,直接接着任逍遥,要让任逍遥尝尝她为任逍遥准备的好酒。

    在若兮的指引下,任逍遥陪同若兮来到一个地窖之中,看到了地窖之中满满的六大坛酒。若兮打开其中一个酒坛子,立刻,酒香四溢,充满了整个地窖。

    “这逍遥哥哥走后不久我精心酿造的百花酒,一直都收藏着,就等逍遥哥哥回来品尝了。逍遥哥哥,你先尝尝,看看香不香?”若兮为任逍遥倒了一小碗百花酿,递到了任逍遥面前。

    任逍遥接过百花酒,一口饮尽。百花酒的极致醇香浸入任逍遥的全身,却只是使得任逍遥的心中愧疚之意更甚。

    “好酒,果然还是只有若兮酿造的酒最好喝了。”任逍遥大喝一声,驱散心中的愧疚之意,只剩浓浓的思念。

    “自从逍遥哥哥走后,我一直都在酿造百花酒,酿造完后又浓缩,重新再酿,才得到这六坛极品百花酿。本来若兮还想酿造更多百花酒的,可是近年来若兮越来越老,已经没有能力再为逍遥哥哥酿造更多的百花酒了。”若兮说到此处,竟隐隐有些悲伤失落之感。

    “若兮以后如果想酿,随时都可以酿,若兮指挥,我来酿,你说好不好啊?”任逍遥将若兮扶到地窖旁边的一处椅子上坐着,笑着说道。

    “好,若兮要酿造好多好多的极品百花酿,让它们代若兮陪着逍遥哥哥。”若兮就像一个少女一样,开心地笑着。

    任逍遥听到此,心中一痛,将若兮抱入怀中,温柔地说道:“逍遥哥哥最想的,是陪在若兮身边。”

    “可若兮已经老了,活不了几年了,以后恐怕也陪不了逍遥哥哥了。除了碧儿外,若兮能够留给逍遥哥哥的,就只有这些百花酒了。”若兮看着任逍遥,极为不舍地说道。

    看样子,这个若兮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甚至,若兮可能已经知道了任逍遥是化装后来见她的。

    “对了,碧儿呢?”任逍遥早就看出来若兮寿元将近的样子,只是任逍遥不想去谈这个话题,于是转而问起了任碧儿。

    “碧儿和子厄一起出去打猎了,应该快回来了。若兮对不起逍遥哥哥,碧儿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长大,还只是五岁大小的样子。”若兮说到这里,没有任何惊奇之意,反而看着任逍遥,一脸歉意。

    “只要碧儿健康就行,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长大的。”虽然任逍遥很奇怪此事,可此时,任逍遥却不关心此事。

    “还有一件事,若兮一直弄不明白。当年我在离开逍遥谷时,新收了一个仆人,他说他叫子厄。可是这个仆人和当年的子厄,看起来完全就像是一个人,逍遥哥哥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若兮有些好奇地问着任逍遥。

    连若兮都不知道,任逍遥自然就更不知道了。

    “那你有没有问过他啊?”任逍遥没有回答若兮的话,直接反问道。

    “若兮问过,他说他是之前的子厄转世过来的,还说他生生世世都是我的仆人。若兮虽然心中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若兮一直有种感觉,那就是若兮可以毫无保留地信任他。逍遥哥哥,你修过仙,见过世面,你知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啊?”若兮偎依在任逍遥身边,再次问道。

    “既然子厄这么说了,想必你们之前的缘份不止一世。如果有轮回的话,想必你们在前世就是主仆,或者将来也还会是主仆。”任逍遥想了想,慢慢说道。

    “如果有轮回,若兮希望下辈子还能够碰到逍遥哥哥,只是到时候就怕逍遥哥哥会烦若兮。”若兮笑着说道。

    “有若兮陪在身边,逍遥哥哥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烦呢?”任逍遥摸着若兮那滑弱银丝的白发,喝了一口酒,说道。

    ……

    就这样,在若兮藏百花酒的这个地窖里,任逍遥与若兮二人,就像初恋的小情人一样,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情话。

    期间,若兮问过任逍遥修仙界的事。任逍遥把修仙界的各种美好各种奇幻一一罗列出来,慢慢的讲给若兮听,让若兮听得入神。

    若兮也向任逍遥讲过她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虽然平淡无奇,但若兮总是很开心地述说着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若是在以前,任逍遥绝对不愿意听这种平淡至极的故事,可现在,任逍遥在听若兮讲这些日常生活时,心中竟温馨无比。

    当然,若兮讲得最多的还是任碧儿,甚至半任碧儿这些年来发生过的事,一件件的如数家珍地讲给任逍遥听。通过若兮的讲述,任逍遥对这个二十几年未见却仍然如同小孩一样的女儿任碧儿才有了一个细致的了解。

    任碧儿不光身体停留在了四五岁时的样子,就连心智也停留在了四五岁的样子。

    任碧儿出生之时,就已经能够说话,且拥有两三岁小孩的心智。如今二十几年过去了,竟然还只是四五岁的样子,当真是奇怪无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