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u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修炼者的故事 > 第一卷:似水流年 第三十一章:准备赌石了
    其实说是赌石,是和赌博完全不同的,而且,又是文化人或者有钱人的兴趣爱好,所以并不违法,可以光明正大的玩。

    但是,赌石也有赌的成分,因为除了对石料的研究和认知,有好的眼力外,在竞拍时,就靠财力、智慧和胆量了,当然了,由于很多的不确定性,最重要的还是靠运气,这也是称之为赌的原因。

    赌石场里人并不多,毕竟需要不菲的财力,再加上赌石也是从面甸那里刚传过来,还没有多少人了解这个行业。

    但是正因为人少,一旦有人赌石,就有不少人围过去看热闹,有些行家自己不切,专门找别人切涨了石头交易,如果他们看好哪块石头,会很大方的出手扫货。

    朱孟龙决定还是先不着急,先看看别人是怎么赌石的,做到心中有数,再做打算。

    看到前面围着一群人,朱孟龙就走了过去。

    “擦出绿来了,涨了!”其中有人叫道。

    “小伙,运气不错,擦出绿来了,你可以将这块石头转让给我,我出这个数,二百万!”一个个子不是很高,留着一掠胡子的瘦小老头伸出二根手指,对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说道。

    有些赌石商人,只要擦石见涨,他就转手出让,让别人往下去赌。因为继续擦或是动刀切割,风险将会更大,涨与垮只在丝毫之间,可见切石是非同小可的。

    所谓一刀穷,一刀富,就是这个道理。

    这块石头老板卖价五十万,切出绿来回购一百五十万,瘦小老头出二百万,也非常合理。

    小伙如果现在出手,就能净赚一百五十万。

    但小伙却摇了摇头,对瘦小老头说道:“不好意思,我想自己切。”听到小伙不愿意出售,瘦小老头也就摇摇头,但也没有继续加价。

    小伙朝着旁边的一个小屋喊道:“老板,来帮我解石!”

    但是这一次,他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一刀切下来,却没有见绿,不过好在其中较大的一块石头,在振动时,表层掉去一块儿,露出一块树枝一样的颜色,也就是“枯”,有枯就有色,不过也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很显然,这个结果让小伙有点失望。

    瘦小老头一看也是摇摇头,暗道自己幸亏没有出价。

    由于没有切出绿来,卖石头的老板也不会回收,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小伙把石头自己带回家或再切一刀了,当然能卖出去的话,那就更好了!

    好在有一半石头上有“枯”,所以还是有人想碰碰运气的。

    在小伙一番叫卖之后,最后被一个人花四十万收购了,小伙一转眼之间,由本来可以赚一百五十万,到最后反而赔了十万。

    没办法,这就是赌石,没有后悔药,充满刺激!

    看了一会儿,朱孟龙也就基本上了解赌石的步骤了。无非就是买石,擦石,切石,先擦看能不能出绿,再切看绿的品相,中间进行拍卖,也可以自己拉走。

    朱孟龙提着大号编织袋在宝石坊里走着,看似漫无目的,其实他放开神识,对周围的石头进行探测,如果哪块石头有灵气散出,朱孟龙自然就能感觉到。

    很快,朱孟龙在一大块原石停下,他探测到这块石头里面有一股不弱的灵气。要知道,灵石被封存在石头当中,若是还能散发出不弱的灵气的话,说明这块灵石至少是上品灵石了!

    朱孟龙一阵激动,心想,终于找到你了!

    叫了几声老板,才有人不情愿的从这块原石正对的一处平房走出来。

    “你们叫我?什么事?”一个中年胖子瞅了瞅朱孟龙,有点不耐烦的问道。

    “这块石头,怎么卖的?”朱孟龙看似随意的问道。

    “二千五百万!”中年胖子朝两边看了看,不确定的问道:“是你们两人要买这块石头?”

    “天呐,好贵啊!”刘香香一听报价,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直接被惊得发蒙。

    朱孟龙也没想到这石头卖这么高的价钱,毕竟刚才小伙那一块,才五十万就能买到,这块虽然大一些,顶多大几倍而已,没想到价格直接翻了几十倍。

    胖子看两人那副表情,自然是知道什么情况,估计两人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开眼界来了!

    朝着两人看了看,说了句:“浪费我睡觉的时间!”就走了回去。

    “靠,死胖子,什么德性,走孟龙,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刘香香看不惯胖子瞧不起人的脸色!

    “好吧,钱不够,一会儿再来吧!”朱孟龙看了看那块有灵气的石头,有些不舍的说道。

    “还来,你傻啊,你有这么多钱吗?别看了,走吧——”刘香香走过来拽着朱孟龙的衣服,向别处走去。

    刘香香认为,朱孟龙和她一样,也是为了增加一些经验和见识的,至于买东西,那是其次。至于朱孟龙说要买那块两千五百万的石头,她理所当然的以为是玩笑话了。

    就这样,朱孟龙在前面散开神识东逛逛西看看,后面跟着刘香香,这问问,那问问,两人都逛的挺开心。

    当朱孟龙发现一块堆在一处杂物上的有排球那么大的原石时,眼前一亮,正要上前时,前面正巧走来一群人。

    “香香——?”人群中一个身穿黑色短裙长头发的年轻女孩,看到刘香香后,直接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今天也来了,这位是?哦,我们上次一起接来的新生,朱,孟龙?”

