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诛神逍遥录 > 第七章 二当家的理想
就在任逍遥将逃跑计划提上日程的某一天,老大王天霸照例又抢了二寨主的轮职而亲自去抢劫,剩下二寨主守山寨,而去过几十次后的任逍遥实在提不起什么去抢劫的兴趣,守株待兔一样,无聊得很,所以也就留在了山寨,继续编写他的《强盗之神王天霸语录第五册》。说起这个《强盗之神王天霸主流录》,任逍遥还真是花了一番心思的,在第一册和第二册陆续交工之后,任逍遥还有点‘江朗才尽’的感觉。但是当初在老大面前夸下海口,说什么这个语录有什么九册,符合天道的数目,如今越写越多,内容不能重复,所阐述的道理不能相互矛盾,这让任逍遥每每苦苦思索这个语录之中的内容。这就像大学写论文一样,有字数要求,有内容结构,要求的是多少字,什么结构,编也要编出来,刚开始还是敷衍了事的任逍遥后来为了交工也不得不认真思考这语录的内容的继续,还别说,几番思考之后,任逍遥还真越写越当回事儿了,最后连自己也几乎相信这什么语录之中的内容符合什么天人合一之道,在与大当家交流之时往往随口一句就让大当家大彻大悟,深受大当家器重。

    此时,盛夏,后山,任逍遥的小屋子周围一定的空间之内,只见总有一颗或另一颗树木陆续轻微摆动,落下片片青叶,最后是所有青叶如同随风摆动一样,青叶纷纷落下。只是此处属于后山,山谷之地,常年无风,突然哪来的风啊,这让前来报信的标哥一阵奇怪。慢慢走向任逍遥的小屋,发现里外没人,以为任逍遥去某处上大号去了,标哥也没叫,就在小屋外躺下来等。说起这个标哥,在任逍遥上任三寨主之后给过他不少好处,还指导过他武功,至少这一口口的标哥就让他在其他兄弟面前出尽了风头,如今的标哥对于任逍遥那是绝对的掏心掏肺,赤胆忠心,对于每次来三寨主这里都能看到平时看不到的风的现象,也就自动忽略了。

    不久,微风渐停,突然从小屋后面出来的任逍遥叫了一声标哥,才把眯眼中的标哥的叫醒。此种情景已经上演过好几次了,经常标哥来任逍遥这里,不见人,却只见微风轻扬,树叶依稀纷飞,然后就是任逍遥突然从小屋后面出现,对此,标哥也不习以为常了。其实这微风不是别的,而是任逍遥练如风步法所造成的,如今的任逍遥的如风步法,可以说已经达到一个非常高的境界了,身法如风,连残影也越来越模糊了。有一次,任逍遥喝了一点小酒,也就几坛,晕晕糊糊之间,自娱自乐的唱了几首歌,豪兴大发,运起如风步法,在树顶之间来回穿梭,一时大意思,标哥来了都不知道。不过标哥也没发现练功之中的任逍遥,树林之中好像风有点大,从那之后,任逍遥练功也不偷偷摸摸的了,就在树顶之间练,反正这里平时也没什么人来,只是这练的重点就是将树由动练到不动,我自御风而行,却不让你如立风中,只是任逍遥如今境界还不够,在与树的接触之中,还是无法做到收发自如,总是带起树尖的轻微摆。

    “三寨主,二寨主有请,约三寨主中午去小酌。”该有的礼节标哥还是有的,如今每每碰到任逍遥,虽然任逍遥还是那样平易近人,但是标哥却总是被任逍遥的那种洒脱给感染,浑身轻松,全身总是不由得升起一股敬意,这礼节也就自然越来越周到了。

