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诛神逍遥录 > 第三十六章 再回百花谷
百花谷,百花从中,若兮正在很认真地为每一朵花浇水,就像关爱自己的孩子一样。三年未见任逍遥的若兮,在对任逍遥的思念中度过了每一天,也慢慢变得成熟了起来。如今的若兮,除了依然可爱纯真外,则多了一些成熟之美。平常除了养一些花草,钻研医书之外,若兮最大的爱好就是炼制百草丹,酿造百花酒,如今若兮在炼制百草丹和酿造百花酒上的水平,比她师父百草先生要高多了。若兮答应过任逍遥,要为他酿造很多的百花酒等他回百花谷时喝,也答应过要为他炼制更多的百草丹,所以这三年来,若兮就傻傻地一门心思地做这两件事,把百花谷里能用的材料都用了个一干二净,让百草先生心痛不已。

    “若兮,你好吗?”

    突然,一个声音从若兮背后响起,若兮全身一震,这个声音太熟悉了,是她三年来朝思暮想的声音。若兮知道他回来了,才听到任逍遥的声音,若兮的泪水就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若兮转过头,想看看三年来朝思暮想的人的模样。

    “鬼啊!!!”

    转过身的若兮看到的是一个全身衣衫褴褛,皮肤浮肿紫黑,到处是大大小小的血泡,里面还冒着浓血的人,直接就吓得坐在地方了,一脸惊恐。

    “呵呵,若兮别怕,我是任逍遥。”

    鬼人任逍遥笑着对若兮说,只是此时的他笑起来更吓人。

    “逍遥哥哥,是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还中了这么厉害的毒。”被吓到的若兮仔细一看,确实是任逍遥,心中一下子担心万分,都顾不上害怕和哭了,直接上前,想要扶住任逍遥。

    “别碰我,我身上有毒。”

    任逍遥连忙让开,在远离若兮的地方站住,摇摇晃晃,他怕把自己的毒传给了若兮。

    “快跟我来。”

    说着,若兮不管任逍遥,转身向百草堂方向拼命地跑了过去。若兮因为体质特殊,不能练武,但是常年在外采药,体质也不弱,如今担心之下,完全没有了淑女的矜持,拼了命的向百草堂方向跑去,速度极快。任逍遥虽然已经渐渐油尽灯枯,但是赶上若兮的步伐还是很容易的。

    一到百草堂,若兮就急急地喊着她师父。百草先生正在研究草药,听若兮很着急地喊他,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出门一看,见若兮后面跟着一个恐怖的人,还以为是有人要对若兮不利,刚准备出手,却被若兮喊住了。

    “逍遥哥哥回来了,中了毒,师父快救救他。”

    “快随我进屋。”

    百草先生一看任逍遥的样子,知道情况严重,说了一句说任逍遥进屋后,自己就率先进了屋。

    任逍遥一进屋,摇摇晃晃的就吐了一口黑血,把若兮吓了一跳。百草先生则显得镇定多了,他拿出几粒药丸,真就就让任逍遥服下去。

    “这些药丸都是保命用的,药效强劲,你如今情况特殊,也不知道能不能救活,索性都服了吧。”

    任逍遥依言都服了,此时任逍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彻底将性命交给了若兮和百草先生。若兮一听百草先生说任逍遥不知道能不能救活,心中悲伤,眼泪差点又出来了,不过此时不是哭的时候,若兮将眼泪拼命的忍住了。

    任逍遥服用药丸之后,若兮在百草先生的吩咐下,用特制的银针在任逍遥周身扎了几十个大洞,将任逍遥全身的血液几乎都放了出来,黑臭的血液流了一地,连地板都被腐蚀了。血液快被放干的任逍遥又被百草先生塞入几颗古怪的药丸,任逍遥如今已经晕迷了,药效无法炼化,都是百草先生运功帮忙炼化的。之后,任逍遥被放在一个特制的巨大的木盆之中,木盆之中放满了药材,甚至还有一些活物,都让百草先生制成的特殊的药水,让任逍遥浸泡其中,这一浸泡就是七天七夜。

