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诛神逍遥录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资格赛开始
“段兄弟不也是炼气十二阶了?”任逍遥只是简单的回了一句,没有多说。

    见任逍遥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段心眉头一皱,随即又舒展开来,凑近任逍遥,传音道:“杨兄是不是已经采摘了那化凡果?”

    当初段心为寻得任逍遥的搭救,不得已将化凡果的生长地告诉任逍遥,本以为任逍遥不会那么快的去采摘长生果的,却没想到,等段心去采摘化凡果时,早已没有了化凡果。化凡果的生长地是一个极其偏僻的地方,人迹罕至,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化凡果已经被任逍遥给采摘了。

    “化凡果已经被我吃了!”任逍遥简单回答了段心一句,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多年过去,任逍遥与段心早已形同陌路,现在又是任逍遥即将大战的时候,任逍遥不想与任何人扯上关系,只想一门心思的准备战斗,与段心,实在是无话可说。

    “真的?”

    段心脸上杀气一闪,马上恢复正常,变成叹气之声:“竟然吃了化凡果,真是暴殄天物啊!”

    见与任逍遥实在是无话可说,段心也只得离开,段心离开之后,任逍遥本想去找西门血谈谈,可一想到西门血此人根本就不善言语,又心高气傲。

    任逍遥就算去找他,与他讨论当年是否背叛任逍遥之事,十之八九也是毫无结果的。既然如此,不如听之任之,总之,在绝对实力之下,一切阴谋都是枉然。

    正午之时,天下商会的比武场内,人流爆满。

    比武场中心,五个百米直径的圆形比武台立于场中,每个比武台之上,都有一层薄薄的淡绿色半圆光幕笼罩说比武台之上。而每个比武台,是由金刚玉堆砌搭建而成,不达结丹期的实力,休想损伤比武台分毫。

    最热闹的是围绕着五个比武台搭建的十几个类似柜台的建筑,每个柜台前都有十几个炼气期修士在忙碌着,更恐怖的是每个柜台上空都有一个结丹期前辈坐阵。

    结丹期前辈悬浮于柜台上空十几米高处,对于下方的热闹场面不闻不问,闭目打坐。有这些结丹修士压阵,无人敢造次。

    这些柜台,是天下商会为比武所设立的输赢对赌盘口,吸引会场中的所有好赌修士豪情一掷。

    这十几个柜台分布于场内各处,分别针对不同比武台而设,比武开始之前,天下商会的庄家会根据对手的实力评估做出不同的对赌比例。在整个对赌之中,天下商会所赚的,不是赌金,而是赢家的三成提成。所有对赌赢了的修士,赢十块灵石,需交三块给天下商会作用辛苦费。虽然知道整个过程中最大的赢家天下商会,可众修士依然赌兴浓烈,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眼光是独到的,自己可以在这里一朝大富大贵。

    这些赌灵石的规矩在资格赛开始之前就已经被天下商会通告了整个落日城,此时,只要有兴趣参与对赌的,没有不知晓的。

    “锵!”

    一声巨大锣响,天下商会精英挑战赛资格赛正式开始。

    锣声响起后,一个中年模样的结丹期修士做了一个极具煽动性的开场白,就宣步资格赛正式开始了。

    “各位道友,在下练京野,为天下商会的护法长老,本次的精英大赛资格赛由在下主持。每三十年一度的青云空间就要开启了,相信青云空间的价值大家都了然于心。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即将上场的一千三百六十名参赛者,将会通过一系列的生死战斗,挑选出最强的十人,去参加真正的精英挑战赛,争夺青云令,争夺进入青云空间的权利。我辈修仙,无不是从那万千机会中寻找一丝成仙机缘,而青云空间,就是这些参赛者万千机缘中的一种,能不能跨过去,就靠各自的本事和造化了。各位未参加资格赛的炼气期后辈也不要灰心,这场资格赛对于你们来说也未必不是一场机缘,这些参赛者都是炼气期修士当中的精英,他们的斗法,对于你们来说,是一场盛宴。你们只要好好观看每一场比赛,从中领悟各种法术运用技巧,必定可以有所悟,修为更上一层,也为他日筑基增加一丝可能性。好了,我的废话已经说了够多了,现在比赛正式开始。”

    一个结丹期前辈,主持炼气期修士的比赛,还有数万炼气散修面前自称在下,其影响是巨大的。

    很多炼气散修都被这位前辈平易近人的风采给深深折服了,同时也被结丹期前辈的话给引得热血沸腾,场面一下子火爆之极。

    “练道友还真是会耍手段,居然在这些炼气期后辈面前使用他的引魂迷音。”贵宾席内,一个同样为结丹期的修士冷冷地笑道。此结丹修士外表看起来不过三十几岁,皮肤白净,可其实际年龄,已经五百多岁了。

    “这只是小手段,用一下也不无不可,起码对这些后辈没有任何伤害,你我只是来看看而已,不必插手人家天下商会的私事。”另外一个道士打扮的结丹修士悠闲地说道,好整以暇地打量着被引入场中的参赛者。

    任逍遥他们一千三百六十个参赛者,在主持人的开幕词结束后不久就被引入场中,正式在上万观看者眼前亮相。任逍遥他们一入场,让上万修士像看猴子一样的观看了足足半个小时,会场主持人才宣布了第一轮比赛规则。

