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修炼者的故事 > 第一卷:似水流年 第三章:妖孽的幸福生活
    “什么?你同学才14岁?而且哪一门课程都比较优秀?还自学了现代的所有自然科学和古代的学问,包括医学?那他岂不是比你还要聪明啊?”陈杰回到家,听着女儿说着朱孟龙的事,听着听着,被朱孟龙的一些事迹惊着了,情不自禁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女儿问道。

    “才不是呢!”陈晓薇撅起嘴,“至少,他在艺术方面的潜力是比不上我滴!哼,博而不精,所以他才一直是老二嘛!”

    陈杰又是一阵无语,看得出来,自己的女儿其实也有些佩服朱孟龙的。

    实际上,朱孟龙看的书确实足够多,但绝对不是博而不精,而是既博又精。在这14年里,他除了练功,就是看书了,穿越者的大脑自然不是盖的,博闻强识,一日万里。

    他买书就是家里的一大开支,后来其父母不得不在他6岁的时候托人为他办了一张市图书馆的阅览卡,才堪堪阻止了他买书的脚步,更是为家里节省了不少的口粮。

    朱孟龙读书广也就罢了,他还把知识融会贯通起来。他12岁时,遇到一位考古学家,在与其谈话过程中,被这位考古专家惊为天人,甚至有想将其收为徒弟的打算,只是被朱孟龙还是婉言拒绝了。至于说什么植物学专家和医学专家,朱孟龙也是没有机会遇到而已,遇到的话,估计也是如此。

    陈杰一阵无语,朱孟龙看上去绝对不像是14岁的孩子。个子和女儿差不多高不说,其神态和语言,看上去竟然显得很成熟。自己女儿就已经够聪明了,可是朱孟龙比自己女儿小四岁,那岂不是说这个孩子更聪明吗?简直就是妖孽嘛!

    至于这小子刚才那一句话,却是有点让他摸不着头脑。他不相信朱孟龙能看出他老婆的病情,自己老婆肝硬化晚期的事,他连自己女儿都没有告诉,而朱孟龙,只是昨天去过自己家一次而已,而且待得时间非常短。

    “难不成,他还真会看病?!可是普通医生不用仪器的话,也看不出自己老婆得的什么病啊!难道,这个孩子,是个神医?”陈杰眼一亮,接着摇了摇头,自己的想法确实有点可笑了。

    “爸,你咋了这是,神经兮兮的——”陈杰正想着,被女儿叫醒。

    “哦,没事——对了,我还是觉得你们两个去看电影是不对滴!闺女,虽然你高考结束了,但也不能放纵啊,尤其是,你这个年龄,应该把心思都放在事业上,谈恋爱这个——”

    “爸,你说什么呢?什么谈恋爱,羞死了,我们只是一起看场电影嘛,怎么被你说成谈恋爱了?爸,你太——可恶了,我再也不理你啦——”陈晓薇的俏脸马上通红一片,扭过头去,不理陈杰,心却砰砰跳着。

    “爸也是为你好啊——”

    ……

    “啊,你们不是谈恋爱啊?”

    ……

    一阵害羞之后,陈晓薇想了想,忽然脸更红了起来:“难道我谈恋爱了?呸呸呸,就他那傻样,我才不会喜欢他——”

    一阵沉默。

    “闺女,你约一下你同学,哪天到咱家吃个便饭吧,爸有事要问问他!”陈杰虽然心里虽然不相信朱孟龙能给自己老婆看病,连医院都束手无策了,一个14岁的孩子能有什么办法?但是心急乱投医是患者的通病,一丝希望他也要试一试。

    只是陈晓薇却误会了,现在她还纠结在“是否爱上了朱孟龙”这个问题当中呢。陈杰却叫朱孟龙到她家,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相媒”吗?老丈人待看女婿,不待这样的好不好!

    所以,陈晓薇马上声音提高一度,义正言辞的说道:

    “爸,你也太急了吧,我跟他真的还没有多少感情啊!再说,我现在不想谈恋爱!——恩,我不同意约他到咱家!不过,到肯德基见面的话,可以考虑!”

    这一次,又轮到陈杰瞪眼了,他哭笑不得,真的无话可说了!最后,陈杰当然还是批评了一下早恋的问题,更是严肃的告诉陈晓薇不是“相媒”,只是作为一个大姐姐请自己的“从小学一直到高中的老同学”到家里坐坐而已。毕竟高中毕业了,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嘛!