    “师父,逍遥哥哥能不能救活啊?”看着木盆之中晕迷不醒的任逍遥,一连七天都不怎么说话的若兮担心地问。

    看着自己徒弟的担心样子,百草心中一叹,说道:

    “若兮你的医术不比我差,你自己应该清楚,任逍遥中毒太深了,已经深入五脏六腑,按理说常人的话早就死了,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坚持到这个时候还不死的。我们将他体内的毒血放干净,再用药物来中各他体内的毒性,他只要在这一过程中再坚持三天不死,就算跨过第一道鬼门关了。不过他中的毒太深了,我估计还得放尽全身毒血浸泡药水十几次才可以大致清除他体内的毒性,只要他在前三次不死,就无大碍了。

    “我也知道逍遥哥哥的情况不容乐观,可我就是担心!呜呜!”说着,若兮已经在一旁哭了起来,想到在任逍遥这里哭可能会影响到任逍遥治疗,连忙到了外面,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痛快地哭了很久。

    一连三个月,任逍遥持续放毒血,浸泡药水达十三次,第一次用了十天,第二次用了七天,后面用的时间越来越短,一是任逍遥体内的毒血越来越少,再者,任逍遥清醒之后,可以运功吸收药水之中的药效,使浸泡药水的时间大大减少。前面三次,任逍遥差点就死了,几次从鬼门关经过,都是若兮衣不解带地在一旁照顾着,时不时的为任逍遥扎几针,或者往药水里加一些药物。就这样,一个月之后,任逍遥毒性基本稳定,虽然体内之毒依然很重,但是任逍遥已经由晕迷之中清醒了过来。

    正在浸泡药水的任逍遥一个月以来第一次清醒,就看到若兮趴在木盆一边睡着了,要不是房间里药味很重,任逍遥一定闻得出来,一个月没洗澡的若兮身上,酸酸臭臭的。看着若兮沉睡的样子,任逍遥笑得很开心,突然想到了苏碧柔,心中一痛,不自觉地靠了靠木盆的边缘,发出一点轻微的响声,却惊醒了沉睡之中的若兮。

    见任逍遥醒过来了,若兮一个月来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连忙上前关切地问道:

    “逍遥哥哥你终于醒了,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我很好,辛苦你了。”

    任逍遥不知道他晕迷了多久,不过看到若兮现在的样子比晕迷前见到她的时候要瘦得多了,知道这些天若兮为了照顾他一定吃了很多苦,心中不忍,伸手抚摸着若兮的脸,这个亲密的动作让若兮脸红得像个成熟的桃子一样,连忙羞羞地躲开。

    “我不辛苦,只要逍遥哥哥没事,我再辛苦也愿意。”若兮不好意思任逍遥的亲密动作,躲在一边红着脸捣药去了。

    “老头子我也是近一个月没有好好休息了,怎么就听不到逍遥公子问候一声呢?”

    百草先生从屋外拿着几百个瓶瓶罐罐,由一个大篮子装着,拿进了屋,听到任逍遥与若兮的对话,打趣道。

    “晚辈多谢百草先生的救命之恩了,他朝用得着我任逍遥的地方,尽管开口。”

    任逍遥心中一动,脸上却无比严肃地对百草先生说。这个百草先生叫他逍遥公子,显然是知道任逍遥的江湖事的。任逍遥对于之前的暗杀有点怀疑与万事通有关,而万事通与百草先生认识,任逍遥不知道他们认识的程度,不过想来不低了。当初百草先生就给过任逍遥一封书信,让他带给万事通作为引荐信,但是那个时候任逍遥自己已经有很高的江湖地位了,也就不屑于拿出引荐信了,也就没拿出来。如今百草先生知道任逍遥的江湖事,又与万事通认识,不得不让任逍遥多留了一个心眼。不过百草先生毕竟是救过他,任逍遥也只是多留了一个心眼,并没有想更多。

    “这可是你自己亲口承诺的,到时候老朽有所求的时候,任公子可别忘了刚才说过的话。”百草先生听到任逍遥的话,眼神一亮,说道。

    “我任逍遥说过的话,一向算数。”

    任逍遥严肃地说道,虽然听这百草先生的语气,似乎真有什么事要任逍遥做。不过任逍遥也无所谓了,命都是别人救的,为别人做一些事情那是应该的。

    “师父,逍遥哥哥又不是外人,怎么你还要逍遥哥哥报答呢?”