    第一轮比赛,称之为随机对决赛,五个比武台之上,随机抽取两个号码,抽到号码的两人进行斗法,胜者晋级败者淘汰。当然,一个人是不可能被同时抽中的,也不可能连续被抽中。在一千三百六十人中,每人参战一场后,人数就被淘汰了一半,只剩七百八十人;再每人战一场,淘汰三百八十人,剩三百八十人;然后再进行第三场淘汰一百九十人,剩一百九十人;这晋级成功的一百九十人,将进入第二轮。

    比赛的具体规则事先是不公开的,任逍遥也只是知道,整个比赛分为三轮,至于每轮怎么比,就毫不知情了。如今,第一轮比赛规则已定,马上就开始了第一场的大抽签。任逍遥的资格令上,有号码标示,这个号码,就是任逍遥在整个资格赛中的代号。

    先抽到号码的修士,已经双双站到了比武台上,却并没有立即开战,而是各自坐在比武台的一角,盘腿闭目,静心打坐。

    两个比赛的修士一进入到比武台的淡绿色光幕之中,比武台边上的一个主持此比武台比赛的筑基修士立刻双手掐诀,一股法力打到比武台边缘处,淡绿光光幕迅速变成透明之色。

    据天下商会介绍,此光幕一旦激发,里面的修士可以随时出来,但是外面的修士却无法进入其中,就是结丹修士,也要数十击才能破此光幕。可是,里面的修士一旦出了光幕,就相当于输了,再也上不了比武台了。

    “你们先各自打坐静养一柱香时间以做准备,在这一柱香时间内,若是发生打斗,双方取消资格,就地格杀。一柱香时间后,我说开始,你们就可以开始了。比赛规格很简单,死亡者为输,昏迷者为输,战斗未结束出比武台者为输,没有开口认输的说法,若觉不敌,就及时退出比武台。”每两个抽空对决的修士在验证了资格令后,主持比斗的筑基修士都会面无表情地对参赛者一番交待。

    在筑基者面前,任何炼气期修士都台不起头来,更何况这个筑基修士背后还有天下商会,更是无人敢有异议。在清楚规格之后,参赛者都老老实实地进入比武台上,静静打坐,脸上隐现屈辱之色。

    “你看那个参赛者,龙精虎猛的,一定能赢,走,押他五百下品灵石。”

    “那个参赛者怎么这么瘦啊,弱不禁风的,看样子不行,还是押他的对手吧。”

    “快点下注去吧,下完了还可以去另外一场中下注,一下子五场一开,又只有一柱香的时候来下注,真是太忙了!”

    ……

    第一轮比赛的赛前一柱香的时间是给参赛者准备,说起来好听,其实是给场中的观众下注准备的。

    每个参赛者都会被观众品头论足,论斤称两,脸上表情自然不会太好,可也无可奈何。交了十万下品灵石的报名费后,还得让天下商会借助比赛赚取灵石,每个参赛者都有反抗的权利,可没有一个人会反抗,因为就这被利用的机会,也不是每个人都享受得到的。

    “小红,你去押那个女修五万下品灵石。”任逍遥在一个比武台前看了一会儿,把场中两位参赛者都观看了一遍后,反而选择了押那个看起来比较弱小的女姓修士。

    “哦!”李小红虽然有疑惑,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去押注去了。任逍遥身后的老范,满脸兴奋地捏着储物袋,一脸期许地看着任逍遥,就等任逍遥告诉他应该怎么下注了。

    参赛者入场后,经过抽签知道自己的对战对手后,在未轮到自己出战前,都是可以自由活动的。任逍遥也是利用这个自由活动的时机,找到了来看自己比赛的李小红和老范,拉着他们满场转,寻找目标下注。

    “老范,如果一会儿我参加比赛,你怎么下注?”任逍遥随意地问道。

    “我当然是把身上的灵石都拿来压团长赢了。”老范毫不犹豫地说道。

    任逍遥一笑,并不说话,而是在五大比武台之间随意地走着,观看各个比武台上的斗法过程。能够参加资格赛的选手之中,没有一个是泛泛之辈,他们的斗法过程,非常值得一看。

    不过任逍遥也看出来了,很多实力高强的修士都暗中隐藏了很大一部分实力,而这些隐藏实力的修士,任逍遥都一一记下来了,连他们所展示的各种法术属性宝物特色都一一记在了心里。任逍遥相信,那些没有在战斗的参赛者当中,绝大部分都在做与任逍遥相同的事。

    一些第一轮第一场就被淘汰的参赛者,一个个都垂头丧气,心灰若死,有些被淘汰者更是神态癫狂地将储物袋中所剩下的灵石全都拿出来,加入了豪赌行列,以求能够弥补报名费的损失。

    十万下品灵石的报名费不是一个小数目,很多修士积累一辈子才勉强凑够这个数目,如今只一战就被淘汰,十万下品灵石打了水漂,筑基丹更是无望。也有很少一些被淘汰者虽然落败,虽也伤心,却并未放弃,而是默默地离开会场,去向不明。

    但是,更多的被淘汰者,则是直接死在了比武台上,储物袋直接被胜者拿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