    “有劳标哥了,我这里正好有‘烂菜叶’从城镇买来的两坛好酒,就拿一坛过去了,剩下的一坛咱哥俩晚上喝。”听标哥说完,任逍遥进屋换了一套衣服,就随标一起走了。

    “哈哈,跟着三当家混就是有福享。”标哥乐得大嘴张开,都闭不上了。像这种远离城镇的山寨,其实难得买来好东西,小喽啰们虽然定期会发一些‘工资’,但是也没地方花,偶尔烂菜叶采购来一些物品,其实也没什么真正的好东西,还都挺贵。真正的好东西那烂菜叶都孝敬给三位当家了,这也是任逍遥屡屡拿自己的好东西招待标哥等亲近自己的小喽啰,也着实笼络了不少人心,不过山寨的人心显然还是大当家和二当家占优势,这一点任逍遥也不敢多想,不敢多做,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经过这一年多的相处,这二当家和任逍遥之间的关系那是突飞猛进啊,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除了最低标准的出山寨抢劫次数外,二当家都被分派到守在山寨里,任逍遥闲来无事就特意找二当家来报告山寨情况,顺便请教一下武功,后来更是与二当家切磋,当然在不运用如风步法的情况下,任逍遥总是输。这二当家的武功也着实不弱,任逍遥看二当家每每没尽全力的样子,想必还有留手,任逍遥不确定自己在运用如风步法的情况下能不能打赢二当家,不过显然任逍遥不愿意去尝试。二当家对于任逍遥的经常拜访,也显得非常高兴,每次都很热情的接待,对于任逍遥请教武功,也是悉心指导,后来更是屡屡请任逍遥去他那里喝酒吹牛聊天。从二当家偶尔非常隐晦的暗示中,任逍遥明确知道二当家对于大当家这个位子是有野心的,不过任逍遥从来没有明确的表态支持二当家,也是极其隐晦的表示二当家才华不在大当家之下。

    开玩笑,你们之间争来争去关我鸟事,老子过不了多久就要走人了,才不管你们打生打死的,老子对你们的寨主之位才不感兴趣,不过就冲你们这动不动就吃几回人的鸟山寨,老子烦透了,临走时能给你们加点料也是不错的。精明的二当家也不知道任逍遥的内心是如何想的,只是听任逍遥说自己的才华不在大当家之下,显得非常开心,对于任逍遥也显得更亲切了,搞得任逍遥都有点不习惯。

    ……

    别了标哥,任逍遥进了二当家的院子,亲切的给正在练功的‘二哥’打的招呼后,就突然发动袭击朝二当家攻去,二当家反应也不慢,随意一挥手就挡下了任逍遥的攻势,并展开的进攻,二人就这么对攻了起来。三百多招多后,任逍遥一个不留神被二当家偷袭,一掌被拍飞,滑地三米远,两人就此停住,互相看了一眼,哈哈大笑。

    “三弟你武功又有长进啊,一个月前你才能接我两百招,如今已经能与我对攻三百多招了,以你仅仅一年的速度来看,假以时日,超过大当家和我不在话下啊。”二当家对于任逍遥的进步显得有些吃惊,表现得倒是非常吃惊和欣喜,这话说得也非常有内涵。

    “二当家说笑了,我这点进步还不是多亏了二哥的指导啊,以二哥如此随意的接下我的偷袭,显然二哥在与我切磋的时候是保留了大部分实力的,我要达到二当家或大当家的那个层次,也不知道是几十年以后的事了。再说这大当家的武功那我可是亲眼所见的,二当家你也清楚,那哪是小弟我能够轻言超越的啊”这二当家的话里藏针,任逍遥也没那么傻,承认自己能追上大当家或者二当家,那不是自己找死嘛,都能超过大当家了,那还要大当家干嘛。所以任逍遥不着痕迹的把二当家的话给绕了过去,顺便感谢一下二当家的指导之恩,再顺便提一下大当家的不可超越。这大当家的武功任逍遥可是亲眼见过几次,深不可测,任逍遥也曾经向二当家打听过,二当家也只是极其简单的说过大当家得到老寨主的全部真传就没透露其他的任何信息了。

    听到任逍遥的夸奖,二寨主也不辩解,只是大有深意的笑了笑,就邀任逍遥这个三弟进里屋去喝酒去了。

    ……

    酒过两坛,彼此交谈甚欢,谈的都是一些江湖趣事,这二当家对于江湖倒是了解得很,任逍遥也不知道这个经常守山寨的二当家是如何知道得那么多的,不过怎么知道的无所谓,重要的是知道,任逍遥也就表现得很有兴趣的向二寨主打听了很多江湖的信息。说到后面,谈着谈着就谈到了二当家的人生理想方面,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这二当家的理想居然是要开山立派建立一个武林宗门,成为一派祖师。