    若兮可不高兴了,她救任逍遥那可是全部出自真心,百草先生这么一说,连带着她这一个月以来的行为都好像有目的一样,她怕任逍遥误会。

    “哎,真是可怜老头子我啊,如今都成为一个外人了,丫头现在一见到你的逍遥哥哥,就把我这个老头子放在一边了。”

    百草先生故作可怜的在一旁唉声叹气,惹得若兮小脸通红,刚想去揪百草先生的胡子,却在站起来的时候一阵眩晕,直接就倒在了一旁。

    “若兮!”

    “丫头!”

    任逍遥连忙从盆中站了起来,见百草先生已经去查看若兮的情况了,才重新坐回盆中去。

    “若兮她怎么样了?”见百草先生一诊断完,任逍遥就关切地问。

    “没什么大碍,只是一个月以来没怎么休息,疲劳过度,晕倒了,好好休息一下就没事了。”百草先生说道。

    任逍遥心中大定。

    ……

    从任逍遥第一次清醒过来之后,任逍遥就能够行动自如了,也能够自行运功疗毒了。不过若兮还是把任逍遥当作病人一样地服侍,吃饭也喂着任逍遥吃,搞得任逍遥非常不好意思,又非常感动。任逍遥知道若兮前一段时间照顾自己瘦了很多,就故意耍起小性子,变着法儿要吃好吃的,还要与若兮一起吃,若兮不吃他就不吃,若兮吃多少他就吃多少。若兮担心任逍遥的身体,所以为任逍遥做的都是很补的东西,为了让任逍遥多吃,她也只得陪着任逍遥多吃,所以不久后,若兮虚弱的身体又补回来了。

    任逍遥运功自检,发现自己的功力只剩下平时的一半了,不过比较幸运的是,任逍遥的练武根基并没有毁坏,这些失去的内力迟早可以再练回来。另外,就是任逍遥体内的那股神秘力量,先前任逍遥强行服用五颗聚灵丸,将那股神秘力量提升到一个极限,好像突破了一个瓶颈。虽然在之后任逍遥就将那股神秘力量挥霍一空了,可此时,任逍遥却清晰地感觉到,体内的那股神秘力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多了。任逍遥也能够隐约感觉得到,这天地间到处都充斥着那种神秘力量,而自己的身体可以对这个神秘的力量进行缓慢的吸收,只是自行吸收的速度非常慢。

    “看样子这天地间的神秘力量果真就是天地灵气了,只是应该怎么去吸收这股神秘力量呢,如果靠身体自行的吸收,那速度太慢了。”

    任逍遥想着,去到一处空旷地,尝试着去感应天地灵气,可是感应了一上午,虽然能够隐约感应到天地灵气,去并不知道如何去吸收,就连身体是如何吸收到天地灵气了也不知道。

    若兮为任逍遥做好了饭,给任逍遥送了来,见任逍遥在闭上打坐,就在一旁看着。任逍遥来到百花谷之后,若兮就显得非常忙,刚开始是忙着为任逍遥解毒,后来是忙着任逍遥做吃的。见任逍遥打坐完毕,若兮上前说道:

    “逍遥哥哥,来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若兮,谢谢你了。”任逍遥笑道,起身走到若兮身边。

    “逍遥哥哥不用跟我这么客气的,这都是我自愿的。”

    若兮对于任逍遥再次回到百花谷非常高兴,可再次回到百花谷的任逍遥似乎变了很多,起码一点就是对若兮非常客气,这让若兮有些别扭,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逍遥哥哥,你练功练得怎么样啊,以前可没见你通过打坐来练功的?”边给任逍遥张罗饭菜的若兮随口问道。

    若兮以前最喜欢的就是看任逍遥练剑了,任逍遥喜欢将剑术进行推演,招式千奇百怪,却有如行云流水般自然,若兮每每看着任逍遥练剑,都有一种如痴如醉的感觉。曾经任逍遥也提过要教若兮剑法,可若兮体质特殊,天生无法修内力,任逍遥也只是简单教了她一些招式,不过若兮没有内力支撑,招式也练不好,所以后来任逍遥就放弃了。

    “我这次中毒内力损失了一半,我得先把内力修回来,等我内力恢复了,就练剑给若兮看好不好啊?”