    “哦,这样啊!那好吧,我请他来就是——”陈晓薇嘟着嘴。至于嘛,自己说了一句话,就教训了半个小时,有完没完啊。不过说以后见面的机会少了,陈晓薇是不信的,因为两人要填报同一所大学。

    就在陈杰和女儿心思不一的一段时间里,朱孟龙已经回到家里,并说服了爸妈,同意让他回老家待几天接接地气。第二天一早,他已经坐上了回胶州老家的公共汽车。

    艾山,海拔不高,风景秀丽,是胶州的一座高峰了。1995年朱孟龙来的那时,艾山山林茂密,风景宜人,是一处没有怎么被开发的天然小山。

    朱孟龙修炼遇到了瓶颈,老家那里有山有水,灵气自然要比城市纯净一些,对修炼有很大的好处,这才是他回老家的目的。

    他回到老家,爷爷奶奶无疑是最高兴的,而朱孟龙却偏偏独自去游山玩水,好在家里人都知道他的妖孽之处,爷爷奶奶也只好由着他的性子。

    就这样,爷爷奶奶嘱咐了好一顿之后,朱孟龙就开启了自己的计划。白天去附近的山上找没人的地方静修、吐纳;晚上回到老家的小屋,冥想、炼气。

    朱孟龙原本以为在老家,一周之内就能突破。没想到在持续了半个月之后,才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堪堪突破,踏入炼气四层。

    这是一个质的跳跃,标志着自己进入了新的境界,相当于从幼儿园毕业了。也就是从第一小境界筑基期进入了第二小境界开光期。

    修真有四大境界,分别是炼气期、结丹期、化神期、婴变期。第一大境界炼气期又叫炼精化气期,分为九层。一到三层是第一个小境界:筑基期;四到六层是第二个小境界:开光期;六到九层是第三个小境界:融合期。

    筑基期顾名思义就是打基础的,筑基期不能使用灵气和法术。只有突破到练气四层,开光之后,才有一个质的飞越。这个阶段,相比较筑基阶段,有许多好处,一是可以修炼一些功法,二是可以制作一些简单的灵符,三是可以炼制一些低级的丹药。

    开光,顾名思义,就是开修真者的灵光,使修真者对修真有了一个方向,开光,有指引之意。原则上说,开光之时,要选择一条自己的修真之路。你到底以后希望成为一个体修还是灵修,修炼什么样的法宝,是什么样的灵根?要修炼什么样的属性功法,这时候就要定下来了。

    朱孟龙也算是到了开光期,只是他的开光比较特殊。首先是修炼方向,体修他自然不会考虑的,天地间有太多的灵宝不用,为何非要把自己练成灵宝去用呢?看着异彩纷呈威力无比的灵宝给别人用去,那才是难受的事啊!

    朱孟龙从6岁时就知道自己是金属性的灵根,开光之后,原则上走剑修之路是最合适不过,只是在这个地球上,上哪里去找一把自己的法宝灵剑呢!

    所以,他现在虽然到达了开光境界,却无法走自己的剑修之路!他知道,自己要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停留在开光境界了。他选考古学专业也是因为此,根据前世的经验,他知道打基础比快速突破至新境界还重要。

    朱孟龙突破后,趁着夜色,偷偷的绕过爷爷奶奶,从老家里溜出来,到小河洗了个澡。这时才运起右手,手掌极快的打了一个难以名状法决,向前一推,一个比萤火虫还要小的细小光团,倏地,出现在5米之外的地方,一片树叶随之燃烧起来。接着朱孟龙又运起左手,手掌也是打了一个难以名状的法决,打出了一粒更加细小的银霜,银霜落到树叶之上,火焰随之熄灭。

    “你大爷个仙人板板啊——这也叫火球术、冰霜术?这叫我怎么活啊?”朱孟龙郁闷至极——地球上的灵气太少了,法术也打折了,这简直是迷你型的火球术冰霜术。

    朱孟龙虽然在叹气,不过他知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其实他知道自己的法术虽然比较真元是天壤之别,但地球上的人,看到他刚才的功法,却又不知道又要惊讶到什么程度,恐怕把他当作怪物来研究也说不定。

    朱孟龙早就考虑到这一点了,在没有足够实力之前,他是绝对不会透漏自己能修真的秘密的!——修炼14年以来,他的父母都没有知道,何况他人!