    王月如伸出长长的手指,点了一下刘香香,一副我懂了的表情。

    “少来,”脸上的娇羞一闪而过,掠了一眼前面的一群人,刘香香问道:“月如,你这是?有事?”

    “是啊,陪我哥来买几件像样的古董,这不是被抓来当苦力啊,哥——”王月如回过头来,才发现,她哥正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在朱孟龙面前晃着,王月如忙问道:“哥,你们认识?”

    “认识,岂止是认识,上次这小子可牛逼了——”王一恒这一次可是有底牌的,家里为了他的安全,不但给他配备了一名修炼者保镖,还专门找人给他做了一个玉质护身符,就是子弹打在他身上都不会有一点感觉。

    朱孟龙瞥了一眼王一恒,心想你这么吊难道就是依仗着那几个炼废了的虾米吗?

    “吆,这不是前天在学校门口碰到的那位爱管闲事的前辈吗?怎么还背着一个大编织袋,前辈刚从农村来吗?哈哈,这里的石头可是很贵的,不是前辈你买得起的啊!”王一恒阴阳怪气的说道。

    周围那些保镖一看朱孟龙,穿着一件旧的T恤,提着一个大编织袋,真的像是农村刚进城的模样,不禁互相看了看都哈哈笑了起来。

    不过,其中一位保镖在看那大编织袋的时候,正巧他面对的那个方向,破了一个小口,看到里面满满的钱,小声嘎然而止,惊讶的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另一个保镖看见这位保镖的神情,觉得奇怪,问怎么了,那个保镖指着那个编织袋,结结巴巴的说:“钱,好多的钱啊——”

    这个保镖声音很大,所有人都听见了。

    “钱,什么钱?不会这个编织袋里面装的都是钱吧?”首先刘香香反应过来,这时候她正好站在朱孟龙拿着编织袋的一侧,好奇的把编织袋的拉链拉了开来,于是表情也变得精彩了!

    一百元一张的现金,装满了那么大的一个编织袋,这得多少钱啊!

    一般很少人会拿很多现金,一是容易丢,而是拿着也不方便,谁能想到这家伙会拿这么多现金,这家伙是土豪呢,还是老土啊!

    编织袋一打开,看到了那一大编织袋的现金,所有人都眼前一亮。

    王一恒也看呆了,心里想到:“这些钱,要是抢过来,可够自己花一阵子了。”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个家伙竟然冒出来这么个想法,简直是想虎口夺食啊。

    “哈哈哈,前辈,你这是给我送钱来了啊!”王一恒说着,朝自己的几个保镖使了使眼水,说道:“给我上,揍死他!”

    他现在知道,修炼者是有一些特权的,例如杀人不用偿命,除非对社会或者公众造成较大的影响,国家才会派特种部队邢天卫队出面解决,但是对付修炼者,刑天卫队有时候也不愿意出面,毕竟修炼者的实力,千差万别,遇到高手,刑天也无能为力,毕竟在修炼界,强者为尊,其他一切都是假的。

    那几个保镖围了上来,就在这时——

    “王一恒,你干什么,给我滚——”刘香香赶紧挡在来朱孟龙身前,朝着王一恒大喊。

    王一恒这个败家子,她虽然很反感他,但他那些很下作的手段,却不得不防,她有好几次看到这个家伙群殴那些得罪了他的人,她怕朱孟龙吃亏。

    只是——

    刘香香突然感觉眼前什么东西闪了闪,就听到噼噼啪啪几声响,定睛一看,就看到包括王一恒在内的几个保镖都捂着脸蹲到了地上。

    “香香,我们走——”

    朱孟龙连看都没看这几个人,就和刘香香朝着前面堆放杂务的地方走去,那里横七竖八的放着几块破石头,而朱孟龙感觉有灵气波动的一块就在其中。

    “哥,你没事吧?”王月如看见王一恒挨打,不但没难过,心里其实很过瘾,不过她可不敢把心情表露到脸上。

    她母亲是后来嫁给王一恒的父亲王洋的,而她跟着母亲才到了现在这个家庭,才有了王一恒这个哥哥。只是,王月如把王一恒当做哥哥,王一恒却没有把她当作妹妹,而是把她当作过来和他争家产的对象,平时没有给她好脸色看过。现在更是变本加厉的不管什么事他都指派他干,她倒成了王一恒使唤的丫头了。

    王一恒抬起肿的像猪屁股似的脸,低声狠狠的叫道:“我要让他死——”掏出那个专门找人做的玉符,刚想骂,才发现那玉符已经碎了。

    再看时,发现旁边几位保镖躺在地上还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

    王一恒想了一下,吓得差一点又尿了裤子。

    这几位保镖,他可是见识过的,飞檐走壁,刀枪不入,有着玄幻莫测的功夫,当时他惊为天人,可是现在,竟然被打的都晕死过去了,而他连人家怎么出手的都没有看清!

    厉害,太厉害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