    “早年间老寨主还在的时候我游历过江湖,对江湖门派有一番了解,这做一派掌门开山神师的感觉可真是让人向往啊!”二寨主情到深处,向任逍遥倾诉心声。

    “虽然江湖人士武功如何我不知道,不过我想以二当家的武功去江湖上开个门派应该很简单吧,为何不去实现你的理想而在此呢?”任逍遥虽然知道二当家话里有话,意境深远,不过一来这种话二当家说过很多次了,也只是在任逍遥面前说过,从没在外人面前提起过,进不了其他人的耳朵,二来任逍遥也确实好奇。按理说这二当家武功不弱,开个小门派应该够格了,可为什么还要在此屈居人下呢,看样子所图非小,且绝不是什么大寨主之位什么的。

    “三弟啊你不知道,二哥我想开的不是个小门派,而是江湖顶级门派,以二哥我现在的武功其实还不够格啊!早年得大寨主看重,收为徒弟,传授武功,可是大寨主却并没有将他的真传传授于我啊,而是传授给了他儿子,也就是现在的大寨主。我虽然也得了一些真传,可离全部还差很远啊。所以我还留在山寨的目的,就是希望将来大寨主能够将老寨主的真传传授于我,让我可以去江湖闯荡一番,当然我对大寨主之位是绝对没兴趣的,其实我也不太喜欢当强盗的。”二寨主这次心窝子掏得够深的了,连以前没说过的话也说了出来,看样子是不想给任逍遥找借口逃避的机会了。不过任逍遥一想反正自己也是要走的人了,听听老二的野心也未尝不可,自己不正是要给这鬼山寨造成一些麻烦吗,也就没有再和老二“打太极”了,而是选择了继续听下去。

    “那二哥有没有向老大提及自己的想法啊,难道老大不肯传授真传?”任逍遥问道。

    见任逍遥没有像往常一样叉开话题,这一下子就来神了,神情也严肃多了,也显得落魄多了,压低声音说道:

    “我倒是侧面提过,不过大当家根本不承认有真传这回事儿,只是非常赞成我去江湖闯荡。看样子大当家对我还是很有戒心啊,担心我会抢他的位子,想把我赶走啊。”

    “这样啊,也许这是大寨主这个位子才能有的不传绝学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没办法了,毕竟如果老大不说的话那也没办法啊!”任逍遥看二当家把话说完就等着看自己如何接话,也就找了个借口,把话抛给了二当家。

    “根本就没有不传之秘这回事,老寨主原本是想把武功秘籍传予我的,只是那时老寨主病危在即,随时可能会死,他儿子也就是现在的大寨主即将即位,也就耽搁了下来,可是老寨主私下跟我说过已经吩咐过大寨主要把秘籍传给我的,可是大寨主从不提这回事,显然是防着我了。”说到这里,二寨主脸上的狰狞之色顿时闪现,可是很快就被压下去了。

    “既然如此,那二当家还留在山寨,莫非有其他方法可以得到老寨主的真传。”说到这个什么真传,任逍遥也被引起的兴趣,如果自己也能得到这什么真传,那行走江湖做一代大侠的梦想就不是梦想了。

    “我知道我师父也就是老寨主的武功秘籍写在某种东西上面了,可是我怎么找也找不到,应该被大寨主藏起来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大寨主告诉我老寨主的武功秘籍藏在什么地方了,不过这有点难度,在这事儿上还得三弟多多帮忙啊!”说到这里,二寨主目光如炬,看向任逍遥。

    任逍遥被看得打了一个冷颤,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终于说到正题上了。

    “莫非二寨想要逼大寨主说出武功秘籍藏在了什么地方?先不说大寨主对我有恩,这么做让我很为难。最重要的是大寨主武功深不可测,就算我与二哥联手也拿不下啊!”

