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诛神逍遥录 > 第二百五十三章 逍遥城主和炎月公主
其实这三人老早就来了,可敲门门不应,整个房门又被一股莫名力量阻止着,让他们无法进入,没办法之下,只得站在门外恭敬等待。

    任逍遥通过神念感应,早就知道外面站着三人,不过任逍遥此时正在炼丹,也不好让他们进来,想必以任逍遥的身份,让他们等一会儿也不无不可。

    门外站着的三人,两个男子,一个是展玉,另一个想必就是云依风,第三人是一个身着盛装美丽动人的女子,想必就是炎月公主了。

    “之前在炼丹,不便开门迎接,让你们久等了。”任逍遥一开门,就笑着道了句歉。

    可接着,任逍遥脸色大变,一脸惊奇地看着云依风和炎月公主。

    “你二人也是修仙者?从何处得到的修仙功法?”任逍遥情不自禁地问道。

    任逍遥预计云依风和炎月公主,必定是人中之龙,气质不凡。可任逍遥没想到的是,这二人竟然都是修仙者,而且还一个炼气四阶,一个炼气三阶的样子。

    “晚辈云依风(炎月),参见前辈。”几乎是在任逍遥一开门的瞬间,云依风和炎月就脸色大变地给任逍遥行了一个大礼。

    任逍遥一时惊奇,并没有掩藏气息,身为筑基修士的气息,对于才炼气四阶和炼气三阶的云依风和炎月来说,犹如泰山压顶。一旁的展玉,更是吓得倒退几步。

    任逍遥也意识到自己的气息把三人吓坏了,连忙收敛气息。

    任逍遥收敛气息后,三人压力大减,立时浑身轻松。

    云依风微舒一口气,不着痕迹地看了任逍遥一眼,脸色恭敬地说道:“晚辈功法得自门派藏书阁,由长老会所赠,据说是门中祖师所留,前辈既然自称是我派开派祖师,想必知道此为何种功法。”

    云依风显然有些不相信任逍遥,这是在考任逍遥是否记得当初所留的功法。

    任逍遥听此,微微一笑,看了云依风一眼,说道:“你所修炼的法术有三,土缚术、火球术和金光术;至于你旁边的这位,应该是炎月公主吧,她所修炼的应该是水牢术和回春术。你们所炼的吐纳功法叫逍遥心法,与如风步法极为相似,不知我说的可对。”

    任逍遥之前留金木水火土五系法术各一套,既然这二人的法术都是得自逍遥谷,那自然就是任逍遥留下的那五个了。以任逍遥筑基修士的修为,只要简单一眼,就能够判断出此二人所修的法术为何种体系,猜出他们的功法也不是难事。

    见任逍遥能够准备无误地说出五个法术的名字,而且还能说出逍遥心法和如风步法这两种功法之间的关系,云依风再无怀疑,连忙跪在任逍遥面前,恭敬地说道:“弟子云依风,见过掌门!”

    “弟子炎月,见过掌门!”炎月见云依风行礼,连忙跟着跪下行礼。

    “你们起来吧,不用多礼。我已经离开多年,早已不再是逍遥派的掌门人。这次我回来故地重游,是为了了却一桩心事,同时也是为了看看昔日的逍遥派,毕竟这当年也是我的心血。”任逍遥有些感怀地说道。

    接着,任逍遥伸手随意一挥,云依风和炎月就被一股力量支撑着,不自觉地站了起来。

    “掌门永远都是逍遥派的掌门,这是不会变的。自从掌门离去后,逍遥派向来都只有代掌门,没有掌门,就是为了等掌门您的回归。”云依风心中震惊于任逍遥的手段,口中仍然恭敬地说道。

    任逍遥听到此言,心中略有感动,轻声问道:“此事先不提,我且问你,如今逍遥城中,可有我当初的旧人?”

    “如今的逍遥城中,都是近几十年培养起来的新人,掌门那个时代的旧人,全部都在逍遥谷,另外,逍遥派中也有一些。”云依风如实相告。

    确实,任逍遥离开此地已经多年,那些与任逍遥一起闯江湖的旧人,现在都已老年,恐怕有些已经不在了。

    “我来逍遥城后,听到很多关于你的故事,尤其是你们这对新人之间的故事,有些情节甚至都吸引到我了,可否讲讲,你们到底是如何在一起的。”任逍遥不想现在就问昔日逍遥派旧人的现状,于是转换了一个话题,问起了云依风和炎月之间的故事。

    “是!”

    云依风好像知道任逍遥的想法一样,略微回想了一下,说道:“弟子是个孤儿,五岁时被师父,也就是昔日跟随掌门的蔡叶收养,一直跟随师父经商。后来,晚辈武功达到超一流境界,接触到了掌门留下来的修仙功法,才知道自己身具灵根,可以修仙。四年前,弟子接管逍遥城,全权打理逍遥派的生意。不久后,势力日大的明月宫挑战逍遥城,弟子受长老令处理此事,却没想到在交手中发现月儿也身具灵根。于是,弟子将月儿引入逍遥派,也传授了修仙功法。如今,月儿也是我逍遥派之人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由弟子来说吧。江湖上的有些传言是真的,但绝大部分都是假的。弟子以前之所以组建明月宫,对抗逍遥派,是因为我父皇见逍遥派势力日大,心中有所担忧所致。如今,父皇和弟子都知道逍遥派无心江湖,也无心朝政,对我大炎王朝没有任何威胁,自然也就不会与逍遥为敌了。”