    ……

    “今天应该快到高考查分的时候了吧?该回青岛了!”朱孟龙突破到练气四层,心里轻松了一些,自然也就想起高考的事。他知道,到高考下分数之时,如果他再不回去的话,他父母就会急不可耐的来接他了。

    一天以后,正值周末,朱孟龙回到了青岛崂山的家中。

    1995年,那时候还没有手机,消息的传递主要靠打座机找人传话。其实朱孟龙的父亲朱云峰打电话给他爷爷奶奶的邻居好几次了,让他爷爷奶奶催他回去。

    这不,一回到家,朱孟龙的父亲朱云峰还没等朱孟龙屁股坐热,就对他说道:“小龙,最近有个女同学,叫陈晓薇的,几乎每天都打电话问你回来了没有,赶紧回个电话去!”

    “不急,爸,家里有啥好吃的没,饿了!”

    朱云峰把眼一瞪:“先打电话,一会不吃饭会饿死啊!”朱云峰看来真是被那个叫陈晓薇的电话打败,不顾儿子吃没吃饭,就让他先打电话!

    朱孟龙很无奈,只好走到电话机旁,从通话记录中找到陈晓薇家的电话号码。

    “喂——你好,陈晓薇在家吗?我是朱孟龙——”

    “哦?你就是小薇的同学朱孟龙啊?”电话那头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声音有些无力。

    “是的,阿姨,小薇在吗?”

    “小薇在——你稍等!”随之朱孟龙便听到电话筒里传来妇女叫声:“小薇,小薇,你同学朱孟龙的电话——”

    “这混蛋,我还以为他不回来呢——不接!”一个清脆的女生叫道。

    “他可是亲切叫你小薇的啊,真不接?那我可跟他说你不接了啦——”妇女脸上带着笑意,出声道。

    “先不要挂——”清脆的声音立即说道,人也跑到妇女身边:“哼,让我骂他几句——”

    “朱孟龙,你这半个月死哪里去了——”陈晓薇真有些火了,这半个月等成绩无疑是很无聊的,想找个人一起说说话都没有,让她感觉很烦闷。当然,她不是真找不到人,只是她总觉得不如和朱孟龙在一起舒服罢了。

    “额,回乡下了——”

    “你老家是农村的啊?好玩吗?怎么不叫我一起去呢?”

    “没地方住啊——”朱孟龙叹了口气。

    “哼,知道你总是有理由的,对了,有空吗?来我家玩吧,我爸——啊不,听说明天就可以查分了——”陈晓薇有点语无伦次了,脸有些发烫。

    “我还没吃午饭呢——”

    “是吗?这么巧,我家炖的鸡,来吃吧——”

    “不了——”

    “快点来,你不来我不吃,听见没有,挂了!”嘟嘟——

    朱孟龙有些急眼了,这姑娘咋这样,请客还这么强势!不行,不能去!绝对不去!

    ……

    “——家里咋一点吃的都没有了!”朱孟龙翻了半天,问道:“爸,妈呢?咋没做饭呢?”

    “唉,你妈打麻将输钱了,不但没做饭还把我的钱包给拿走了!”朱云峰拿着一个干馒头,用葱蘸着大酱正吃着。

    下一刻,朱孟龙做到了电话旁,决定如果陈晓薇再打一个电话过来,他就勉为其难去陪她吃鸡。朱孟龙看着表,1分钟,2分钟,好,电话响起吧——

    “叮铃——叮铃——叮铃,”电话响了三声,朱孟龙才接起来电话,平静的问道:

    “喂——你找哪位?”

    “找你个头,赶紧过来啊,菜都凉了——”

    朱孟龙咳嗽了一声:“咳咳,也不是不可以,除非——你到楼下接我!”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后。

    “那你快点——”

    没一会儿,朱孟龙就从后窗中看到陈晓薇的身影了。这才回头跟朱云峰说道:“爸,有人请我吃鸡,我就不陪你吃大葱蘸酱了!”说完做了一个鬼脸。

    “臭小子,快滚——远远地——”朱云峰没好气的说道,继续低头啃了一口硬馒头。

    看着朱孟龙下楼,朱云峰心道:“你妖孽又不是一两天了,我哪能跟你比啊!唉——这一家人里,地位最低的,就是我啊!”想着,又咬了一口硬馒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