    “老寨主对我恩重如山,大寨主对我如同兄长一样,我怎么会伤害大寨主?我只是想让他说出武功秘籍藏在了什么地方,得到秘籍后他还继续做他的寨主,我则去闯荡我的江湖。当然这么做可能会伤害我们之间的兄弟感情,不过反正我也要去闯荡江湖,以后也就没什么接触的机会了,我就做一回恶人也无所谓。我只是想擒下大当家,逼他说出秘籍在什么地方,可绝对不想伤害大当家的,毕竟他也算是我的兄长啊”二当家仿佛对任逍遥歪曲了他的意思非常不高兴,连忙解释,说到后面,神情颇为伤感,仿佛对可能受伤害的兄弟感情大为伤心。

    “你说这话骗鬼还差不多!”任逍遥对于二当家的话显然是不相信的,不过这不相信的话显然是不能表现出来的,也一脸动情,好像是被二当家的重情重义给感动了,说道:

    “二当家如此重情重义,真是让小弟佩服。不过就算我愿意冒着得罪大当家的危险来帮二当家,可大当家的武功太高了,我们也拿他没办法啊!”

    “大当家的武功确实是很高,不过我也不是没办法,这些年我在山寨外偷偷训练了几十个高手,到时候可以助我们一臂之力。而且我也研究过大当家的武功,大当家的武功有三种特色,一是刀枪不入,二是百毒不侵,第三则是他的武功内力绵长招式迅猛”

    “这么厉害,又是刀枪不入,又是百毒不侵,还有高深的武功,这可怎么拿得下大当家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可帮不了二哥了。”听到二当家对于大当家的介绍,任逍遥直接就对于二当家的擒拿大计表示怀疑。

    “二弟你别急啊,听我把话说完,老大的刀枪不入是厉害,一旦运起功来寻常刀剑寻常内力根本伤不了他,不过我曾在江湖第一铸剑大师那里得到两把神兵,一把剑和两只成套的匕首,有这两件神兵的配合,应该可以伤得了大当家;至于百毒不侵,我从武林上弄来了最厉害的毒药,天一神水,到时候就算大当家能挡得住,我再加另一味不是毒药的毒药,泻药,这可是秘制的,不算毒药,入口即消化,就算是用内力也逼不出来。至于大当家的高不可测的武功,我想有前面的两样,再加上我隐藏的实力,当然最主要的是加上三弟的帮忙,我想我有九成的把握可以拿下大当家。”二当家分析得头头是道,显得胸有成竹,显然是早有准备。

    不过,他这么一说,倒是让任逍遥发现问题了。

    “二当家既然准备得如此充分,小弟显得没什么作用啊!二当家这件事好像没必要告诉小弟我啊?”

    “三弟,你错了,你的作用不可替代。首先是三弟的武功,我看三弟也是个练武奇才,短短一年就有如此境界,如今更是只在大当家和我之下了。我再给三弟一本更好的武功秘籍,让三弟的武功更上一层楼,到时候动起手来,加上我送三弟的神兵,三弟就能帮上大忙了。再说,三弟是山寨的三寨主,到时候拉拢一批下面的兄弟帮我们,分化大当家的力量,我们的把握就更大了。而且得到大当家的武功秘籍之后,想必三弟也在山寨呆不下去了,这把神兵‘无神’就送给三弟作为补偿了,另外,得到了大当家的武功秘籍也给三弟复制一份,到时候三弟学得绝世武功,行走江湖,也乐得自在逍遥”二当家怕任逍遥起什么疑心,连忙解释,并许以重利。

    这个绝世神兵加上绝世武功秘籍显然打动了任逍遥,虽然任逍遥知道这二当家目的绝对不是表面上说的这么简单,而且就算是表面上的这个目的,成功后任逍遥也肯定是二当家接下来要除去的一个目标。但是,在听到二当家的话后,任逍遥两眼放光,显得被打动得不能再动了。

    “如此真是太感谢二哥了,好吧,小弟就跟二哥干了。不过,大当家毕竟对我有恩,二哥你这又是神兵又是绝世毒药的,会不会让大当家一下子就死了啊,那样即伤了兄弟感情,又得不到秘籍,就太不值得了。”任逍遥对于大当家是没什么好感的,虽然性格豪爽,却极其残暴,不过就算如此,任逍遥还是要表现得对其极其忠心的样子。