    任逍遥摸了摸若兮的头发,笑着对若兮说。任逍遥自从再次回百花谷后就有了一个习惯,喜欢摸若兮的头,就是头上的头发,若兮刚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后来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每次任逍遥摸她头发的时候,她都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逍遥哥哥,你看,这是什么?”被任逍遥摸着今天早上特意洗过的头发,若兮心里很开心,拿出一个葫芦,送到任逍遥面前,说道。

    任逍遥疑惑地接过葫芦,刚打开,一阵清香扑鼻而入。

    “百草丹!这应该有几百粒吧!若兮你这三年来不会一直都在炼这个吧?”

    任逍遥是真的震惊了,走江湖的这些年里任逍遥算是知道了,这百草丹在江湖上可是稀奇货,对内力的增长有奇效,等闲之人见都难得见一次。这一次就是几百粒,应该是百花谷所有的存货了,最主要的是,这都是若兮这三年来炼制出来的,可见若兮在背后付出了多少汗水。

    “逍遥哥哥走后,我就找师父学习百草丹的炼制之法,后来就自己炼制了,一共是二百八十六粒,可惜百花谷材料有限,不然会更多的。”

    见任逍遥吃惊的表情,若兮显得很开心,任逍遥吃惊就说明他还需要百草丹,若兮就怕练到最后任逍遥不需要那她所有的努力就白费了。

    “谢谢你,若兮!”

    任逍遥突然抱着若兮,深情地说道。这是再回百花谷以来任逍遥对若兮做过的最亲密的动作了,被抱着的若兮俏脸菲红,呼吸急促,她不好意思去抱着任逍遥,不过也不舍得任逍遥这么快就松开,于是把头靠在任逍遥肩上,幸福地闭上了眼睛。抱着若兮的任逍遥却表情痛苦,隐隐又流下了眼泪,他想起了苏碧柔,想起了苏碧柔对他也很好,却因为任逍遥的怀疑而不得不自杀而死,任逍遥心中又自责了起来。任逍遥抱着若兮更紧了,若兮对他的感情他知道,他实在不想若兮再有苏碧柔一样的结局。

    被抱得更紧的若兮有些透不过气来,睁开眼看到任逍遥的眼泪,急了起来,眼中泛泪,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逍遥哥哥,你怎么哭了?是不是若兮做错了什么事啊?这些百草丹都是我自己炼的,也是我自愿炼的,我……”

    见任逍遥表情痛苦,哭了起来,若兮显得手足无措,说话也有点语无伦次了。

    “没事的,若兮,我只是感动得哭了,我给你讲一个故事怎么样?”任逍遥擦去了眼泪,又擦了擦若兮的眼泪,笑着安慰道。

    “嗯!”

    若兮虽然疑惑任逍遥要给她讲什么故事,但是只要是任逍遥讲的,她都愿意听。

    接着,任逍遥把他离开百花谷到再次回到百花谷中间所经历的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讲给了若兮听,从逍遥山庄到逍遥楼逍遥城,一直到挑战江湖名人,灭数江湖门派,听得若兮如痴如醉。尤其是讲到他与苏碧柔的故事时,任逍遥讲得异常详细,一直讲到任逍遥中毒,怀疑是苏碧柔所为,苏碧柔见任逍遥不再信任她,毅然自杀以证清白。后来就是任逍遥如何疯狂如何杀戮江湖,如何回到百花谷…….

    若兮刚开始听任逍遥的故事时,还是非常激动非常开心的,直到听到任逍遥与苏碧柔的故事时,她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好像有点委屈有点吃醋的样子,不过任逍遥像没看到她表情一样继续讲下去。后来讲到苏碧柔为证清白而自杀,任逍遥发狂杀戮无边时,若兮再也没有了委屈吃醋的表情,而是被任逍遥的故事所感染,早就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