    云依风简单说完,炎月就跟着补充介绍道。

    接着,任逍遥又问了几个逍遥城现状的问题,云依风都一一如实回答。

    “掌门如今回来了,不知是要立即回逍遥谷,还是在此稍等几天。几天后是弟子大婚之日,逍遥谷那边会来人参加弟子的婚礼,想必掌门的旧人金长老也会来的。”云依风看出了任逍遥并无太多的兴致了解自己和逍遥城的事情,于是问道。

    这所谓的金长老,任逍遥猜测,肯定是阿标无疑了。

    当年任逍遥临走时,真正的逍遥派尚未成形,如今,想必真正的逍遥派已经初具规模,长老在一个门派之中地位非凡,阿标这种逍遥派的核心人物自然要担任长老之职。

    “我还是现在就去逍遥谷吧。”任逍遥想到了若兮,有些伤感地说道。

    当年,任逍遥临走时,将找若兮的事情交待给了阿标,如今还是亲自问阿标要好一些。

    “既然如此,需不需要弟子给逍遥谷那边通个信,告诉他们掌门回来了。”任逍遥不参加云依风的婚礼,让云依风稍微有些失望,但丝毫不曾有任何不满。

    “不用了,估计你的信没到,我就已经在逍遥谷了。你们大婚之日,我若没事,也会过来看看。另外,这是我送你们的新婚之礼,只有一颗,谁吃由你们自己决定。”任逍遥说完,拿出一颗丹药,递给了云依风。

    “敢问掌门,这是何种丹药,有何功效?”虽然任逍遥赠送丹药让云依风和炎月都心中一喜,但也不敢冒然就服下一颗不知道名字的丹药。

    “这叫定颜丹,服下此丹后,容颜将永远停留在服丹之时的样子,到死时也是如此。”任逍遥淡然说道。

    之前任逍遥趁展玉去找云依风时,就炼制了一炉定颜丹,一共得到了十四颗,送出去一颗,还剩十三颗。

    任逍遥身上的灵药,总共只够炼制三炉定颜丹,筑基之前炼制了一炉,除了自己用的和送人外,后来全部用来换灵石了。如今,任逍遥再炼一炉,又送出去一颗。

    任逍遥原本是想送两颗的,可一想到定颜丹太过珍贵,又有些舍不得,就只送了一颗。

    一听定颜丹有如此神奇功效,三人脸上都显得惊奇无比,尤其是炎月,看着云依风手中的客颜丹,一副恨不得立即就抢的样子。

    “弟子身为男人,粗人一个,容颜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就给月儿服用吧,多谢掌门!”云依风一看炎月那期盼的眼神,脸现疼爱之色,先向任逍遥道了句谢,就将定颜丹递给了炎月。

    “谢谢掌门,谢谢夫君!”炎月欣喜地接过定颜丹,像宝贝一样的捧在手中。

    “定颜丹能将你服用此丹时的容颜定住,所以你服用此丹时,务必是在你容颜最佳的状态下服用才行。”任逍遥又好意提醒道。

    “多谢掌门提醒,弟子想在大婚之日服用。”炎月说完,脸现一缕娇羞之色。

    大婚之日,是新娘子最动人最美丽的时候,此时服用定颜丹,当然是最佳时机。

    “好了,如今我也该动身去逍遥谷了。想必你们也知道修仙界的事吧,你们两人既然都是身具灵根之人,大婚之后,若是想进入修仙界,可来逍遥谷找我。”任逍遥说完,起身准备离开。

    “弟子早就想去修仙界闯一闯了,等成亲之后,会立即去逍遥谷找掌门的,到时候有劳掌门将我夫妇二人度入修仙界。”云依风说完,与炎月一道,向任逍遥行了一个大礼。

    辞别云依风后,任逍遥带着展玉,来到了大自在镖局在逍遥城中的落脚点。

    “你自己去说吧。”任逍遥对着展玉说完,并没有去见展青歌,直接隐去了身形。

    展玉对于任逍遥这种突然消失的本事早就不再惊奇了,脸现不舍之意,去找展青歌了。

    在辞别云依风之时,任逍遥就对展玉说过,要带他去修仙。

    但是,一旦进入修仙界,几十年时间转瞬即逝,也许展玉今生都无法再见到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新人,展青歌。

    所以,任逍遥要展玉跟他父亲展青歌交待清楚,免得几十年后像自己现在一样,因为心中不安而搞得无法安心修行。

    一个时辰后,展玉一脸悲伤地离开大自在镖局,在逍遥城中游荡。

    “你若后悔,为师可以送你一套功法和一些其他物件,你先在家中修炼几十年,等你父亲老去时,你再去修仙。”任逍遥不知何时出现在展玉身后,语气平淡地说道。

    “不用了,既然选择了修仙这条路,徒儿就会一直走下去。这是家父珍藏了几十年的一壶烈酒烧刀王,之前徒儿偷过好几次都没有得手,还被父亲揍了好几顿。如今父亲将此酒送给徒儿了,徒儿会以此烈酒长伴身边,就如同父亲长伴身边一样。他日,若我无法亲眼看着父亲离去,必定会在父亲坟前,饮完此酒。”展玉将他父亲展青歌所赠送的那壶烧刀王挎在腰间,隐去阴霾,笑着说道。

    像这种半路开始修行之人,必定会经历一番难舍难分的情景,虽然在任逍遥的预料之中,可真正的见到时,又难免心生感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