    “这个二弟放心,神兵只能伤到大当家,要不了他的命,至于天一神水,二哥我有解药,没事的。而且到时候抓住了大当家我有绝对的把握让大当家把武功秘籍的所藏地说出来,绝对不会落空的。三弟既然愿意帮助二哥,二哥也不小气,这就是神兵‘无神’,你拿好,平时就不要拿出来了,我们办大事的那天再拿出来用。这本是一流剑谱‘苍穹剑法’,你拿去晚上偷偷的练,以三弟的资质,半年时间,足以练到纯熟。而这半年时间里,我还要做一些其他的准备,而三弟呢,还是如往常一样就可以了,不过暗地里除了练剑之外就要多多拉拢一下山寨的兄弟们,有什么需要的像金银珠宝啊之类的不够的找二哥要。我们办大事的时间大约就在半年后,一切就等三弟把剑法练好了再说。”二寨主把任逍遥的最后一丝疑虑打消了后,就给我任逍遥那把神兵和剑谱,并做了一番吩咐,然后就把任逍遥送出的院门。

    “三弟,最后不得不提醒你,咱兄弟要干的事情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会产生大误会的,到时候可能事情办不了,还会送命,虽然就算大当家知道了,我也有借口推脱,不过三弟然危险了,为了三弟的安全,还请三弟将今天的话记在心里,烂在肚子里。”二当家将任逍遥送出门口,说出了一番看起来像是关心实际是警告的话。不过任逍遥也不是傻子,听得懂二当家的意思,于是慎重说道:

    “二哥放心,小弟知道事情的轻重,不会乱说的,小弟可是非常想要那武功秘籍的。如果没别的什么吩咐的话小弟就回去练剑了,我那住的地方地点偏僻,就算现在练剑也没什么关系的,我得回去抓紧时间练剑了,争取早日帮二哥达成心愿。”

    “如此甚好,三弟走好。”

    …….

    望着任逍遥渐行渐远的身影,二当家的脸上逐渐变得阴沉。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除了大当家之后,你就是我手里的一块肉,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还想什么武功秘籍,做梦!要不是看你武功又进展得这么快,可以帮到我,我不想杀大当家那天出什么意外,想多一重把握。若不是这样的话,我才不会让你知道我的计划,这样会多一层风险。不过看你的样子,应该被我许下的重利给打动了,就算你是假的,就算你把我的计划说出去,谁信啊,到时候我倒打一耙,死的还是你。如今差不多万事俱备了,再等半年时间,我的所有准备都做好了,你的武功也练得差不多了,到时候就是我梦想实现的时候了。”

    ……

    回到自己小屋的任逍遥躺在了床上,反复想着刚才与二当家的对话,看从中能不能挖掘出更多的信息来。

    “这二当家的话肯定不全对,不过他要杀大当家这是肯定的,单纯的只是想夺大寨主之位肯定是不对的,夺武功秘籍去闯荡江湖开什么门派这句话可能是对的,但是很可能不是全部,还有隐藏的目的。至于成功后,不给我秘籍而要杀的可能性是很大的。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我是卷着铺盖现在就闪人呢?还是留下来与二当家一起去杀大当家,谋求这之中可能存在的机遇?如果不参与二当家的计划就闪人的话确实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可能就失去了这次机缘,那就太可惜了。如果留下来的话,不管反叛是成功还是不成功,我所承受的风险都是巨大的,很大的可能性会挂掉,如果现在就开始着手进行一些准备的话,应该可以增加一些成功率,不过效果的话可就说不清楚了。算了,这件事情还说不准,先把这剑法练好再说吧,半年后,如果我不能有一些足够的准备的话,就闪人,宝贝机缘什么的重要,可命更多重要。”

    下定了决心的任逍遥在接下来的极其闲散无事的山寨生活当中又增加了一件事情,就是暗地里疯狂的练剑,不仅是练剑,他所知道的所有武功他都疯狂的练,因为他知道,不管到时候是走是留,武功练好了,有实力了,生命才有保障。除的练武之外,就是偶尔写写‘强盗之神王天霸语录’之类的向老大交差。当然,除了这些外,任逍遥经常偷偷从老二都里拿一些宝贝,与山寨里的兄弟们打得火热,偷偷的送礼教武功什么的拉拢人心,任逍遥的人气快速的增长,渐渐的逼近两位当家的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